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49章 目标49

第49章 目标49


“尽快还完八亿八的最快方法就是——”

        “跟我姓。”

        说完这句话后五条悟自己反倒笑了起来,  身体微微朝后仰和沢田纲吉拉开了距离,手拄着下巴期待地看向他。

        和五条悟预料的反应一样,沢田纲吉听完这个方法后面色空白了几秒,  接着像是听到了什么惊悚可怕的事开始抖着嘴唇,抬眼不可置信地看向五条悟。

        “您、您是要当我的父亲?!”

        沢田纲吉的声音格外的惊恐。

        “”

        嘴角的弧度僵在那里,  五条悟眼里的专注荡然无存,看着沢田纲吉的眼神像是在看某种珍稀物种,  连鼻梁上的墨镜滑落下来都没有在意,  配合脸上僵住的笑意显得分外的滑稽。

        “可、可是我已经有父亲了啊。”完全没有注意到五条悟的异样,  沢田纲吉摸着脑袋自顾自地解释起来,“而且您才27岁就算做我的父亲在年龄上也很不合理啊。”

        而且五条悟那张完美精致的脸看上去和高中生也没什么区别,有他这么大的儿子说出去了也没人会相信啊。

        思及于此沢田纲吉怕五条悟脑子一热真要做自己的父亲,他继续苦口婆心劝道:“这个方法不太合理吧?五条先生应该还是单身?要是被一些不了解内情的人知道您变成了我的父亲那对您一定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吧。”

        沢田纲吉的语气极其真情实感,生怕五条悟一个冲动真打算付诸行动。

        听完沢田纲吉的劝解,五条悟沉默了许久,随即忍不住闷笑了起来。

        “有时候觉得纲吉你的脑回路真的非常奇特。”五条悟吐槽,抬手把滑落下来的墨镜扶正,  “你究竟是怎么理解成我要做你的父亲的啊?”

        “欸?您不是这个意思吗?”沢田纲吉愣住,“那跟您姓的意思是?”

        “或许还有其他意思,你再猜猜呢。”

        沢田纲吉只得冥思苦想起来,认真思考了一会他迟疑道:“您的意思是您要成为我的兄长?”

        “”

        五条悟再次陷入了沉默。

        见五条悟直接趴在矮桌上整个人都萎靡了下来,  墨镜遮住了他半张脸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但沢田纲吉直觉这个人现在好像不太高兴。

        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沢田纲吉小心翼翼地问:“又猜错了?呃,  您还是直接告诉我好了。”

        慢吞吞地抬起头,  五条悟双手交叉将下巴放了上去,  微微上挑的眼睛直视着沢田纲吉,  墨镜后的苍天之瞳透出一丝无可奈何。

        “纲吉好像经常get不到老师的意思呢。”五条悟叹息,“兄长啊你要是想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以。”

        “唔,我家里倒是没有什么兄弟。”比起五条悟做自己的父亲沢田纲吉更能接受他做自己的兄长,“可是这和我能还清债款有什么关系吗?”

        “嗨呀,道理很简单嘛。”五条悟拿起一盒抹茶味的pocky拆开,从中抽出一根塞进嘴巴里,“若是纲吉能成为我在法律意义上的亲属,那么就可以合理拥有我的部分财产。”

        嚼完一根pocky后五条悟把那盒抹茶味的又放了回去,似乎觉得不合自己的口味,他灌了一口可乐继续道:

        “如果我想的话也可以直接签一份财产转让协议,之后你甚至可以合理支配五条家的所有资产,当然前提是你要和我姓,这么说你懂了吗?”

        五条悟大胆到近乎疯狂的提议就这么被他直白地说了出来,完全不考虑他的这个提议之后会在五条家,甚至是整个咒术界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沢田纲吉反应过来五条悟的这个解释后不由震惊,这才明白过来最开始对方说的“和我姓”是个什么意思。

        知道五条悟是御三家之一五条家的现任家主,但即使如此沢田纲吉还是不能理解五条悟这种毫不犹豫就能将自己的财产共享给另一个可以说和他毫不相干的人的做法。

        好吧也不能说是毫不相干,自己名义上还是对方的学生,但有哪个老师会如此大方的和学生一起共享财产啊!

        不,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大方了,沢田纲吉这时候才觉得五条悟的提议可以说是疯狂至极。

        “纲吉的表情看起来好像非常不可置信呢。”对这个反应五条悟也不觉得意外,“是觉得不可能吗?可是这已经是目前最稳妥又最便捷的方法了呢,区区八亿八而已,老师完全可以一次性帮你还清~”

        只有在谈起钱的事时五条悟才会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世家少爷的感觉,八亿八在他口中仿佛变成了八块八。

        这就是咒术界最强的五条悟吗?不仅实力最强,连财力都达到了让人望尘莫及的程度。

        沢田纲吉承认自己刚刚可耻地心动了一秒,然而立刻就恢复了理智。

        “关于这个我觉得您的提议还是太不合理了。”沢田纲吉认真道,“先不说突然让我改名,我和您只是学生和老师的关系,就这么不顾忌地又是共享财产又是帮我一次性还完债款,果然这种做法还是太——”

        “太疯狂了吗?”没让沢田纲吉说完,五条悟冷不丁道,“你觉得不合理?纲吉也说了你我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有这么一层关系在还不够吗?”

        “您好像没理解我的意思。”沢田纲吉蹙起眉表情有些苦恼,“我很尊敬五条先生,也很感激您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或许八亿八对您来说没有什么,但我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这种无条件的馈赠。”

        沢田纲吉呼出一口气继续道:“不过还是非常感谢您的这份心意。”

        本意只是想询问五条悟有没有短时间内让自己合理合法地还完八亿八的办法,可谁知对方给出的提议如此简单大胆,沢田纲吉直觉五条悟并不是一时兴起,说不感激是假的,但之前多少了解过咒术界御三家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他很自然地想到若是自己真的答应了五条悟,那随之而来的便肯定是铺天盖地的质疑和责备。

        沢田纲吉不想让五条悟因为自己遭到这种无妄之灾,而且还有一个他不太想深究的原因——

        他隐约有种预感,若是五条悟的提议真的实现,那之后自己与对方的关系可能会朝一个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或许沢田纲吉这才有点意识到,五条悟在他心中的重要程度已经慢慢处在了一个微妙的位置。

        他考虑到了五条悟可能会面临的负面影响,不想就这样让对方站在前面为自己挡下所有压力,即使这个人可能是自愿的。

        沢田纲吉莫名陷入了一种混乱纠结的状态中,但还是婉拒了五条悟的提议,他以为对方会就此打住。

        听完沢田纲吉婉拒的话,五条悟不觉意外,反而觉得非常好笑。

        “无条件的馈赠?纲吉还是没有完全听明白我的意思啊。”紧紧盯着沢田纲吉,五条悟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浮现出冰冷危险的光泽,“都说了这一切实现的前提是你要和我姓,换句话说你要完全站在我这边,成为我的家人,将来甚至要和我建立密不可分的联系——”

        “以上的种种,这是我认为的交换条件。”五条悟语速极快地说出那些话,视线毫不避讳地观察沢田纲吉的神态变化,“这些被你认为是无条件?还是说你觉得这种事也毫无关系?”

        五条悟一连串的质问直接切入要害,沢田纲吉反应未及,大脑开始发懵。

        这个时候沢田纲吉才后知后觉,从一开始他和五条悟在意的重点就不是一致的。

        自己在意的他无条件的馈赠,而五条悟在意的竟然是这个馈赠的前提。

        不,在五条悟心中应该称不上是馈赠,他似乎认定这个前提对自己来说会是一个巨大的牺牲。

        超直感在这种时候发挥了作用,沢田纲吉心中不妙的预感竟然成真——

        “啊,你终于觉得有哪里不对了。”五条悟嘴角的弧度缓缓抹平,“不过也没办法,老师的演技一向很完美,连纲吉都被骗了过去呢。”

        “被骗过去的意思是指”

        听出了沢田纲吉声音里的慌张,五条悟伸手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脑袋。

        “虽说你是无咒力者,但我的六眼还是可以看出你身体里流动的气息。”五条悟说道,“和其他无咒力者不同,不管是身体里流动的气息还是呼吸的频率,你都和他们不一样,或者说你和我看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就像是单独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一个被孤立的个体。”

        “直到那天那个长着翅膀的鸟人突然出现,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那个家伙身上的气息和你几乎别无二致,包括京都空降的老师,而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在这里,和你的情况一模一样,聪明的纲吉同学一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在五条悟仿佛闲聊般的语气下,沢田纲吉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注意到他的异样,五条悟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

        “不用这么紧张,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五条悟安慰道,“不过第一次看到你这副慌张的样子,真是稀奇。”

        “为什么?”沢田纲吉小声问。

        “嗯?什么?”

        “为什么一开始就不揭穿我呢?”抬起头,沢田纲吉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看向五条悟的眼神充满着不解,“即使知道我的身份不明还是把我带到了高专,甚至没有调查审问,就这么让我成功融入进了这个世界,现在更是说要帮我还完——”

        “还没明白吗?我只是想把你划进我所在的范围里。”五条悟打断道,“帮你还完债款,让你和我姓,这样纲吉不就与我有了更紧密的联系?”

        五条悟的眼里含着笑意,轻声道:“而不是学生与老师这种浮于表面的关系啊,话说回来纲吉也根本没把我当成老师嘛,那干脆现在就打破这种关系好了。”

        听着五条悟逐渐变得玩笑起来的语气,沢田纲吉的脑袋嗡嗡作响,短短几句话带给他的信息量巨大,更是颠覆了他对五条悟的认知。

        原来从始至终,他都在五条悟了然一切的注视下安然无恙地继续驻留在这个世界里,自己却毫无察觉。

        两人之间的气氛安静了下来,沢田纲吉像是大脑宕机般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五条悟静静地看了一会后率先站起身,走过去微微弯下腰双手穿过他的腋下一把将他轻松举了起来。

        “既然现在给不了回应的话那就先和老师去一个地方吧。”说着不顾沢田纲吉下意识的挣扎,五条悟直接将他扛在肩上,步调轻快地走出这间和室。

        直接发动瞬移来到了五条家老宅最深处的房间,五条悟将肩上的沢田纲吉放下,伸手将紧闭拉门前的一道道白色符纸撕开,拉开门揽着他走了进去。

        这里的温度明显降低了不只一个度,沢田纲吉发热的大脑总算冷静了下来。

        他这才注意到房间的里面摆设着一个巨大的神龛,神龛周围还缠绕着繁杂的红线。

        不禁打了个哆嗦,沢田纲吉觉得这个地方阴冷到不正常,刚想问五条悟这里是什么地方,却被他拉了过来一把搂住,两人紧密贴合起来。

        “喂——睡在里面的祖先你现在醒了吗?”五条悟拖长声调朝神龛里喊道,“我带来的这个孩子马上就要姓五条了你没有意见吧?”

        房间里寂静无声,神龛在五条悟的喊话下没有任何反应,而放在沢田纲吉口袋里的彭格列齿轮此时却发出了一丝光亮。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43837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