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43章 目标43

第43章 目标43


“快点告诉我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顺带一提,  我喜欢高个子屁股大的女人!”

        沢田纲吉:

        莫名其妙地看着陷入诡异兴奋状态的东堂葵,沢田纲吉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在这种情况下问出这种奇怪的问题,甚至直白地说出自己喜欢的类型。

        根本没有人想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好吗

        进入超死气状态的沢田纲吉比平时要更缺乏面部表情,  即使现在紧皱眉头面无表情,  心里却对东堂葵的行为感到无语至极。

        不过他还没忘记自己现在要做什么,无视了东堂葵的问题,沢田纲吉继续增加右手的炎压,  认真注视着隐形眼镜中不断变化的数字,  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使用全新的联系显示,  他很期待会有怎样的效果。

        见对方无视了自己的问题,  东堂葵也不觉生气,反而更加紧追不舍,身上隆起的肌肉配合他脸上狰狞的伤疤,  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压迫感十足。

        “为什么不回答?喜欢什么类型的人应该很快就能得出答案的吧。”东堂葵步步紧逼,也不打断沢田纲吉大招前的读条前摇。

        “不过首先我还是要先确认一下你的性取向,  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事先声明我尊重所有人的性取向,包括性/癖。”

        东堂葵喋喋不休的追问让沢田纲吉的眼角微不可查地抽动了一下。

        “我现在无法立刻回答你的问题。”沢田纲吉深呼吸,面前的这个人第一次让他在战斗过程中产生出深深的无力感。

        “嚯?那就是说战斗结束后就可以告诉我答案了?”东堂葵兴奋地问。

        不是,  你是怎么理解成这个意思的?

        木然地看着东堂葵摆出的攻击架势,  沢田纲吉心里毫无起伏,对方似乎笃定自己会在战斗结束后回答他的问题。

        算了,  误解就误解吧,  好歹这个人终于不再继续追问了。

        东堂葵提前得知了沢田纲吉是无咒力者,所以并不打算使用自己的术式,  想完全依靠□□力量来抵挡他的火焰。

        察觉到对方的意图,  沢田纲吉没有犹豫,  东堂葵这种直白的应对方式对测试新道具的效果再合适不过了。

        隐形眼镜中的炎压数据上升到了预设好的数值,  指针也完全对称,沢田纲吉注视着前方步步紧逼的东堂葵,右手处火焰的光芒愈来愈亮,直到完全释放挡住了东堂葵前进的动作。

        瞪大眼睛看着前方耀眼的火焰,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东堂葵不觉恐惧,身体被火焰包裹反而让他的神经变得更加紧绷兴奋。

        “x  burner。”

        轻声吐出招式名,沢田纲吉的火焰被完全释放,就这么吞噬了站在那里不躲也不逃的东堂葵。

        火焰造成的冲击“轰”的一声发出巨响,响彻了这片森林,连在空中巡视的西宫桃吓得差点从扫帚上跌落下来,她略显惊慌地看向传出巨响的源头,犹豫了一会后还是调转方向迅速朝另一边飞去。

        沢田纲吉和东堂葵所在的区域因为冲击产生了浓烈的烟尘,连几个监控也没能幸免,被烟尘覆盖无法继续捕捉实时影像。

        监控室这边的两块屏幕也暂时失去了影像。

        两名校长加上三名老师的视线总算从那块屏幕上移开,不得不说这场交流会的最大看点就在东堂葵和沢田纲吉这两个人身上,上次的那场比赛因为乙骨忧太身上的特级咒灵突然跑出来,没几秒就掀翻了京都校的学生,导致比赛完全没有可看性。这次乙骨忧太被禁赛,东堂葵完全可以展现出自己的实力,但他的对手又是最近被咒术界关注的话题人物,这场比赛胜负如何还真不好说。

        “欸——好可惜啊,那个问题纲吉还没有回答呢。”有些失望地收回视线,五条悟的语气里是满满的遗憾。

        “我说,你的关注点是不是哪里不对啊?”庵歌姬无语地瞪了五条悟一眼,“这种时候好歹先点评下学生们的表现吧,沢田不是你的学生?你应该比我们要更了解他。”

        “嗯?可是这没什么好点评的吧,双方都还没有展现出完整的实力。”五条悟语气悠闲,“以及这次绝对是我们东京校胜出啦,这是毫无疑问的。”

        没等庵歌姬回应,坐在另一边的乐岩寺却看了过去,“结果就真的会如你预想的那样发生吗?”

        “这种事应该不用预想,因为就是既定事实。”五条悟拄着脸颊嗤笑了一声,“歌姬刚刚也说了,我是他的老师,要比在座的各位更了解他。”

        五条悟话音刚落,reborn忽然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发出不轻不重的“咔嗒”声。

        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动作,五条悟却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歪着头看了过去。

        “那边那个从意大利来的老师,对我的学生有什么特别的看法吗?”五条悟的嘴角勾起一个恶劣的弧度。

        冷眼看着监控屏幕上其他学生的情况,reborn并不在意五条悟针对性的问题,只是觉得刚刚五条悟笃定的语气让他有些想发笑。

        但很可惜他现在正受制于这个世界的规则,并不能出言反驳,看到五条悟那副碍眼到极致的得意模样,reborn心中不免会生出强烈的不适感。

        这种自己的领地被别人一而再侵入的感觉真的很让他不爽。

        压下心中的不适,reborn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声音却格外的冷漠,“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觉得五条老师在某些时候这种自顾自的态度真的很想让人发笑。”

        轻描淡写地说着令五条悟额角青筋凸起的嘲讽,reborn继续道:“当然有一点我认同,沢田纲吉的实力毋庸置疑,他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本还在暗搓搓地期待他们这位新来的老师能稍微回击一下嚣张习惯了的五条悟,乐岩寺安静地坐在那里实则耳朵伸的老长,结果没想到对方不仅没怎么回击反而还认可了五条悟自信过头话语。

        乐岩寺抖着嘴忍不住看了reborn一眼,注意到对方在说出刚刚那句话后眼睛里竟然一闪而过了欣慰的意味,这让他更是满头问号。

        不是,你是我们京都校的老师啊,夸赞东京校的人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对他表现出欣慰的样子??这不就是涨对方志气灭自己威风!

        乐岩寺满肚子的吐槽欲/望,忍了又忍最终什么也没有说,要是被五条悟发现异样这个家伙怕是尾巴要翘到天上了。

        被乐岩寺担心尾巴要翘到天上的五条悟眨了眨眼,他忽略了reborn前半句话里的嘲讽,只注意到对方竟然认可了沢田纲吉的实力,并和自己一样认为他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出乎意料的,五条悟竟然暂时性地减轻了对那位新老师的敌视,他眉头微松,没再继续阴阳怪气,理所当然地应和对方刚刚说出的话。

        “不错,你很有眼光。”

        语毕便翘起腿,视线重新回到监视屏幕上。

        看完全程两人之间互动的庵歌姬目瞪口呆,她有些想不通自己这边的老师会偏向东京校的学生,更想不通五条悟一副受到认可的样子还夸赞对方有眼光。

        虽然她很不想看到这两个人再次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但现在这种诡异的平和氛围明显不对劲吧??

        庵歌姬实在憋的受不了,但又碍于两位校长都在场所以也不好说什么,过了好一会她才小声问坐在旁边的夜蛾正道,“五条他这种症状持续多久了?”

        听着庵歌姬一言难尽的问题,夜蛾正道沉默了片刻,随即木然地摇了摇头,“悟这个人一向很信任自己的学生。”

        “”听完夜蛾正道避重就轻的回答,庵歌姬一脸冷漠地扭过了头。

        没救了,你们东京校的人全都被五条悟荼毒的差不多了。

        监视器的影像总算恢复了正常,而刚刚发生冲击的所在区域烟雾消散后,本该在那里的两个人却失去了踪影。

        画面一转,沢田纲吉在空中出现,紧盯着下方活动着双臂的东堂葵,刚刚那记x  burner虽然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但没有将东堂葵击溃,大概是使用柔性火焰的原因,东堂葵的身上除了出现了被灼伤的痕迹外并无大碍。

        早就对对方的□□的强度有心理准备,沢田纲吉也没指望降低炎压的x  burner能一下就击败东堂葵,不过他的目的已经达到,阿笠博士制作的一套联系显示使用起来完全没有问题,效果和斯帕纳做的那副效果相差无几。

        而更重要的是,自己刚刚造成的那波冲击已经吸引了京都校那个会飞的女孩的注意。

        沢田纲吉向后瞥去,果不其然,骑着扫帚想要支援的西宫桃突然出现,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他,在看到同样滞留在空中的沢田纲吉时她神色一僵,下意识就要调转方向逃走。

        沢田纲吉的反应比她更快,双手喷发出的火焰带动身体向前飞去,几乎是瞬移般出现在了西宫桃的前方。

        前方突然出现的身影让西宫桃一个急刹车,差点身形不稳从扫帚上跌落下去,而还没等她做出什么反击,沢田纲吉先她一步有了动作,一缕火焰悄声无息地点燃在了西宫桃的扫帚上。

        终于察觉到身/下的扫帚出现了异样,西宫桃猛地向后看去,不知何时她的扫帚已经被橙色的火焰包裹,身体也出现了下坠的趋势。

        “失礼了。”

        沢田纲吉靠近西宫桃,在她惊恐地注视下连人带扫帚一起抓住,在沢田纲吉的钳制下西宫桃动也不敢动,生怕下一秒他就会松手把自己丢下去。

        沢田纲吉当然不会这么做,他拎着西宫桃急速朝森林外飞去,在界限内缓缓降落,将西宫桃安全地放下,接着轻轻把她推了出去。

        对完全呆楞住的西宫桃点了点头,沢田纲吉升入空中,重新回到了森林里。

        因被丢出了森林外,京都校的西宫桃成了第一个出局的人。

        继续在空中寻找下一个目标,沢田纲吉四处张望着,下面是一片澄澈的湖泊,刚刚还在地面上的东堂葵消失不见了。

        担心他也许去寻找禅院真希和熊猫,思考了片刻沢田纲吉开始向下降落,而还没等他触及到地面,他的右腿猛地被突然出现的一只手紧紧抓住。

        心头一跳,沢田纲吉下意识就要挣脱开,但对方的恐怖力道竟然让他的右腿开始发麻。

        “抓到你了。”

        嘴角咧开肆意的笑容,突然出现的东堂葵一只手紧抓着沢田纲吉的右腿禁锢住他,另一只手抬起发力狠狠朝他砸去。

        眼看东堂葵就要得手,沢田纲吉另一只腿曲起用膝盖击向他的肩膀,东堂葵吃痛地下意识手的力道出现了减轻,沢田纲吉趁机迅速挣脱开束缚,右手抵在他的肩膀上完成一个翻身绕到了东堂葵身后。

        情势一秒转变,绕到后面的沢田纲吉一记肘击将反应未及的东堂葵打落了下去。

        这还没完,没给对方一点反应的机会,沢田纲吉双手的火焰再次喷发,和东堂葵保持同样的下坠速度,却先他一步绕到他的后背,右手的柔性火焰蓄势待发,即使东堂葵已经在空中扭转了身体,做出手臂挡在身前的迎击姿态,却还是被沢田纲吉的一记火焰推动着身体狠狠跌入了离他们不远的那片湖泊中。

        平静的湖面因东堂葵的跌落掀起巨大的水花,沢田纲吉迅速调转方向也飞向那片湖泊。

        张开双手触碰着湖面,沢田纲吉凝神注视着已经从湖泊中露出半身的东堂葵,双手的死气火焰转化为负的超压缩能量。

        东堂葵突然感到了一丝寒意,他看向这片湖泊,发现湖面竟被一层薄冰覆盖,并以惊人的速度向周围蔓延,而在湖面中心的自己,身体周围已经被冰块冻结,即使他上半身发力试图击碎禁锢住自己的冰面,却也只是徒劳地动弹不得。

        “死气零地点,初代版。”

        呼出一口寒气,沢田纲吉放下手,眨眼间接连完成了不间断地连续攻击,最终成功将东堂葵冻在湖泊中,让他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双脚稳稳踩在光滑的冰面上,沢田纲吉缓步朝湖泊中心走去,平静地注视着被冻住动弹不得的东堂葵。

        仅有上半身可以活动,但任凭他手臂的力气再大也击碎不了冻住自己的冰块,东堂葵不由有些懊恼,他大意了,完全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冰火双修,真是个强到犯规的能力。

        “你真是让我感到惊讶。”不再浪费力气,东堂葵停住动作,看着站在面前的沢田纲吉不由感叹,“无缝衔接的有效攻击,没有出现一点失误,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所有对手中让我感到最强大的一个。”

        东堂葵毫不吝啬地夸赞让沢田纲吉的面色有所松动,额间的火焰渐渐熄灭,沢田纲吉的眉眼恢复了柔和。

        “你也非常强,东堂同学。”沢田纲吉真心实意道,如果刚刚不是自己反应及时,说不定真的会被东堂葵得手。

        诧异地看着气势又转变回去的沢田纲吉,东堂葵不禁对他的能力感到惊奇,对方现在这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哪里还有一点刚刚狠狠把自己击落到湖泊里的样子。

        虽然心里好奇的不得了,但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问。

        “来吧,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东堂葵紧盯着沢田纲吉,“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沢田纲吉:“?”

        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沢田纲吉抽着嘴角看着还不放弃的东堂葵,完全不理解为什么对方一定要执着这个问题。

        “快点回答,不是说了战斗结束后就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吗?”东堂葵继续道。

        “那明明是你曲解了我的意思!”沢田纲吉无语,“还有为什么会笃定我会喜欢男人啊??”

        “嗯?可是我第一次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时你一副不想回答的样子,难道不是因为你喜欢的其实是男人?”

        “这到底是什么神逻辑啊。”沢田纲吉深感无力,他现在很想掉头就走,但现在不回答他的话事后绝对会被纠缠追问。

        与其之后在其他人面前被问这种令人尴尬的问题,还不如现在趁着只有两个人在的情况下回答算了。

        沢田纲吉这么想着,完全忘了这片区域已经被十几个监视器包围了。

        “我喜欢”

        纠结地思索起来,沢田纲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若是放在两三年前他倒是能回答出喜欢什么类型的人,因为那个时候自己还在暗恋着并盛国中的校花,可以说那时候的京子就是自己的理想型。

        但之后有了太多的丰富经历,他心里对京子的那点憧憬早就变成了更为深厚的同伴情谊,起码现在再问他理想型是谁时,他一定不会说出京子的名字。

        但与此同时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另一道模糊的身影。

        很熟悉但又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纱,让他看不清那个身影到底是谁,但可以确认的是,当自己的目光在触及到那个身影时,心中生出的是久违的依赖和放松。

        “如果这就是算是理想型的话”沢田纲吉努力想还原脑海中出现的那个身影。

        “大概是那种年长成熟,又可以让我依赖的人?”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55358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