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39章 目标39

第39章 目标39


黑色礼帽,  黑色西服,卷起的黑色鬓角,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散发出令人胆寒的冷意。

        那人就这么闲庭信步地缓缓走近,  浅金色的日光洒在了下来稍稍敛去了他身上的寒意,  在沢田纲吉呆楞的注视下站定在他面前。

        垂下眼,漆黑的双眸轻而易举地就将面前的小小身影收入其中,男人的嘴角微不可查地扬起一点点弧度,他抬起手伸向沢田纲吉,  却看到他下意识躲闪的动作,  男人顿了顿,  没有多加在意,  手放在他的脑袋上,  把粘在上面的一片树叶拿了下来。

        树叶随风慢慢飘落下来,沢田纲吉恍然回神,  他仰着脑袋呆滞地注视着近在咫尺的面容,那是一张熟悉却又带着些许陌生的面容,明显异于亚洲人的深邃立体的五官,对方微微上挑的眼睛里能清晰地看见自己傻到不行的模样,似乎是自己的反应取悦到了他,只见男人的唇角缓缓勾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

        “这么久未见,就打算继续用这种蠢到不行的表情看着我?虽然是很怀念你这副模样,但现在似乎还不是你发呆犯傻的时候。”

        男人的声音低沉却又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不悦,  像是在不满沢田纲吉过于迟钝的反应。

        “你——”

        男人张了张嘴还要再说些什么,却被面前这孩子突然的动作打断。

        沢田纲吉紧紧抓着男人的手臂,力度大到连手背的青筋都在凸起,  他看向男人的视线猛地从呆滞转变为不可置信。

        “竟然是你!代理人先生——”

        “”

        眼神暗沉地看着面露惊喜之色的沢田纲吉,  男人突然觉得刚刚特意把沢田纲吉引来这里,  心里还暗含着些许他根本不会承认的期待的自己现在像是个白痴。

        被沢田纲吉误认为是reborn的代理人,实际则是这家伙如假包换的家庭教师,恢复了成人身体的最强杀手再次对自己学生无可救药的迟钝感到深深地无奈。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明明能敏锐地通过超直感准确无误地找到他,却还是没能认出自己的身份。难得的,reborn再次在自己的学生身上感到了挫败感。

        “代理人先生?”见对方久久没有回应,以为是自己抓着对方的手臂力道太大冒犯了他,沢田纲吉立即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

        他克制着自己的表情努力想冷静下来,但看向男人的视线里还是难掩兴奋。

        “抱、抱歉!刚刚失礼了。”沢田纲吉老实道歉,“那个真的是代理人先生?”

        黑漆漆的眼睛淡漠地注视了他片刻,良久后reborn悠悠地开口“嗯,是我。”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沢田纲吉松了口气,接着犹豫着组织着措辞,过了一会后他试探性地问,“那个只有您一个过来了吗?”

        被沢田纲吉满含期冀的眼神认真注视着,reborn可疑地停顿了一瞬,似乎在考虑该怎么回答。

        脑内闪过了无数思绪,一遍遍筛选完后reborn忽然冒出了一个恶劣的想法——

        “只有我一个人过来了。”reborn平淡地回答,双手抱着臂冷眼看着沢田纲吉,“受人所托,特地过来帮忙看下你在这个世界的情况。”

        “受人之托是、是reborn吗?”沢田纲吉小心翼翼地问,“他没有一起过来吗?”

        “是啊,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因素,他无法来到这个世界。”reborn面不改色地说着瞎话。

        得到肯定的答案,沢田纲吉刚刚还满怀期冀的目光瞬间黯淡了下来,之前的喜悦之情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整个人都蔫了下来。

        “这、这样啊”沢田纲吉嗫嚅着,连声音也低落了下来。

        想想也是,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性,连六道骸和白兰都无法长时间留存,更不用说刚解咒没多久的reborn,虽然阿尔科巴雷诺已经全部解咒恢复了正常,但也不排除在生长过程中会出现什么差错,如果reborn贸然来到这个世界万一出了什么不可控的意外,那是自己绝对不想看到的。

        想到这一点,沢田纲吉不由松了口气,即使仅有万分之一的危险性他也不愿让reborn冒险,但得知reborn真的没有过来时心里还是有些沉闷的失落感。

        看着自己的学生脸上不断变幻的精彩表情,reborn在悠闲地欣赏之余心里不禁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还带着些许微妙的不爽。

        “你似乎很失望?”reborn突然这么问,“失望你的那位老师没有一起过来?”

        “呃,有点吧。”沢田纲吉讪讪地摸了摸脑袋,“说出来可能有点丢人,但如果他也能过来的话我想我会更加安心一点吧。”

        听着学生语气里毫不自知的依赖,reborn不由失笑,刚刚那点微妙的不爽渐渐消散。

        “听着像是个遇到困难就哭着要去找老师撒娇的怯懦小鬼。”不留情地嘲讽起沢田纲吉,但reborn看着他的视线里却带着一丝纵容,“这么久了不是早就可以独当一面了吗?”

        “我哪里有在撒娇——”沢田纲吉下意识想要反驳,对方的说辞让他有些不满。

        反驳的话差点脱口而出,沢田纲吉猛地反应过来,对方熟悉的嘲讽语气差点让他以为自己就是在和reborn说话,但对方可是reborn的朋友啊!是在代理战中帮了自己很多的好人,他可不能用这种失礼的语气和对方说话。

        张了张嘴,沢田纲吉又把差点出口的话咽了回去,表情变得别扭至极。

        意味不明地打量着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礼貌和善的沢田纲吉,reborn轻哼出声,语气中略带不悦。

        “这种方面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废柴纲。”

        “为什么连您也知道我的这种称呼啊。”沢田纲吉有些尴尬,但却没有纠正这个称呼。

        他看向男人语气斟酌地问“那个说起称呼,之前一直叫您代理人先生,能否告诉我您的真实姓名呢?”

        面前的男孩正仰着头认真地注视着自己,视线中不乏透出一些好奇,根本没有意识到站在面前的这个人其实就是他一直想要见的人。

        抬手扶了扶帽檐,男人微不可查地叹息着,好像只有在这个小鬼的面前他才会生出挫败无力的感觉。

        “rascita,我的名字。”从善如流地说出早已准备好的名字,reborn的发音流利而又标准。

        沢田纲吉懵了一会,随即磕磕绊绊地复述着这个名字。

        “里、里纳、斯兹?”沢田纲吉苦恼地不断重复这个对他来说拗口至极的名字。

        “你可以直接叫我里纳斯。”reborn贴心地告诉他简称,有些嫌弃自己的名字在沢田纲吉笨拙的发音下变得格外古怪。

        “里纳斯先生!”沢田纲吉顺其自然地叫出了他的名字,又在嘴巴里念叨了好几遍,“唔,和reborn一样是个有点奇怪的名字呢。”

        “你的老师没教过你其他语言吗?比如意大利语。”reborn问。

        “教是有教过,但目前为止我也只会说几句简单的意大利语,因为我根本没什么语言天赋。”沢田纲吉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在对方的审视下莫名觉得有些羞愧,“呃,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reborn的目光开始变得深沉,盯着沢田纲吉的眼神像是在盯一只猎物,嘴角的弧度也透着凉薄的意味。

        不知为何,沢田纲吉心中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被对方这么看着连背后都开始冒出冷汗。

        等等,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才见了三次面的人产生这种畏惧感。

        而且还是令人如此熟悉的畏惧感。

        “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件很有趣的事。”reborn凉凉道,“在想之后如果你知道了某些真相后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啊?”

        被对方意味深长的话语弄得满头雾水,沢田纲吉突然很想吐槽为什么reborn的这位朋友说话的方式就像是个谜语人,那副淡定自若的样子让自己忍不住想冲上去使劲晃着他的肩膀质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然,以上都只是沢田纲吉的妄想,他定是不敢付出实际行动,因为他隐隐有种预感,自己如果真的这么干那下场一定会很惨

        好笑地看着沢田纲吉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扭曲神情,reborn心情颇好地摸着自己卷曲的鬓角。

        “行了,总之先交换下情报吧。”reborn越过他朝前走了几步,“就这么脱离队伍跑来找我,小心被其他人看到。”

        “就算看到也没什么吧”沢田纲吉小声嘀咕着,赶忙跟上他的脚步,“说起来,代理人先生——啊不对,里纳斯先生,您就是京都高专新来的老师?这是您在这个世界的新身份?”

        “嗯,看来白兰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你了。”reborn的语气轻描淡写,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瞥了沢田纲吉一眼,“对了,姑且问你一句,那个把你带来这个世界的道具,有好好保存吗?”

        话音刚落,沢田纲吉立刻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拓麻歌子给reborn看。

        “我一直有好好保存,不过这个东西似乎也能感应到你们的存在,上次骸和白兰短暂出现后拓麻歌子就开始剧烈震动,白兰说是会被某种力量监测到,然后立刻产生排斥反应,将你们踢出这个世界。”沢田纲吉说,“就像是一个警报器不过现在它好像没有震动的前兆,应该还不会影响到您?”

        reborn没有回话,接过拓麻歌子拿在手里随意把玩起来,按亮屏幕后上面显示出了一串文字,粗略地看了一眼后他目光一滞,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里纳斯先生?”察觉到对方的异样,沢田纲吉以为是拓麻歌子出现了什么问题,“是有什么问题吗?”

        气氛突然沉默起来,reborn将拓麻歌子扔还给了沢田纲吉,开口问“上面显示的赎金,你现在的进度如何?”

        “啊!关于这个”

        提起赎金时沢田纲吉的语气略显轻快了些,“目前已经有三千万了,虽然离最终的八千万还有点差距,但照现在的速度全部还清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没有立即回话,reborn看向他的眼神渐渐高深莫测起来。

        沢田纲吉被他看的心里一阵发毛。

        “怎、怎么了吗?”沢田纲吉忐忑地问,“有哪里不对吗?”

        摇摇头,reborn压了压帽檐,移开了视线轻描淡写道“很欣慰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赚取到这个数目,但还是有个很遗憾的消息要告诉你。”

        听对方这么说,沢田纲吉立刻紧张了起来。

        “在你的家族成员们得到需要八千万赎金才能把你解救出来的消息时,你那位最忠诚的左右手,一怒之下把赎金抬到了八亿八。”

        这么说着,  reborn又拿起那个拓麻歌子,将屏幕上那串不知道什么时候改变了的数字展现给沢田纲吉看。

        “也就是说,现在最终的目标从八千万变成了八亿八,看来离你还完赎金顺利回家还差的远呢。”

        说完reborn贴心地后退了一步,神情愉悦地准备观察学生接下来的反应。

        从对方说出八亿八这个数字时沢田纲吉的表情逐渐趋于空白,大脑也开始嗡嗡作响起来。

        最忠诚的左右手,指的是狱寺君吧?可是为什么狱寺君要把赎金抬到八亿八?

        等等,八亿八???

        猛地反应过来的沢田纲吉不可置信地拿起拓麻歌子,去看还没熄灭的屏幕清楚的展现在上面的数字。

        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上面的那串数字竟然又多出了一个零。

        沢田纲吉

        不死心地抖着手一遍又一遍数着上面的数字,直至完全确认八千万已经变成了八亿八。

        沢田纲吉两眼一黑。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62615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