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54章 目标54

第54章 目标54


京都,  五条本家。

        昏睡多日毫无动静的五条悟今天终于有了反应。

        五条家的侍从一大清早惯例去家主的房间查看昏睡的家主的情况,这是他每日最重要的工作,虽说五条悟陷入了昏睡状态,  但他的「无下限」依旧在自动运作,旁人想直接接触他都做不到,但担心五条悟会突然恢复意识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五条家的长老命令侍从要随时观察五条悟的状态,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好第一时间通知他们。

        而今天侍从照常小心翼翼地来到五条悟的房间,本以为家主还会和之前一样继续沉睡没有动静,  然而等他准备离开时却注意到平躺在床铺上的五条悟竟细微地动了动手指。

        差点关门就要离开的侍从不可置信地看向五条悟,揉着眼睛以为自己是看错了,  他想凑过去更近的去查看情况,却猝不及防地与一双陡然睁开的苍蓝色眼瞳撞上。

        侍从从未见过家主的那双六眼,今天就这么毫无防备地与其对视,侍从只觉得一抹摄人心魂的冷光透过他的眼睛猛然撞击到了最深处的灵魂,  一时间他竟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五条悟的意识渐渐回笼,他的眼睛有些酸涩,像是经历了长久的沉睡,  一时间忘记了遮掩,就这么毫不避讳地与主动凑过来的侍从对视起来。

        刚想开口说些什么,  五条悟眨了眨酸涩胀痛的眼睛,下一秒那位侍从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事物,身体猛地弹跳起来,  连滚带爬地冲出了房间。

        “啊,  跑掉了。”五条悟眼睁睁地看着侍从狼狈的身影消失,  本来还想问他自己睡了多久,  不过见对方刚刚那副惊恐的样子,  果然还是六眼出了问题啊。

        五条悟动了动僵硬的身体,因为长久的沉睡他的四肢现在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五条悟觉得有些新奇,他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浑身无力的感觉,若是现在突然冒出一只特级咒灵来找麻烦,以现在这种状态估计自己就凶多吉少了。

        啊不对,他的无下限还在开着,咒灵也拿他没办法嘛。

        坐在床铺上活动着僵硬的四肢,五条悟垂眼想着些有的没的,而在这时门外响起杂乱急促的脚步声,他抬眼慢悠悠地朝门外看去,果然五条家的那几个老家伙全部到场了。

        五条家的几位长老见昏睡已久的家主终于苏醒过来,不约而同地面露欣喜,而在触及到他那双苍天之瞳时,却纷纷露出了骇人的神色。

        “呦,刚醒来就看见你们这几张脸还真是不幸啊。”五条悟懒散地向他们几人打了个招呼,“唔,所以我到底睡了多久?”

        几个老人们还在死盯着五条悟的那双眼睛久久没能回神,他们以前不知道见过多少次家主的六眼,至五条悟降生在这个世上后,五条家的长老们一直在注视着这双被无数人瞩目的双眼,可即使过去看过了无数次,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有种连灵魂都被看透的恐惧感。

        六眼仿佛直击了灵魂深处,让他们产生出了难以言喻的压迫和恐慌感。

        “悟你、你的眼睛这是?”其中一位长老抖着手指了指五条悟的眼睛。

        有些不满对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五条悟莫名其妙地看着这几个举止怪异的老头。

        “只是稍稍进化了一点,不用这么大惊小怪。”五条悟耸耸肩,语气满不在乎,“多亏了我那位敬爱的祖先啊,真的让我吃了超——多的苦。”

        一提起菅原道真时五条悟整个人都咬牙切齿起来,他在神龛里经历的一切如果可以的话他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忆起来,若不是那位祖先在最后馈赠了自己一份大礼,那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供奉处里的那块牌位给敲碎,再把神龛直接打包丢出五条本家。

        当然事后这几个老头会有多大的反应就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内了。

        不过六眼在进化升级后带来的感觉可以说无比的舒畅。

        以往六眼在超高速运转时为了保持新鲜的大脑所以要一直发动反转术式,虽说这种永动机的运作方式永远不会使大脑和身体感到疲惫,往日自己也会戴上眼罩或者墨镜遮挡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种情况,但某种方面来说想完全将六眼发挥作用就需要耗费无限的咒力。

        而菅原道真最后的馈赠,使他的六眼完全摆脱了这个限制。

        想到这五条悟的嘴角勾起愉悦的弧度,几个老头还在他耳边喋喋不休吵得要死,五条悟眯起眼扫视着这几个家伙,果然在被他冰冷的视线锁定住后几位长老不约而同地噤声不敢动了。

        “嗯~终于安静下来了。”五条悟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我睡了多久?”

        “刚好七天。”首位的长老回答了他的问题,“那天您在供奉处的神龛前昏倒,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五条悟歪头回想起那天的情况,他记得当时自己是被菅原道真强行拖入神龛的,不过在神龛里具体待了多久就不知道了,目前来看神龛的时间流速和现实世界完全不同步。

        “对了,纲吉他们呢?”五条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拖进神龛前是和沢田纲吉在一起的。

        听见五条悟提起沢田纲吉的名字,几位长老的面色微妙了一瞬,眼神躲躲闪闪的不太愿意说话,而在家主逐渐变得不善起来的视线下他们还是如实回答了。

        “那天您带来的几个学生都无事,在您被菅原大人带进神龛后是那个叫沢田纲吉的孩子守在那里,在了解清楚情况后我们没有为难他,这个请您放心。”

        知道五条悟对自己的学生极其护短,这种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做出让他觉得不高兴的事。

        果然在听完后五条悟的面色肉眼可见地转变了过来,他嘴角噙着笑语气不由上扬,“欸~这样啊,果然那个时候带纲吉过去是正确的。”

        见五条悟这副飘飘然的样子,其中一位长老终于忍不住问:“说起来您到底为什么要把不相干的人带到供奉处,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还有您的六眼——”

        “关于这个之后再说,现在我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五条悟直接站起身,僵硬的四肢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他无视了欲言又止的几个长老,径直朝门外走去,又忽然想到自己已经在这里躺了七天,脸上不由一阵一言难尽。

        “果然还先去洗个澡吧~”

        五条悟调转了方向,朝浴室走去,留下几个长老留在那里面面相觑起来。

        另一边,京都高专的教职员室。

        reborn正在自己这间独立的办公室里准备给学生来一场别开生面的教育,却被突然横在两人面前的裂缝打断了吟唱。

        “啧。”面色变得不愉,reborn只得收起枪暂停了对沢田纲吉的教育,抱着臂后退了一步,目光沉郁地看着不断撑大的裂缝。

        沢田纲吉也在紧张地注视着那道越来越大的裂缝,直到从里面闪现出一道泛着金属质感的冷光晃到了他的眼。

        还没有看到人,沢田纲吉就突然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下意识想后退一步,却没想到从裂缝里毫无征兆地飞出了一个什么东西,飞行轨迹直接对准沢田纲吉,出于自身的本能保护,提前预知到危险的沢田纲吉立刻歪过身体,狼狈地躲过了突然袭来的攻击,但脸颊还是被那个飞来的物体的边缘划到了。

        “锵”的一声有什么物体砸在对面的墙壁上接着又反弹回来,沢田纲吉捂着抽痛的脸惊恐地看向痛击到自己的武器,他对那个武器再熟悉不过了。

        “已经来了啊。”reborn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抱着双臂靠在另一边淡定自若地看着那道裂缝,似乎对即将到来的人早有预料。

        “难、难道是——”沢田纲吉抖着嘴唇有些不敢相信。

        直到裂缝完全被撕开,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里面跳出,稳稳地落在地面。

        身披老式的黑色制服,袖肘处别着红色的袖章,细碎的黑发无风飘动着,来人轻松接过反弹回来的武器,注意到了正张大嘴巴怔愣地看着自己的沢田纲吉,他微微上挑的眼睛里闪过一道锐利的暗光。

        “呀,真是好久不见了,小动物。”

        亮出藏在衣袖下的浮萍拐,云雀恭弥的嘴角勾起了一个令人胆寒的弧度,“无故旷课四个月,还没有合理的理由,做好被我咬杀的准备了吗,沢田纲吉。”

        见对方一见面就不由分说地要动手,沢田纲吉被他浑身散发的杀意吓得连连后退。

        “云、云雀学长!”沢田纲吉想制止对方这种不讲理的行为,“请不要一上来就咬杀我啊!还有我没有无故旷课!”

        沢田纲吉这副怕的不行的样子明显取悦了云雀恭弥,他提着拐子朝沢田纲吉步步紧逼,在他恐慌的注视下缓缓举起了手里的浮萍拐。

        “噫!!!”

        条件反射地抱住了脑袋,沢田纲吉放弃了抵抗,但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发生,他只感觉到对方的拐子离自己脸侧仅有几毫米处就骤然停下。

        下一秒自己脸颊处刚刚的那道擦伤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拂过,带着一丝冰凉的温度,让脸上擦伤带来的火辣辣的感觉缓解了不少,沢田纲吉不由自主地舒服地眯起了眼。

        从云雀恭弥的角度垂眼看下去。沢田纲吉就像只被驯服的小动物,仿佛挠着他的下巴就能听到他发出舒服的“咕噜”声。

        除了打架以外云雀恭弥最大的兴趣就是逗弄小动物,他遵从本心地就要伸手去挠沢田纲吉的下巴,而就在他得手的前一秒被人倏地打断。

        “只有你一个人来吗,云雀?”reborn慢条斯理地出声,暗沉的视线紧盯着那边马上就要贴在一起的两个小鬼。

        这时云雀恭弥终于注意到房间里除沢田纲吉以外还有一个人,他冷淡地瞥了过去,在看清reborn的面容时兴致缺缺的神色终于有了改变。

        “哇哦,小婴儿的成体版?”云雀恭弥来了兴趣,转过身再次亮起拐子就要走过去,却被身后的沢田纲吉一把抱住。

        “等等等等他不是reborn啊!”生怕云雀恭弥来了兴致就要和对方激情互殴起来,沢田纲吉慌不迭地冲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腰制止住他的动作,“他是reborn的朋友里纳斯先生!”

        腰上突然出现两只纤细的手臂,云雀恭弥垂眼怔愣了一瞬,手里的拐子下意识地放下,对方抱着自己的力道不算大,他甚至能轻松挣开并转身不客气地给沢田纲吉来一记拐子,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就这么任由沢田纲吉抱着自己。

        最终还是额角抽痛的reborn上前把自己丢人的学生一把拎起丢到了一边。

        见此云雀恭弥也不在意,理了理被沢田纲吉扯出褶皱的制服,再次抬眼时就见面前戴着礼帽的男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那双如浓墨般漆黑的眼睛里酝酿着压抑的风暴。

        “?”忍不住挑了挑眉,云雀恭弥眼睛一眯,想起沢田纲吉刚刚说的话,声音凉薄道,“你是小婴儿的朋友?”

        说着他又看向另一边胆战心惊的沢田纲吉,收到询问视线的沢田纲吉疯狂点头。

        “算了,你说是就是吧。”云雀恭弥顺其自然地接受了面前这人的身份,比起这个他更加在意对方释放出的令他感到兴奋颤抖的气势。

        这是个实力不亚于那个小婴儿的强者。

        云雀恭弥手里的拐子蠢蠢欲动起来,完全把他此次过来的目的抛在了脑后。

        一眼就看出云雀恭弥在想些什么,reborn依旧站在那里面色没有丝毫起伏,注视云雀恭弥的目光里带着冰冷的审视。

        敏锐地感觉到情况不妙,沢田纲吉很有求生欲地挡在两人之间将他们隔开,这里可是京都高专,要是一个不慎打起来了那后果一定会很惨烈,他可不想再背负一笔巨额赔偿款。

        “云、云雀学长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沢田纲吉立刻转移起话题。

        视线被突然凑过来的沢田纲吉阻隔,三番五次被打断的云雀恭弥生出了无可奈何的感觉,不过他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接用拐子将其抽飞,对于落单的小动物云雀恭弥出奇的有耐心。

        “是那个不良,前几天冲进接待室里大吼大叫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云雀恭弥漫不经心地回答,“太吵了于是就和他打了一架,中途那个长着翅膀的家伙又闯了进来,说是你这边有很多值得咬杀的人。”

        “然后您就过来了?”沢田纲吉抽着嘴角心说不会吧。

        然而云雀恭弥凉凉地看了他一眼,一脸“不然呢”的表情。

        沢田纲吉缄默,好吧他果然不该期待云雀恭弥能对他有什么同伴爱,这个战斗狂完全就是被白兰哄骗过来的啊!

        “白兰那家伙倒是对你的事比他自己的家族还要上心。”reborn冷笑了一声,“不过应该不止云雀一个人过来了吧。”

        “欸?难道还有谁要来?”沢田纲吉四处张望着,而刚刚那道裂缝早已消失不见。

        紧接着不断接近自己的一道熟悉气息再次被他准确无误地捕捉到,沢田纲吉立刻明白了来人是谁。

        靛色的火焰凭空燃起,朦胧的雾气逐渐弥漫散开在这片空间,隐约能瞥见隐藏在雾气中一道颀长的身形。

        夜意识到出现的这人是谁,云雀恭弥立刻露出嫌恶的表情。

        靛色的火焰聚拢在一处,隐藏在雾气中的身影也显现了出来。

        “kufufufu看来已经可以利用齿轮的力量自由通行了。”异色的双眸失去雾气的遮掩后迸发出诡秘的光泽,六道骸的声音里是不加掩饰的愉悦。

        一眼就看见那边满脸惊诧的沢田纲吉,六道骸勾起嘴角,缓步走了过去,而下一秒迎接自己的却是直击正面泛着冷光的拐子。

        堪堪躲过这记突然袭来的攻击,六道骸伸出右手雾气幻化出三叉戟,与对方再次扬起的拐子狠狠地碰撞在一起。

        “竟然是你,云雀恭弥。”六道骸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下手的动作逐渐狠厉起来。

        轻易被燃起了战意和杀意,云雀恭弥手里的浮萍拐的前端和两侧伸出铁刺,里面的隐藏锁链夹杂着紫色的云属性火焰缠绕住六道骸刺过来的三叉戟。

        “我说过吧,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里就绝对要把你咬死。”云雀恭弥冷声道,手里的拐子带着凛然的杀气再次朝六道骸挥去。

        “虽然很不合时宜,但我对你也抱有类似的想法。”六道骸不屑地冷笑了一声,红色的右眼里的数字跳转成“四”,右眼释放出紫色的斗气。

        小小的教职员室哪里能荣的心两个战斗狂,不知道是谁打破了紧闭的落地窗,紧接着两人一前一后跳了出去,刚刚的械斗已经升级成了双方互用死气火焰进行激斗。

        留下愣愣地望着被打破的落地窗风中凌乱的沢田纲吉和气定神闲丝毫没受到影响的reborn。

        “这、这要怎么办啊?!”沢田纲吉满脸的惊恐,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情况,“为什么云雀学长和骸要同时出现!这两个人待会不会还要用彭格列齿轮战斗吧!”

        沢田纲吉是见过这两个人放大招的威力,而且他们是只要打起来就绝对不会顾忌周围情况的性格,待会要是把京都高专拆了他都不会觉得奇怪。

        “如果你不上去制止的话高专真的可能会被他们拆掉。”reborn气定神闲道,丝毫不在意外面打起来的云雀恭弥和六道骸。

        说到这reborn的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再次拿出了那把绿色的手/枪对准了沢田纲吉。

        “或者你也可以选择用这种方式去阻止他们。”在沢田纲吉恐慌地注视下reborn缓缓扣动了扳机。

        “就让我们继续刚刚被打断的课程吧。”

        “——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拼命阻止外面打起来的两个人吧。”

        近距离下枪/□□出的子弹轻易地击中沢田纲吉的脑门,他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而几秒过后沢田纲吉的额头上燃起了一簇死气火焰,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身体暴涨的力量瞬间撕裂了衣服,平时温顺的眉眼以极其夸张的角度倒吊上扬着,整个人如脱胎换骨般满面的狰狞。

        “复——活——”

        还在外面激斗的两个人都听到了不小的动静,不约而同地向同一个方向看去,发现一个黑影正以惊人的速度朝他们袭来。

        而慢悠悠晃到京都高专的五条悟恰好也目睹了让他接下来很久都难以忘怀的一幕。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35682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