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59章 目标59

第59章 目标59


沢田纲吉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高挑的身形走进了家庭餐厅,  准确无误地找到了他们坐着的位置。

        来人正是之前出现在东京监理部总部帮了沢田纲吉的白兰。

        白兰走近三人坐着的位置,紫罗兰的眼眸注视着面前这道看不见的屏障,随即曲起手指做出敲击的姿势。

        五条悟沉默了一瞬,  最终还是解开了“帐”,  放白兰走了进来。

        “嗯~多谢配合。”白兰神情愉悦,目光扫视了一圈分开坐着的三人,  接着便锁定沢田纲吉身边的空位,顺其自然地坐下。

        白兰突然坐过来使这里的座位变得拥挤起来,沢田纲吉立刻朝里面坐了坐,给旁边的白兰留出更多的位置。

        虽说这里是四人位,  但两个身形高大的人坐在一边还是略显拥挤,  也不知道对面的五条悟和reborn是怎么想的竟然要坐到一起。

        “大家都在等我吗?”白兰眨了眨眼做出一副极其感动的样子,  “这么久没见没想到大家都变得这么客气了,  真是令人感动。”

        “没有人在等你,只是你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而已。”reborn瞥了他一眼语气冷漠,“那边的事都解决好了?”

        “哈哈,既然是reborn君交待的事那我必定会做到的,毕竟我也不放心纲吉君一个人待在这里。”白兰拄起脸颊歪着脑袋看向身边的沢田纲吉,  “不过看纲吉君的样子似乎一切顺利呢。”

        两个人的对话听的沢田纲吉一头雾水,白兰再次来到这里是reborn的意思?

        不过白兰后面的那句话让沢田纲吉下意识反驳:“也没有很顺利反而现在更加麻烦了。”

        “啊,是在说赎金的事吧,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呢。”白兰神色微妙,眼神里带着同情又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幸灾乐祸。

        虽说他现在已经完全和沢田纲吉和解,但这也不妨碍他乐于看到过去让自己吃瘪的人也吃瘪一次,  无论是未来还是现在,  白兰一直保持着乐子人的心态,  不过他也会尽其所能地去帮沢田纲吉就是了。

        坐在对面的五条悟沉默了半晌,  突然出现的白兰本就让他不爽,看到他脸色过于灿烂的笑容更让他不爽了。

        “这就是你说的要见我的人?”五条悟看向身旁的reborn,语气不善。

        装作没有看出五条悟的不满,reborn淡定自若地拿过桌子上的菜单仔细翻看起来。

        “这么着急做什么,反正人都到齐了,总之先把午饭解决了吧,现在也已经中午了。”reborn翻阅着菜单说道,“你不是经常来这家餐厅吗,有什么推荐菜吗?”

        五条悟:???

        刚想说你事都没说完呢怎么就突然要先吃饭了,五条悟刚想谴责对方这种不道德的行为,却看见对面的白兰也拿起了另一份菜单翻看了起来,还拉上沢田纲吉和他一起看。

        “正好我也饿了呢,我还是第一次来家庭餐厅吃饭~”白兰饶有兴致地一页页浏览起上面的菜品,“纲吉君要吃点什么吗?”

        “欸?我来看看话说从早上一直到现在我都没吃什么东西,现在肚子也有点饿。”沢田纲吉歪着半身去看白兰手里的菜单。

        “啊对了。”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白兰笑意盈盈地看向五条悟,“这顿饭应该由你来请吧,五条代餐君?”

        “”

        五条悟缄默,第一次体会到了血压飙升的感觉,这么一想他上次和这个白毛交手了一番,但还没分出胜负对方就消失在了高专,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他再次记起了那天被叫做“代餐”产生的微妙心态。

        很神奇,聚集在沢田纲吉周围的人无一例外让都与他气场不合,甚至都大打出手过,五条悟不禁怀疑沢田纲吉这种性子的人是怎么会认识这两个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极其恶劣的家伙的。

        自我感觉良好的五条悟丝毫没有觉得自己也是个性格恶劣的混蛋。

        而偏偏就是这几个互看不顺眼的人今天神奇地聚集在了一起,被夹在中间的沢田纲吉在无意识下使他们三人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又安稳的状态。

        从神龛出来后升级的不只是六眼,五条悟的心态比起过去也改变了许多,起码他现在并不想破坏这种微妙的平衡。

        当然更多的是因为他不想让沢田纲吉感到为难,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两个人对沢田纲吉来说应该无比重要。

        心态干脆放平稳,五条悟没有理会白兰的挑衅,一把夺过reborn手里的菜单自顾自地看起来。

        “请客当然没问题,反正你们都是纲吉的朋友嘛。”五条悟随口道,“不过吃什么还是由我来决定吧~”

        迅速浏览起菜单上的菜品,五条悟叭叭叭直接报出了好几个菜名。

        “纲吉和我都先各来一份特大号香蕉船和草莓芭菲吧,啊,我还要再加一份黄油土豆。”

        “咦?竟然还有夏威夷风的披萨,那先给reborn老师点上,然后这位白兰君?来一份中国菜白斩鸡如何?”

        “”

        “”

        不愧是五条悟,这种时候都不忘恶心一把对手。

        最后当然没让五条悟点餐成功,沢田纲吉只得充当工具人收起菜单自己去前台点餐,不然好好一顿饭迟早会变成餐桌斗殴。

        沢田纲吉有些心累,夹在这三个人中间的感觉可一点也不好受,之前只是五条悟和reborn两个人自己还好调解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但现在又来了一个更加捉摸不透的白兰,沢田纲吉只觉得再这样下去别说还赎金了,自己怕是要天天盯着他们以防再发生各种突发事故。

        沢田纲吉一不在五条悟和白兰双双现出原形,五条悟翘起腿整个人以一个极其嚣张的姿势靠在沙发里,双手刚想张开搭在靠背上,却突然想起旁边还坐着一个reborn,他根本没有地方舒展身体,只能憋屈地缩在角落里。

        而坐在对面的白兰则拿起桌子上的一把叉子无聊地比划起来,叉子指向五条悟时他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恶劣的想法,他扯过桌子上的一块黑色方巾撕成长条,接着将长条一圈圈的裹在叉子上。

        满意地看着自己完成的造型诡异的叉子,白兰的手指灵活地让叉子在指尖转了几个圈,紧接着手腕一转,直接将叉子向对面的五条悟投掷过去。

        「无下限」自动识别了飞过来的叉子,“啪嗒”一声掉落在了桌子上,五条悟看着那把被黑色布条裹着的叉子,拿在手里把玩起来,而叉子诡异的造型让他眉头一跳。

        “不觉得很像你吗?那个叉子的造型。”白兰的眼睛弯了起来,“和代餐君的发型很适配,啊,你看那边的那个扫把,更像了呢。”

        白兰指了指墙角的垃圾桶旁倒立放置的一把扫把。

        五条悟:

        饶有兴致地看着白兰单方面的打嘴炮输出,reborn发现这两个性格同样糟糕的家伙碰到一起竟然也会这么剑拔弩张,他之前还觉得五条悟和白兰可能会相处的很愉快,看来是他太乐观了。

        “你们之前有仇?”reborn问,“能让白兰如此针对一个人还真是少见。”

        “啊,是有仇呢~”五条悟咧开嘴角露出和白兰如出一辙的笑容,“毕竟之前的那次交战中我把他的翅膀烧穿了一个洞呢,还掉了一地的毛,话说你的翅膀呢?不会是因为上次毛掉光了到现在还没长出来吧?”

        说到这五条悟的语气变得极其诚挚,“所以说刚刚应该听我的点一份白斩鸡的,毕竟和白兰君也很适配嘛~”

        白兰:

        “为什么是白斩鸡?”reborn来了兴趣。

        “因为最上面有鸡翅膀,而且是一只扒光了毛的鸡。”五条悟开始介绍起这道有名的中国菜,“啊,不过我没有内涵的意思哦,纯粹觉得这道菜和白兰君很适配呢。”

        毫不留情地回击了白兰刚刚的人身攻击,五条悟愉悦地看着对方眼角下那个越来越鲜艳的倒皇冠刺青。

        无下限自动开启,五条悟干脆做好了再和白兰打一架的准备,反正已经放出了“帐”,大不了直接发动瞬移把这家伙带走,正好他也想试试进化后的六眼到底可以强到什么程度。

        白兰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糟糕了下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像现在这种想弄死一个人的强烈感觉,若不是现在身处的环境特殊,他或许早就把五条悟拖到时空裂缝里来场激/情互殴。

        当然白兰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虽说五条悟看着也是个好战的性格,不过就算他们两个打起来也会被沢田纲吉阻止,只要有他的插/入一切斗争都会变得索然无味起来,因为只要一触及到沢田纲吉那双澄澈的眼眸时再强烈的战意也会如潮水般褪去,仿佛受到了什么暗示指引,整个人都会平静下来。

        和尤尼一样,沢田纲吉是自己唯二想长久五他待在一起的人。

        当然这也不代表他就要被五条悟骑脸嘲讽输出。

        “我们真的要和这种家伙一起合作吗,reborn君?”白兰看向对面不动声色看着戏的男人。

        一脸“你俩怎么不继续吵了”的遗憾表情,reborn无奈摇头,本以为能在沢田纲吉回来之前看到这两个家伙打起来。

        “我说啊,你刚刚说有人想见我不会就是这个人吧?”五条悟也把矛头指向了reborn,他之前说的“聊聊”可不是要和这种家伙一起聊啊。

        听此reborn总算来了点兴致,他暼了眼白兰,见他也是一脸不耐的样子,便曲起手指在桌子上不轻不重地敲了几下。

        “的确有人想见你,不过不是白兰,但必须有白兰在才能把那个人带到你面前来。”

        收到reborn的眼神示意,白兰收起浑身的不耐,但动作还是不情不愿。

        他伸出右手五指曲起,大空属性的死气火焰注入其中,接朝面前的空气重重一抓,下一秒这片空间像是被撕裂般竟凭空出现了一道裂缝,随着死气火焰的注入裂缝越来越大,直至撕裂出足有一人高的空隙。

        一瞬不瞬地盯着对方像是在变魔术施法般的行为,五条悟隐约感觉到裂缝里有什么人要走出来了。

        而当那人缓缓从裂缝里出现时,五条悟的瞳孔骤然紧缩。

        披肩着的长发梳着丸子头,身穿袈裟的黑发男人从容地从裂缝里跳了出来。

        久违的真实感让男人有些不适应地皱了皱眉,待察觉到猛然锁定住自己的一道令人心悸的强大气息时,男人抬眼与对面正紧紧盯着他的五条悟对视起来。

        那双平静无波的双眸此时终于有了些许起伏。

        “呀,真是许久未见了,悟。”

        男人抬手友好到向他打着招呼,而下一秒刚刚还平和的面色瞬间阴森可怖起来。

        “或许是亲手被你杀死之后的怨念太过强大,我终于从地狱爬了上来,特地回到这里找你索命,你——”

        男人真情实感地演了起来,而声音却戛然而止。

        回应他的是五条悟朝自己脑门丢过来的好几/把叉子。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26897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