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48章 目标48

第48章 目标48


沢田纲吉找到夜蛾正道时对方恰好刚和乐岩寺谈完事。

        “你们那边也谈完了?”夜蛾正道问,  实际上是京都校那边主动提出要把沢田纲吉留下来的,不过也的确是要商讨关于咒术师评级的事,因为最近监理部内部在进行整改,  原本负责评级的人员也有了变动,  刚刚被乐岩寺告知他们这次新来的老师就是负责评级的一员。

        “是的,耽误了点时间,  抱歉让您久等了。”沢田纲吉歉意道。

        “没什么,  我也和京都校长谈了很久。”夜蛾正道不在意道,“然后呢,  你的评级有结果了吗?”

        “里纳斯先生让我一周后去监理部进行晋升考核,应该没有什么太大问题。”沢田纲吉回应着准备好的说辞,  reborn的朋友正是用这个理由才把自己单独叫了过去,不过晋升考核的确也是真的。

        过去沢田纲吉一直不怎么在意咒术师评级这种事,认为四级和一级也没什么差别,  直到他得知一级咒术师每个月得到的薪酬和四级的差距时,  他才觉得自己的确有必要把自己的等级升上去了,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毕竟现在的需要偿还的赎金已经从八千万变成了八亿八。

        以前听五条悟提起过,  等级越高的咒术师所能选择的任务范围就越自由,  过去他接到的任务多数都是祓除二级或者三级的咒灵,一级的都很少,  如果等级能晋升的话他就可以接到难度系数更高的任务,  同样的能获取的酬金也会更高。

        完全不知道沢田纲吉想晋升咒术师等级的缘由会如此单纯,  夜蛾正道只当他想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随即对他说了几句鼓励性的话。

        “现在直接回东京吗?”夜蛾正道问。

        “暂时不回吧,  之前答应了五条先生要过去找他。”沢田纲吉回答,  他和夜蛾正道一前一后离开京都校,  “不过没想到五条先生的家竟然在京都。”

        “嗯,五条的本家在这里,不过他很少回来。”夜蛾正道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又问,“我待会还有点事要处理,马上就要回东京,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完全没问题,您先回去吧。”沢田纲吉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在京都高专与夜蛾正道告别,目送他离开这里。

        夜蛾正道走后沢田纲吉拿出手机,刚想联系五条悟时发现七海建人在半小时前给自己发了几条消息。

        好奇地点进line显示的弹窗,沢田纲吉查看着七海建人发来的消息。

        明天是土曜日:【今天你们和京都校有交流会?】

        明天是土曜日:【现在结束了吗?五条先生在你旁边吗?】

        明天是土曜日:【看起来应该不在,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了。】

        明天是土曜日:【话虽如此,但待会请务必小心五条先生,他现在状态好像有点不正常。】

        明天是土曜日:【如果他对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请及时告诉夜蛾校长。】

        明天是土曜日:【不,还是直接报警比较好。】

        一脸懵逼看着七海建人发来的一连串消息,说实话沢田纲吉完全没看懂对方在说什么,感觉就像是在自说自话胡言乱语,完全想象不出来性格严谨到一丝不苟的七海建人会给自己发这种前言不搭后语的信息。

        不过五条悟状态不正常是怎么回事?

        沢田纲吉唯一在意的是这句话,他记得交流会的时候五条悟明明表现的很正常啊,离开前还笑着叮嘱自己完事后马上过来找他们,这分开才一会的功夫怎么就出状况了?

        盯着七海建人发来的最后一句话看了很久,沢田纲吉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都到了要报警的程度,五条悟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

        心里的不安逐渐放大,沢田纲吉叉掉与七海建人的对话框,迅速从通讯录里找到五条悟的联系号码,不假思索地拨了出去。

        而听筒那边刚响了两声,沢田纲吉就听见一声轻笑。

        咦?好像不是从听筒里传出的?

        下意识抬起头朝上看去,一双修长的腿出现在眼前,戴着墨镜的银发男人悄声无息地从天而降,他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愉快地向沢田纲吉挥了挥,在他面前稳稳落下。

        “嗨呀,刚想着过来找纲吉就接到了你的电话。”五条悟轻快地笑着,“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见到老师吗?”

        早就免疫了五条悟这副不着调的样子,沢田纲吉上前一步紧紧注视着突然出现的五条悟,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番,见他无大碍的样子后才松了一口气。

        一来就被沢田纲吉像是小动物在巡视领地般认真审视的样子定在原地不动了,五条悟任由他上下打量着自己,沢田纲吉像是在自己身上确认着什么,只见他审视了一会后紧皱起的眉头倏地一松,接着向后退了一步,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怎么了吗?”五条悟弯下腰凑近沢田纲吉,“老师身上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盯着我看了那么久。”

        “啊!抱歉抱歉,刚刚失礼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些不礼貌,沢田纲吉立刻道歉,“因为来之前七海先生给我发了一些很奇怪的信息,我以为您是出了什么意外,所以”

        听到七海建人的名字,五条悟脸色神情微不可查的一僵,随即被他立即掩饰了过去。

        “他给你发了什么信息?”五条悟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直接问道,“可以让我看看吗?”

        敏锐地察觉到五条悟现在的情绪发生了些许变化,沢田纲吉莫名觉得对方的语气里带着一点难以掩饰的压迫感。

        抱着疑惑,沢田纲吉把和七海建人的聊天页面找了出来把手机递给了五条悟。

        没想到沢田纲吉会这么干脆,五条悟愣了一下,随即接过手机,垂下眼仔细看了起来。

        “”

        在看完七海建人发来的那几条信息后,五条悟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五条先生?”沢田纲吉担心地问,“您没事吧?果然是和七海先生发生什么了吗?”

        将手机关掉还给沢田纲吉,五条悟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

        “没有发生什么,是七海海他自己会错意了。”五条悟耸耸肩,又继续道,“不过我到底有没有会错意就不知道了呢~”

        “啊?您和七海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现在还不想继续深入这个话题,五条悟揽过沢田纲吉的肩膀对他道:“先不管这个了,总之先和老师一起回去吧~”

        肩膀上突然多出一道重量,沢田纲吉还未说出什么,眼前就倏地一花,两只脚脱离了地面,因为五条悟的「无下限」开启,连带着他一起浮空了起来。

        视野恢复正常,刚刚两人还身处京都高专的校门口,现在来到了一座面积宽阔的庭院中。

        双脚总算落地,沢田纲吉讶异地看着周围陡变的环境,这才反应过来是五条悟发动了瞬移把他带到了这里。

        “欢迎来到五条本家~不过因为我不怎么回来所以这里无趣的要死,就不带你参观了。”五条悟敷衍地沢田纲吉介绍他的老家,“不过夏天来这里避暑还是不错的,大概有菅原道真庇护,这座老宅要比其他地方清凉很多呢~”

        “听着像是什么怪谈故事。”沢田纲吉吐槽。

        “唔,或许暑假的时候可以把你们都叫来举行场试胆大会?”五条悟觉得这个想法非常有趣,拉着沢田纲吉兴冲冲道,“你觉得怎么样!还可以拜托校长做几具咒骸送过来扮鬼,学生们的表情一定很有意思!”

        某些时候非常胆小怕鬼的沢田纲吉默默离五条悟远了点。

        之前的一次彭格列式修学旅行他已经体会到了试胆大会的可怕之处虽然是reborn在搞鬼,但那个时候他们几个人的确是被坑惨了,沢田纲吉清楚地记得当时蓝波吓得尿了自己一身

        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五条悟在捉弄学生这方面的恶劣程度简直可以和reborn不相上下,沢田纲吉已经预想出如果真的举行了什么试胆大会那他们这几个学生一定也会被整的很惨。

        尴尬又不失礼节地婉拒了五条悟的这个提议,沢田纲吉转移话题问乙骨忧太他们去哪了。

        “在娱乐室联机打游戏呢,不过现在已经快升级成真人快打了。”五条悟回答。

        “真人快打?”

        “他们在玩分手厨房~还不如老老实实和我一起跑马车呢。”

        沢田纲吉缄默,好吧他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看来现在不是打扰他们的时候,不然自己可能也会被波及。

        不过既然其他同伴不在,那么现在也该和五条悟商量下那件事了。

        “那个五条先生——”

        像是早就预料到沢田纲吉要说什么,五条悟笑着将手放在沢田纲吉的后脑勺上推着他向前走。

        “终于要到我最期待的环节了啊。”这么说着五条悟推着沢田纲吉来到一间和室。

        沢田纲吉就这么任由五条悟推着走又被他按在一张软垫上,他拉过旁边的矮桌,跑去里面的一个柜子前翻箱倒柜起来,接着抱着一个纸箱走到矮桌前,把纸箱里装的东西“哗啦”一下全部倒了出来。

        沢田纲吉目瞪口呆地看着五条悟行云流水的动作,以及散落在桌子上一大堆花花绿绿的零食???

        “嗯!这么多应该够了。”满意地看着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一堆物资,五条悟在沢田纲吉对面盘腿坐下,又给他塞了根美味棒,“这个牌子的美味棒味道不错哦,本甜口爱好者强烈推荐~”

        愣愣地看着手里多出的草莓味美味棒,沢田纲吉被五条悟的一顿操作整懵了,又看了看面前矮桌上堆积成小山的零食,他很是费解明明自己是要和对方商讨一件很重要的事,但为什么现在变得像是小学生春游?

        五条悟拆开一盒pocky塞进嘴巴里“咔擦咔擦”嚼起来,见沢田纲吉一脸的费解,他眨眨眼语气无辜道:“干嘛这么看着老师?放轻松点~这样边吃零食边谈事不觉得氛围很好吗?”

        面色变得一言难尽起来,沢田纲吉始终不明白五条悟奇特的脑回路,见对方吃的一副开心的样子,沢田纲吉也拆开美味棒的包装咬了一口。

        “唔,是挺好吃的”沢田纲吉慢慢咀嚼着,草莓夹心细腻的口感充斥着味蕾。

        在五条悟满含笑意的注视下沢田纲吉默默吃完了那根美味棒。

        “怎么样,现在心情放松下来了吧?”五条悟拄着下巴望着他,“大概猜到纲吉要和我说的事对你来说不会很乐观,所以呢,起码要先让自己的情绪沉静下来,这样才可以理性思考出解决方法哦。”

        然而还没正经几秒,紧接着五条悟继续得意道:“当然!就算实在想不出办法也没有关系,因为有无所不能的五条老师在嘛!”

        听着五条悟夸张的语气不由笑出声,沢田纲吉伸手也拿起一盒pocky拆开,和五条悟一样“咔擦咔擦”咬起来。

        或许是五条悟奇特的方法真的起了作用,沢田纲吉刚刚还略显沉重的情绪逐渐转变了过来。

        看着沢田纲吉明显放松下来的神色,五条悟将鼻梁上的墨镜微微拉下,露出了一点转瞬即逝的冰蓝色。

        “好了,既然已经调节好了情绪,那么就让我听一下纲吉的烦恼吧。”

        将pocky的盒子放下,沢田纲吉深呼吸一口气,抬眼看向五条悟,澄澈的眼睛里带着一丝凝重。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您听了千万不要害怕。”

        “洗耳恭听~”

        “就在不久前,我才得知自己欠下了八亿八的债款,当然这不是在开玩笑。”沢田纲吉一字一句道,“所以,请您告诉我如何在短时间内合理合法地还完这笔债款——”

        强忍着羞耻,沢田纲吉低垂着头双手紧握放在膝盖上,做出极为诚恳的请求的样子。

        听完沢田纲吉的说出的话,五条悟眨了眨眼,大脑难得出现了一瞬的恍惚。

        债款八亿八??

        五条悟回忆起最初见到沢田纲吉的那天,从别人口中得知他为了二十万的酬金从东京出发花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到达爱知县去送一把咒具,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五条悟才发现了沢田纲吉异于咒术师的能力并把他带到了高专。

        之后他不是没有发觉沢田纲吉急于存钱的想法,他也表示了如果有困难可以告诉自己,不过都以能自行解决为由被对方婉拒了。

        虽然那时候五条悟是有点不爽,不过他一向尊重学生的隐私,也就没有深究的意思,直到交流会的早上他见沢田纲吉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并主动寻求自己的帮助,这才让五条悟感到无比的好奇。

        结果源头果然和金钱有关吗?

        而且还是八亿八。

        哎呀这可真是

        “那接下来我要说的一个解决方法你听了也千万不要害怕哦。”五条悟玩味地笑道。

        “!这么快就想到办法了吗!”沢田纲吉语气激动,“不愧是五条先生,您尽管说!”

        凑近沢田纲吉拉近与他的距离,五条悟缓缓道:

        “尽快还完八亿八的最快方法就是——”

        “跟我姓。”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48241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