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57章 目标57

第57章 目标57


将医务室的病床收拾好,  沢田纲吉看到被自己叠好放在一边的属于五条悟的外套,这才想起来自己晕倒前五条悟也在身边。

        家入硝子之前也说了五条悟和reborn一起过去处理京都校的结界问题,  不过现在只有reborn一人过来了。

        “之前五条先生和你在一起吗?还有云雀学长和骸他们两个人怎么样了?”沢田纲吉问,  他现在有些不敢出去,担心一出去看到的就是满目疮痍的校园。

        “终于想起来你的守护者了。”reborn靠在门框上无聊地看着收拾病床的沢田纲吉,“虽然很想看到他们两个分出胜负,  不过很可惜中途被五条那家伙截胡了。”

        “欸?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没什么,  云雀在摆脱骸制造出的幻境后立刻追了过来,五条那家伙以为你突然晕过去是因为他们俩,于是后来就变成了三人混战。”

        不过五条悟还算良心,  直接发动领域将云雀恭弥和六道骸一起拖了进去没波及到其他人,reborn对这个世界“领域”相关的能力还蛮感兴趣的,  刚想过去近距离观察时就看见五条悟制造出的那个黑色球体骤然消散,结果只有他一个人从里面跳了出来。

        本以为对方施展的领域是能将敌人转移到别处空间的能力,结果出来的五条悟却说是他们两个人自己原地消失的,搞得他以为自己的领域自动开发出了什么新的功能。

        “原、原地消失?!”听此沢田纲吉不由慌张起来,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reborn却没有表现出多少担心的样子,  五条悟自然没有说谎的必要,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可以解释这个情况。

        “被排斥出去了吧,  被你的那个拓麻歌子监测到了,  毕竟他们闹出的动静可不小。”reborn嘲讽道。

        reborn的解释让沢田纲吉更摸不着头脑,  他抽着嘴角语气微妙道:“可是比起他们,reborn你自己也制造出了不小的混乱了吧?”

        言下之意是你怎么就没被排斥出去。

        “所以说了要在来之前做好功课,和他们不一样,  我在这个世界可是拥有合理的身份。”reborn轻描淡写道,  “之前我已经让狱寺转告了他们关于这个世界的规则,  不过没想到云雀那家伙知道你在这里后就迫不及待地立刻过来了。不错呢,  作为守护者中最难掌控的一个,他竟然可以想都不想就过来找你,看来作为首领你的人格魅力也没那么糟糕。”

        “不我想云雀学长只是想找个理由过来和我打架吧。”沢田纲吉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

        至于六道骸,大概是想测试下齿轮的力量能否自由穿梭两个世界,沢田纲吉听到了他出现的时候说出的那句话,只不过没想到会和云雀恭弥好巧不巧地碰上。

        万幸没有造成更大的冲突。

        感谢好人五条悟。

        而被沢田纲吉念叨的五条悟,此时正在京都校的校长室里眼神放空地承受着乐岩寺的怒火。

        本来另一个京都校的老师也要一起来的,结果没想到自己在解除领域并告知他刚刚那两个人原地消失了后,这人头也不回地立刻拎起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沢田纲吉就要往回走,不过被自己眼疾手快地拦住,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几分钟前被自己打电话叫来的家入硝子终于出现,一起的还有听见动静慌忙赶来的乐岩寺校长。

        晕倒的沢田纲吉被家入硝子带走,在场唯二的老师被乐岩寺锁定,直接不客气地将两人全都带到了校长室。

        五条悟刚想找借口趁机偷偷溜走,结果没想到那个京都的家伙溜的更快,直接告诉乐岩寺担心自己沢田纲吉的情况想先去医务室一趟,因为沢田纲吉是专门过来找他商讨咒术师等级晋升的事,要是因此受到牵连影响和东京校之间的关系就不好了。

        五条悟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一本正经地说着胡话,结果乐岩寺那个老头竟然还真的信了他的鬼话,立刻松口放他走人。

        刚想说东京校的老师还在这呢你一个京都的家伙跑来凑什么热闹,然而这家伙在他开口前转身就溜了出去,临走前还给了自己一个挑衅十足的眼神。

        硬了,拳头硬了。

        五条悟只能忍气吞声地独自一人承受乐岩寺的怒火,这老头似乎笃定了刚刚的那场骚乱就是自己造成的,还怀疑沢田纲吉晕倒是不是也是他干的。

        虽然五条悟也不知道沢田纲吉为什么好好的就突然晕了过去,但他直觉和刚刚溜走的家伙有关,话又说回来,他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来就看到沢田纲吉只穿着一条内裤从天而降?不过对方的那条内裤真的挺让人在意的。

        原来那小子竟然是三角裤派,真是看不出来,还有上面的印花他只在偶尔路过的童装店里见到过类似的,沢田纲吉在某种方面上真的很嗯很童趣。

        思绪开始歪到了莫名其妙的地方,五条悟光明正大地走着神,如果不是乐岩寺还在这里不停歇地持续输出,五条悟早就想把手机拿出来仔细观摩着刚刚拍到的照片。

        是的,之前沢田纲吉猜的没错,五条悟的确在看到沢田纲吉从天而降的那一刻就掏出手机打开相机连续拍了好几张照片,他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记录学生出糗的机会,更何况是沢田纲吉浑身赤/裸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壮观模样。

        五条悟的思绪已经飘到了一个月后的升学礼物该给沢田纲吉挑选什么花色的内裤上,说累了的乐岩寺终于停顿了一下伸手去拿水喝,见五条悟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一脸深思的样子,还以为这家伙总算良心发现觉得羞愧。

        乐岩寺的脸色缓和不少,他轻咳了一声,刚想让五条悟说明清楚情况,然而他叫了好几声对方都没有反应,乐岩寺皱着眉起身走了过去,却发现这家伙竟然在一脸深思地发着呆!

        “五条悟!”乐岩寺怒吼出声,搞半天这个混蛋根本就没有听自己说话。

        听见乐岩寺陡然拔高的声音五条悟才慢悠悠地回过神,他看着乐岩寺因为怒气而竖起的眉毛,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说完了?说完我就走了哦。”五条悟起身作势要走,实际上乐岩寺刚刚叭叭叭了半天他一个字都没听见。

        乐岩寺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他,手里拄着的拐杖重重地朝地板上一敲,他严厉警告道:“这里可不是你们东京高专,不要以为夜蛾那家伙不在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啊,你这个老头真的好啰嗦啊。”五条悟干脆又坐了回去,面色开始不耐烦起来,“我可爱的学生现在还在医务室里躺着昏迷不醒呢,这件事你们要怎么负责啊,果然每次来你们京都校准没好事。”

        “沢田纲吉?他不是被你吓晕过去的吗?”乐岩寺疑惑道。

        “啊?你听谁说的?”

        “刚刚歌姬特地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你们学校的沢田纲吉一见到你人就倒下去不省人事了,我说下次你在管教学生的时候能不能注意点分寸,不要跑到别人的学校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竟然是歌姬这个笨蛋!

        后槽牙开始发痒起来,五条悟难得在这位学姐手里吃了个瘪,一定是被自己叫来的家入硝子把情况说给她听后这家伙又添油加醋地告诉了乐岩寺。

        五条悟难得没有立刻撇清关系,一方面是他现在的确没有搞清楚状况,另一方面则是他还不能把沢田纲吉的秘密暴露出来,因为可以笃定的是京都的那位老师以及刚刚被自己拖入领域的两个人和沢田纲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若是被乐岩寺知道了实情那必定会将沢田纲吉再次推向一个不利的局面,就像监理部的那次事件一样,

        在遇到和自己的学生相关的事时五条悟要比往常更要冷静,或许现在他和高层的关系还没到彻底无法调和地步,但五条悟确信这一天已经离自己不远了。

        在神龛中度过的漫长时间里他所接收到的信息过于庞大,自己的这双六眼能看到的东西太多,而经过这次,过去所有隐藏起来不被自己所察觉的秘密在进化的六眼下无所遁形,而被窥探到的一些真相第一次让他产生了如此令人发颤的兴奋感。

        五条悟自顾自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再次被无视的乐岩寺已经没了脾气,他一向和五条悟不对付,每次见面必会吵起来,即便这次是自己占理的但也依旧拿他没一点办法。

        已经不想再去追究五条悟到底为什么会突然闯进京都校把教职员楼的那片区域搞得一团糟,乐岩寺想着先把罚单开了,这次绝对要狠狠敲东京校一笔,不然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转身去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找出一张空白的填写单,乐岩寺认真地在写起赔偿申请,列举了刚刚京都校受损的所有建筑。

        最终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乐岩寺刚想把那张罚单狠狠扔到五条悟脸上,转身却发现后面空无一人,这家伙竟然趁着他写罚单的功夫偷偷溜走了。

        一时间乐岩寺的脸色变得极其精彩。

        五条悟当然不会再继续待在校长室听乐岩寺没完没了地说废话,找机会终于溜了出来,他轻车熟路地在京都校里晃悠着,朝医务室的方向走去。

        而在走到医务室楼下,恰好遇上了刚离开那里的沢田纲吉。

        “啊!五条先生!”看到五条悟安然无恙的出现时沢田纲吉眼睛一亮,抱着手里叠好的外套迎了上去。

        两分钟前五条悟才和家入硝子通完电话,也得知沢田纲吉已经醒了过来,不过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恢复离开了医务室。

        “身体已经没事了?”五条悟笑着关心道。

        “完全没问题了,硝子小姐已经帮我治疗好了。”沢田纲吉将手里的外套递了过去,想了想还是尴尬地收了回来,“这个外套之后我还是洗干净了再还给您吧。”

        好笑的看着沢田纲吉尴尬的神色,五条悟抬手拍了拍他的脑袋,“那就麻烦纲吉了~”

        见五条悟没有介意的样子,沢田纲吉松了口气,刚想要再说些什么时,就听见背后响起了一道凉凉的声音。

        “离别人的学生远一点啊。”

        落后几步的rebron慢吞吞地跟了上来,看见的就是那个碍眼的白毛贴着自己学生的样子。

        装作没听到对方话里的意有所指,五条悟的手依旧没有从沢田纲吉脑袋上移开,他歪着头伸出另一只手向rebron打着招呼,而说出的话却让reborn额角一跳。

        “可是纲吉现在也是我的学生欸。”五条悟眨了眨眼,语气极其无辜。

        对方挑衅的话语成功挑起了rebron紧绷的神经,他的目光暗沉下来,一瞬不瞬地看着五条悟,沉郁的脸色和对方满脸的灿烂笑容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被夹在中间的沢田纲吉莫名觉得有些喘不过气,知道这两个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生怕再像之前那样一言不合又动起手,沢田纲吉苦着脸想着该怎么缓和下这种诡异的气氛。

        而就在这时,reborn却冷不丁的开口。

        “聊聊?”reborn平静道。

        五条悟保持着嘴角的弧度,放在沢田纲吉脑袋上的手收了回来。

        “真巧,我也早就想找你聊聊了。”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28546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