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33章 目标33

第33章 目标33


爆炸所产生的烟尘席卷了整个房间,  紧闭的拉门直接冲翻了出去,飞溅的残骸散落在地板上,拖出一道道焦黑的痕迹。

        伫立在烟尘中心,  沢田纲吉额间的死气火焰忽隐忽现,  沉寂的眼眸中映出的是老者瘫倒在地惊慌失措的狼狈模样,哪里还有一点刚刚居高临下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你你——”德川抖着手不可置信地指着沢田纲吉,  他完全没有料想到对方会突然动手,  而且他明明记得吩咐手下要把这小鬼的武器没收,现在这个火焰又是怎么回事?!

        没有依靠武器自行点燃火焰的沢田纲吉让德川意识到事情可能已经失去自己的控制了。

        扭头四处环视了一圈,  沢田纲吉松开握住的右手,一枚被火焰熔化的尖刺从中掉落出来,  这是从这间和室中射/出的最后一枚暗器。

        从这间和室的架构和暗器射/出的方向来看,  监理部的人根本没打算让自己完好的离开这里。

        对方似乎早就料到自己不会乖乖配合,只不过没想到被收走了彭格列齿轮他照样也能点燃死气火焰。

        见沢田纲吉毫发无伤,德川心里一凉,  他下意识催动身体里的咒力想要钳制住沢田纲吉,却见他缓步向自己走来,身上的火焰随风盈动,  带着令人心悸的压迫感,  让人动弹不得。

        德川暗道不妙,  他发现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身体里的咒力像是凝固一般根本调动不起来,而造成这一窘迫局面的竟然是个即将被处刑的小鬼。

        “你这是要与监理部作对吗?!”德川厉声道,“这里是总部,你知道对我下手会有什么后果,  还是说你妄图逃脱对你的处刑?!”

        老者声嘶力竭的模样越发丑陋不堪,  沢田纲吉摇了摇头,  看向他的视线冷静到可怕。

        “你们任意妄为定下的罪名我是不会认可的。”沢田纲吉冷声道,视线转向那边因为矮桌被掀飞而散落一地的报告,“而为了写出那种虚假的报告给我安上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罪名,竟然可以这么简单就抹消其他人的性命”

        仿佛有火焰在跳动的眼瞳里泛着暗流涌动的光泽,沢田纲吉握紧双手,耀眼的死气火焰开始向四周散发出不规则的气流。

        “随意判定一个人生死,罔顾生命甚至将其作为威胁别人的筹码,你,还有你背后的组织,真是从里到外烂到无可救药。”

        沢田纲吉从来不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进入超死气模式的他即使在愤怒状态下也只是更加冷静直白,而就是这种毫无起伏的语调,再加上他紧锁眉头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德川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忌惮起这种小鬼,对方面无表情说出那句话时他只觉得自己被冒犯,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让他格外的火大。

        “不要太自不量力了,沢田纲吉。”德川勉强站起身,神情开始变得恼怒,“你根本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与我们作对,不要以为拥有那种特殊的火焰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

        “还是说你真的以为光凭一个护短的五条悟你就敢这样毫无顾忌?!”

        “我已经说了这件事和他无关。”沢田纲吉摇了摇头,“既然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在针对我,那么就如你所愿——”

        “这种腐烂至极的处事作派,由我来矫正。”

        沢田纲吉话音刚落,德川觉得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这种对他来说无异于是挑衅的话让他几乎瞋目裂眦。

        涌上的怒火强压住了心里的那点忌惮,德川双目通红,立马调动了咒力就要对沢田纲吉发起攻击。

        而门口处突然传出的一声巨响让他止住了动作。

        “呀~正好赶上了呢。”

        站在门口的那人背着光,语调微微上扬,带着轻哂的笑意。

        “护短的老师没来,但护短的同伴还是来了哦。”

        高挑的身形缓缓走近,他的所到之处飘落着几根洁白的羽毛,打理精致的白发肆意晃动着,那人左颊上的青色倒皇冠刺青给那张俊美的面庞凭添一丝诡秘。

        从看清那人的面容后沢田纲吉的眼睛就没有眨过,缺少表情的脸上此时也露出了强烈的不可置信。

        “我说的没错吧?纲吉君~”被沢田纲吉震惊的样子愉悦到,那人心情颇好地朝他挥了挥手,“真是很久未见了。”

        “白兰?!”

        来人是许久未见的白兰·杰索,在未来被自己打败,代理战又和自己结盟合作的那个白兰,沢田纲吉从未想过会在这个地方再次见到他。

        欣赏着沢田纲吉脸上惊疑不定的神情,白兰身后的小翅膀欢快地上下扇动着,他走近沢田纲吉,微微弯下身,紫罗兰色的双眸紧紧注视着面前这个燃着死气火焰的少年。

        “是我哦。”白兰轻笑着,唇角的弧度勾起,“感知到纲吉君愤怒的火焰波动,我就立刻飞过来了~”

        语毕他歪着头看向身后的老者,刚刚还满含愉悦的眼神一秒冷下。

        “不过路上不断冒出的阻碍者让我浪费了一点时间呢。”

        老者被他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恶意惊到,下意识看向刚刚传出巨响的门口,看到的便是驻守在这里的咒术师们,全部躺在那里呻/吟着动弹不得,无一幸免。

        是个麻烦程度不下于沢田纲吉的角色。

        德川给这人下了定论,正当他要开口质问,而在看见对方左颊上那个显眼的倒皇冠刺青时他猛地一愣。

        “你、你是那天出现在那位大人身边的——”

        总算想起了在哪里见过这人,只不过那天对方身披黑色斗篷把身体遮的严严实实看不清面容,唯一露出的便是那个倒皇冠刺青。

        知晓了来人的身份,德川的心情不断下沉,之前他从未得到对方会过来这里的消息,更糟糕的是,他似乎与沢田纲吉相识。

        “您阁下和高专的这个学生认识?”德川试探地问。

        听着德川的疑问,白兰歪着头,透彻的眼睛里是不加掩饰的恶意,看向他的视线像是在看一只蝼蚁。

        “不认识呢。”白兰笑眯眯地回答。

        得到答案的德川神色惊喜了几秒,而还没等他松了口气,白兰又慢悠悠地补充道:

        “但我支持他的一切决定哦。”

        “包括处理你们这些烂人。”

        语气倏地冷了下来,白兰的眼神中泛着危险的冷光,从脖颈后出现一条白龙环绕在他的肩膀上,和他的主人一样似乎随时准备发起攻击。

        白兰陡变的态度让德川面色一白,多少知晓对方身份的他不明白这人到底为何会如此维护沢田纲吉,一个五条悟不够,现在又来了上面的人,这个沢田纲吉到底有什么背景?!

        没去理会德川不断变化的脸色,白兰凑近沢田纲吉愉悦地扇动着背后的翅膀,笑容明媚,“我说的没错吧,纲吉君?”

        沉默了一瞬,沢田纲吉在德川和白兰之间看了几眼,结合刚刚德川的反应,他大概判断出白兰身份的特殊。

        压下心里的各种疑惑,沢田纲吉敛去情绪,微微侧过身挡在了白兰身前。

        “就算你不出现,我也会对我所说的话付诸行动。”

        语毕沢田纲吉伸出右手,包裹着拳头的死气火焰瞬间消散。

        一眼就看出沢田纲吉接下来要做什么,白兰轻笑一声,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就这么饶有兴致地等待沢田纲吉下一步的动作。

        察觉到沢田纲吉的意图,德川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忘了还有白兰在场,德川声嘶力竭地吼出声:“沢田纲吉!你想对我做什么?!”

        回应他的是夹杂着劲风饱含力量的拳头,以及那边白兰“用点劲呀”的嬉笑声。

        整个人深深嵌进了地板里,德川的脸颊高高肿起不成人样,瘫在那里动弹不得。

        收起挥出的拳头,沢田纲吉垂眸看了德川片刻,接着转身走向另一边,蹲下身捡起了散落一地的纸张,静默了一瞬后将那份报告全部燃尽。

        默默地看着德川被揍的不省人事的蠢样,白兰的眼角微微抽动着,不怎么美好的记忆涌上心头,他的脸忽然也不自觉地疼了起来。

        脸上闪过不自然的笑,白兰轻抚着眼睑下的刺青,正了正脸色后走了过去。

        额间的死气火焰慢慢熄灭,沢田纲吉吐出一口浊气,虚握着刚刚砸出去的拳头,平复起紊乱的气息。

        “嗯哼~纲吉君还是心软了啊。”凑近沢田纲吉,白兰的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都没有用火焰对这种烂人骑脸输出,啊心里有点不平衡呢。”

        侧脸看着肩膀上多出的手,沢田纲吉的声音总算恢复了起伏。

        “这样就够了,其实这个人刚刚也在说谎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真的是白兰?!”

        刚刚没来得及细想白兰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沢田纲吉现在只觉得面前的这个人给他一种极其不真实的感觉。

        大概就是,心里笃定还会有其他伙伴找过来,但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是白兰。

        “欸纲吉君的表情好像在说‘出现的人怎么会是你’。”白兰故作不满,“是不敢相信我会来救你吗?真是令人难过啊,明明我和纲吉君已经是关系很好的同伴了。”

        白兰的语气带着诡异的甜腻,像是在对沢田纲吉不满地撒娇抱怨。

        这种微妙的即时感让沢田纲吉不自觉想到另一个人,两人相似的发色和如出一辙的语气让他不由头皮发麻起来。

        “没有不敢相信,只是有点震惊而已”沢田纲吉抓着乱糟糟的头发,努力整理杂乱的思绪,“等等,上次骸说他靠某个人的帮忙才来到了这里,那个人果然是你吗?”

        “是我哦。”白兰大方承认,“但是骸君真的很狡猾啊,找我帮忙打通两个世界的通道后竟然自己先一步偷跑了过来,明明我也超想过来和纲吉君见面的。”

        对白兰夸张到不行的语气感到有些无可奈何,但听到是白兰连接了两个世界才让六道骸找到了自己,沢田纲吉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白兰的出现让他恍然想起了代理战时两人联手战斗的场景,即使那个时候自己还对他抱有些许警惕,但不可否认的是那时的白兰已和未来时那个消灭了所有平行世界的白兰完全不一样。

        是个能放心将背后交给他,可以信赖的同伴。

        就像现在这样。

        “谢谢你。”动了动嘴唇,沢田纲吉的声音有些轻,但却带着如释重负般的谢意。

        “没有不敢相信,只是有点被这种不打招呼的出场方式吓到。”沢田纲吉叹了口气,湿润柔和的眼睛直直地看向白兰,“谢谢你,给了我能回到以前世界的希望,过去或许是我一直为了能让大家平安而在努力战斗,但支撑我向前走给予我力量的从来都是同伴”

        “也包括你,白兰。”

        所以,即使是过去做过无法原谅的错事的白兰,他也可以毫无保留地接纳,对他表达自己最诚挚的谢意。

        哎呀,这个真的是——

        被沢田纲吉这种直白而诚挚的视线紧紧注视着,白兰莫名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失速,眼睑下的刺青卫微微开始发烫。

        从沢田纲吉口中听见自己被赋予的“同伴”身份,白兰记起了遥远的回忆,他和沢田纲吉像是两面发光的镜子,反射出来的光芒让他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更加耀眼了。

        白龙已经悄悄环绕住两个人,使沢田纲吉和白兰的距离无限缩进,等沢田纲吉有所察觉时对方不知何时已经张开了洁白的翅膀,将他们两人笼罩在其中。

        “咦??”沢田纲吉恍然回过神,却见自己的腰间多出了一只手,双脚脱离了地面,带动他的身体开始上升。

        “果然还是换个地方再对我道谢吧~”凑到沢田纲吉耳侧,白兰轻轻勾着嘴角,“真狡猾啊,故意说出那种话是想让我继续对你有所企图吗?”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沢田纲吉满头黑线,这人明显曲解了自己的意思。

        白龙的尾巴一甩轻松将天花板冲破,白兰就这么张开羽翼搂着沢田纲吉顺着被打开的天花板飞了出去。

        “等!!!你要带我去哪里?!”沢田纲吉惊呼,下意识挣扎起来,“伊地知先生还在外面等我啊!”

        “听不见~”白兰笑眯眯着不去理会,只是收紧了搂着沢田纲吉的力道。

        谢谢啊

        心里轻哂着,白兰的情绪前所未有的变得轻盈起来。

        被尤尼那个孩子从无望的泥沼中拯救了出来,又不由自主被身在前方的沢田纲吉所散发出的耀眼光芒吸引着,或许该说谢谢的是他自己。

        明明是两面互相映照的镜子,但那时被困在镜中的他,是无比渴望有人能找到自己的吧。

        渴望再次被那双充满包容和悲悯的目光无所保留地注视着。

        “结果竟然直接飞回了高专”

        双脚终于落地,看着无比熟悉的校园,沢田纲吉一脸木然。

        为什么这个人会对回高专的路线如此熟悉啊!!!

        “这就是纲吉君就读的学校吗?”白兰新奇地四处环顾起来,“好破啊~”

        “那个,我也会飞,下次请不要擅自再做出这种举动了。”沢田纲吉忍不住道。

        “可是用我的翅膀飞起来看着比较酷吧!”

        白兰试图辩解自己的飞行方式更加酷炫,还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一包棉花糖,掏出一颗熟练地塞进沢田纲吉嘴里。

        “蓝莓味的~很好吃吧?”

        甜腻的味道在味蕾扩散,沢田纲吉一时忘了要说什么,软绵绵的口感让他下意识咀嚼起来。

        “是、是挺好吃的。”沢田纲吉点着头。

        看着被自己投食的沢田纲吉,白兰脸上的笑意愈加明媚。

        而从天而降的白发男人打破了这个莫名黏腻起来的氛围。

        “呀,本来想直接过去监理部的,不过伊地知刚刚联系我说你被一个长着翅膀的怪人带走了。”突然出现的五条悟扯下眼罩,露出摄人心魄的苍天之瞳,将白兰背后的那双翅膀收入眼底。

        “又是没有咒力流动的痕迹啊,装饰物?”五条悟语气遗憾,向前走近了几步,站定在他们面前,视线掠向微微鼓着腮帮的沢田纲吉。

        “五、五条先生?!”沢田纲吉诧异还在九州出差的五条悟为什么会出现在高专,“您工作结束了?”

        “没有,我翘班了~”语气极其理直气壮,五条悟歪着头看向紧紧挨着沢田纲吉的白兰,“你的朋友?”

        五条悟的询问让沢田纲吉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他要给白兰安上什么身份?

        被对方的六眼毫不掩饰地上下审视着,白兰面色不改,眼里危险的情绪翻滚起来。

        注意到对方手里还拎着一个精致的袋子,包装上写有“长崎蛋糕”的字样。

        眨了眨眼,白兰的视线在对方和自己相似的发色上停留了一瞬,接着揽过沢田纲吉的肩膀,故作好奇地朝他问道:

        “纲吉君~他是谁?这么短的时间就立刻找到我的代餐了啊?“

        沢田纲吉:???

        五条悟:

        这人在说什么屁话?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77189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