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38章 目标38

第38章 目标38


因为刚刚从乙骨忧太那得知的劲爆消息,  一年级生们有五条悟在的那个大群里瞬间活跃了起来。

        不过大家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纷纷在艾特五条悟问他刚刚的教职工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五条悟似乎是没有看手机,  一直没有回复,  放在平时就算没有人艾特他这个人也会自说自话在群里刷屏半天。

        反常,  真是太反常了。

        在五条悟那得不到回答,其他人就跑回小群继续艾特乙骨忧太询问他事情的经过。

        今天要早睡我能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吗[捂脸]

        乙骨忧太回复的很慢,刚刚他发完那张照片后没一分钟就立刻撤回了,不过早就被群里所有人眼疾手快地保存了。

        aki撤回干嘛,又不是这家伙的糗照[摊手]

        竹子哒咩我还是更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熊猫好奇jg]

        金枪鱼饭团好吃+1

        tsuna那个照片上好像还有一个人?是他和五条先生打起来了吗?

        经沢田纲吉这么一提醒,其他人才注意到那张照片上除了五条悟以外还有一个人在,不过拍的太模糊,  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aki真亏你能看出来不过这人是谁啊,  看着像个男性,  京都好像没有男性老师吧?

        竹子哒咩是没有,不过我听校长说京都那边的高专最近新来了一个老师,大概就是照片上的这个人吧。

        aki所以,忧太刚刚说的和京都高专新来的老师打起来的就是这位勇士啊?

        tsuna今天要早睡,  忧太同学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吗?

        沢田纲吉一反常态地对这件事追究根底起来,  这让其他人不由有些诧异,  要知道平时沢田纲吉很少会对这种八卦产生兴趣。

        心说自己哪里是对八卦感兴趣,  他只是迫切地想知道照片里这个人的身份,这可是第一次仅凭一张照片上模糊的身形就让他产生了如此深的熟悉感。

        这么想着沢田纲吉焦急地等待乙骨忧太回复。

        今天要早睡很抱歉,  我也不知道[叹气]

        今天要早睡事实上我连他们为什么打起来的原因都不知道

        今天要早睡啊!纲吉同学不说我都没注意把其他人拍进去了,  不过那个人的确就是京都高专新来的老师。

        今天要早睡我们过去的时候中途五条老师让我帮他排队去买一个他种草了很久的新口味喜久福,  我买完再到他们聚会地点的时候五条老师就已经和对方打起来了。

        今天要早睡不过在场的几位老师好像只有歌姬老师在努力调解两个人,  其他的老师都在拿着手机拍照录像[捂脸]

        看完乙骨忧太发来的一连串消息,  群里所有人在沉默了一会后顿时纷纷发出感慨。

        不愧是五条悟,人缘差到和新老师刚见面就打起来还没有人上去拉架的程度。

        aki或许明天我能在咒术师论坛上看到这个热贴,东京的五条悟和京都的新老师大打出手[捂嘴笑]

        竹子哒咩应该不会,最近论坛的热点都是在讨论阿纲那件事,虽然管理员还在不断删贴。

        金枪鱼饭团好吃就算视频和照片流传出来也只会在他们教师内部里传播吧,真有点想看呢。

        竹子哒咩aki,话说真希你妹妹不是在京都高专就读?问问她或许能知道什么。

        aki!!对哦!我怎么没想到这件事!我现在就去问问!

        看着群里越来越热烈的讨论,沢田纲吉持续焦躁起来,他退出群聊,直接点开了乙骨忧太的对话框进行私聊。

        tsuna忧太同学现在还在那里吗?

        今天要早睡没有,歌姬老师让我先回去了,说是他们教师内部有重大矛盾要调解,就不让我这个学生掺和进去了。

        tsuna这样啊

        不由有些失望,沢田纲吉抓了抓头发,只能强压下心里的焦躁。

        今天要早睡纲吉同学很好奇?好像是第一次见你对这种事感兴趣。

        tsuna呃,倒也不是感兴趣,就是觉得那个人可能是我认识的人。

        今天要早睡欸?京都高专新来的老师吗?

        tsuna是的。

        沢田纲吉也没有想隐瞒的意思,不如说从看到照片上那个模糊的身形后他心中生出的迫切感一直在拉扯着自己的神经,那个人带来的熟悉感觉几乎呼之欲出。

        tsuna那个忧太同学是已经看到了那个新老师了吧?能和我形容下他长什么样吗?

        今天要早睡唔,长相啊

        看着聊天页面上显示的“对方正在输入中”,沢田纲吉耐心等待起来。

        今天要早睡因为离的比较远我也没有看清他的长相,不过没有感觉到他有咒力,戴着一顶帽子,身上穿的是很正式的西装,和五条老师差不多高,即使离的很远也能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威压,和五条老师很不同。

        看着乙骨忧太前面的描述,沢田纲吉的心脏越跳越快,而在看到后面那句话后又倏地冷静了下来。

        前面的描述都和那个家伙完全符合,但是身高却没有对上,和五条悟差不多高,那起码也有将近一米九的身高。

        可是那个家伙即使解除了诅咒恢复了成长也只和风太差不多高啊!

        大脑开始混乱起来,沢田纲吉陷入了自我怀疑中,好像自从六道骸在这个世界找到自己后他就莫名生出了强烈的自信感,自信其他同伴也都会接连来到这个世界与自己会合。

        在这种强烈的自信下当他看到照片上的那个身形时几乎就认定了是那个人。

        可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

        沢田纲吉突然觉得有些丢脸,他好像一直没有改掉这种遇事不决就下意识去找家庭教师的坏习惯,连刚来到这个世界陷入迷茫不安中心里也是期冀着那个人会第一个过来找到自己,现在连看到一张照片上模糊不清的身影就开始满怀期待起来。

        这么一想,自己好像的确一直没有什么长进,过分依赖果然还是太——

        思绪越飘越远,沢田纲吉恍惚了一会后慢吞吞地敲着屏幕回复乙骨忧太。

        tsuna谢谢忧太同学,我了解了。

        关掉手机,沢田纲吉起身下了电车。

        回到高专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沢田纲吉也没有吃晚饭的心思,直接回了宿舍。

        小群里禅院真希还在问大家要不要一起去吃饭,沢田纲吉婉拒了后趴在床上发起呆来。

        强烈的失落感让他现在一句话也不想说。

        “不对我在失落个什么劲啊。”沢田纲吉揉着脸陷入了自我批评中,“之前明明都答应了骸和白兰,自己一个人也要努力,那个家伙就算不来我也完全没有问题”

        深深地叹出一口气,沢田纲吉失意体前驱了一会后终于恢复了过来,他起身去拿手机,发现大群里一直没有回复的五条悟现在终于出现了。

        全糖是标配哦哎呀~大家竟然都这么关心老师啊,还真是感动[猫猫抹泪jg]

        全糖是标配哦不过还请大家对这件事不要过分关注哦,毕竟是大人之间的事,和你们完全没有关系[猫猫严肃jg]

        不,你这么一说大家反而更想关注了好吗

        aki所以,结果到底是打赢了?

        全糖是标配哦噗噗x——这个问题是无解哦,因为被歌姬拦住了根本就没有分出胜负呢。

        全糖是标配哦不过就算认真起来我完全不会输就是了~

        五条悟的发言臭屁又自大,不过也没人去反驳他,毕竟是最强,就算是小打小闹也应该不会占下风吧。

        全糖是标配哦既然都说到这个了,那我就先正式宣布一下,一周后我们要和京都高专来场联谊交流赛,还请各个同学做好准备哦[猫猫严肃jg]

        五条悟这句话刚发出群里顿时又被一堆问号刷屏。

        aki???没搞错吧,上次不是才和他们搞过那个交流会,怎么又来?

        竹子哒咩不会是因为上次被忧太揍的太惨所以他们想再找回场子吧?

        今天要早睡呃,上次是因为里香不小心跑出来了,所以

        金枪鱼饭团好吃没关系,这次忧太也可以继续打爆他们。

        今天要早睡等等——打爆什么的根本不可能的吧!京都的那个东堂同学实力可是超恐怖的。

        看着群里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和京都高专的交流会,沢田纲吉这才后知后觉之前有听他们提起过,是在他来高专之前发生的事,据说因为那时还没解咒的祈本里香突然跑了出来大闹了一场,于是京都高专惨败给了乙骨忧太他们。

        不过最近乙骨忧太因为要尽快回到特级咒术师等级,实力开始突飞猛进起来,其他几人也一直在进步,所以要再打爆京都高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而且这次他们还新加入了一个实力就像是开了挂的沢田纲吉,更是信心大增。

        虽然大家都不怎么热衷于和其他学校的人互相切磋比拼,但少年人该有的好胜心他们还是有的,这次的交流会自然是不会错过。

        被寄予希望的沢田纲吉完全不自知,他还在纠结下午的那张照片,既然那个人是京都高专新来的老师,那这次的联谊交流会说不定就可以看见他了?

        突发状况接踵而至,沢田纲吉直觉这个新年假期自己一定不会安稳地度过。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就被五条悟一个电话叫了出去。

        沢田纲吉顶着精神不济的脸色去了操场,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身形高挑的白发男人正站在那里等待。

        少见的这次对方没有迟到。

        “呦!早上好啊!”即使背对着也早就感知到走过来的沢田纲吉,五条悟转过身精神满满地向他打着招呼,“纲吉的脸色不太好呢,是昨晚没睡好吗?”

        “不任何人在早上五点就被电话叫醒精神都不会很好吧。”沢田纲吉的声音有些怨念,“五条先生这么早就起床都不会觉得大脑不清醒吗?”

        “不会哦,事实上就算整晚不睡我也不会感动疲惫,因为我有反转术式嘛~”

        “真是个令人感到羡慕的能力啊。”沢田纲吉叹气。

        和五条悟一起走到操场另一边的长椅坐下,五条悟贴心地给沢田纲吉带来了一盒草莓牛奶,是上次伊地知买的那个牌子,他一直觉得味道不错,没想到被五条悟记下了。

        “五条先生这么早叫我出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沢田纲吉问,喝了草莓牛奶后糖分使大脑立刻清醒了不少。

        “当然是昨天提到的交流会啦,纲吉自然也要参加的,不过因为是第一次,所以还是要好好向你说明下情况~”

        “欸?可是不是说一周后才是交流会?现在就?”沢田纲吉不解,五条悟完全没必要因为这种事这么早就把自己叫出来。

        敏锐地察觉到有哪里不对,沢田纲吉看向五条悟迟疑地问“只是这样?您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事要说?”

        罕见的,五条悟沉默了片刻。

        双腿交叠起来,一只手拖着脸颊拄在膝盖上,五条悟歪着头注视着正担心地看向自己的沢田纲吉。

        专注,认真。

        现在这孩子的眼里好像只有自己,被那双干净澄澈的眼眸注视着好像能有和反转术式一样的效果。

        过了良久,五条悟弯起眉眼,修长的指骨曲起轻轻地敲了敲沢田纲吉的眉心。

        “没什么特别的事要说的,关于交流会的确也没必要现在就把你叫出来说明。”五条悟的声调变得轻快起来,“只是呢,老师突然很想见见纲吉,昨天因为回来的太晚了就没想去打扰你,所以今天一大早就把你叫来了。嗯,果然看到纲吉的脸就能安下心了。”

        五条悟的回答让沢田纲吉有些始料未及。

        “可是我们昨天好像才见过面?”

        “可也已经快超过二十四个小时了啊~”

        被五条悟任性的回答打败,沢田纲吉不由有些哭笑不得,完全搞不懂对方意义不明的行为,但又直觉他好像有什么心事。

        不过听到对方看到自己就能安下心来,沢田纲吉又觉得有些高兴。

        高兴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一定要说出来。”沢田纲吉认真道,也没有直接了当问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五条悟所背负的压力远比他想的还要多,沢田纲吉不介意自己做个倾听者,或者帮助他一起解决困难。

        歪着头继续注视着满脸认真的沢田纲吉,当听到他说出的这句后五条悟不由失笑,嘴角的弧度昭示着他此时的心情很不错。

        “真矛盾,本来我才是老师,结果每次都要被身为学生的纲吉安慰。”五条悟轻笑道,“不过呢,的确有需要你帮助的地方。”

        站起身,五条悟伸展着身体,墨镜后的苍天之瞳里盛满了笑意。

        “总觉得马上会有一个讨厌的人要从我身边夺走什么了。”轻轻拍着沢田纲吉的脑袋,五条悟这么说着,“所以为了避免会发生这种情况,纲吉还有真希他们一定要好好待在老师身边哦。”

        联谊交流会当天。

        假期刚结束的第一天就是和京都高专的交流会,东京高专的一年生们一大早就被校车拉走前往车站,接着乘坐新干线朝京都出发。

        “因为上次的交流会是在东京举办的,所以这次要在京都。”禅院真希叹气,“所以到底为什么要在一个学期里连续举办两次交流会啊。”

        随行过来的伊地知解释“因为有特殊情况据说这次是高层的人突然决定的。”

        “总觉得是个什么阴谋。”禅院真希吐槽,她潜意识认为高层的人做出的决策都不靠谱。

        三个小时后众人到达了京都高专,比起东京高专略显陈旧的建筑风格,京都高专要显得气派许多,像是映衬了这座蕴含着久远历史的城市,校内的建筑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传统古雅感。

        几个人逛着京都高专不由咋舌,并与东京高专对比评论起来。

        沢田纲吉也感叹着这座校园里的气派建筑,直至一道不断逼近的强烈气息让他猛地顿住了脚步。

        “纲吉同学?”察觉到身后的异样,乙骨忧太回头,却见沢田纲吉正呆楞在原地动也不动,“你怎么了?”

        恍然回过神,沢田纲吉摇了摇头掩饰道“没什么,忧太同学你们先过去吧,我找伊地知先生还有点事,马上就回来。”

        说完沢田纲吉便转身跑开了。

        “他这是怎么了?去找厕所?”禅院真希觉得沢田纲吉有点怪怪的。

        “也许吧”乙骨忧太也觉得他刚刚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找伊地知有事自然是在撒谎,心里庆幸随行的伊地知去接五条悟了现在不在这里,沢田纲吉这才有机会暂时脱离队伍。

        顺着那道气息跑到了一处森林里,沢田纲吉茫然的环顾着四周,气息到这里就断了,他刚刚之所以这么着急跑过来寻找,是因为察觉到那道气息并不是冲着所有人来的,而是仅针对自己。

        之所以如此笃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仅仅只是沉寂徐久的超直感在这时突然发作,指引着他找到这里。

        可是这里并没有人在,气息也突然断掉了。

        不禁开始怀疑超直感是不是出错了,沢田纲吉面露犹豫,不断试图搜寻那道气息还是否还存在。

        已经身处于森林的深处,沢田纲吉执着地继续前进,他隐约觉得有什么人在指引着自己过去,直到他看到了前方那个被郁郁葱葱的树木遮掩的高挑身形。

        “chaos。”

        那人的声音低醇却又在微微上扬。

        “你是迷路了吗?真是笨啊”

        那人缓步朝自己走来,不算刺眼的阳光透过树丛的间隙洒落下来,像是给他渡上了一层温暖的浅金色。

        沢田纲吉微微睁大了眼睛,直至那人的模样完全映入了自己的眼中。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64303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