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62章 目标62

第62章 目标62


最终沢田纲吉还是没有回答那个使他怔愣的问题。

        因为很快五条悟转移了话题。

        “哈哈,  表情不要这么纠结啊,老师只是随便问问。”好笑地看着沢田纲吉紧蹙起的眉头,  五条悟伸出手轻轻在他眉间戳了一下,  “来,笑一个~我都答应了和你们合作,起码要表现的开心点嘛。”

        五条悟的面色语气恢复了往日的轻佻,  但沢田纲吉的心情却没因此放松下来,  反而觉得五条悟刚刚问出的那个问题莫名有些沉重。

        这时他才恍然,自己在完成目标后是一定会离开这里回到原来的世界,  而那天的谈判自己也丝毫没有掩饰这个想法,  因为这也是他们长久以来达成的共识,可他全然忘记了那时还有五条悟在场,因为下意识把五条悟划入了这边的阵营,沢田纲吉完全忘记了向对方坦白这件事。

        直到现在五条悟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  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再像之前那样坚定的地回答他,心里闪过太多的思绪,  即使最终的目标始终没有变过,但他此时好像多了一分迟疑。

        一眼就看穿沢田纲吉此刻的复杂情绪,五条悟暗暗叹息着,  他站起身,  自顾自地拿起一边挂在衣架上的外套递给沢田纲吉。

        “还不困吧?现在陪老师出去走走?”

        这次沢田纲吉没有犹豫,接过外套穿好,  和五条悟一前一后走出了宿舍。

        夜晚室外的气温比起白天要低上许多,虽说已是春季,  但外面凛冽的寒风还是让人忍不住想裹紧身上的衣服。

        跟着五条悟一起来到了高专的操场,  两人在操场边的草坪停下,  五条悟整个人直接放松地躺了下来,  双手枕在脑后仰望着上方漆黑的夜空,而沢田纲吉在他身边盘腿坐下,深夜的寒风吹拂着还未完全干透的头发,以防感冒他还是拉起外套的帽子将脑袋遮了起来。

        只有在这种时候高专才真正像一片与世隔绝的荒凉之地,寂静无声到好像时间都停滞了一样。

        五条悟很喜欢这种沉寂的环境,没有白天喧嚣杂乱的声音和令人作呕的咒灵,周围只有寒风发出的簌簌声,还有两人相互交叠的微弱呼吸声。

        若不是还有其他话要和沢田纲吉说,五条悟觉得就这么躺在草坪上睡过去也不错。

        “五条先生,不要睡过去了,小心感冒。”见五条悟半天没有动静像是睡着了般,沢田纲吉忍不住出声提醒。

        闭目假寐的五条悟这才有了反应,他曲起一条腿,伸出手臂张开右手朝空中虚虚一握,似乎想攥住什么东西。

        “今晚没有星星呢,明明天气很好的样子。”

        “有吧?那边闪着的几颗不就是?”沢田纲吉抬手指了指天际的一处,那几颗星星正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放下手沢田纲吉不禁疑惑,五条悟把他叫出来不会就是为了看星星吧?

        “当然不是,只是觉得有星星的话氛围会很好。”像有读心术般回答了沢田纲吉的疑问,五条悟盯着天际的那颗闪烁着的星星,缓缓开口,“纲吉说说自己的事吧。”

        “欸?”

        “说说在你那边世界的事?虽然早就知道了纲吉不属于这里,但之前好像一直没有直接问过你呢,纲吉也没有主动说过。”五条悟继续道,“在家庭餐厅的那次听不到了不少关于你的事,说不好奇是假的,不过果然还是想亲口听纲吉说出来呢。”

        “关于我的事啊”没想到五条悟特地叫自己出来是为了这种事,沢田纲吉摸着脑袋有些诧异,不过仔细想想自己的确从来没有向五条悟提起过关于自己的事,之前是为了隐瞒真实身份所以选择闭口不谈,不过五条悟早就看穿了一切,那么现在的确没有了继续隐瞒的理由。

        话虽如此,沢田纲吉觉得自己的过去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起码有一大半都是过于惨烈的经历。

        “嗯?觉得难以启齿吗?”五条悟轻笑道,“安啦,尽管说,老师不会嘲笑你的~”

        “不,这也没什么难以启齿的。”沢田纲吉叹了口气,稍微调整了下僵硬的坐姿,斟酌着措辞开始叙述起他很久未提及的过去。

        沢田纲吉从来像现在这样在如此沉寂的环境下缓声说起关于自己的事情,倾听的对象还是五条悟。

        没有想着隐瞒什么,沢田纲吉干脆从遇见reborn的那天开始说起,从一开始的抗拒到最后的屈服,沢田纲吉提及这一过程的变化时面色不由变得无奈沧桑,当提起最开始经常被reborn不讲理地射/入死气弹被迫爆衣裸奔在不知道多少人面前社死时,五条悟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原来那天你莫名其妙只穿着一条内裤裸奔的样子是有先例的啊!”五条悟笑得眼角都渗出了泪花,“真可惜我只看过那一次!”

        “五条先生!”有些羞恼地看着五条悟笑得东倒西歪的样子,沢田纲吉越发觉得这种事说出口会让自己更加丢人。

        “哈哈抱歉抱歉,因为实在太好笑了。”五条悟抹去眼角的泪花,总算停止了魔性的笑声,“不过我很好奇欸,纲吉从那个时候就已经是三角裤派了吗?”

        “”

        沢田纲吉抽着嘴角,心说为什么总有人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平角裤派还是三角裤派??这种事到底有什么好好奇的!

        木着脸无视了五条悟的好奇,沢田纲吉继续叙述着之后发生的一系列让他的人生轨迹发生改变的事情。

        而当他有些尴尬地说出彭格列家族和黑手党的身份时,五条悟的眼里的情绪终于出现了波动。

        后知后觉想起那天在五条本家的供奉处发生的巨大变故,五条悟记得沢田纲吉的那位意大利祖先出现时自称是彭格列一世,而对方称沢田纲吉为十世?

        思及于此五条悟明白了什么,他看向沢田纲吉的视线变得微妙起来,“原来纲吉就是那个彭格列的现任继承人?哇哦,竟然还是黑手党家族,真是没有看出来啊。”

        初次见到沢田纲吉时他就给人一种人畜无害毫无攻击性的样子,而在战斗时表现出的近乎能碾压一切的强大气势又能看出他过去其实已经身经百战,谁能想到这个外表温顺柔和的小孩子竟然能形成如此巨大的反差。

        不过在看到沢田纲吉特殊的战斗方式时五条悟是有猜测过他的身份,但黑手党的这个身份是万万没想到的。

        因为沢田纲吉无论怎么看都和黑手党半毛钱关系没有啊!

        “比起黑手党,纲吉更像是黑手党老大家的不谙世事的小少爷嘛。”五条悟歪着头打量着沢田纲吉,手痒忍不住摸了摸他柔软还带着点湿润的头发,“看吧~连头发都没擦干就跑出来了,这样小心感冒哦,纲吉果然还是个需要大人操心的孩子啊。”

        “不是您突然跑来宿舍还把我叫出来的吗”沢田纲吉小声嘀咕着,又拉紧了盖住脑袋的帽子,“还有不谙世事什么的那也是遇到reborn之前的事了。”

        沢田纲吉的语气和表情都不难看出他对黑手党的抗拒,五条悟观察了一会后又问:“所以,你会成为真正的黑手党,去继承那个彭格列吗?”

        五条悟问出的问题让沢田纲吉倏地沉默下来。

        五条悟也不催促,就这么继续躺在那里等待他回答。

        过了好一会沢田纲吉才缓缓开口。

        “说实话,到现在对这件事我还是有些迷茫。”垂下眼帘,沢田纲吉面色变得有些沉郁,“其实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是我准备前往意大利的前一天。”

        那时是受九代目之邀,自己在权衡了许多天后才答应对方的邀请前往意大利,至于九代目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即使他没有明说沢田纲吉心里也很清楚。

        不过现在想想那次虽然没有拒绝邀请,但沢田纲吉还是对继承彭格列这种事表现的非常抗拒,从国一那年开始被迫拉进一个他从未涉足过的世界,他的人生就此颠覆,经历的生死之斗越来越多,身上的伤痕也越来越多,周围人也都在真心夸赞自己已经有了黑手党首领的风范。

        听了太多的这种话,沢田纲吉从最开始摇头抗拒到现在只能无奈地苦笑。

        自己是变麻木了?好像也不是,因为潜意识里他认为继承彭格列是个既定的事实,自己现在的抗拒也只不过是一种拖延的心态,他想再继续挣扎一会。

        “不过一直拖延挣扎好像也没用,每个人都在期待我能成为真正的彭格列十代目。”沢田纲吉苦笑了一声,“黑手党什么的,明明是个离我很遥远的世界,但所谓的血统天赋好像已经提前注定了这个结果。”

        “直到现在你还在抗拒吗?”五条悟冷不丁地问,“可是以纲吉的实力足以在任何地方创造出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势力吧,成为黑手党继承彭格列不是恰好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跳板?”

        听着五条悟的话,沢田纲吉没有丝毫犹豫地摇了摇头。

        “若是抱着这种目的的话,从一开始我就不会有抗拒的心态了。”沢田纲吉说,“我从未想过借助彭格列的力量或是黑手党力量建立起什么属于自己的势力,从始至终我想要的只是保护同伴,可以和同伴一起欢笑,一起把握未来的力量,如果继承彭格列一定要走向一个错误的道路的话,那我就不会再纠结抗拒——”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一定会毁掉它。”

        就像过去无数次点燃死气火焰与各种敌人战斗,沢田纲吉每次的战斗从来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拼死保护自己所珍视的同伴,也正是有同伴在背后支撑着他给了他无尽的力量,自己才能一次次点燃火焰燃烧觉悟。

        他抗拒着成为黑手党,不想踏入那个双手可能会沾染上鲜血的黑暗世界,但若是周围有其他人的陪伴,继承彭格列能获得更多可以保护同伴的力量,那么他或许就会不再纠结,他愿意做出改变,愿意尝试着去成为一位合格的首领。

        “我想拥有保护大家的力量。”右手的五指慢慢合拢起来,沢田纲吉的声音柔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从一开始这个想法就没有改变过,即使是要我成为黑手党,但能看到大家的笑容,开心地聚集在一起,那么继承这种事好像也无所谓了。”

        支撑沢田纲吉继续向前走的动力从来都不是他自己。

        安静地听完沢田纲吉所说出的话,直到这时五条悟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现在才真正了解清楚了沢田纲吉的本性。

        漂亮又强大的火焰下却隐藏着一颗无比脆弱的心脏。

        而这颗心脏在确认了自己坚定不移的意志时又会爆发出生生不息的力量。

        这是一种怎样的极端觉悟啊,从始至终这孩子都没有为自己考虑过,宁愿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也要遵从心里的意志,孱弱的肩膀努力撑起一道不容破坏的保护墙,去保护他所珍视的同伴。

        这种义无反顾的觉悟让五条悟不由惊叹,同时又生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羡慕和苦涩。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自大,但纲吉的觉悟我的确已经感受到了。”五条悟喟叹道,慢慢坐直了身体,“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

        “现在的你所拥有的可以保护同伴的力量会一直让你无所畏惧地继续向前走,甚至继承彭格列吗?”

        “会的。”

        沢田纲吉回答的很快,没有丝毫的迟疑。

        在提及自己的伙伴时,沢田纲吉是笑着的。

        安静地注视着沢田纲吉眼睛里可能连他都没有意识到的柔软笑意,似乎也受到了他的感染,五条悟慢慢笑了起来。

        “这样就好。”

        这么说着,五条悟站起身,拿掉鼻梁上架着的墨镜,苍天之瞳注视起天际不断闪烁着微弱光芒的星星,星星发出的亮光此时与他璀璨的眼瞳交相辉映着。

        这颗闪烁的星星似乎是在指引着他。

        “如果纲吉想追求的是这种力量的话那这样很好,顺从本心去做任何决定吧。”

        “老师会无条件地支持你哦~”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2248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