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35章 目标35

第35章 目标35


去校长室一路上五条悟一直缠着沢田纲吉逼逼赖赖试图让他回答到底谁才是代餐,  被吵的不行的沢田纲吉干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用沉默拒绝回答五条悟无理取闹的问题。

        他现在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只话痨的大猫缠住,不停在他耳边喵喵叫,  偏偏还拿这个人没什么办法。

        走在前面的夜蛾正道听见身后的动静,扭头去看就看见五条悟扒着沢田纲吉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沢田纲吉则满脸的生无可恋,  任由他张着嘴不断输出。

        早就见惯了五条悟缠着自己的学生不放的样子,  夜蛾正道隐约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代餐”,  没搞懂这是什么意思,  但夜蛾正道直觉这家伙又在做一些让学生为难的事了。

        “悟,  快点跟上来。”夜蛾正道出声提醒,“还有沢田,待会要好好说明清楚今天发生的所有事。”

        听见夜蛾正道这么说,五条悟撇了撇嘴,只得暂时放弃了去问自己很像想知道的答案。

        见五条悟总算消停了一会,沢田纲吉松了口气。

        来到校长室,先是伊地知简短地说明了他和沢田纲吉去监理部总部的原因,以及沢田纲吉进去会客室前所发生的事。

        “啊,又是特意挑我和夜蛾出差不在的日子找上门,  他们下次能不能换个套路啊,  看多了真是烦。”

        五条悟语气不屑,一大早伊地知打电话联系自己的时候他刚合眼没多久,听见监理部又过来找麻烦,  而且这次还是直接请人去设立在东京的总部,  他就知道事态要远比上次严重。

        不过或许是出于对沢田纲吉的信任,  五条悟直觉他一个人也能处理好这次的危机,  所以没有立即赶回东京,  只是嘱咐伊地知先买好早餐再去接沢田纲吉。

        虽说如此,他还是翘掉了下午的工作提前回来了,反正只剩下三两只弱小的咒灵,他干脆拜托了驻留在当地的其他咒术师帮忙祓除了。

        翘班翘的理直气壮,五条悟顿时觉得自己真是个爱护学生的人民好教师,但他还是非常好奇沢田纲吉主动出手揍了老橘子的理由,要知道除了祓除咒灵和日常的实战练习,他就没有见过沢田纲吉主动动过手。

        “关于这件事”沢田纲吉深呼了一口气,整理完措辞后开始叙述起当时的情况。

        当说到德川为了给自己定罪不惜弄出了三个咒术师的尸体时,夜蛾正道和伊地知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五条悟在出现短暂的失神后皱着眉若有所思起来。

        “虽然听着是个罪恶至极的行为,不过那个人应该在说谎。”沢田纲吉冷静道,“因为五条先生之前说过,咒术界的咒术师极其稀缺,又是一个高危职业,每年注册咒术师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即使再怎么想对我定罪,他们都不太可能以牺牲三名咒术师为代价强行去诬陷我。”

        摸了摸鼻子,沢田纲吉继续复盘当时的情况,“而且他们特意提前收走了我的武器,如果三名咒术师身亡真的是事实,他们也不会担心我借着武器进行反击。”

        那时那个叫德川的老者之所以会如此自信还要带着沢田纲吉去看“尸体”,就是算准他没法反击或是逃跑,只不过对方没料想到自己没有彭格列齿轮也能进入超死气状态。

        听完沢田纲吉的分析,夜蛾正道不由感叹,没想到他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冷静分析出对方行为里的漏洞,五条悟之前说的没错,这孩子完全可以独当一面,即使对手是极力想打压他的咒术高层。

        “纲吉真的是成长了呢。”五条悟展开笑容,抬手摸了摸沢田纲吉的脑袋赞赏道,“看来有好好听老师说过的话,真是欣慰~”

        “没什么这是对这句话印象深刻而已。”沢田纲吉很是谦虚,事实上五条悟每天说的废话太多,他能记住这几个重要的情报已经很不容易了。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那时候沢田同学还会动手呢?”伊地知还是非常不解,毕竟德川被揍的那副惨烈模样实在让人在意的不得了。

        “啊,关于这个”

        沢田纲吉斟酌了片刻,又记起了那时自己愤怒的心情。

        “因为觉得对方那种随意就能决定别人生死,对生命毫不在意的做法很过分。”沢田纲吉认真道,“而且他说「百鬼夜行」那天如果我没有中圈套被引去特级咒灵那里,要面对特级咒灵的就会是狗卷同学他们,那种仿佛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的语气真的让我很生气,所以才生出了这个想法”

        “既然是针对我做出的圈套,那么理所应当由我来矫正,想到他们对五条先生的忌惮,所以我想这种做法或许有用”

        “绝对力量的展示,对吧?”五条悟冷不丁道。

        沢田纲吉点了点头,“没错,正是这个原因才会决定出手,所以并不是一时冲动,虽然那个时候我的确很生气就是了。”

        “不过你没有用火焰,而是直接用拳头回击,是因为笃定他没有真的故意让那三名咒术师丧命吗?”夜蛾正道问。

        “嗯,算是吧。”沢田纲吉认真地想了想,“不过还是比较庆幸那个时候狗卷同学他们被五条先生及时转移回了高专,不然可能真的会被特级咒灵波及到。”

        听着沢田纲吉庆幸的语气,五条悟的神色倏地一僵。

        沢田纲吉似乎真的认为他把熊猫和狗卷棘转移回高专是为了帮乙骨忧太,但其真实的原因只有自己和已经死去的夏油杰知道了。

        看着沢田纲吉对德川那个老橘子痛恶至极的态度,五条悟觉得还是不要把真相说出来比较明智。

        了解完了详细情况,夜蛾正道点点头,并嘱咐沢田纲吉之后要提交一份完整的报告上来,他们本该担心沢田纲吉今天的举动必会遭到监理部的反击,对方还是德川这个总巡查,不过之后出现的白兰又让他们没什么顾忌了。

        现在正是日本这边的咒术界和海外的咒术联盟寻求合作的最好时机,即使是总巡查也不会因为挨揍而立刻去找沢田纲吉的麻烦,毕竟是和那个白兰相识。

        不过转念一想,沢田纲吉刚刚所表现出的态度似乎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即使没有与白兰相识的这个关系,他好像也会执意对监理部做出反击,正像他所说的那样,五条悟之所以这么嚣张还被监理部的人忌惮,就是因为有着「最强」的身份。

        夜蛾正道毫不怀疑沢田纲吉会成为像五条悟一样的「最强」。

        “然后呢,你和那个叫白兰的家伙是什么关系?”五条悟突然问,“看起来你们好像很熟的样子,但你又似乎很震惊他的身份?”

        “呃,因为真的很久没有见面了啊。”沢田纲吉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自然,“认识是认识,老实说知道他其实是意大利咒术联盟的人时我也很震惊。”

        看着沢田纲吉变得有些躲闪的视线,五条悟眯了眯眼,嘴角的弧度渐渐抹平,垂下的苍天之瞳闪过一丝晦暗。

        伊地知联系的维修队已经来到了高专,看到被破坏的如同陨石过境般的操场时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用问,一定又是那个五条悟,他们起码每个月都会过来一次维修操场,其中大半都是五条悟开大造成的,这次想必也不例外。

        “欸——好过分啊,明明就不是我一个人做的。”五条悟鼓着脸不满地抱怨。

        “但这其中起码有你一半的功劳!”夜蛾正道怒斥,一看到操场的惨烈状况他就开始心梗。

        沢田纲吉也是一阵心虚,虽然自己没参与互殴,但没拦住白兰自己也有一定责任。

        看着被夜蛾正道逮着持续输出的五条悟,沢田纲吉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夜蛾正道被维修队的人叫走,沢田纲吉凑近五条悟小声对他道:“那个真的很抱歉之前没有拦住白兰,呃,待会我请您吃点东西表示下歉意?”

        “虽然我不介意和纲吉一起去吃东西,但是你请客的理由真的很让我不爽啊。”

        五条悟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被五条悟的反应弄的有点懵,沢田纲吉不明白对方不爽的点在哪。

        看了眼有些踌躇不安的沢田纲吉,五条悟不由叹了口气,还是败下阵来。

        “算了,一起去吃东西吧,正好尝尝我带回来的长崎蛋糕,据说味道很不错。”

        五条悟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脑袋,语气又恢复了正常。

        有些疑惑对方反复无常的态度,沢田纲吉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五条悟揽着肩膀拉走。

        “走吧~一起去吃点好吃的。”

        “不用和夜蛾校长打声招呼?”

        “不用啦,反正没我们什么事了~”

        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离开了满目疮痍的操场。

        留下被无视的伊地知在原地苦逼地做着挽留的动作。

        谁说没有你的事了!五条先生你在九州翘掉的工作要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东京咒术监理部的总巡查德川被人痛殴还险些毁容的消息不胫而走,虽说那天发生的事有人及时隐瞒了下来,但东京这边的咒术界几乎都知道了这件事,一时间咒术师论坛里冒出了各种匿名讨论的贴子,不过多数都在幸灾乐祸,并高价求德川被揍的毁容的高清照片。

        虽说是监理部干部级别的大人物,但德川老派腐朽又仗着自己资历深整天不干人事的行事作风早就把监理部的年轻基层折磨的怨声载道,得知德川被揍的那么惨,笑的最大声的自然是他们,当然现实中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地继续做打工人,而在匿名论坛里各个都在放飞自我,披着马甲不断开贴痛斥德川之前干的那点破事,并表示对方这次翻车真的是大快人心。

        不少人想找出当时痛殴德川的那位勇士然后狂吹他三天三夜,纷纷真挚地在论坛刷屏“他真的我哭死”以表敬意。

        等高层的人反应过来时论坛已经被屠版了一天,极力想压下这件事带来的负面影响,高层的人立刻联系论坛管理员勒令他们删贴整改,吃瓜吃的正爽的管理员迫于压力只得进行删贴屏蔽并发公告禁止论坛再讨论这件事。

        但这也不妨碍所有人都知道了监理部的总巡查这次出了个大丑。

        “好家伙,原来搞出这么大动静的人就是你啊!”听完前因后果,禅院真希震惊了好一会,“不愧是你,这事闹的禅院家都在吃瓜跟进情况,还说要不要去看望下那个叫德川的老头。”

        “反转术式好像不能整容吧?有点想看看他被揍成什么样了。”熊猫一直在注意论坛的动向,可惜管理员现在在疯狂删贴,根本没人放照片。

        “当时你怎么就没拍下来呢!”禅院真希痛心疾首,“不仅能当乐子看还能高价拍卖出去,简直一举两得。”

        【虽然但是,高价拍卖照片应该涉及侵/犯肖像权了。】狗卷棘在公屏上打出这句话。

        “嗯我也觉得,而且监理部肯定不会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老实人乙骨忧太叹了口气,“总觉得,我和纲吉同学每次都会被他们针对,而且一次比一次过分。”

        在【五条悟不得入内】的小群里,一年级生们在31号的最后一个晚上来了个视频会议。

        最近两天闹的几乎人人皆知的监理部丑闻自然成了话题中心,几个同窗纷纷嘲笑了一番并叮嘱沢田纲吉下次请继续加大力度。

        “这种事真的不想再来第三次了啊”沢田纲吉抽了抽嘴角,他周围的所有人好像都很期待自己下一次能继续狠揍监理部的人,不由感叹大家和监理部真的是积怨颇深。

        高专已经进入了新年假期,几个学生除了熊猫和沢田纲吉外都回了老家,但他们互相约定好明天一早大家一起去附近的神社进行新年参拜。

        “总之还是早点休息吧,红白歌会都演完了,今年的节目蛮无聊的。”禅院真希打了个哈欠,有些困顿,“先退了,明天大家早点到高专啊。”

        “晚安,我还要陪妹妹一起守岁。”乙骨忧太刚吃完一碗荞麦面,挥挥手向大家道晚安。

        在聊天面板上打出【晚安】,沢田纲吉也退出了群聊。

        房间里再次恢复了沉寂,沢田纲吉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起呆。

        “除夕夜啊”沢田纲吉喃喃道,莫名有些怅然。

        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好像还和妈妈蓝波他们围着被炉吃着荞麦面等待新年的到来,那天晚上自己还做了什么来着啊对了,好像还收到了reborn给的年玉,收到的时候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这可是除了妈妈以外他收到的第一份别人给的年玉,而且对方还是那个reborn!

        大概是自己过于震惊的表情让reborn觉得很不爽,给了自己一记飞踢后就抓着他的后衣领把他扔回了楼上,命令自己一整晚不许睡说是要守岁。

        在对方颇具压迫感的威胁下只得屈服,沢田纲吉记得那晚自己抱着枕头昏昏沉沉地守岁,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看见reborn早早地到楼下在吃妈妈做的年糕汤。

        他抱怨了一句明明说是一起守岁怎么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昨天撑到这么晚,reborn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的抱怨,只是抬头瞥了他一眼,然后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冷笑。

        思绪飘到了很远,沢田纲吉记起了过去发生的许多事,渐渐地睡意涌了上来,困顿的打了个哈欠,沢田纲吉关掉灯拉过被子,闭上眼慢慢陷入了睡眠中,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早已把他弄得疲惫不已,守岁什么的早就被抛到了脑后。

        时钟的指针指向十二,外面响起除夕午夜的钟声,一下一下地敲响迎接新年的到来。

        熟睡的沢田纲吉无所察觉,他睡的很沉,没有听到外面响起的钟声,连房间里紧闭的窗户什么时候被人打开也不知道。

        外面的寒风顺着打开的缝隙吹了进来,闯进来的人轻松地跳了进来,顺手把窗户关上,没让寒气侵袭到房间里面。

        身形高挑的男人戴着黑色的礼帽,身着剪裁合体的西装,即使房间里一片漆黑他也准确无误地走近了沢田纲吉的床边。

        顺着照射进来的微弱月光,男人看清了床上睡的正熟的沢田纲吉的面容,没有恶作剧般的把他无情地叫醒,男人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那张熟睡的脸。

        房间里除了沢田纲吉清浅的呼吸声,就是男人发出的一声轻笑。

        微微俯下身,男人把早已准备好的一个东西放在了沢田纲吉的枕头下。

        和沢田纲吉的距离无限拉近,男人用毫不收敛的目光描摹着沢田纲吉的面庞,无比清晰地感受着对方的呼吸,渐渐地与外面的除夕钟声重合了。

        “卡着这个时间赶来还真是不容易。”男人不由叹息着自嘲起来,忍住去捏床上那人鼻子的冲动,“睡得还真死跟去年简直一模一样。”

        “总之,新年快乐,废柴纲。”

        最后一下钟声敲响,108次钟声全部完毕。

        这片天地再次恢复了沉寂。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74171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