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40章 目标40

第40章 目标40


“呦!大家来的真早啊。”

        五条悟终于出现,  插着兜慢悠悠地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不断拿手机回讯息的伊地知。

        “好歹是在别人家的学校,你能不能改下迟到的毛病。”禅院真希瞥他一眼,  这家伙明明出发的比他们早,结果又是最后一个到的。

        “哈哈,  刚刚在车里待得时间长了点,因为一想到今天又要见到乐岩寺那个老头,浑身难受的就像是起了疹子一样。”五条悟语气夸张。

        “您刚才明明只是在车里睡着了吧。”回完讯息的伊地知忍不住说出了真话,  刚刚万不得已把五条悟叫醒后还倒霉地遭受了对方恐怖的起床气,  可是不叫醒他自己又有可能要独自去面对京都高专那位可怕的校长,  无论是哪种结果自己的下场都会非常惨。

        自从做了五条悟的辅助监督,  伊地知每天都觉得自己离躺进坟墓又近了一步。

        “嗯?伊地知你刚刚有说什么吗?”五条悟面带微笑地将手放在伊地知的脑袋上揉搓着,  语气格外的亲切。

        “不不不没什么”感受到威胁的伊地知明智地选择闭嘴。

        五条悟笑笑拿开了手,伸展起四肢疏散困意,视线扫过集齐的一年级生们,  其中明显少了一人。

        “纲吉呢?”五条悟问。

        “纲吉同学刚刚说去找伊地知先生了。”乙骨忧太疑惑地看向伊地知,“奇怪,你们没有碰到吗?”

        伊地知茫然地摇着头,  “没有啊,  我和五条先生一起过来的,并没有看到沢田同学。”

        一年级生们面面相觑起来,  既然伊地知没有遇见,那沢田纲吉会去哪里了?

        “啊,不会被京都的人抓走了吧?”熊猫有种不详的预感,“我记得京都的乐岩寺校长和监理部关系好像很密切?如果因为上次那件事就记恨上阿纲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熊猫大胆的猜测让众人面色凝重起来,  他们一向和京都的人不对付,  但也只会在交流会上用实力说话,  若是沢田纲吉在这个时候被盯上遭遇了什么不测那可不是交流会暴打对方能解决的了。

        “不我觉得以沢田同学的实力应该不至于遭遇什么不测”眼看这几个一年级生们脸色的表情越来越可怕,伊地知忍不住出声提醒,“而且我记得乐岩寺校长他——”

        “嗯嗯,我觉得熊猫的猜测非常有道理。”打断伊地知未说完的话,五条悟摩挲着下巴语气深沉,“说不定纲吉现在正被什么穷凶极恶的人挟持等待我们的救援呢。”

        五条悟越说越夸张,右手握拳“啪”的一下敲击着左手掌心,“事不宜迟!现在就过去救援吧!首先先把京都高专的操场找到再轰平——”

        “这种时候您就不要开玩笑了啊五条先生!!”

        眼看五条悟真要带着自己的学生们去祸害别人家的学校,伊地知慌张地扑过去抱住他的腰试图阻止他。

        “还有您明明知道乐岩寺校长和德川大人一直不对付,就算他再怎么针对东京高专也没有理由对第一次见面的沢田同学下手啊!”

        伊地知的解释让差点被带偏的一年级生们冷静了下来,纷纷指责地看向带节奏的五条悟。

        结果这人还歪着头一脸无辜,“哎呀,我差点忘了乐岩寺和德川这两个老头的关系一直不好的事呢。”

        “不,您明明就知道”伊地知欲哭无泪,“您就是故意想给京都高专找点麻烦吧!”

        “知道的太多是会被杀掉的哦,伊地知。”五条悟语气认真。

        伊地知默默后退了一步,掏出手巾擦着额头上渗出的冷汗,“总、总之我先联系下这边认识的辅助监督,京都高专要比东京的大很多,沢田同学大概率是迷路了。”

        几人还在猜测沢田纲吉的去向,狗卷棘抬眼就看到远远朝这边走来的一个身影。

        “那里。”狗卷棘轻声提醒。

        众人纷纷看过去,果然是脱队的沢田纲吉,正慢吞吞地朝这边走来。

        “嗯?”

        老远就发现了沢田纲吉的身影,六眼轻易地注意到了他,五条悟没有像往常那样笑容满满地迎接,而是发出了一声疑惑。

        走近时众人也都发现了沢田纲吉的异样,向来眉眼温和面带笑容的他此时像是遭受了什么重大打击,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难以言喻的绝望气息,面色灰败颓丧,连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也变得黯淡无光。

        现在的沢田纲吉莫名给人一种对生活失去希望甚至下一秒就能去了结自己的消极感。

        明明才分开了半小时,这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纲吉怎么了?”观察了片刻,五条悟率先开口,“刚刚大家都在找你呢,是迷路了吗?”

        沢田纲吉僵硬地转过头,五条悟正垂头注视着他,即使有眼罩遮着也能知道后面的那双苍天之瞳在审视着自己。

        就这么把负面情绪带给其他人好像不太好。

        这么想着,沢田纲吉努力调解着情绪,脸上硬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刚刚是迷路了,本来是想找伊地知先生来着,结果就莫名其妙走到了后面的森林里。”

        “咦?沢田同学找我有什么事吗?”伊地知问。

        “现在没事了。”根本没有心思去胡诌理由,沢田纲吉干脆回避了这个话题。

        “你真的没事?”禅院真希皱眉,“你现在这副样子就像是欠了谁八百万一样。”

        沢田纲吉

        不是,为什么这种时候还要提醒自己欠钱的事实啊?!

        沢田纲吉简直想抱头哀嚎,刚刚拓麻歌子更新的那串数字像是走马灯一样不断在眼前转呀转,时刻提醒自己欠款已经从八千万直接翻到了八亿八。

        不由觉得窒息,沢田纲吉觉得之前努力赚取赎金的自己此时像是个小丑。

        “啊,他的表情好像更痛苦了。”禅院真希小声道。

        沢田纲吉仿佛下一秒就要撅过去的异常状态让人不禁担心起来。

        强打起精神,沢田纲吉从灵魂出窍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望向无一例外正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同窗们,他强撑着笑容安抚道“总之发生了一些非常令我困扰的事不过我没事,现在还是把精力放在待会的交流会吧。”

        “你真的没事?”禅院真希皱眉,“事先说好就算没有你这次我们也能暴打京都的人,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困扰的事,那你还是先回去处理吧。”

        沢田纲吉摇摇头,诚恳地说自己没事,难得的外出集体活动他不想因为这个而缺席。

        见此其他人也没再说什么,纷纷表示交流会结束后一定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明显看出沢田纲吉刚刚的状态不是能用“遇到了困扰的事”解释的,不过待会马上就要和京都的人见面,现在也不是帮他解决困难的时候。

        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他们都很惊奇强大到无所不能的沢田纲吉会遭遇到什么困扰的事能让他露出刚刚那副了无生趣的表情。

        “真的没问题吗五条先生?”伊地知凑到五条悟耳边小声问,“沢田同学现在的状态明显不对啊,要不要先带他回去休息?”

        五条悟捏着下巴似乎在考虑伊地知的提议,见沢田纲吉跟上其他学生准备朝京都高专演练场的方向出发,五条悟长臂一伸轻松把他捞了过来。

        “五条先生?”被扯着后衣领拉了过去,沢田纲吉扭头疑惑地看着五条悟突然的动作。

        揽着他的肩膀,五条悟弯着腰贴近沢田纲吉,声音里暗含着安抚性的笑意,“离交流会正式开始还有点时间,不如纲吉现在就告诉老师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或许真希他们帮不了你什么,但是说给老师听的话说不定‘咻’地一下就能帮你解决了哦。”五条悟的语气像是在诱骗着无知小孩,“啊当然我没有逼迫你现在就说实话的意思,反正之前我也问过几次类似的问题,但纲吉都没有正面回答我嘛~”

        险些被五条悟发出的“咻”的声音逗笑,沢田纲吉无奈地看着他,对方后面的那句话听着总觉得是在内涵自己。

        不过之前五条悟的确问过几次自己拼命存钱的原因,但都被他以“自己能解决”为由回避了过去,为此五条悟还闹过一次别扭,虽然之后又被自己哄好了。

        之所以前面几次会回避这个问题,一方面是的确不想让别人因为自己的事情烦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个时候他真的认为仅靠自己是完全可以顺利还完欠款的。

        然而现在——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完全烂掉了。

        “纲吉?”注意到沢田纲吉放空的眼神,五条悟宽大的手掌放在他的脑袋上揉了揉,“看来这次的事对纲吉来说非常棘手啊,竟然能把你打击成这副样子。”

        “交流会结束后我会向您说明清楚情况的。”沢田纲吉的声音有点干干巴巴,“这次可能真的需要您的帮助,五条先生。”

        既然是这个世界的最强咒术师,那么无所不能的五条悟一定会能帮自己想出如何在短时间内赚取八亿八的办法吧!

        想到多出来的八亿八,沢田纲吉又是一阵窒息,并在心里痛苦地发出哀嚎。

        ——狱寺君你是真的恨我啊

        沢田纲吉的内心活动百转千回极其复杂,而在听见他竟然主动寻求自己帮助的五条悟出现了片刻地怔愣。

        啊,这好像还真的是沢田纲吉第一次主动开口寻求帮助。

        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五条悟直接抱着沢田纲吉的脑袋揉进自己怀里怜惜地抚摸着他,还极为做作地抹着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真好呢,我们纲吉终于长大了,竟然知道依赖老师了。”给自己加戏的五条悟连声音都变得哽咽起来。

        “???这话说反了吧!”被强行埋胸的沢田纲吉呼吸困难起来,“请放开我——我快呼吸不过来了——”

        听见后面传来的动静,走在前面的一年级生回头看了一眼,看到的便是五条悟贴着沢田纲吉不放的样子。

        不过几个人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

        “那个家伙又在骚扰自己的学生了。”禅院真希的语气嫌弃至极。

        唯有伊地知一人试图提醒五条悟马上又要迟到了,但他现在根本不敢上去把两人分开,因为他能预想到强行把那两人分开后自己的下场。

        伊地知一脸痛苦。

        另一边,京都府立咒术高专的教职员室——

        庵歌姬正仔细浏览着这次交流会的细则,教职员室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

        过了几分钟后教职员室的门被打开,戴着黑色礼帽的男人闲庭信步地走了进来,越过庵歌姬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里纳斯先生?”庵歌姬抬头看向对面那个新来的教师,“刚刚去哪了?乐岩寺校长在找你。”

        “待会我会去找他。”reborn随意道,“刚刚去见了一个我很想见的学生。”

        听此庵歌姬诧异地望向他,明显感觉到对方浑身散发的不加掩饰的愉悦,不由有些好奇。

        “你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庵歌姬问,“不过想见的学生是东京高专的?”

        “嗯,算是吧。”

        回想着半小时前与沢田纲吉简短的会面,reborn难得沉思了一会,随即他问“对了歌姬小姐,高专有没有设立一些语言类的课程呢?”

        “欸?语言类课程?”庵歌姬努力想了想发现好像没有这种课程,她摇了摇头,“两所高专比较倾向于对咒术的运用和实战练习,并没有设立语言类课程的先例。”

        “这样啊。”reborn点点头,接着意味深长道,“不过我还是建议高专也要开设这类的课程呢,毕竟还是要敦促学生全面发展,光教他们如何战斗是远远不够的。”

        听此庵歌姬竟然真的思考起对方的建议,并觉得非常有道理,之后可以试着向乐岩寺校长提议这件事。

        她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一时兴起的提议其实夹带了私货。

        “嗯,这是什么?”抬手去拿桌子上的杯子,reborn的手触碰到一道热度,这才发现自己的桌子上多出了一个盒子。

        拿起一看,是印着披萨图案的包装盒。

        “啊!那个是五条那家伙叫人送来的,说是这么早过来打扰就给大家订了早餐。”庵歌姬解释,“不过真是稀奇,那个混蛋竟然会如此贴心?怕不是被魂穿了”

        没有注意庵歌姬的碎碎念,reborn沉沉地看着面前的这盒披萨,如果没记错的话五条悟就是前几天那个差点和自己大打出手的家伙。

        然后这个人今天给自己送了份披萨?

        “说你是意大利人,所以特地订了份披萨。”庵歌姬说。

        听此reborn挑了挑眉,略带稀奇地打开披萨盒子,而扑面而来的甜腻气息让他忍不住身体向后仰。

        在看到盒子里装着的披萨后reborn沉默了。

        披萨还带着余温,混合着的甜腻气味让人不由牙齿发疼,圆面饼上覆盖着浓稠的奶酪,点缀着几片罗勒叶,而最令他瞳孔地震的则是上面铺满的金黄色菠萝。

        这是一块,菠萝披萨。

        披萨旁边还贴心地放了张小纸条,上面写着超纯正意大利披萨——夏威夷风味

        旁边还画了一对比着“耶”的手指。

        reborn

        沉默了片刻,reborn掏出了自己的cz75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那块散发着令人作呕的甜腻气息的披萨。

        待会他一定要弄死那个五条悟。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61453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