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36章 目标36

第36章 目标36


新年的第一天沢田纲吉醒的很早。

        大概是昨晚很早就睡了的缘故,  沢田纲吉醒来时觉得浑身都非常清爽,身体里像是充盈着一股绵长温和的力量,完全消除了这几日的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疲惫。

        新年第一天就把过去一年的所有疲劳全部清空,  某种方面来说这也预示着接下来的一年自己会稍微变得好运起来吧。

        “不过昨天没有吃荞麦面,虽然是迷信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沢田纲吉自言自语着,自己还算是个挺传统的日本人,过去的每年新年自己都会和妈妈一起吃荞麦面喝年糕汤,不过今年这些都暂时没有了。

        又在床上磨蹭了一会,沢田纲吉打算先起床洗漱,却忽然感觉到枕头下面好像有什么硬硬的东西硌到了自己的脑袋。

        伸手摸向枕头底下,  沢田纲吉拿出了一个淡红色的纸袋,  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厚厚的一沓,拿起来非常有份量。

        沢田纲吉懵了一会,  翻过那个纸袋,  看到背后的字发现竟然是份年玉。

        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懵,沢田纲吉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枕头底下出现这个东西,  他昨晚睡前还整理了下床铺,枕头底下压根什么也没有,  所以这份多出的年玉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为何,  看到这份年玉时自己几乎下意识地就想到了那个人,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从三头身小婴儿生长成和风太差不多高的小孩模样。

        思及于此,沢田纲吉立刻使劲甩了甩头,  清醒过来不由抽着嘴角,心说reborn是绝对不会用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给自己年玉,  去年收到他给的年玉结果当天就给自己加了五倍的训练量,  那天惨痛的经历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血亏。

        最终沢田纲吉得出一个结论,  自己是永远不可能在reborn身上讨到什么便宜,  如果有,那自己一定会付出相当惨烈的代价

        而且reborn那家伙根本还没有来,更不可能出现在高专偷偷给自己什么年玉。

        心里满是疑惑地打开纸袋,从中掉出来的厚厚一沓的纸币让沢田纲吉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抖着手开始认真数起那沓纸币,沢田纲吉数了老半天震惊发现竟然足足有两百七十张???

        两百七十张一万元日币,也就是说这份年玉里竟然有两百七十万!

        下意识捂住开始剧烈跳动的胸口,沢田纲吉觉得新年第一天就得到这么一笔巨款简直是在考验他的心脏。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沢田纲吉把钱放了回去,在他看来这是笔意外之财,这么简单就据为己有的话怕不是又掉入了什么陷阱里。

        想到这沢田纲吉把拓麻歌子拿了过来,点亮屏幕立刻调出了赎金进度条。

        【目前进度:27,700,000/80,000,000】

        紧张地数了一遍又一遍,沢田纲吉震惊地发现竟然真的多出了两百七十万,因为昨天的进度条显示的还是两千五百万。

        今天多出的两百七十万来自哪里自然不言而喻。

        沢田纲吉判断资金是否真的属于自己是有一个明确的依据,就是通过拓麻歌子。

        以前他做过一个实验,特地向乙骨忧太借了两百块说是去贩卖机买饮料,之后他拿出拓麻歌子查看赎金进度,上面没有任何变化,而如果是用自己的钱去买饮料的话进度条是会自动扣除掉的,同样在收到每个月高专发的补助金或者领到任务酬金时拓麻歌子也会自动把金额加上。

        也就是说,拓麻歌子是可以自动甄别资金是否真的属于他,而现在进度条上多出的这两百七十万完全就是属于自己可支配的财产。

        确认了这点后沢田纲吉顿时神清气爽,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给的,但既然已经变成了自己的财产那还要什么自行车!

        沢田纲吉也不再纠结,小心将那两百万七十放了回去收好,便下了床去洗手间刷牙洗漱。

        看着镜子中满嘴泡沫的自己,沢田纲吉还在猜测那份两百万的年玉到底是谁给的,心里不好奇是不可能的,但他也实在没什么头绪,昨晚自己睡的太死了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不会是五条先生吧”

        沢田纲吉开始乱猜起来,后来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毕竟好像也只有五条悟会悄悄做出这种让人意想不到的事,不过一次给两百多万也太

        不由纠结起来,沢田纲吉觉得如果真的是五条悟给的话自己还是还回去比较好,收下金额如此大的年玉自己真的会良心不安。

        整理了一番后沢田纲吉离开宿舍朝高专大门口走去,发现乙骨忧太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新年快乐,纲吉同学。”看到沢田纲吉走过来,乙骨忧太展露出了笑容向他问好。

        “新年快乐。”沢田纲吉也笑着回应,小跑几步走近乙骨忧太,“你来的很早啊。”

        “嗯,早上坐新干线来的,因为想早点见到大家。”乙骨忧太说。

        他的老家在仙台市,离东京有点距离,坐新干线也要两小时,所以今天他起了个大早就为了能赶上第一班新干线。

        “新年不和家人一起去参拜没问题吗?”沢田纲吉问。

        “没关系,昨天除夕已经和他们一起过了。”乙骨忧太叹了口气,事实上除了妹妹,他和父母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僵,“果然新年第一天还是和大家一起参拜比较好。”

        多少知道因为里香的关系乙骨忧太一直不怎么和父母联系,沢田纲吉大概猜到了昨天的除夕夜对方应该和父母闹的不太愉快。

        “那待会参拜的时候就好好许个愿吧。”沢田纲吉笑着道,“来年一定能顺顺利利吧。”

        “一定会的。”乙骨忧太坚定地点了点头。

        闲聊了一会后禅院真希和狗卷棘才姗姗来迟,熊猫今天因为要和夜蛾正道一起留在高专里改进新一批的咒骸所以没有来,几人互道了新年快乐,一起朝公交站的方向走去。

        几个人决定的参拜地方是增上寺,因为离高专比较近,比起东京都内其他几个有名气的神社,前去增上寺参拜的人流量不会很多,毕竟谁也不想在新年第一天就被堵在去参拜的路上挤的走不动路。

        话虽如此,当来到增上寺看到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时众人还是吃了一惊。

        “人怎么也好多我们应该凌晨就来参拜的。”禅院真希咋舌,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身穿正式和服前来参拜的人,他们这几个穿着简单便服的学生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还好,比起浅草寺和明治神宫,这里的情况已经好很多了。”乙骨忧太小心避开人群,和大家一起顺着人流进入寺庙里。

        在门口的洗手亭里洗手漱口进行所谓的净化,几个人根据寺庙里的僧人的指引过去排队等待摇铃参拜。

        沢田纲吉把准备好的几枚香油钱发给大家。

        “鲑鱼。”接过香油钱,狗卷棘向沢田纲吉竖起拇指以表赞赏。

        “啊,差点忘了这个,还是你想的周道。”禅院真希一下一下地抛着钱币,“都想好了吗?待会的祈愿。”

        乙骨忧太认真想了一会,开始细数起自己的愿望,“唔,感觉有很多呢,尽快回到特级,实力能更精进点,然后大家都能顺利毕业成为独当一面的咒术师”

        “笨蛋,这么多愿望神明大人是不可能都帮你实现的!”敲打了一下乙骨忧太的脑袋,禅院真希满头黑线地听着他越说越多的愿望,“只要一个就可以了。”

        “欸欸?这样啊”又抱着头冥思苦想了一会,乙骨忧太迟疑道,“那就大家将来都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咒术师?”

        “嗯,这个不错。”禅院真希满意地点了点头。

        听着同伴们讨论着待会的祈愿,沢田纲吉也不由思考起来自己要许什么愿。

        回想起过去的几次祈愿,沢田纲吉清楚记得在遇到reborn之前自己的愿望好像就是希望在学校里能少受点欺负,或是可以和当时的校园女神京子说上几句话,现在想想那时的愿望真的是幼稚又简单,而在遇到reborn后他每年的新年愿望好像都是拜托神明大人能让他在新的一年里少受点毒打,要不然就是希望自己能远离黑手党的纷争,毕竟那个时候的他是真的不想去当什么黑手党老大。

        神明或许不会理会他这些无足轻重的愿望,但唯有一个愿望被好好实现了。

        自己所珍视的同伴们,一直都好好陪伴在自己身边。

        不过今年是个例外。

        看向身旁还在据理力争祈愿到底是不是真能有一个愿望的同窗们,沢田纲吉的目光柔和下来,露出释怀的笑意。

        虽然有点遗憾,但今年能和在这个世界新交到的同伴们在一起好像也还不错。

        来到正殿前,几人将香油钱扔进油钱箱里,摇了摇系着巨大铃铛的绳子,接着拍手合掌祈愿。

        紧闭着双眼,沢田纲吉的思绪无比的清晰,今年他的愿望只有一个——

        早点还完赎金,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

        在沢田纲吉闭眼认真祈愿之际,一个高大的身影悄声无息地贴了上来。

        察觉到身旁的动静,沢田纲吉睁开一只眼朝旁边看去,发现来人竟然是五条悟。

        他戴着方形的墨镜,正垂眸看着自己,镜片背后的苍蓝色眼眸中像是在流淌着细碎的微光,隐约能看到里面盛着他小小的倒影。

        不由被那双美丽至极的眼瞳恍到,沢田纲吉反应过来后立刻结束祈愿,行完鞠躬礼后退了一步把位置让给五条悟。

        五条悟不解地看着沢田纲吉的动作。

        “您不是也来参拜的吗?”沢田纲吉小声问。

        “老师是特地来找你们的~”五条悟笑了笑,把沢田纲吉拉到了一边让下一个人上前参拜。

        五条悟今天换下了往日一直穿着的高□□服,少见的穿上了私服,黑色的风衣衬出颀长的身形,里面搭配的是白色高领毛衣,包裹住他修长的脖颈,双手插在口袋里就是随意地站在那里,一米九的身高加上完美精致的面容更是让他整个人透着一种优雅矜贵的感觉。

        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在偷偷打量着五条悟,以为他是哪个经纪公司跑出来的模特。被无数道视线注视的五条悟也不在意,依旧保持着愉快的心情等待其他的学生。

        老远就看到了浑身闪闪发光的五条悟,禅院真希审视般地上下打量着他今天的这幅打扮,随即撇着嘴移开了视线。

        “这家伙,新年第一天就迫不及待地到处散发自以为是的魅力。”禅院真希忍不住吐槽。

        “欸~难道真希不觉得今天的老师帅气至极吗?”五条悟眨了眨眼故作无辜。

        禅院真希沉默着,不想去理会这个故意闪闪发光起来的人。

        “老师不去参拜一下吗?”乙骨忧太问。

        “不用哦,最强是不用参拜的~”五条悟声音上扬,“对我来说愿望是不会存在的,因为很快就可以实现的嘛。”

        “那你还突然跑来这里干嘛啊?!”有被五条悟不可一世的语气打击到,禅院真希抱着臂不爽道。

        “当然是来给你们这个的!”五条悟从风衣的口袋里拿出了四份准备好的年玉,“锵锵锵——新年第一天老师给你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年玉,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多祓除咒灵多提升自己等级,早日成为特级咒术师哦!”

        突然转变的形势让所有人倏地一愣,五条悟手握四份年玉像是握了把折扇,他得意地看着呆愣的学生们,心情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狗卷棘率先接过了一份,手里的分量让他有些惊讶,拆开后忍不住眼神发亮,发出“腌鱼子!”的兴奋声。

        “嚯!真是大手笔。”禅院真希也不由惊呼,熟练地数完后发现五条悟给他们每个人的年玉里竟然有五十万。

        “好多啊”乙骨忧太也是第一次收到数额如此大的年玉。

        满意地看着学生们积极数钱的兴奋模样,五条悟弯起眉眼,不禁感叹着青春真好。视线看向另一边的沢田纲吉,却发现他正捏着那份年玉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中。

        “纲吉?”弯腰凑近沢田纲吉,五条悟将鼻梁上的墨镜微微拉下注视着他,“怎么啦?收到老师给的年玉不开心吗?”

        “啊!没有没有,我很开心!”立刻从沉思中回过神,沢田纲吉慌忙地摇头。

        “嗯?是吗?”五条悟语气怀疑。

        捏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年玉,沢田纲吉犹疑了片刻还是问:“那个请问五条先生昨晚有来过高专宿舍吗?”

        “昨晚?没有哦,昨天一整天都在被校长压着写年终报告,忙到很晚才睡呢。”

        “啊,这样啊”沢田纲吉神色恍惚了一瞬,随即脸上扬起笑容对五条悟诚挚地道谢,“非常感谢您,收到这份年玉真的很开心。”

        回应他的是五条悟覆在自己脑袋上的手。

        新年第一天的参拜顺利结束,时间已经接近中午,禅院真希问待会大家还有什么安排。

        “这种事难道不应该先问问老师吗?”五条悟指着自己不满地抱怨,“真希你每次都会故意跳过我的意见,真是令人难过。”

        “可是我根本不想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你走在一起啊。”禅院真希抽着嘴角,“所以?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吗?”

        “待会老师有个教职工聚会要去参加,你们要一起来吗?”五条悟说。

        “算是和京都那边的联谊会吧,虽然每年都会来这么一次,不过今年京都高专那边据说来了一位新老师,我还挺好奇的~怎么样,有谁想和我一起去吗?”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66823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