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63章 目标63

第63章 目标63


一周后,  乙骨忧太收拾好行李,离开高专准备前往机场。

        一年级的同窗们都早早来到机场为乙骨忧太送行,经过两个学期的相处大家早已将对方看作是最重要的伙伴,  在即将升入二年级的时候就要经历这么长时间的分别,  说实话每个人的心情都非常复杂。

        乙骨忧太依旧穿着那身白色的制服,在熙熙攘攘的机场大厅里显得格外显眼,  他背着五条悟特地送给他的太刀,  眼神有些不安地四处环顾着周围匆匆忙忙经过的旅客,直到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时他的眼睛一亮,高高举起手示意他们过来这里。

        禅院真希、狗卷棘以及沢田纲吉,  三人结伴来到了机场,  与等待登机的乙骨忧太汇合。

        而熊猫因为特殊的外表所以没有过来,但还是提前录下了一段告别视频。

        “不错,  又看到了你这身制服。”看着乙骨忧太穿着的熟悉的白色制服,禅院真希满意地点了点头,之前因为祈本里香解咒他的等级又降回了四级,就没再继续穿着这身制服,可是短短三个月的时间这家伙就用怪物般的实力又重新回到了特级。

        狗卷棘也朝他竖起拇指表达了对这身制服的赞赏。

        乙骨忧太有些害羞地挠了挠脸颊,心里的那点不安也因为伙伴的到来完全消散了。

        “忧太同学,这个给你。”沢田纲吉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他小心保管好的一个东西递给乙骨忧太。

        接过沢田纲吉递来的东西,待看清那是什么后乙骨忧太不由一愣。

        沢田纲吉递给他的是一枚纯白色的御守,  上面还用金丝绣着「平安」的字样。

        “这是?”摸着手里柔软的御守,  乙骨忧太有些始料未及。

        “这是昨天大家一起去神社求到的平安御守。”沢田纲吉笑着解释,  “因为忧太同学这次去国外寻找咒具的任务一定不会很轻松,五条先生说会遇到凶险强大的咒灵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就想着让你带上这枚御守。”

        “因为这次我们都不在你身边嘛,  虽然你实力很强,  但总觉得让人放心不下呢,不过有这枚御守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吧。”禅院真希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笑意,“顺带一提这个主意是阿纲想出来的。”

        “鲑鱼鲑鱼!”狗卷棘拍着沢田纲吉的肩膀,显然对他的这个提议感到赞同。

        沢田纲吉有些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其实去神社求御守也是他在以前的同伴身上学到的。

        “虽说祈求神明的保佑有些不现实但因为这枚御守是大家一起求的,所以也包含了我们所有人的力量和期望,带着它忧太同学一定可以顺利完成任务,然后回到高专。”

        说到这时沢田纲吉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怀念,过去自己也一直带着伙伴们送的御守去迎击一次又次的殊死战斗,或许是御守中承载着所有人的力量和期望,给了他无尽的勇气,虽然那枚御守现在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但依旧被他小心珍惜地保管了下来。

        同样他也希望这份力量能赠予给即将远行的乙骨忧太。

        捏紧手里的御守,乙骨忧太心中泛起一阵暖意,他抿了抿嘴,将御守小心放在制服内衬里的暗袋后弯下腰朝同窗们郑重地鞠了一躬。

        “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也感谢这么长时间以来大家对我的照顾,这枚御守护我会好好珍惜的。”

        乙骨忧太这副郑重的样子让禅院真希有些别扭地撇过头。

        “别一副马上就要退学的语气啊,你又不是不回来了。”禅院真希叹了口气,拉起乙骨忧太给了他一个最后的拥抱,“总之,一路小心。”

        狗卷棘也拉着沢田纲吉凑了上去,四个人干脆围成一个圆圈互相拥住对方的肩膀,用这种老土却又非常真挚的方式为乙骨忧太做道别。

        在一旁充当背景板的米盖尔见此不由摇了摇头,在心里感叹着“年轻真好”。

        说好要给乙骨忧太送行的五条悟终于姗姗来迟。

        “啧,果然不负‘迟到大王’的名号,这种重要的日子竟然都能迟到。”禅院真希不满地看着正朝他们挥手的五条悟。

        “只是迟到十几分钟而已,不要那么在意,毕竟老师不能打扰你们之间令人感动落泪的告别场合嘛~”五条悟笑嘻嘻道。

        五条悟还在那插科打诨,乙骨忧太悄悄凑近沢田纲吉和他说起小话。

        “你和五条老师已经没事了吧?”乙骨忧太迟疑地问。

        “欸?我和五条先生怎么了吗?”沢田纲吉没太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

        小心地看了看那边和禅院真希说着什么的五条悟,乙骨忧太犹豫了一会后还是继续道“就是之前感觉你和五条老师之间的氛围有些怪怪的,平时只要是五条老师的课他总是话特别多,但那段时间明显安静了不少,偶尔还能看见他在望着你发呆,然后纲吉同学也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你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吗?”

        乙骨忧太的话让沢田纲吉倏地一愣,心道原来那么明显的吗,连乙骨忧太都注意到了他和五条悟之间的不对劲。

        不过那段时间因为合作的事的确让他很难熬,好在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

        但或许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自那次在高专操场草坪上的谈话后,自己和五条悟之间的关系好像又处于了一种微妙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的状态。

        “放心,我和五条先生什么事也没发生。”脑内闪过了无数思绪,沢田纲吉面色如常地摇了摇头,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让即将远去海外的乙骨忧太操心。

        “没事就好。”见此乙骨忧太也没再继续问,虽然直觉沢田纲吉隐瞒了什么,但这也是他和五条悟之间的事,如果两个人都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的话那他也就不继续深究了。

        作为乙骨忧太的老师兼远亲,五条悟自然不会错过这场送行,他满意地看着乙骨忧太背着的自己专门为他挑选的咒具太刀,叮嘱他待会别忘了用咒力遮掩,不然待会过不了安检。

        又啰啰嗦嗦唠叨着些有的没的,直到广播提醒乙骨忧太这趟的班次即将开始登机时他才意犹未尽地后退了一步,轻轻拍了拍学生的肩膀。

        “那么,到那边要自己注意哦,这次没有老师和同学陪着你,忧太千万不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寂寞地哭出来啊。”

        “那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乙骨忧太抽着嘴角,不过见五条悟这副没个正形的样子他又放松地舒出一口气,“那么这次真的要走了。”

        米盖尔已经提前溜去了安检处,握紧系着太刀的绳子,乙骨忧太抬手用力地朝五条悟还有他的同窗们挥了挥。

        直至看不见乙骨忧太的身影,五条悟双手交叉舒展着身体,回过头看着还在依依不舍的学生们。

        “别一脸难过的样子嘛,忧太只是出差又不是退学不回来了。”五条悟轻松道,“倒是你们,马上就要升入二年级了,都做好即将踏入凶恶战场的准备了吗——”

        五条悟一副情绪高涨的样子和其他人反应平平的态度形成了反差,说实话他们对即将升二年级这种事倒没有多在意,无非就是平时的课程和外派任务要比一年级时更加繁重危险,不过作为咒术师他们早已做好了这种准备。

        “比起这个你现在该操心的不应该是马上要入学的一年级新生吗?”禅院真希瞟了他一眼,“除了惠以外高专招揽到其他新生了吗?”

        “哼哼,已经招揽到一个女生啦。”五条悟得意地朝他们摇了摇手指,“加上惠我们就有两个新生了!”

        “只有两个?”沢田纲吉震惊,没几天就要开学了,结果到现在高专竟然才招到两个新生?

        五条悟倒是没怎么在意生源稀缺这种事,“没办法,现在整个咒术界人才都非常紧缺,更不用说有天赋的未成年学生了,你们这一届已经算是人品爆发,成为了历来东京高专人数最多的一届。”

        不仅如此,现在越来越多的咒术世家更愿意把有潜力的子嗣放在自己的家族里进行教育培养,这样方便之后直接空投到监理部成为他们的爪牙。

        这也是近些年来咒术高层越来越腐烂到令人作呕的部分原因,高专现在反倒成了一些平民咒术师可以展示出自己实力的地方,同样随之而来的便是越发嚣张蛮横的打压,当然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冲着他五条悟来的。

        长达数年的暗中较量使五条悟与咒术高层形成一个互相牵制的局面,作为特级咒术师中唯一一个还能干正事的人,五条悟不得不以一己之力扛下繁重的工作,尽他所能为自己的学生们提前铺好路,比起直接杀掉那些腐烂掉的橘子,他更愿意让这些未被渗透的年轻势力去改变这腐朽的现状。

        好在已出现了转机,现在有了另外一波势力和自己里应外合在牵制着监理部与高层的人,展开一场大清洗也只是时间问题。

        想到这五条悟的嘴角勾起一道细微的弧度,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捏爆那些烂橘子的场景了。

        心情变得愉悦起来,五条悟推着三个学生和他们一起离开机场,提议待会一起去吃点东西。

        “啊对了,说起开学的事,之后我将会是一年级的班主任,这样你们二年级的课程会比之前少了许多,不过会以外出的祓除任务为主,新学期少了老师的陪伴你们也不能松懈哦。”

        五条悟玩笑般的告诫没让几个学生表现出什么特殊反应,短短一个学年的时间他们这些人已经习惯了外出执行任务,比起待在高专里学习枯燥的理论知识,他们更愿意去外面直接殴打咒灵。

        不过少了五条悟的实战指导还是挺可惜的。

        “看来下学期要请你多多指教了。”想到这点的禅院真希看向沢田纲吉认真道,“少了这家伙下学期的实战对练全靠你了。”

        “欸?好、好的。”沢田纲吉愣愣地点头,也不介意自己代替五条悟充当工具人。

        “哈哈,看来纲吉要代替我成为实战课的老师了。”五条悟的手放在沢田纲吉的脑袋上拍了拍满意道,“不错不错,这样毕业了直接就能来高专当老师了。”

        沢田纲吉尴尬地笑了笑,也没把五条悟玩笑般的话当放在心上。

        五条悟拿着手机在找之前种草的几家店,正要预订位置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沢田纲吉问“对了,纲吉之前好像说今天有事要处理来着?”

        “对,约了人,马上要去米花町一趟。”沢田纲吉回答,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没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呃,我忘记说了,抱歉待会就不和你们一起回去了。”

        其他几人表示不介意,而听到沢田纲吉要去米花町时禅院真希好奇地问“你那个委托还没解决啊?”

        “是啊,已经好几个月了。”沢田纲吉也不禁苦笑,“不过这次终于有了点进展,我也一直没有放弃这个委托,希望可以顺利解决吧。”

        说有进展当然不是假的,事实上这几个月以来关于米花町的那个委托一直压在他心里没有忘记,只不过遭遇的变故太多连他自己都自顾不暇,好在最近稍微平息了点,再加上外力的辅助,米花町的那件事也终于有了进展。

        几人在电车站前告别,沢田纲吉坐上了前往米花町方向的电车。

        刚坐上位子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沢田纲吉拿出手机查看,原来是五条悟发来的简讯。

        有了新进展一定要及时告诉老师哦 ̄▽ ̄

        盯着后面的那个颜文字看了许久,沢田纲吉不由轻声笑了出来。

        “原来真的会有人发简讯的时候带上这种诡异的符号啊。”

        身旁猝不及防地响起一道毫无起伏的声音。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时沢田纲吉条件反射性地一抖,他僵硬地转过头朝身旁看去,待看到那个戴着礼帽一袭黑西装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自己旁边时,他吓得就要从座位上跳起来。

        突然出现的reborn一把将沢田纲吉拉了回来,有些嫌弃他刚刚的丢脸行为。

        “坐好,电车行驶过程中突然站起来可是很危险的。”reborn把沢田纲吉按回了座位上,语气平静。

        沢田纲吉吓得惊魂未定,这家伙还是小婴儿形态的时候总是神出鬼没的,现在解咒了怎么还是这副老样子!

        “是你一脸蠢样地盯着手机看才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吧。”一眼就看出了沢田纲吉在想些什么,reborn冷哼了一声,“警惕性还是太差了啊,蠢纲。”

        reborn嘲讽的语气让沢田纲吉欲言又止敢怒不敢言,憋了老半天他才小声嘀咕起来“我刚刚哪里有一脸蠢样地盯着手机看”

        当作没听见沢田纲吉的抱怨,reborn若有若无地瞟了眼他攥着的手机,不由发出了无声的冷笑。

        “所以你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啊。”收起手机,沢田纲吉郁闷地问,“通道已经修理好了?”

        自那次在家庭餐厅的谈判后reborn和白兰就回去了原来的世界,说是因为来往太频繁,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出现了排斥反应,为了防止通道崩溃失去联系,白兰只得带着reborn暂时回去了一趟,不过那时白兰也说了这种情况只会持续很短的时间,就像游戏更新出现了新的bug,只要他这边进行紧急修复就完全没问题了。

        不过沢田纲吉没想到reborn会来的那么快,还准确无误地找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因为通道会自动定位到你的位置,只有白兰才可以更改坐标,算是节省了找你的时间。”reborn打了个哈欠,双腿交叠靠在椅背上,他有些不适应电车这种嘈杂的环境。

        “总觉得这种出场方式非常考验我的心脏。”沢田纲吉抽了抽嘴角。

        听见这话时reborn瞥了他一眼,黑漆漆的眼瞳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是吗,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可能就要让你的心脏骤停了。”

        “啊??”沢田纲吉的脸上写满了问号。

        reborn却没有解释的意思,他看了眼上面电车途经的几个站点,一下就明白了沢田纲吉要去哪里。

        “要去米花町解决那件事了?”reborn问。

        沢田纲吉点点头,关于米花町的那个委托他之前也和reborn说过,“应该还是要先调查一番,白兰给出的情报也不一定绝对准确不过我要先去一趟阿笠博士那里。”

        “嗯?是那个帮你做出隐形眼镜的博士。”

        “是的,这副隐形眼镜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提起阿笠博士时沢田纲吉的声音透出了点兴奋,“这次也是他提前联系我说隐形眼镜有了新的改进,所以想让我过去一趟,不知道这次能看到什么样的升级呢。”

        如果不是和阿笠博士不在同一个世界,沢田纲吉心里真的有把阿笠博士拉到他们这边的想法,对方一定和斯帕纳还有强尼二很有共同语言。

        抱着即将获得道具升级的期待,沢田纲吉和reborn一起来到了阿笠博士家,而还没等他按响门铃,从上方响起的一声哭喊让他顿住了动作。

        “呜哇哇哇阿纲救命啊!!!”

        下意识抬起头,而下一秒一个什么黑乎乎的东西从天而降,直接砸到了沢田纲吉仰起的脸上。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20672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