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45章 目标45

第45章 目标45


七海建人正带着后辈一起外出执行任务。

        实际上本该是对方单独执行的任务,  难度并不高,但这个后辈早早就联系他说想让他看看这段时间自己的进步并希望可以得到一些指导,七海建人本想拒绝这个请求,  但实在架不住后辈的软磨硬泡,想着反正也不是休息日不如就答应算了。

        有七海建人在场,二级咒术师猪野琢真干劲满满,  比往常更要努力,  力图在最崇拜的前辈面前完整的展现出自己的实力。

        靠在一边安静地看着猪野琢真发动术式击杀了两只二级咒灵,动作干净利索,  七海建人点了点头,  的确比之前要进步了不少。

        将两只咒灵祓除,  猪野琢真扶正脑袋上的针织帽,  兴冲冲地朝七海建人跑去。

        “嗯,  比起上次要进步了不少,这样下去离晋升一级也只是时间问题。”七海建人鼓励了后辈。

        得到肯定的猪野琢真开心地展露出满足的笑容。

        刚要继续点评其他方面,七海建人还未开口,  口袋里的手机在这时剧烈的震动起来。

        他在工作中一向会把手机静音,  这种不间断的震动只能是消息提醒。

        “啊,前辈的手机一直在震欸。”猪野琢真看着七海建人手里不断震动的手机,  好奇地问,“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七海建人皱着眉,  这震动频率有点不正常,好像有谁在不停歇地给自己发讯息,  他点亮手机屏幕,一连串的弹窗像刷屏一样跳出,  而在看到上面显示的备注时七海建人一秒把手机关闭。

        “咦?是五条前辈啊。”猪野琢真刚好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名字,  “不回复真的没问题吗,  他好像有什么要紧的事欸。”

        “不用管那个人。”七海建人冷漠,就算天塌下来五条悟这种人找自己也不会有什么要紧的事。

        话虽如此,但七海建人还是迟疑了一下,他记得今天是东京高专和京都高专举行交流会的日子,五条悟身为教师肯定会随行,在这个时候突然给自己发一连串消息不会真有什么事吧?

        抱着对五条悟仅剩的一丝丝信任,七海建人重新点开手机去翻看五条悟发来的消息,而在粗略地看了几条后他狠狠沉默了。

        “七海前辈?”猪野琢真疑惑地看着拿着手机僵在那里的七海建人,“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

        后辈担心的询问让七海建人恍惚回过神,他摇了摇头,示意对方没事。

        手指滑动屏幕开始一条条浏览着五条悟发来的犹如刷屏般的消息,七海建人逐渐冷静,想看完这家伙到底在发什么疯。

        【之前七海海和纲吉一共一起出了几次任务啊?】

        【上次你来高专的时候好像还在夜蛾面前特地夸奖了纲吉?】

        【啊说起来纲吉也有说过七海海很可靠之类的话呢。】

        【七海海对纲吉有什么特殊的看法吗?有没有趁我不在的时候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

        【话说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有想过吗?对‘年长成熟又值得依赖’这句话有什么特别的见解吗?】

        【七~海~海~快回答我嘛!】

        【一分钟内不回复就当你在心虚了哦!】

        不是,你发了那么多信息每个字我都看懂,但为什么合在一起我就看不懂了?

        还有我为什么要心虚?

        七海建人永远摸不清五条悟的脑回路,不如说他的脑回路根本就异于常人,但还是能从这一大段莫名其妙的胡言乱语中提取到一些关键信息。

        一阵认真思索后,七海建人最终得出了结论。

        “这个人渣,终于要对自己的学生出手了吗?”七海建人冷笑了一声,直接把五条悟的账号拉黑,接着关掉了手机招呼懵逼的后辈跟上自己,“走吧,现在时间还早,一起去喝一杯吧。”

        “咦咦?可是不回复五条前辈真的没问题吗?”

        “不用管他,那个家伙只是在例行的犯病。”

        另一边京都五条家的老宅——

        五条悟正躺在沙发上认真地戳着手机屏幕,手指飞快地敲击键盘给七海建人发去一连串的信息,然而全部石沉大海,知道今天对方有外出任务所以他贴心地没有直接打电话过去,但信息一直没有回复还是挺让人焦虑的。

        直到自己发出的最后一条消息旁出现了一个红色感叹号时,五条悟的眼睛微微睁大。

        啊,竟然被拉黑了。

        猛地坐起身,五条悟盯着手机上那个红色感叹号看了很久,片刻后嘴角咧开哼出一声意义不明的轻笑。

        收起手机,五条悟跳下沙发,摸出一副墨镜戴上,挠了挠凌乱的头发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五条本家位处京都,虽说已是五条家家主,但五条悟本人却很少会来到这里,今天也只是趁着来交流会就顺便带学生们一起过来了。

        来到了离自己房间不远的娱乐室,五条悟拉开门走了进去,几个学生全部在里面凑在一起玩游戏机,看了眼那边巨大的屏幕,原来是在联机玩马里奥赛车。

        “啊!老师你来了。”乙骨忧太发现了默不作声出现的五条悟,“要一起玩吗?”

        “不用了,你们玩你们的~”盘腿坐下,五条悟拄着下巴漫不经心地看着屏幕上疯狂追逐的两辆赛车,学生们都在,只是少了一个人。

        “纲吉还没回来吗?”五条悟问,他们在交流会结束后就准备先一起前往五条本家,不过沢田纲吉却被夜蛾正道叫走了,说是有关于咒术师评级的事要和他确认一下。

        五条悟本想也跟过去的,不过却被庵歌姬以不要打扰两个校长谈话为由拉走了,因为沢田纲吉说结束后马上就过去找他们,五条悟也没再说什么,先带着其他学生来到了五条本家。

        不过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沢田纲吉还没有回来,五条悟当然知道他被叫走定不会只是去说什么咒术师评级的事,五条悟也没想着去猜测夜蛾正道突然找沢田纲吉到底是有什么事,他现在比较期待的是交流会前沢田纲吉答应自己要说出他的秘密。

        想到这五条悟的心情总算恢复了点,至于刚刚把自己拉黑的七海建人,反正马上就要回东京了,当面去问他也不是不行。

        安排好了自己接下来的行程,五条悟凑过去加入了学生们的游戏。

        “哈哈哈真希你脸也太黑了吧,捡到的道具全是加速蘑菇,还是换老师来吧~”

        “走开啊!有你这种每局必捡炮弹的欧皇加入简直没有任何游戏体验!”

        被五条悟念叨了很久的沢田纲吉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倒咖啡的动作一顿,  reborn看了过去,就见那个孩子动作滑稽地揉着鼻子,面上还带着一点疑惑。

        “感冒了?”reborn问,继续搅拌起咖啡。

        “唔,没有,就是鼻子突然很痒。”沢田纲吉摇着头,“应该是背后有人在议论我吧”

        “是那个五条悟吧。”不咸不淡地说出了这个名字,reborn端着杯子坐在了沢田纲吉对面。

        沢田纲吉没敢回话,他敏锐地感觉到reborn的这位朋友似乎非常讨厌五条悟,连只要说出他的名字都能感到一股阴森森的冷风刮过,同样的之前五条悟也直白地表现出了对对方的厌恶之情。

        这两个人好像真的天生气场不和

        观察着沢田纲吉略显纠结的神色,reborn面无表情地放下手里的杯子,用极为挑剔的目光审视起沢田纲吉。

        对方投来的视线让沢田纲吉下意识坐直了身体,不知为何他莫名有种下一秒自己就要挨骂的预感。

        这种像是被reborn本人拿着枪指着脑袋的即时感是怎么回事啊

        冷眼看着学生忐忑不已的样子,reborn开口:“你似乎很紧张?”

        “没、没有吧?”沢田纲吉磕磕绊绊地辩解着,“就是觉得呃,觉得从来没有像这样和您面对面交谈过,之前的几次见面都是在我被揍的很惨的情况下,嗯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呢。”

        “这样吗,可是我还见过你更狼狈的样子。”reborn漫不经心道,“比如那张一题没对惨不忍睹的零分数学试卷。”

        话音刚落沢田纲吉的面色空白了一瞬,回过神后他抖着嘴唇不可置信地看向reborn。

        “为什么连您也知道这种事???”

        “我是reborn的老朋友,知道这种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reborn心情愉悦地欣赏起沢田纲吉满脸痛苦的样子,“不仅如此,还有因为吃了太多甜食不幸有了蛀牙和那个奶牛小鬼一起哭着去医院治牙,以及在街头裸/奔去强迫暗恋的女生听你告白等等诸如此类的事——”

        reborn越说沢田纲吉的面色就越加痛苦,直到他再次复述了一遍那张当着所有人面展示出来的零分试卷时,沢田纲吉终于忍受不了扑了过去想捂住他的嘴。

        这点距离对世界第一杀手来说完全可以躲过去,但他没有动,而是眯起眼任由沢田纲吉失礼地朝自己扑过来,如果忽略对方脸上略显扭曲狰狞的表情的话,那么用投送怀抱来形容这个小鬼的行为也不是不可以。

        然而沢田纲吉的废柴体质好死不死的在这种时候发作,左脚被右脚绊到,沢田纲吉身体重心不稳地向前倒去,以一个极其丢脸的姿势整个人直接扑进reborn的怀里,鼻梁狠狠磕在了他的下颌处。

        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声,沢田纲吉捂着鼻子疼的站起不来,眼里冒出生理性的泪花,乱七八糟的糊在脸上格外滑稽。

        reborn摸着被撞到的下颌,那处已是一片通红,比起学生没出息地差点哭出来,他倒没觉得有多疼,还有闲心仔细观赏起沢田纲吉冒着眼泪的样子,见他身形不稳就要跌落下去,还贴心地伸出手扶住了他两边的腰侧。

        沢田纲吉虚弱地等着鼻梁上的疼痛缓过去,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和reborn此时的姿势有多么诡异。

        也不觉得不耐烦,reborn耐心地等待沢田纲吉缓过劲,看到他眼角渗出的泪水,他抬手动作轻柔地帮他抹去,眼角处顿时出现一抹红。

        对方的手指带着薄茧触碰到了自己的眼角,沢田纲吉却不觉得疼,甚至觉得有些舒服,连鼻梁的疼痛都缓解了不少。

        眼角的泪水被抹干,沢田纲吉总算注意到了此时两人过于诡异的姿势。

        “失、失礼了。”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reborn的腿上下来,沢田纲吉觉得自己一生中最丢脸的时刻全都被这个人看到了。

        好笑地看着沢田纲吉开始变得自闭的表情,reborn慢条斯理地交叠起双腿,沉声道:“我倒是不介意你对我做出这种失礼的事。”

        “欸?”

        “如果站在你面前的是你的老师——我是说你一直想见的那个家庭教师,或许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局促不安了吧。”

        对方的话沢田纲吉听的觉得有点迷糊,完全没懂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可是您是代理人先生啊,又不是reborn”沢田纲吉小声嘀咕着,“如果是reborn,他是绝对不会像刚刚那样任由我直接摔倒在他身上的,说不定等我摔过去之前就直接来个飞踢把我踹到另一边了,啊他绝对会这样做的!”

        听着沢田纲吉笃定的语气,reborn沉默了片刻,后槽牙开始发痒起来,“在你心目中你的那位家庭教师原来是这种人吗?”

        “可是这种类似的事之前发生过很多次啊。”沢田纲吉无辜道,“过去reborn对我一直都是这种斯巴达教育唔,虽然我已经习惯啦,不过偶尔还是要抱怨发泄一下的。”

        说着沢田纲吉看向reborn诚恳道:“说起来我好像一直没有向代理人先生道谢,您之前真的帮了我很多,啊,还有刚刚,那个时候还以为我也会被您直接丢出去呢。”

        “”

        reborn持续陷入沉默中,真是奇怪,明明都是一个人,他却有种微妙的被拉踩了的感觉。

        说起来,以前云雀和这小子相处的时候也是这种模式吗?

        只有在沢田纲吉面前才可能会出现这种毫无关联的举一反三的思维,reborn不得不认真思索起来学生口中的理想型到底是什么人。

        好在还在沢田纲吉面前套了个马甲,reborn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问出了他的问题。

        沢田纲吉一脸“怎么连您在问这个问题”的无奈表情,但他现在心态已经完全躺平,大概之前被问了太多次。

        刚要开口解释,还未等沢田纲吉出声,他与reborn之间的空隙之处骤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陡变的状况让沢田纲吉瞪大了眼睛,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浑身紧绷着注视起眼前出现的裂缝。

        reborn还是那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他看了眼突然出现的裂缝,脸色沉郁起来,情绪糟糕地“啧”了一声。

        沢田纲吉紧张地盯着不断撑大的裂缝,直到里面传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后他神色一僵。

        “十代目!!!!!!!”

        啊,他好像看到了行走的八亿八马上要压在自己身上了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52355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