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34章 目标34

第34章 目标34


伊地知赶回高专时看到的就是满目疮痍的高专操场。

        而操场的中心,  额间燃着火焰的沢田纲吉双手展开,挡在做出攻击架势的那两个人之间。

        其中一人是本该在九州出差的五条悟,而另一则个是刚刚忽然出现在监理部总部,  还长着翅膀的怪人。

        伊地知抖着嘴唇,  木然地看着高专前不久才维护过的操场,这是经历了什么?陨石爆炸吗?

        而造出巨大冲击的两个罪魁祸首,在沢田纲吉的阻止下总算止住了动作。

        “住手。”沢田纲吉沉声道,看向白兰的视线暗含警告,“这里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

        听出了沢田纲吉语气里的警告,白兰从善如流地收起白龙,背后的羽翼也变小,双手规矩地背在身后安分地不像话。

        见白兰没有了攻击的意图,  沢田纲吉放下双手,  额间的死气火焰熄灭,  又恢复了以往温和的样子。

        “虽然还没有尽兴,  但既然是纲吉君的要求,  那就暂停吧~”白兰耸了耸肩,语气惋惜,“可是随意就对初次见面的人发起攻击,  这种行为还真是不礼貌呢,你说是吧,  这位小哥?”

        白兰语气里的挑衅不断挑动着五条悟的神经,他把玩着手里的眼罩,  清楚地看到了沢田纲吉刚刚警告白兰的眼神。神色开始变得晦暗不明,  即使有「无下限」,  但刚刚这人不知道从哪变出来的一条白龙发出的怒吼震的他手腕到现在还有些发麻,  不过对方也没占到多少便宜,  那双扑棱的他心烦的翅膀上多出了几处焦黑的痕迹,还有一个地方被捅穿了一小块。

        “不打招呼无故潜入高专还抓着我的学生不放,按照规定我是可以当成敌袭直接把你轰飞出去的,这位长着翅膀的小哥。”六眼继续锁定白兰,五条悟将手里的眼罩随手扔到了一边,“哦说起你的翅膀,不要紧吗?一直在掉毛欸。”

        指了指白兰背后的那对翅膀,五条悟的语气极其无辜。

        白兰面色一僵,上下扇动的翅膀顿住,沢田纲吉也不由看了过去,发现那双翅膀正如五条悟所说一直在掉毛,地上还散落了不少根羽毛。

        “啊!真的在掉毛。”沢田纲吉惊呼,其中一根羽毛轻飘飘地拂过鼻尖,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趁着沢田纲吉揉鼻子的间隙,五条悟上前一步把他拉了过来,从口袋掏出纸巾递了过去。

        “果然还是离我的学生远点吧,这位掉毛的小哥。”

        五条悟毫不留情的嘲讽让白兰的眼角不断抽动着,他将背后的翅膀完全收起,又再次召出了白龙。

        察觉到白兰蠢蠢欲动的动作,五条悟的嘴角咧开上扬的弧度,完全睁开的苍天之瞳里是放大的兴奋。

        眼看这两个人又要动手,沢田纲吉强忍着鼻子里的痒意,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五条悟,双手紧紧抓住他的一只手臂。

        “所以说不要在这起冲突啊!五条先生也请你冷静一下!”沢田纲吉竭力阻止着两个人再次靠近。

        垂眼看着沢田纲吉手忙脚乱想要制住自己的样子,五条悟轻哼出声,身体也不再继续向倾,刚刚因为沢田纲吉优先注意另一个白毛产生的微妙不适感现在也消散了。

        即使退出了超死气模式,沢田纲吉想阻止两人的意图也是无比的坚定,察觉到这点的白兰只得暂时压下眼里酝酿的风暴,脸上重新挂上虚假的笑容。

        “那么,他是谁呢?”白兰问。

        “是高专的老师,五条悟先生。”见两人都安分下来,沢田纲吉总算松了口气。

        “欸真的不是纲吉君找来的代餐?”白兰朝他眨了眨眼。

        “所以说你到底误会了什么啊?!”沢田纲吉神色崩溃,他不明白白兰怎么就认为五条悟是他找来的代餐,这两个人除了发色,爱吃甜食,还有一样难搞的性格以外到底哪里——

        等等,这么一细想的话白兰和五条悟相似的地点竟然出奇的多

        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沢田纲吉真的开始认真思考起来五条悟和白兰两个人之间的相似之处。

        第二次被说成“代餐”,五条悟抖了抖眼皮,没再做出什么特殊的反应,询问的目光看向沢田纲吉。

        “这位是白兰,刚刚在监理部总部帮了我很多。”沢田纲吉有气无力道,实在不知道要给白兰编造一个什么样的身份,“是认识的人,总之总之不是敌人就是了!”

        沢田纲吉的这番解释五条悟只觉得这个叫白兰的人更加可疑,但听到他提到监理部的时注意力又被引了过去,没忘记他翘掉工作立刻返回高专的原因。

        当了半天背景板的伊地知总算找到机会示意自己的存在。

        “沢田同学,你的武器”将保管好的彭格列齿轮归还给沢田纲吉,伊地知胆战心惊地看了眼刚刚在监理部造成巨大冲击的白兰,不过见他应该和沢田纲吉相识,就暂时放下心来。

        伊地知在心里不由感叹,不愧是沢田纲吉,能让那两个刚刚还剑拔弩张的危险人物都安分了下来,从某种方面来说,沢田纲吉真的很会端水

        “谢谢您帮我保管。”将彭格列指环收好,沢田纲吉向伊地知道谢,“对了,呃监理部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沢田纲吉的问题让伊地知的神情变得格外纠结,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五条悟也饶有兴趣地看了过去,等着伊地知的回答。

        “监理部里面大部分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我离开前有人叫了拖车过来,然后驻留在总部的咒术师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然后就是那位德川大人”

        提起德川时伊地知顿了一下,眼神复杂地看向正认真听自己说话的沢田纲吉

        “那个老橘子怎么了?”五条悟兴奋地问,德川他自然是认识的,以前可没少找过自己麻烦。

        “家入小姐已经被叫过去了,要立即为他治疗,说是那位大人呃,说是他的鼻梁骨折了,还蛮严重的。”

        “是纲吉君揍的哦。”白兰贴心地补充回答。

        沢田纲吉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得知沢田纲吉竟然狠狠揍了德川那个老头一顿,五条悟愣了一瞬后猛然爆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

        “哈哈哈哈你竟然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五条悟笑的超大声,“那个老橘子之前一直没完没了地给我找麻烦,这次终于有机会挨了顿狠揍,啊好可惜啊竟然没有亲眼目睹到。”

        五条悟语气遗憾,笑够了后他凑近沢田纲吉好奇地问:“不过真是难得,竟然能让你都忍不住主动出手把那个老橘子揍的那么惨,他对你做了什么?”

        五条悟的问题也是沢田纲吉想要说的重点,他动了动嘴正要开口叙述,身后不远处传来的一声怒吼让在场的除了白兰以外的人神色齐齐一僵。

        “悟!!沢田!!!又是你们两个!!!你们又在学校里做了什么?!”

        在海外出差了近一周的夜蛾正道总算结束了工作回到日本,而当他立刻返回高专时看的就是校园里被毁坏的惨不忍睹的操场。

        看着满目疮痍的操场,夜蛾正道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

        满面怒容的要把几个人提去校长室问话,伊地知战战兢兢地叙述清楚了情况,得知前因后果后夜蛾正道这才勉强压下怒火。

        瞪了眼满脸不在乎的五条悟,夜蛾正道心说之后再找你算账,视线转向另一边一直紧挨着沢田纲吉的白兰,夜蛾正道的眼神顿了顿,随即向他微微颔首。

        “没想到您会直接来东京,希望下次能提前向我们说明下情况。”夜蛾正道叹息了一声,声音中透着浓浓的疲惫,“总之,欢迎您来到东京咒术高专。”

        夜蛾正道的态度明显是知晓白兰的身份,白兰也顺其自然地接受了他的欢迎,而沢田纲吉原地懵了一会,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个发展。

        “他是谁?”五条悟直接问。

        “就是我之前和你提起过的意大利咒术联盟,为追捕逃离海外的诅咒师团体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夜蛾正道介绍道,“这位就是意大利那边派来日本交流的白兰·杰索先生。”

        “欸——”最先做出反应的是满脸骇然的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完全没有料想到会是这种发展,白兰不是利用自己的能力打开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来找自己的吗?怎么又突然变成了意大利咒术联盟的人??

        等等,意大利咒术联盟意大利的?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啊等等,我们觉得惊讶就算了,怎么连你都是一副震惊的样子啊?”五条悟戳了戳沢田纲吉的额角,面露疑惑,“你们不是认识?”

        “因为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嘛~”白兰亲昵地揽着沢田纲吉眨了眨眼,“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份也很正常,明明可以更正式地向纲吉君说明的,结果被这位眼罩小哥打搅了,真是可惜~”

        五条悟沉默了一瞬,转而看向夜蛾正道认真地问:“我记得未登录的咒力潜入高专按照规定是可以进行驱逐的吧?”

        “你想做什么?”直觉五条悟又想搞事,夜蛾正道立刻要制止他,“不要乱来,将来你们是可能要一起共事的。”

        “哈?”

        “嗯?”

        夜蛾正道的话让两人不约而同露出嫌弃至极的表情,面色难看到像是生吞了一百只苍蝇。

        “要我跟这种经常掉毛还拿着软绵绵的垃圾食品诱拐我的学生的可疑人物共事?”五条悟露出恶劣的笑容,毫不掩饰的排斥感呼之欲出。

        “欸~我也不想跟这种戴眼罩装盲人一把年纪了还拿土特产哄骗未成年学生的怪人做同事呢。”白兰也不甘示弱地反击回去。

        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剑拔弩张起来,夜蛾正道来来回回看着那两人面露不解,只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什么怪圈之中。

        视线掠过那边一脸胃疼的沢田纲吉,夜蛾正道看向在场的唯一一个正常人伊地知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伊地知神色沧桑,他真的不想被那两个人之间形成的诡异气场波及,“话说现在操场要怎么办啊?要叫维修队的人来吗?”

        夜蛾正道:

        虽说罪魁祸首有两个人,但夜蛾正道自然不会开口去指责或是让白兰赔偿,只得心累地让伊地知联系维修队的人尽快过来。

        不过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来五条悟和白兰之间的不对付。

        五条悟被夜蛾正道叫到了一边和他商量着什么,沢田纲吉趁机拉过白兰小声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纲吉君指的是什么?”白兰脸上的笑意不变。

        “当然是那个什么意大利咒术联盟!”沢田纲吉急切地问,“到底怎么回事啊突然有了这个身份,你不是刚来这个世界吗?”

        想起刚刚在监理部总部时那个叫德川的老者看到白兰出现后一副忌惮的样子,当时自己还觉得疑惑,只不过没想到对方竟然披着这个身份。

        “不给自己伪造出这个身份我也没办法找到纲吉君啊。”白兰叹了口气,接着道,“骸君之前应该有和你说过吧,我们只要身处在这个世界就会被某种力量监测到,然后立刻会产生排斥反应,将我们踢出这个世界。”

        “骸君尚可能用幻术伪装一下,不过也只能争取到一点点的时间,之后经过我们不断地尝试才找到一个最佳的办法。”

        “给自己在这个世界安上一个合理的身份?”沢田纲吉反应了过来。

        “嗯嗯,就是这样。”白兰赞赏性地摸了摸沢田纲吉的脑袋,“然后呢~经过深思熟虑,你的那位老师就建议我们去找你之前先给自己制造一个能融入这个世界的真实身份,这样就可以暂时躲避监测,长久地存在这里不被排斥出去。不过骸君上次还是太心急了,只想着偷跑没来得及做伪装,结果很快就被踢出来了~”

        “原、原来是这么回事。”沢田纲吉觉得很不可思议,竟然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在这个世界中长久存在。

        “很有新意的方式吧~”白兰轻笑着,“是不是很像游戏?为了不被gm监测到外挂所以得给自己披上一层马甲,非常有挑战性呢。”

        语毕白兰顿了顿,又立刻补充了一句:“不过这只是一种比喻哦,我没有再把任何世界当成是一场游戏了,也没有把纲吉君再看成和我一样是玩家。”

        听着白兰极为诚恳的解释,沢田纲吉不由失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介意。

        还想再问点什么,沢田纲吉张了张嘴,这时口袋里的拓麻歌子久违地再次震动了起来,和上次六道骸出现时的情况一样。

        立刻反应过来了什么,沢田纲吉倏地看向白兰,果不其然对方的身体出现了一瞬的扭曲。

        “哎呀,果然还是会被监测到啊。”白兰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不过并没有在意,“不过已经很满足了~这次过来和纲吉君说了好多话。”

        “不是说有了身份后就可以躲避监测了吗?”沢田纲吉面露不解。

        “是这样没错,但只是暂时的,这种力量还会不间断地进行监测,随时可能会把我排斥出去。”白兰语气轻松,背后的羽翼又悄声无息地展开,“不过请放心,那个意大利的咒术联盟是真实存在的,我给自己安上的身份也是如此,而且之后还不断会有你的同伴加入。”

        “所以在此之前,请耐心等待哦。”

        白兰的解释给了沢田纲吉莫大的希望,他点了点头,看向他的视线中又多了一分坚定。

        “那就在此告别吧~”白兰向沢田纲吉挥了挥手,他的身体开始出现了排斥反应,“不能在这里凭空消失呢,不然只留下纲吉君一人就不好解释了。”

        白兰难得的贴心让沢田纲吉有些无所适从,只是抬起手努力地挥了挥向他做出告别。

        “辛苦你了,也很感谢你,白兰。”沢田纲吉语气认真,“还有刚刚你类比游戏的那句话其实不用向我解释。”

        露出一个柔软的笑意,沢田纲吉轻声道:“我早就没把你和未来的那个白兰联系在一起了,现在的你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所以不用再对这种事感到不安了。”

        沢田纲吉直白的回应让白兰出现了短暂地失神。

        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升入了空中,他垂眸看着地面上努力朝自己挥手的沢田纲吉,最终展现出了坦然的笑意。

        “该说谢谢的一直是我啊”

        白兰的身影消失在高专,沢田纲吉放下手怅然地呼出一口气,白兰的出现又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那个碍眼的家伙终于走了啊。”

        肩膀上又多出一只手,灼热的气息贴了出来,五条悟的声音幽幽响起。

        “第一次看到纲吉恋恋不舍的样子呢。”

        “没有吧?”沢田纲吉摸头,心说你到底从哪里看出我恋恋不舍了。

        垂下头贴近沢田纲吉,五条悟伸手指了指他鼓鼓囊囊的口袋抱怨起来,“果然还是离喜欢吃这种软绵绵还会粘牙的东西的怪人远一点吧。”

        五条悟一提醒沢田纲吉才发现自己的口袋多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白兰塞过来的一包棉花糖。

        “还是说纲吉喜欢吃这种东西?”五条悟继续逼逼赖赖,又拿出了他从九州带回来的长崎蛋糕,语气诱惑,“比起这个,你更想要哪一种呢?”

        沢田纲吉真的认真思考起这个难题,面色纠结了一会后他试探地问:“我能选择两个都要吗?”

        “”

        五条悟缄默,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这个孩子面前如此挫败。

        “拿去吧。”五条悟把手里的伴手礼送了出去,观察着面露开心的沢田纲吉,安静了片刻后悠悠然道,“之前就觉得纲吉和我很合得来,相处的时候你也给我一种得心应手的感觉,现在想想果然还是——”

        停顿了一瞬,五条悟语气笃定:“你是不是也把那个掉毛的家伙当成是我的代餐了?”

        沢田纲吉:

        够了啊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个都争着要当对方的代餐啊???

        沢田纲吉木然地扭过头,不想再理会屁话一堆的五条悟。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75664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