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46章 目标46

第46章 目标46


“十代目!!!!!!”

        裂缝中传出了令人振聋发聩的声音,  沢田纲吉神色一僵,有些难以置信地紧盯着越来越大的裂缝,直至裂缝被撑出足以一人通过的空隙,一抹银色隐约闪现过去,  紧接着一道身影倏地从里面跳出,  径直朝沢田纲吉扑去。

        沢田纲吉根本躲闪不及,  那人直接扑过来和自己撞了个满怀,  刚刚才不怎么疼了的鼻梁被撞的再次剧烈疼痛起来,  沢田纲吉痛的整张脸都扭曲起来,觉得自己的鼻子今天马上就要被撞骨折了。

        下一秒扑过来的人又紧紧拥住了自己,  沢田纲吉忍着鼻子的疼痛无可奈何地挣扎了一会,  而在听到抱着自己的那人惊喜到无以复加的哽咽声音后又慢慢止住了动作。

        “呜呜呜呜呜十代目真的是您吗呜呜呜我终于找到您了!!!”

        彭格列十代目的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  继雾之守护者后第二个与沢田纲吉相聚。

        “我有些喘不过气了,狱寺君。”沢田纲吉无奈地拍了拍对方紧紧抱住自己的手臂,  “总之先松开一下?”

        听见沢田纲吉低柔的声音时狱寺隼人才恍然回过神,  他迅速松开抱住沢田纲吉的双手,近距离下垂眼认真注视着他最敬爱、又许久未见的十代目,狱寺隼人的眼角闪过泪光,脸颊浮出可疑的红晕。

        “真、真的是太好了,您平安无事。”抬手用衣袖抹去眼里流出了眼泪,狱寺隼人声音哽咽,  仿佛下一秒就要痛哭起来,“我一直尝试来到这个世界想解救您,但耽误了太久,现在终于找到您了,  身为您的左右手我真是没用——”

        面色缓和下来,  沢田纲吉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岚守,  抬手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不用感到自责,相反我该感谢狱寺君这么快就找到了我。”沢田纲吉说。

        还未等狱寺隼人激动地做出回应,那边看了半天两人蹭蹭抱抱的reborn冷不丁地开口。

        “距离你被带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四个月的时间,你的这位守护者的执行速度可以打上不及格的分数了。”

        reborn毫不留情的评价让狱寺隼人一秒炸毛,他转过身怒气冲冲地朝发话的那人吼道:“你这家伙是谁啊竟然敢——咦?!”

        刚想看看是谁这么敢大言不惭议论他和十代目,而在看清泰然自若坐在那里的男人的面容时狱寺隼人不由一愣,失语了半天才语气不确定道:“你是我记得你是上次出现在代理战的那个”

        “是reborn的老朋友,他叫做里纳斯。”沢田纲吉对狱寺隼人介绍着。

        “唔,我记得他。”狱寺隼人盯着reborn看了半天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他凑近沢田纲吉小声对他道,“可是十代目您不觉得这个人和reborn先生很像吗?代理战他出现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了。”

        “欸?有吗?可是两个人根本不像啊。”沢田纲吉有些奇怪狱寺隼人为什么会这么想,“reborn的话,就算身体长大后应该也是这个样子吧——”

        还是小婴儿的身体,但面容会变得极其凶恶可怖,沢田纲吉努力描述着自己想象的reborn变为成人后的模样。

        “原来是这样,十代目的猜测的确很有可能。”虽然还有各种不合理性,但既然是沢田纲吉确信的那狱寺隼人绝对不会去反驳他。

        reborn缄默,陷入了深深地自我怀疑中,他明确记得自从解咒后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在缓慢生长,起码在沢田纲吉来到这个世界前他已经生长成了六七岁孩童的外表,所以他的学生到底为什么还会认为恢复成人身体的自己会是那种可笑的模样。

        以及,彭格列祖传的超直感只要放在自己身上就一点用也没有了是吗?

        行吧,既然这样那之后他一定会让这个小鬼好好回忆起最初的那份感受。

        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老师正在策划一件对他来说极其恐怖的事,沢田纲吉浑然不知,还在和狱寺隼人交换情报。

        “所以,在我被拓麻歌子带到这个世界后你们那边又发生了什么事?”沢田纲吉问,他一直想知道这个,“之前骸找过来的时候曾经说在我消失后出现了一方势力,似乎和我被带到这个世界有关?”

        听到沢田纲吉问出的这个问题时狱寺隼人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阴沉了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糟糕的回忆。

        “原来六道骸那个家伙已经和您说了这件事”狱寺隼人深呼出一口气,努力调整起心态,“既然您想知道缘由的话,那我就将实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您。”

        对狱寺隼人来说的确是一段糟糕至极的回忆,那天在沢田纲吉消失后第一个发现异样的是reborn,他拜托云雀恭弥发动风纪委员会把整个并盛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到沢田纲吉的踪迹,后来通过库洛姆找来了六道骸,虽然没有明说,但reborn知道对方和沢田纲吉有特殊的联系方式,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定可以靠幻术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但是很遗憾,连那个六道骸都无法感知到您的存在,您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狱寺隼人沉声道,“后来猜测您是不是像之前那样被改造的十年后火箭筒砸中去了未来,我们也用蠢牛的十年后火箭筒前往了未来,可惜依旧没有您的踪迹。”

        在他们意识到事情已经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时,那群人出现了。

        “其中一个人扮成了您的模样,假惺惺地说自己回来了。”语气变得咬牙切齿起来,狱寺隼人继续道,“就像是有什么可笑的妄想症,那个人把自己当成了您,用拙劣到不行的演技扮演着彭格列十代目,不知廉耻地享受着他不属于他的一切。”

        懵逼地听着狱寺隼人说着他未了解过的真相,沢田纲吉逐渐觉得整个事情变得魔幻起来。

        “你是说,有人假扮成我和你们相处?”沢田纲吉语气不确定地问。

        “不是假扮,是想代替你成为彭格列十代目。”reborn忽然开口,“准确说是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夺取了你的身体,里面的芯子换成了别人,而你本人的意识则被那个玩具带到了别的世界。”

        越听越觉得迷糊,沢田纲吉忙不迭地打断他不解地问:“等等等等我本人的意识指的是什么?我不是连人一起被带到这个世界的吗?”

        “这就和那个夺取你身体的家伙有关了,以及他背后的可疑组织。”reborn抿了一口咖啡,继续不紧不慢道,“目前得到的情报是,他们的组织不属于任何势力,也没有任何人听说过,就像是凭空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中,而又在并盛町准确无误地找上了你。”

        有一点狱寺隼人说的没错,那个夺取他学生身体的蠢货的演技真是拙劣到不行,如果不是知道对方占取的是沢田纲吉原本的身体,他真的会忍不住出手把那个家伙射成筛子。

        “至于你捡到的那个玩具也是属于他们的东西,就目前来说和你本人是绑定关系,也就是说你能通过这个东西被带到其他世界,同样也要依靠它再回到你自己的世界,不过他们也提前猜到你的守护者们会想尽办法来到这个世界找你,所以在玩具上做了手脚,有个类似监测的功能,只要监测到外来者试图接近你时就会发出警报,将外来者排斥出这个世界。”

        “但若是在这个世界里拥有了合理的身份就不会被监测到,但同样的不能在其他人面前让别人发现你与我们熟识,关于这点是白是那个叫白兰的人发现的,他和你的雾守先后实验了一番,得到了如何能长时间留在这个世界的方法。”

        reborn的解释让沢田纲吉终于明白了那时六道骸和白兰中途消失的缘由,他慢慢消化着巨大的信息量,但仍有很多疑点没有弄清。

        “可为什么会是我?”沢田纲吉还是没搞懂最关键的由头,“您刚刚也说了那个占取了我身体的人不属于任何势力,所以又为什么会找到我呢?”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你的老师和他们谈判后也没能问出原因。”黑漆漆的眼睛注视着学生温吞的眉眼,reborn淡淡道,“不过我大概能猜到原因,或许就是贪婪吧。”

        “欸?贪婪?”

        “是啊,贪婪你的力量,你的家人,还有你的伙伴。”reborn轻描淡写道,“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贪得无厌的人在觊觎着不属于他的一切,既然那么想得到的话那么就只有试图占取你的身体了。”

        对方说完后沢田纲吉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大脑宕机后他觉得整件事毫无逻辑到不可思议,如果仅仅只是因为这个理由就夺取自己的身体让他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那个人到底把他们当成什么了?

        和沢田纲吉一样,狱寺隼人的心情也沉郁起来,他咬着牙,脑子里不断回放着那个混蛋顶着沢田纲吉的身体进行的一些列令人作呕的表演,对方哪来的自信认为自己能替代的了彭格列十代目。

        这是对沢田纲吉的侮辱,同样也是对身为左右手的自己的侮辱。

        看着两个人不约而同沉默起来的样子,reborn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紧抿的嘴角昭示着他此时不算美好的心情。

        “行了,这种猜测等以后再去求证。”reborn话锋一转,若有若无的视线落在狱寺隼人身上,“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凑齐那八亿八赎金,这是那伙人设定的数值,如果满足不了这个条件的话你同样回不去。”

        果不其然,一提起那八亿八沢田纲吉就开始痛苦起来,忍不住窒息地看向一旁的狱寺隼人。

        偏偏这个罪魁祸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他最敬爱的十代目现在的痛苦源头。

        相反,他在听到八亿八时脸色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

        “嘁,谈判的时候那些家伙一开始竟然还想把赎金设定成八千万,这是在看不起谁呢?!”狱寺隼人的声音陡然拔高,语气也变得激动起来,“区区八千万怎么能配得上十代目一根手指头!”

        在沢田纲吉越来越痛苦的注视下,狱寺隼人持续还原起当时自己干出的骚操作。

        “起码也要一百亿——不对,十代目是无价的,那些家伙最初设定的八千万就是在侮辱您!可惜那个时候棒球混蛋把我拦住了,不然我绝对要把赎金抬到更高,让他们好好了解清楚十代目尊贵的身价!”

        说着狱寺隼人眼神发光地看向沢田纲吉,“不过对您来说这区区八亿八也一定是信手拈来吧?凭您的实力就算是一百亿也必定不在话下!”

        沢田纲吉:

        恍惚地看着自家岚守脸上狂热的神情,沢田纲吉不禁在想他在狱寺隼人心里到底挂了多少层滤镜以至于让对方迷之自信自己连八亿八都是信手拈来?

        “你是真的恨我吧,狱寺君”

        沢田纲吉痛苦面具,虚弱地说道。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51130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