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37章 目标37

第37章 目标37


最终只有乙骨忧太答应和五条悟一起去参加他所说的教职工聚会。

        禅院真希和狗卷棘都表示没什么兴趣,  而沢田纲吉说自己待会还有其他事要去办,剩下的乙骨忧太实在不好意思再拒绝,最后答应了和五条悟一起去。

        “欸——真是失望,  还以为大家都会和我一起去呢。”五条悟开始不满地逼逼赖赖起来,  “本来还想让歌姬她们好好看看我这些优秀的学生们,  真是可惜。”

        “上次交流会不都已经见过了。”禅院真希瞥了他一眼,  “想带阿纲过去炫耀就直说,他应该也是京都那边的话题人物了吧。”

        被戳穿心思的五条悟面色不改,只是摸着下巴意味不明道:“不只是京都那边,  现在纲吉可是全咒术界的话题人物,  有不少人想亲眼见下把德川那个老头揍毁容的英雄呢。”

        被这种奇奇怪怪的理由惦记上的沢田纲吉尴尬地摸着脑袋。

        “呃,  这次不能和您一起过去真的很抱歉。”见五条悟有些失望的样子,  沢田纲吉立刻向他道歉,“因为米花町的那个委托还没有解决,今天正好约了上次认识的人去讨论下进展,  待会不得不过去。”

        五条悟当然不会介意这种事,  之所以摆出一副失望委屈的表情就是想看沢田纲吉对自己愧疚的样子。

        “没关系没关系,  纲吉就放心的去吧~”五条悟心情颇好地拍了拍他的脑袋,  “不过现在还是新年假期,不用这么急着去完成工作哦。”

        “请放心,  很快就能结束的。”沢田纲吉认真保证。

        看着那边凑在一起说话的两个人,禅院真希小声和同窗们吐槽起来:“那个无良教师又在玩弄阿纲了。”

        “用词好像不对吧,  真希同学。”乙骨忧太抽了抽嘴角,  “不过感觉五条老师好像是很喜欢逗纲吉同学,因为有的时候他根本分不清老师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吧。”

        “这家伙真的太好骗了,  对方可是那个五条悟啊,  之前就提醒过阿纲要离那家伙远一点,  不然可能会被啃的连渣都不剩。”禅院真希吐槽道。

        乙骨忧太和狗卷棘对视了一眼,同样有些不解禅院真希这种没什么理由的担心,在他们看来沢田纲吉和五条悟就是正常的师生关系,只不过因为沢田纲吉强大的实力所以五条悟放在他身上的关注可能更多点,不过这也很正常的吧。

        “呵,迟早你们就会明白我的担心不是并无道理的。”禅院真希冷笑,她和这些男生们关注的地方压根就不一样。

        向五条悟等人道别后,沢田纲吉朝车站方向走去,乘坐电车前往米花町。

        之前因为「百鬼夜行」事件,米花町的委托耽搁了许久,之前有向相川町长说明过情况,虽然对方表示不介意并安慰他不用这么心急,但沢田纲吉觉得还是要尽快做出出进展才行。

        不过这次他没有直接去毛利侦探事务所,而是去了阿笠博士家。

        至于刚刚说的去见认识的朋友,其实就是江户川柯南。

        “啊,是你啊,等你很久了。”开门见是沢田纲吉,阿笠博士立刻把他迎了进来,“新年快乐啊。”

        “新年快乐。”沢田纲吉同样向他问候,又将在路上买好的伴手礼递给阿笠博士,“很抱歉在新年第一天就来打扰你们。”

        “哈哈,没关系,反正新年第一天我也没什么事,新——啊,柯南君他也提前向毛利侦探他们打好招呼了,今天完全没有问题。”

        听此沢田纲吉终于松了口气。

        其实是昨天江户川柯南主动发简讯邀请他过来的,虽说肯定是要来再商讨一下上次未完成的委托,但更重要的事其实是——

        “给,总之先看看这副隐形眼镜合不合适吧。”阿笠博士将一个小盒子递给沢田纲吉。

        打开盒子小心地用镊子捏起里面的隐形眼镜,在阿笠博士的示意下沢田纲吉坐在沙发上后仰着脑袋,将隐形眼镜慢慢地与眼瞳贴合。

        过去自己战斗的时候他也是通过斯帕纳开发的特制隐形眼镜来控制双手的炎压,不过他来到这个世界时并没有把隐形眼镜和配套的耳机带来,因为每天要祓除不同等级的咒灵的原因,沢田纲吉也希望能通过控制不同的炎压输出来进行高效率祓除,这样也能尽可能地避免波及到周围的建筑物。

        上次江户川柯南的脚力增强鞋引起了沢田纲吉的兴趣,在得知他的这些道具都是由阿笠博士这位发明家发明出来时,沢田纲吉突然生出了这个想法——

        是否能拜托阿笠博士做出之前自己用过的类似的隐形眼镜?

        通过江户川柯南向对方传达了自己的意思,没想到阿笠博士很快就答应了,并对他描述的这个装置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主动说想尝试着手做一下试试。

        今天沢田纲吉过来就是想和阿笠博士共同商讨下这个隐形眼镜的具体功能。

        终于把隐形眼镜完美戴好,沢田纲吉眨了眨眼,努力适应着这副新的隐形眼镜。

        “欸看起来蛮合适的样子。”江户川柯南端着热茶走了过来,好奇地看着沢田纲吉的眼睛。

        结果就被他眨着的眼睛里闪过的澄澈光芒恍到了。

        “怎、怎么样?”沢田纲吉终于适应了这副隐形眼镜,不过视野还有一点模糊。

        因为刚刚努力贴合了很久,沢田纲吉的眼睛里多出了点水汽,仔细看里面像是盛满了点点细碎的星光。

        默默地又看了一会,江户川柯南喝了口热茶移开了视线。

        “挺适合你的。”

        “那就好。”沢田纲吉也觉得这副隐形眼镜戴着还算舒服,不过因为很久没有戴过了所以还是要花点时间适应。

        “那就按照这个规格来着手来开发新动能了。”阿笠博士满意地在本子上写下数据,“待会我要取些你的火焰样本,做好准备哦。”

        沢田纲吉忙不迭地点头答应,见阿笠博士转身去看煮好的咖啡,他弯腰小声地问江户川柯南:“你什么都告诉博士了啊,包括火焰?”

        “没什么好隐瞒,博士他不会乱说出去的。”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沢田纲吉立刻解释,“不是说担心会说出去,就是感觉他好像接受良好?毕竟当时连你都没有立即相信吧。”

        “你说这个啊”

        江户川柯南沉默了一会,沢田纲吉说的不错,比起自己,阿笠博士的确对这种超自然现象接受良好,明明就经常自诩是科学家,却还是相信了非科学的事物。

        “说是有一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经常会拜托他做一些特别的发明,然后无意中看到了他那个朋友认识的人使用了什么红魔法?”

        江户川柯南自己都觉得很可笑,这种听起来像是只在奇幻或者电影里出现的东西,在现实中竟然真的存在。

        他当时听说有魔法的存在时第一反应就是不信,又后知后觉自己不久前才见到沢田纲吉凭空释放出的火焰,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有魔法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

        “总之,好像只有我陷入自我怀疑了很长时间。”江户川柯南无奈道,“这个世界竟然真的有非自然现象存在”

        听完江户川柯南的解释,沢田纲吉若有所思起来,对方说的红魔法自己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他猜测阿笠博士博士的那位朋友大概率也是名咒术师,所谓的红魔法大概就是术式之类的吧。

        想到这,沢田纲吉坐直了身体,面色严肃地看向江户川柯南。

        “怎、怎么了。”被这样注视的江户川柯南莫名有些紧张。

        “既然柯南君已经对这种事接受良好了,那我接下来要说的你千万不要害怕。”

        “啊?”

        呼出一口气,沢田纲吉干脆直接说出了自己之前来到米花町的真实目的,以及那天相原町长交给他的那份调查报告。

        听完事情的真相后江户川柯南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中。

        “柯南君?”沢田纲吉担忧地看着他,有些担心这个小孩能不能一下子接受如此庞大的信息量。

        不过他连这个世界存在魔法都能接受,咒灵诅咒之类的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手抬起机械地扶了扶眼镜,江户川柯南的大脑空白了许久后才语气艰涩地开口:“所以你那天之所以找上叔叔,是觉得他中了诅咒?”

        “嗯,没错,不过之后我怀疑其实中了诅咒的是你。”

        江户川柯南缄默,再一次开始怀疑起这个世界。

        之前他和毛利叔叔一直被调侃肯定是受了什么诅咒,不然怎么会到哪哪就会有命案发生,本就是当作玩笑听,结果现在告诉自己其实真的有这种可能???

        内心挣扎了许久,江户川柯南猛地抬起头看向正耐心等着自己回应的沢田纲吉。

        “我才没有受到什么诅咒。”江户川柯南困难地憋出这句话,“都说了是侦探的本能,案件会主动找上我。”

        “嗯嗯,我知道。”沢田纲吉没有反驳,顺着他的意思安抚起来。

        被对方这种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弄的有些不爽,江户川柯南又重复了一遍:“我真的没有受到诅咒。”

        见江户川柯南这幅懊恼的样子,沢田纲吉不由失笑,伸出手拍了拍脑袋。

        “我知道,所以之后还会再想办法调查清楚是否是咒灵作祟。”

        听此江户川柯南的脸色总算好了点,刚想再说些什么,从里面房间走出来的一个小女孩出现打断了他们。

        “有客人?”褐色头发的小女孩端着杯子走了过来,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沢田纲吉,“嗯?这个人就是博士上次说的救了你的好心人?”

        “对,他就是沢田哥哥。”江户川柯南介绍道,“呃,这位是灰原哀,现在和博士住在一起,我们是同班同学。”

        “你好。”友好地向灰原哀打着招呼,沢田纲吉指了指放在桌子上他带来的伴手礼,“一起过来来吃点心吧?正好买了很多。”

        灰原哀看了过去,发现那盒点心是自己很喜欢吃的一个牌子,也没有多加客气,灰原哀道过谢后转身去厨房准备拿餐具过来。

        “这个小女孩没有关系吗?”沢田纲吉小声问。

        “唔,暂时还没有告诉她。”江户川柯南语气有些复杂,“因为各种原因觉得还是先不要告诉她比较好。”

        “这样啊。”沢田纲吉点点头也没有多问。

        沢田纲吉又在阿笠博士家逗留了一会,和江户川柯南他们吃着他带来的点心,中间阿笠博士嘴馋想多吃几块,却被灰原哀厉声制止,后来他只得讪讪地又把点心放了回去。

        默默观察着这几个人之间的相处方式,沢田纲吉觉得这个叫灰原哀的小女孩莫名地和江户川柯南很像,都给他一种不符合小孩子年龄的成熟感。

        吃完了点心,趁着灰原哀端着餐盘去厨房清洗的空档,沢田纲吉释放出了死气火焰,将一缕火焰储存在玻璃罐里交给了阿笠博士。

        “这几天我会尽快把你那副隐形眼镜研发出来的。”阿笠博士搓着手满脸的兴奋,“真是期待成品是什么样的啊。”

        “我也很期待。”沢田纲吉说,“真的非常感谢您能帮我这个忙,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随时可以联系我。”

        “哈哈,不用和我客气,人生就是要多些这种挑战的啊。”

        时间也不早了,沢田纲吉起身告辞离开了阿笠博士家。

        前往车站准备返回高专,在等电车的过程中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在这时震动起来,沢田纲吉拿出手机点开屏幕,发现是他们的小群里有人在发消息。

        点进去查看,原来是禅院真希在群里艾特他和乙骨忧太问他们晚上还回不回来一起去吃个饭。

        tsuna:【我现在就回去了,马上就到高专了。】

        maki:【ok~那忧太呢?】

        禅院真希又一次艾特了乙骨忧太,过了五分钟后对方才回复。

        今天要早睡:【】

        看着乙骨忧太发的一串意义不明的省略号,群里纷纷发出不解的问号。

        蛋黄酱饭团好吃:【忧太怎么了?】

        maki:【你不是和悟去了那个教师职工会?还没有结束?】

        今天要早睡:【呃应该算结束了?】

        竹子哒咩:【?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要早睡:【就是那个职工会暂时中断了,因为发生了一个意外[捂脸]】

        maki:【?详细说说[捧瓜jpg]】

        今天要早睡:【这是可以说的吗五条老师刚刚和京都新来的那个老师打起来了[捂脸][捂脸]】

        乙骨忧太这句劲/爆的话刚打出群里顿时被一连串的问号刷屏。

        沢田纲吉也吃了一惊,那可是五条悟啊,除了祓除咒灵和与学生对练外就基本没见过他动过手,怎么去个职工交流会就和人打起来了?

        群里每个人都在艾特乙骨忧太兴奋地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过了良久乙骨忧太才回复,然而只是发出了一张照片。

        点开那张照片,入目的就是五条悟那双显眼的大长腿,一只脚正嚣张地踩在一张矮桌上,周围到处都是散落一地的餐盘,而照片的远处隐约能看见有一个高挑的身形,那人穿着黑色的西装,还戴着帽子,一只手臂曲起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而五条悟面对的方向恰好就是这个人。

        即使是张照片也能感觉到明显剑拔弩张的气氛。

        但沢田纲吉却看越觉得不对劲。

        忍不住放大那张照片,沢田纲吉皱着眉努力辨认起上面那个模糊的身形,心里逐渐生出强烈的熟悉感。

        怎么感觉这个人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6682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