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47章 目标47

第47章 目标47


赎金变成八亿八已成定局,  沢田纲吉只能心如死灰地接受这个悲惨的事实,而造成这一切的万恶之源此时还两眼放着光满怀期待地看着自己,  似乎完全相信他可以仅凭一己之力就能赚取这八亿八。

        沢田纲吉除了苦笑也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  他了解狱寺隼人的个性,过去因为过于极端的忠诚之心对方常常做出令自己困扰的事,沢田纲吉已经记不清自己被他坑了多少次。

        不过即使如此沢田纲吉比谁都要明白狱寺隼人的决心,  也明白他每天都在为了成为彭格列十代目合格的左右手而拼命努力,但在沢田纲吉心里狱寺隼人能不能成为合格的左右手其实是无所谓的,就像是那次和他做出的一起去看烟花的约定,  只要能和大家一起并肩欢笑,一起努力活下去,  除此之外其他事也没有那么重要。

        或许是狱寺隼人表达的方式总有欠缺的地方,但沢田纲吉还是无比的信任自己的这位左右手好吧,虽然这次他的表达方式成功让自己再次陷入了巨大的麻烦中,  回去的希望也变得遥遥无期。

        可又能怎么办呢,  八千万要还,八亿八也要还,只不过现在是超级加倍而已。

        想到这沢田纲吉不由无奈地叹出一口气,整理好情绪后他握住狱寺隼人的双手神色坚定道:“总之一起努力吧狱寺君,  本来只有我一个人心里还有点忐忑,但现在狱寺君也已经来了,又让我看到了回去的希望。”

        沢田纲吉鼓励的话语让狱寺隼人的情绪高涨起来,  他抬起手做出标准的敬礼动作,信心满满地回应:“十代目请放心!有我在绝对能让您尽快回到原来的世界的!”

        “是‘我们’。”沢田纲吉笑着补充,“之后可能还会有其他人来到这个世界吧,  我们要一起回去。”

        说到这沢田纲吉像是想起了什么,  他半歪着身看向后面的reborn认真对他道:“还有里纳斯先生,  我也会把您一起安全带回去的!”

        听着沢田纲吉无比认真的语气,reborn不由失笑,黑漆漆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无可奈何。

        “虽然你的这番话很让人感动,但还是要提醒一下,照目前的情况来说我们都可以通过各种手段让你的那个玩具监测到然后将我们排斥出去,只有你一个人要先把那八亿八的赎金还完才有回去的可能性。”

        对方直白的话成功让沢田纲吉面色一僵,他尴尬地摸着头讪笑了两声:“呃,好像的确是这样”

        “十代目请不用担心!就算我被排斥出去下次也很快就能再找到您的!”狱寺隼人立刻保证,“就算要再拜托白兰和六道骸那两个家伙——话说那两个人是不是已经来过这里了?”

        “是、是的,骸是第一个来的,接着就是白兰。”沢田纲吉如实回答,“不过他们都没有待太久就被拓麻歌子监测到然后被排斥了出去,但两个人都帮了大忙。”

        “啧原来我不是第一个啊。”狱寺隼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阴郁,不过想想能这么快就找到沢田纲吉的确也是靠着六道骸和白兰的能力,但他还是觉得有些不爽。

        “这种事没什么好失落的吧对了,白兰之前说过你们需要在这个世界里披上一个新身份,里纳斯先生现在的身份是京都高专的老师,那狱寺君的身份又是什么?”沢田纲吉问。

        狱寺隼人来之前自然也了解了关于这个世界的情况和能长时间留在这里的方法,不过说实话他还真的没有提前给自己准备一个新身份,因为听白兰说现在就可以打开通道来到沢田纲吉所在的世界,他就抢先一步把蠢蠢欲动的山本武按了回去迫不及待地第一个跳进了白兰制造出的裂缝里。

        而当沢田纲吉问他的新身份是什么时狱寺隼人茫然了好一会。

        “关于这件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放下空了的杯子,reborn起身,走到沢田纲吉面前,“狱寺暂时交给我安置,至于你,先好好想想那八亿八怎么处理吧。”

        八亿八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开启沢田纲吉痛苦模式的开关,他的目光略带怨念的看向旁边的狱寺隼人,偏偏对方一点没有解读出自己的意思,反而用像是某种纯真犬类湿漉漉的眼神回看着自己。

        “关于这个,我之后会和认识的人认真商量一下。”叹了口气,沢田纲吉逐渐接受了事实,“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赚取到了一定数目的赎金,这个世界的咒术师可以通过祓除咒灵来获得相应的酬金,根据这个思路能一直慢慢积攒,不过现在这个情况总之我先尽快找找其他的方法吧。”

        说着沢田纲吉的视线落在reborn身上,诚恳地朝他深深鞠了一个躬,“非常感谢您,里纳斯先生,之前一直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向您道谢。”

        没有回应沢田纲吉突如其来的道谢,reborn沉默地听他说完,随即发出一声轻笑。

        “为什么要对我道谢?”reborn问,“之前说了我是受人之托,就算想说谢谢也应该由你的那位老师对我说。”

        “呃,好像是这样没错。”沢田纲吉语气有些纠结,犹豫了片刻后像是释然般深呼出一口气,再次看向reborn时眼睛里的光芒被软化,“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要感谢您。”

        “不管是过去在代理战时突然出现对我的教导,还是现在来到这个世界为我带来回去的希望,好像我一直在您和reborn的帮助下才能继续平稳地向前走,明明您可以完全不用管我的。”

        说到这沢田纲吉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觉得在reborn的这位老友面前说出这种事非常羞赫。

        注视着沢田纲吉脸上别扭至极的神色,reborn的目光逐渐变得暗沉,他问:“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你的那位老师,那你还会说出刚刚那种话吗?”

        “欸?”对方的质问让沢田纲吉懵了一下,没太听明白他的意思。

        “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所谓的彭格列血统到底是不是真的。”reborn的语气毫无起伏,“当然我不是在否认你的实力,只不过你最引以为傲的一个能力似乎只在你的老师一个人身上失去了作用。”

        沢田纲吉越听越迷糊,听不太明白自己有什么引以为傲的能力,还在reborn身上失去作用?笑死他要是真的有这种能力早就在reborn面前扬眉吐气了好吗。

        不过虽说没有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但沢田纲吉直觉自己是被reborn的这位朋友嘲讽了。

        狱寺隼人来来回回在这两个人之间看来看去,有些奇怪他们之间的氛围,古怪中又带着点熟悉。

        怀疑的目光落在那个叫里纳斯的人身上,狱寺隼人这才发现对方帽檐下那对过于眼熟的卷曲鬓角,他突然明白了过来,刚要开口说出什么,而对方凉薄的视线立刻看了过来。

        几乎是条件反射,狱寺隼人紧闭起嘴双手规矩地放在两侧身体挺直地站在那里。

        没有注意到狱寺隼人怪异的举动,他还在那里努力思索着刚刚的那句话,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听见自己头顶上响起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没有你的老师护着,你好像变得比之前更蠢了。”reborn戏谑道,“不过也好,至少给了我之后清算的理由。”

        “清、清算什么?”沢田纲吉下意识不安起来。

        “自己想。”不再继续深究这个问题,reborn慢条斯理地整理起自己的帽子,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之前给你的那二百七十万记得回去之后连本带利的还我。”

        沢田纲吉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那两百七十万指的是什么。

        “欸——原来新年那天晚上放在我枕头下面的年玉是您给的?!”沢田纲吉满脸震惊。

        “你很惊讶?”reborn瞥了他一眼,“不然你以为是谁给的?”

        “没、没有想过是谁给的,我以为是高专统一发的。”沢田纲吉有些心虚,其实那个时候他以为是五条悟偷偷潜进学生宿舍给他们一年级生发的,但这种猜测如果说出来的话他直觉自己的下场会很惨。

        不过原来在新年那天里纳斯先生就已经来到这里了吗

        “可是那个时候您为什么不把我叫醒呢?”沢田纲吉很是费解,“还有那二百七十万呃,我还是第一次收到数额这么大的年玉。”

        “你的睡相太蠢了,强行把你叫醒表情一定更蠢。”reborn不留情地嘲讽起来,“至于给你的年玉,也算是受人之托,你可以当作是这些年来对你成长的一种奖励。”

        眼看沢田纲吉张了张嘴还要说些什么,reborn一副“不想再听你啰嗦”的样子按住他的肩膀把他推到房间门口。

        “行了,这种事以后再说,再不让你回去夜蛾正道就要过来找人了。”

        reborn催促沢田纲吉快点回去,注意到旁边的狱寺隼人理所应当地也要跟过去,reborn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把他拽了回来。

        “至于你,先待在我这里,之后需要给你找一个新身份。”reborn语气里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警告,“不要让你与我和阿纲之间的关系节外生枝。”

        罕见的,一向以彭格列十代目为中心即使受到威胁也要死守他身边位置的狱寺隼人这次竟然没有提出反驳,而是挣扎了一番后又乖乖地站在reborn的身后,偷偷看向沢田纲吉的视线里带着一点隐忍和担忧。

        觉得自己的岚守和reborn的朋友之间好像有些不对劲,沢田纲吉在门口磨蹭着不想现在就离开,还想在这里继续多待一会。

        “你是现在还需要大人陪伴的小孩子吗,别摆出那副依依不舍的蠢样子了。”reborn语气冷漠,“快点给我回去。”

        沢田纲吉只得遗憾地离开,临走前还小声嘀咕着“干嘛怎么冷淡”。

        “对了,等一下。”沢田纲吉那句小声的嘀咕听的很清楚,reborn又叫住了他,“下次再见面的时候,记得好好回答之前我问的那个问题。”

        “欸?”

        “你所谓的理想型,最好能说出一个让我信服的答案。”

        reborn神色冷淡,他的声音很凉,让沢田纲吉受惊般打了个冷颤。

        他很是想不通对方为什么会执着这种问题,但他又不太敢直接问出口。

        最终沢田纲吉只得点头应允,朝那两人挥挥手后离开了这里。

        沢田纲吉离开后狱寺隼人憋了半天终于破功,他忍不住看向reborn急切地问:“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为什么要瞒着十代目?”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过瞒着他。”reborn坐了回去,气定神闲地交叠起双腿,“是他自己认不出罢了,我也想不通为什么唯独在这件事上阿纲会如此迟钝。”

        “那您大可直接告诉十代目啊。”

        reborn摇了摇头,直接否决了狱寺隼人的提议,“没有这个必要,比起直接告诉他,我还是觉得等他自己主动发现比较有趣。”

        “我很期待他知道真相后的表情,一定会,非常有意思。”

        reborn的嘴角勾起一道恶劣的弧度,躲在它帽子里的绿色蜥蜴终于爬了出来趴在他的肩膀上,reborn抬手将它拿了下来,绿色蜥蜴在他手中变化成一把外表像是玩具的绿色手/枪,摩挲着□□的冰冷的温度,reborn在狱寺隼人欲言又止地注视下缓缓朝弹匣里塞进了一颗子弹。

        那颗子弹他已经许久没有用过了。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50032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