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58章 目标58

第58章 目标58


再三确认了沢田纲吉的身体真的已经没事后,  五条悟满意地收回视线,接着拍了拍手正经道:“既然现在大家都没问题了,那就跟着五条老师一起到个地方去谈正事吧!”

        沢田纲吉已经习惯了五条悟这副脱线夸张的语气,  还在那认真猜测这两个人待会到底要谈什么事,  而reborn自五条悟出现后就一直在忍耐,  从初次见面就与他外表看着过于轻浮的气场不合,深入了解下来发现这人就是个不分场合精准踩雷的ky,  不过最碍眼还是这个家伙总是无时不刻地粘着自己的学生。

        而沢田纲吉那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看来过去五条悟已经做过了无数次这种事。

        不过也只有五条悟这种厚脸皮的人才能做出这种在reborn看来就是在骚扰未成年的可耻行为。

        完全不知道在reborn眼里自己已经变成了骚扰未成年的无良教师,  五条悟兴致勃勃地把沢田纲吉拉到自己身边,  又示意刻意与他保持距离的reborn也靠过来。

        reborn忍了又忍,  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想看看这家伙到底要干嘛。

        五条悟夹在沢田纲吉和reborn中间,  见两个人都靠了过来,  他两只手分别放在两人的肩膀上,双手微微发力,  体内的咒力释放而出,施展了瞬移。

        reborn只感觉到肩膀上那道重量似乎被注入了什么,  紧接着他的身体一轻,周围的景象也扭曲起来,下一秒双脚落地,而刚刚还身处在京都高专的他们现在竟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一个狭窄昏暗的暗巷,三个人紧贴着墙壁并排站开也觉得非常拥挤,暗巷前方一片光亮,  有不少行人匆匆忙忙地经过,  看着应该是一条繁华的街道。

        “瞬移?”立刻甩开五条悟放在肩膀的手,  reborn饶有兴致地四处打量起来到的新的环境,  “你的能力还真是实用。”

        “哼哼,不用这招的话乐岩寺那个老头待会就追过来了,到时候想跑都跑不掉。”五条悟早就领略过了乐岩寺紧追不舍的麻烦样子,不过在走之前好像听到那个老头要给自己开罚单来着?

        嗨呀不管了,就算开罚单最后也会寄到东京高专那边,到时候找夜蛾校长报销就好了。

        “不过这个地方是什么店的后门吗?”沢田纲吉问,他已经看到了好几个大型垃圾桶,像是只有餐厅之类的店才会用到。

        “答对了~这里是我常来的一家家庭餐厅的后门,因为只有这里和京都高专是一个直线方向,用瞬移过来是最方便的。”

        “欸?家庭餐厅?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有些受不了这里逼仄的环境,reborn抬步率先走出了暗巷。

        “reborn?你等等啊!”瞥见reborn已经走了出去,沢田纲吉下意识就要追上去。

        嗯?reborn?

        听见沢田纲吉脱口而出的陌生名字,五条悟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起来。

        他记得那个从意大利来的家伙本名是叫rinascita,虽说念起来很奇怪但的确是意大利人会取的名字,不过刚刚那个“reborn”又是什么?

        和沢田纲吉稀烂的外语水平不一样,五条悟还是精通不少小语种,他记得rinascita的意思是——

        “五条先生!您也赶快过来吧!”沢田纲吉站在暗巷的出口朝还在里面的五条悟挥手。

        收起思绪,五条悟慢悠悠地走了出去和沢田纲吉他们汇合。

        五条悟轻车熟路地领着两人走进家庭餐厅,现在正值午休时间,不少附近的上班族来这里光顾,店里的人并不少。

        很快就找到一个空位,五条悟率先坐下,又拍着身边的空位示意沢田纲吉坐过来。

        沢田纲吉也没有多想就要顺势坐下,却被身后的reborn一把拽住后衣领。

        “reborn?”沢田纲吉扭头疑惑地看向身后拽着自己的reborn,现在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reborn却没看他,也没解释自己现在的行为,他把沢田纲吉丢到了对面的位置上,而自己则直接在五条悟身边坐下。

        五条悟脸上的表情瞬间扭曲起来。

        沢田纲吉懵逼地调整好坐姿,有些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被reborn突然丢到了对面的位置,而在看到reborn竟然一脸平静的五条悟身边坐下,面色不由变得诧异起来。

        好神奇,reborn竟然会主动坐在五条悟旁边,明明之前还和他两看相厌,这是要冰释前嫌的节奏?

        心里的猜测已经歪到了莫名其妙的方向,沢田纲吉想着之前reborn说的“聊聊”不会是想和五条悟聊完后两个人握手言和吧?

        越想越有这种可能,沢田纲吉看向那两人的目光变得微妙起来,他忍不住开口:“要不我走?你们两个单独聊聊?”

        “你又在想什么不切实际的事?”reborn瞥了他一眼,知道这个家伙又在胡思乱想了,“坐回去,我们要谈的事和你有关。”

        “是这样没错,不过我倒是也挺想和这位里纳斯先生单独聊聊呢。”五条悟拄着脸状似友善地问,“啊对了,我是该叫你里纳斯还是reborn呢?”

        听此reborn瞥了他一眼,接着又看向对面的沢田纲吉语气凉凉道:“你都告诉他了?”

        沢田纲吉也是满脸震惊,他下意识摇头,过了几秒又后知后觉刚刚在巷口时自己下意识叫出了reborn的名字,大概被五条悟听到了。

        “啊好像是无意中喊出了你的名字。”沢田纲吉挠着脸尴尬道,“不过五条先生知道了也关系吧?因为他几乎已经全部知道了啊。”

        沢田纲吉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向reborn说明清楚这个情况,五条悟已经知道自己一直隐瞒的秘密的这件事。

        对此reborn倒是没有多少惊讶,在他看来沢田纲吉能保守秘密不被其他人发觉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过在听到五条悟第一眼就识破了沢田纲吉的身份时还是不由有些诧异。

        “也不算识破啦,只是看到纲吉体内流动的气息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因为蛮在意的于是就把他带到高专了。”五条悟说。

        “你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随意收留来路不明的人的性格。”

        “那是因为纲吉太好骗啦,随随便便编出的一个谎言就把这家伙吓得立刻相信了,不然当时还要想其他办法把他骗来高专呢。”想到初见沢田纲吉的那次五条悟就觉得好笑,比起把他定义成来路不明的危险人物,五条悟觉得他更像是误入陌生地方的懵懂的小动物。

        虽然这个懵懂的小动物点燃火焰揍起人来时一点也不含糊就是了。

        “???原来那个时候说要我赔偿修缮金其实是假的??”沢田纲吉这才反应过来编出的谎言指的是什么,他不可置信地看向五条悟。

        “是的哦,实际上那座被破坏的疗养院完全不需要你来赔偿,因为就算那天你没有刚好撞上那些咒灵也会有其他咒术师过去祓除的,所以最终疗养院还是会变成一片废墟,而监理部专门有人会处理善后这类的事故,要是祓除个咒灵还要小心翼翼注意不破坏周围的建筑设施那效率也太低了。”

        作为过去出任务常常忘记放“帐”,并不顾夜蛾正道和监理部警告无节制放大招力求效率祓除咒灵的咒术师界头号拆迁头子,五条悟对过于小心谨慎的工作方式向来是嗤之以鼻,相对的沢田纲吉的战斗风格就让他非常欣赏,两人从某种程度上都算的上是一个高输出高机动的移动炮台,打团战更是能以一敌百,若不是之前夜蛾正道经常明里暗里的警告自己,他早就拉着沢田纲吉一起去出差执行任务了,这样任务周期直接可以缩短一半。

        当然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和沢田纲吉一起承受夜蛾正道的斥责和怒火。

        五条悟总是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和沢田纲吉惺惺相惜。

        “看来不管到了任何地方你都一如既往的好骗呢。”reborn似笑非笑地看了沢田纲吉一眼,“不错,继续保持初心。”

        对此沢田纲吉一脸的复杂,当时他真的被五条悟严肃正经的语气唬住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干脆地答应他来到高专,结果没想到这人竟然一上来就骗了自己,难怪这么久了他也没收到过那座疗养院的赔偿账单。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现在少了一笔需要赔偿的费用,毕竟自己目前负债八亿八,苍蝇腿再小也是肉,能少多少是多少。

        沢田纲吉如此乐观地这样想着,至于五条悟最开始欺骗自己的事他也没怎么介意,如果不是五条悟他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了容身之处。

        五条悟从一坐下就在几人周围下了一个小型的“帐”,这样就不会被其他不相干的人听见他们之间的谈话。

        在经过了一场还算轻松的闲聊,五条悟终于进入了正题,他摘下了一直戴着的那副墨镜。

        璀璨瑰丽的苍天之瞳就这么无所遮掩地显露出来,坐在对面的沢田纲吉首当其冲地撞进了那双眼睛里。

        在毫无防备地触及到那抹摄人的冰蓝时沢田纲吉不禁一阵恍惚,大脑也开始眩晕起来,一时间眼前像是走马灯般闪过了刺眼的光斑,直接让他的视线里的所有事物彻底消失。

        沢田纲吉下意识闭上眼,面色有些痛苦,过去他看过了太多次五条悟的那双六眼,但从未像现在这样产生了如此强烈的反应。

        与那双眼睛对视时有种要被吸入进去的错觉,像是第一次面对六道骸施展出的幻术,但也没有出现五条悟的这双眼睛带来的致盲效果。

        好在致盲只是短暂的,很快沢田纲吉的视线恢复了正常,但眩晕感还在,他有些难受的趴在桌子上整个人都蔫了下来。

        见状五条悟立刻把墨镜戴了回去,他也没想到沢田纲吉的反应会这么大,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想塞进他的嘴巴里,而另一边的reborn放出了列恩,将晴属性火焰注入进去后列恩接近沢田纲吉,趴在他的肩膀上伸出细长的舌头轻轻地舔舐起他的脸颊。

        脸颊传来湿漉漉的感觉,同时嘴巴里被塞进了一颗糖,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遍布全身,刚刚那种眩晕的不适感立刻消退了。

        五条悟和reborn的动作几乎是同时完成,两人默不作声地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立刻齐齐移开视线。

        或许因为气场不和以及各种不可明说的因素使得两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但一旦涉及同一个人的问题时这两个人又出奇地默契。

        意识这点的五条悟和reborn不约而同地露出嫌弃至极的表情,这种奇奇怪怪的默契他们一点也不想要。

        总算缓过来劲,沢田纲吉小心翼翼地眯着眼再去看五条悟,发现对方重新戴上了墨镜后才松了口气。

        “谢谢你,列恩。”沢田纲吉转头看着趴在自己肩膀上绿色变色龙向它道谢。

        亲昵地蹭了蹭沢田纲吉的脸颊,列恩顺着他的手臂慢吞吞地爬下来,回到了自己主人的帽子上。

        沢田纲吉嚼着五条悟塞过来的糖果,糖分充分缓解了刚刚难受的眩晕,而刚刚列恩舔着自己时明显感觉到有晴属性的火焰注入了进来,直接将因为直视六眼产生的负面影响抵消掉了。

        五条悟这次给的糖果是蜜瓜口味的,沢田纲吉慢慢咀嚼着,对刚刚直视六眼发生的状况感到心有余悸,他不解地问:“您的六眼是变异了吗?”

        沢田纲吉只能想到这个说辞。

        险些被“变异”这个词逗笑,五条悟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认可道:“嗯也可以用变异来解释吧,实际上是我的那位祖先在把我拖进神龛里后就对我来了次漫长的教育,顺便帮我把六眼也进化了一下。”

        “如果说以前的六眼能解析出像温度测定图形那样的场景,但仅限于要有咒力的支持,那么现在进化后的六眼可以清楚地看清所有活着的生物的呼吸频率,重心的移动,肌肉的收缩,血液的流动,细胞的运动,也不需要我再持续使用反转术式不断修复消耗的大脑,在这种情况下甚至可以看清某些未知力量的流动轨迹——”

        说到这五条悟轻笑了一声,看了眼沢田纲吉和reborn,“比如纲吉身体里跳动着的橙红色火焰,以及旁边这位先生的不怎么明显的金黄色火焰。”

        “也就是说你的眼睛现在已经可以解析出死气火焰的流动轨迹了?”reborn问,“不过为什么阿纲刚刚看到你的眼睛时反应会那么大?”

        “唔,大概是因为纲吉没有咒力的缘故吧。”五条悟猜测。

        “欸?那以后我就不能直接看到您的眼睛了?”沢田纲吉诧异道。

        五条悟摇了摇头,将墨镜稍稍拉下来了一点,“不用担心,这不是被动能力,我可以主动把它关掉的。”

        “那就好”沢田纲吉放下心来,虽然已经习惯了五条悟戴着眼罩和墨镜的样子,但要是一直这样遮住眼睛那也太奇怪了。

        关于五条悟的六眼reborn之前也得到过一些情报,只不过没想到这家伙现在直接飞跃了一个阶层,和古里炎真那小子家族中的一个人的能力类似,强化后的六眼简直让他变得无懈可击。

        “不过发动新能力有次数限制啦,还有cd时间,具体的情况我还没有彻底摸清,等之后再说吧。”五条悟靠在沙发上,整个人变得极其放松,“好啦,我这边的情报差不多都告诉你们了,现在该你们了~”

        五条悟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而reborn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会后突然问:“你刚刚说你现在的眼睛可以看见某些未知的力量?”

        “是啊~或许连一些超自然现象也能看见呢~”

        得到五条悟的肯定,reborn的嘴角扬起一道弧度。

        “那正好,刚好现在有个人想见见你呢。”

        听此五条悟挑了挑眉,reborn莫名开始玩味起来的神情让他有了不祥的预感。

        沢田纲吉迷惑地听着两人像在打哑谜的对话,刚想开口询问,却听见旁边的落地窗突然响起一阵敲击声。

        下意识朝窗外看去,沢田纲吉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正站在家庭餐厅的窗外,见他看了过来,那人还冲他愉悦地挥了挥手。

        五条悟也望了过去,而在看清那人时他的脸色倏地变得糟糕了起来。

        “啊,我以为是谁呢。”五条悟慢悠悠道,“这不是之前纲吉找的我的代餐吗?”

        reborn:

        沢田纲吉:

        你又开始了是吧?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28169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