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50章 目标50

第50章 目标50


“喂——睡在里面的祖先你现在醒了吗?”

        “我带来的这个孩子马上就要姓五条了你没有意见吧?”

        五条悟拖长的声音响彻在这间沉寂的和室中,  而他问话的对象则是最里面的那个神龛。

        就这么被迫带到了这个地方,沢田纲吉有些难受地动了动,但五条悟的手正紧紧箍着自己让他动弹不得。

        刚想示意五条悟松开自己,  而他冲着神龛喊出的那句话让沢田纲吉神情一僵,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地挣扎。

        “所以说您为什么要一直执着于这种事啊!”沢田纲吉握住五条悟的手腕,借用身高优势直接从他的手中滑了出来。

        五条悟也没在意,  好笑地看着沢田纲吉脸上的不满,挥挥手让他离自己近一点。

        “别离老师这么远嘛,  不然那个人就看不见你的样子了。”五条悟说。

        “那个人到底是谁啊?”迟疑了一会沢田纲吉还是走过去了一点,  和五条悟保持了一指的距离,  “那个神龛是?话说总感觉这个房间里的温度好低啊,是开了冷气吗?”

        “温度当然会很低啊,因为这里关着五条家的祖宗嘛。”五条悟漫不经心道,“神龛里关着的就是,  啊不过只有牌位啦,我家的那几个老头非说祖先的灵魂就睡在这里庇佑着五条家,  每个月都要举行一次供奉,  虽然我完全不信啦,  不过既然想让纲吉跟我姓的话还是要先得到祖先的允许比较好吧。”

        五条悟越说沢田纲吉脸上的困惑越深,直到想起来之前和五条悟闲聊到的试胆大会时他才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个神龛。

        “祖、祖先五条家的祖先指的是——”

        “菅原道真啦,就是那个日本传说中的三大怨灵。”五条悟解释道,“这间和室就是专门供奉他的,所以温度要比外面还要低上不少。”

        沢田纲吉缄默,他怎么也想不到五条悟竟然会把自己带到这种地方,  话说那种大家族供奉祖先的地方一般不都是禁地吗?五条悟就这么随便把自己这个外人带进来真的没有问题吗?

        一想到刚刚自己还在这里冲五条悟大声抱怨,  沢田纲吉瞬间觉得好像冒犯到了对方的祖先,  思及于此他正了正脸色,  闭上嘴站直身体朝神龛虔诚地鞠了一个躬。

        “?这是做什么?”五条悟不解。

        “这种时候不应该尊重下祖先吗?”沢田纲吉小声道,“您应该提前和我说明清楚,刚刚我说话太大声了会不会吵到祖先的灵魂休息啊?五条先生您最好也一起来啊,要不要再上个香。”

        “”

        五条悟缄默,沢田纲吉这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反倒让他忘了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但身体还是下意识走了过去,学着沢田纲吉的样子闭上眼双手合十,不怎么虔诚地朝神龛微微鞠了一个躬。

        “话说——”五条悟睁开一只眼,斜睨着沢田纲吉,“这好像是我的祖先欸,纲吉干嘛一副比我还虔诚的样子,啊,难道说你已经同意改姓五条了?”

        “没有的事请您不要乱说。”沢田纲吉抽着嘴角,礼毕后略带敬畏地看了眼前面的神龛,接着慢慢退回到了门口。

        见状五条悟也放下手蹭了过去,虽说是自己家祖先但他本人的确对菅原道真毫无尊敬之心,连每个月的供奉都不会来,反倒是沢田纲吉的反应让他比较感兴趣。

        “我以为纲吉不会信这种鬼神之类的传说呢~”五条悟语气轻松道,“反正除了那些古板的老家伙以外也没什么人会信啦。”

        “不我觉得祖先的灵魂还是存在的。”沢田纲吉试图让五条悟相信,毕竟他本人是真实见过自己的祖先,虽然也是灵魂状态。

        显然五条悟没有注意到他的重点,拉着沢田纲吉盘腿坐下,五条悟饶有兴致道:“既然你相信祖先存在的话,那我把你带到这里也没错嘛。”

        说着他看向里面的神龛,苍天之瞳捕捉不到任何异样的气息,“果然还是想得到祖先的认可啊,这种时候我倒是想像纲吉一样相信祖先会存在呢。”

        “所以说了您的那个提议根本不可能啊。”叹了口气,沢田纲吉无奈道,“不过您到底为什么要执着于这种事,竟然还搬出了祖先”

        “不想出这个办法的话纲吉很快就会离开我吧。”五条悟拄着下巴慢悠悠道,说出让沢田纲吉神色微僵的话,“让我猜猜纲吉之所以这么着急地想找到尽快还清债款的办法,就是因为债款其实是你离开这里的重要条件?”

        神情变得严肃了点,五条悟继续道:“还有最近突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意大利咒术联盟,那些人其实就是你的同伴吧?”

        和你同处于一个世界,和你一样不属于这里的同伴。

        五条悟微垂着眼眸,或许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那天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和第一次见面的京都校老师打起来,气场不合是真的,六眼看到对方身体里流动的气息和沢田纲吉一致时生出的危机感也是真的。

        他一向是个随性却又习惯把在乎的事物牢牢握在手里的性子,唯独在沢田纲吉身上他第一次没有产生这种想法。或许是一开始就知道他不属于这个世界,又或者在第一眼看到他时就不由自主被深深地吸引。

        那双蜜色的眼睛,在被火焰浸染后释放出的耀眼亮橙色,带着不容置疑的决意和一丝悲悯,就像他当时看到的在白昼中闪烁的橙色流星,让人忍不住地想要追逐并留住那一抹转瞬即逝的光芒。

        自五条悟诞生在这个世上后有过无数人惊叹他的六眼,惊叹六眼的强大和美丽,可除了这双眼睛每天给大脑带来的超负荷信息让自己感到沉重外,五条悟并不觉得这双眼睛有哪里美丽。

        相反,在看到沢田纲吉的眼睛时他第一次生出了心悸的感觉。

        跳动的火焰的炽热,沉静却又满含悲悯的包容,每当五条悟注视着那双眼睛时心情总会沉寂下来,他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面容倒映在其中,同样的,被沢田纲吉注视时他也能立刻平静,即使每天身负各种负面的咒力残秽,祓除数不清的令人感到作呕的恶心咒灵,但每当和沢田纲吉待在一起被他的那双眼睛认真注视时,五条悟甚至觉得自己就可以这么不设防地闭上眼安静地睡过去。

        只有在这种时候他的「无下限」和「六眼」好像都失去了作用。

        “你会和你的同伴们一起走吗?”思绪回神,五条悟忽然问,“即使要切割与这里的所有联系?”

        五条悟的语气很平静,表情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莫名的,沢田纲吉在听完他说出的话后心里不由地一阵发闷。

        五条悟本不该这样的,肆意到不可一世的五条悟现在却像只被夺走了心爱玩具的大猫,失落地蜷缩在角落,而本已经习惯了哄五条悟的沢田纲吉此时却无从下手,出现了片刻的慌张。

        “我”沢田纲吉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回答,但触及到五条悟那双紧紧注视自己的视线时,他一时又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的答案必定会让五条悟失望。

        见沢田纲吉这副苦恼的样子,五条悟安静了一会,随即勾起嘴角发出一声轻笑。

        五条悟凑了过去,将脑袋枕在沢田纲吉的大腿上整个人放松地躺下,在他垂下的惊诧目光中抬起手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

        “果然现在还是不要回答我了。”五条悟的语气恢复了正常,乐此不疲地戳着沢田纲吉的脸颊玩,“虽然我大概知道了你的答案,但被你亲口说出来的话我的情绪可能会变得很糟糕。”

        “所以为了老师的身心着想,纲吉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

        “您这算逃避吗,五条先生?”从那种微妙的心情中脱离出来,沢田纲吉无可奈何地将在自己脸上作乱的那只手拿开。

        “嗯~没有哦,老师向来是个勇于直面现实的人。”五条悟当然不会承认,动了动脑袋调整到一个舒适的位置,“欸,纲吉的大腿竟然硬硬的,还以为会软绵绵呢。”

        “因为我平时没有疏于训练,觉得难受可以移开点。”沢田纲吉抽着嘴角,“还有您这是在撒娇吗?”

        “是的哦。”这次五条悟承认的很快,躺在沢田纲吉的腿上惬意地打了个哈欠,“当然纲吉也可以向老师撒娇,我不介意的~”

        沢田纲吉扶额,深觉五条悟这种跳脱的性格真的非常难搞,不过比起刚刚那种沉闷的氛围,沢田纲吉更愿意像现在这样和五条悟随意地扯着些其他的话题。

        不过五条悟躺在自己腿上的样子怎么看都觉得哪里怪怪的

        “真的不能和我姓吗?”冷不丁地再次回到这个话题,五条悟的视线直直地看向沢田纲吉。

        “您还没放弃这个啊。”沢田纲吉难以置信,觉得自己已经拒绝的够明显了,“都说了这是不可能的啊,就算您那边觉得这种事没什么,但我这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浅想了一下自己要是真的改姓五条,那么迎接自己的必定是某个人的一顿暴打,说不定还会被射成筛子。

        这种恐怖的下场沢田纲吉死也不想看到。

        “纲吉还真是无情~”五条悟抱怨着,觉得鼻梁上的墨镜有些碍眼于是把它拿了下来,“明明老师都这——么努力地想和你产生更紧密的联系呢。”

        “那也不必执着于让我改姓啊!”沢田纲吉吐槽,“而且为什么非要让我改姓啊,为什么不是五条先生和我姓?哦不对您是五条家的家主好像不能随便改姓”

        明明只是半开玩笑性质的吐槽,可五条悟竟然认真听进去了。

        眼神逐渐正经起来,五条悟倏地起身,柔软的头发蹭到沢田纲吉的下颌,把他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沢田纲吉诧异地看着突然起身的五条悟。

        五条悟没有理会,而是顿在那里一脸的高深莫测,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世纪难题。

        沢田纲吉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见对方看了过来,那双漂亮的苍天之瞳里透出一丝了然。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啊?”沢田纲吉面露疑惑,没听懂他的意思。

        “你刚刚的那个提议啊。”五条悟突然兴奋了起来,又凑近沢田纲吉声音陡然拔高,“我刚刚认真想了一下,老师改姓和纲吉姓也不是不可以嘛!反正你一样可以合理支配我的财产,这样你也不用再感到困扰,简直一举两得!”

        不,你哪里觉得我不会感到困扰啊?!

        震惊地看着满脸兴奋的五条悟,沢田纲吉难以相信这是怎样的脑回路会想出这种主意——好吧是刚刚自己说的,但这人听不出来那是个玩笑吗?!

        可怕的是这人不仅没有听出来,竟然还真的认真考虑了这个主意的可能性。

        “你我”沢田纲吉简直想敲开五条悟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几斤水,合着自己刚刚说了半天这人一句也没听进去。

        “咦?纲吉不反对吗?”

        五条悟来了兴致,接着一把揽过沢田纲吉的肩膀搂着他再次冲最里面的神龛喊道:“喂——睡在里面的祖先,我现在改变主意要改姓沢田了,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了吧?”

        一向尊重所有祖先的沢田纲吉立刻冲上去想捂住五条悟的嘴巴,因为动作剧烈放在口袋里的彭格列齿轮滚落了出来,与此同时刚刚一直沉寂无声的神龛竟然有了动静,缠绕在周围的红线开始抖动起来。

        等等,这种感觉是——

        沢田纲吉动作一顿,不可置信地看向滚落在地上的彭格列齿轮,齿轮竟然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一道橙色火焰倏地从齿轮中迸发了出来,紧接着从火焰中传出一道低沉柔和的声音。

        “看来不管身在何处你这里依旧一样热闹啊。”

        “十世。”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43836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