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66章 目标66

第66章 目标66


当粉色的火箭筒将沢田纲吉整个人都吞没进去时,  离他最近的reborn过于寡淡的神情终于出现了些许波动,待粉红色的烟雾弥漫开来,他不客气地一把拎起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闯了大祸的蓝波,  又对另一边瞪大眼睛有些不知所措的江户川柯南厉声道:

        “先把这些小鬼带到其他地方去。”

        reborn冷冽的声音让江户川柯南如梦初醒,他暂时撇去心里的震惊,  立刻挡在那几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几个孩子面前,  恰好这时外出采购的灰原哀回来了,  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起走进来的陌生的白发男人。

        江户川柯南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朝走进来呃灰原哀大喊:“灰原!先把这几个孩子带到其他地方!”

        下意识以为出了什么事,灰原哀慌了神,  而跟她一起走进来的五条悟贴心地将她手里购买的食材拿了过来,灰原哀手里一轻,也忘记了和对方道谢,  她立刻跑过去把愣在原地的几个孩子强行带了出去。

        五条悟倒没有担心什么,  因为某个他极其讨厌的家伙也在场,  完全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状况嘛。

        随手将手里的食材放到一边,  五条悟略带好奇地看向前面弥漫开来的粉色烟雾,  直到烟雾被陡然生出的冰冷寒气覆盖时他的眼神才发生了变化。

        寒气中出现了一个高挑的身影,即使有寒气的掩但在六眼的触及下那人依旧无所遁形。

        那道朦胧身形里流动的气息五条悟再熟悉不过了,  只不过此时却出现些许微妙的变化。

        扶了扶滑落下来的墨镜,  五条悟走过去站在reborn身旁,  刚想开口问些什么时却发现对方也在认真注视着被寒气包裹着那个人。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五条悟慢悠悠地开口。

        reborn没有立刻回答,  而是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五条悟,  “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  因为有点事要找纲吉,  但是电话一直联系不到他,  就直接找过来了。”五条悟倒也没有隐瞒,  “话说纲吉他咦?”

        声音戛然而止,五条悟看到寒气中闪现出的一抹令人心悸的耀眼光芒时忽然说不出话了。

        寒气逐渐敛去,里面的身形开始变得清晰起来,额头上跳跃的橙红色火焰悄然无息地熄灭,但那双眼瞳里被晕染的亮色却还在熠熠生辉着,让人一时无法移开视线。

        “嗯?”

        那人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疑惑,似乎觉得自己身处的环境有哪里不对,他四处看了看,直到视线与正紧紧注视着自己的reborn对视时他的眼神终于有了变化,眼神一凛不由冷笑了一声。

        “就算你突然跑过来向我认错我也不会这么简单就——”

        他突然顿住,这才意识到有哪里不对,直到看见reborn手里拎着的瑟瑟发抖的奶牛小孩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蓝波啊”他无奈地苦笑,收敛了身上隐忍的怒意。

        “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和你见面。”reborn嗤笑了一声,“十年后的蠢纲——”

        十年后彭格列总部的首领办公室。

        古里炎真担忧地看着浑身散发着绝望气息的来自十年前的挚友。

        “纲吉君你真的没事吗?脸色很难看哦。”低垂的眼眸里透着不加掩饰的担心,古里炎真轻轻地拍着沢田纲吉的背脊,“我现在去叫医生过来?”

        沢田纲吉面如死灰地摇着头,勉强朝古里炎真笑了笑,“我没事就是有些被刚刚说的十亿账单吓到了。”

        说着他看向桌子上乱七八糟的资料数据,找出了刚才看到的用红笔标注出来的那一份,之前他还在疑惑为什么要特地圈出上面的数字,搞半天这是一张欠款单啊!

        沢田纲吉忽然生出一丝绝望,十年前的自己负债八亿八,十年后直接升级成了十亿,原来十年的时间增长的不只是年龄,增长的还有债款啊!

        似乎是懂了沢田纲吉状态不对劲的原因,古里炎真沉默了一瞬,接着迟疑道:“或许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合时宜,但财政赤字和十亿的账单是这个时代的纲吉君该处理的事,所以因为意外来到这里的纲吉君完全没必要呃,完全没必要觉得烦恼?”

        古里炎真笨拙的安慰反而让沢田纲吉的心情更加郁结,他幽幽地看向古里炎真开口道:“炎真知道十年前的我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地吗?”

        “欸?”

        “十年前的我,目前负债八亿八,在来到这里之前我甚至还不知道该怎样还完这笔债款。”沢田纲吉的声音里透出一股深深的疲惫。

        “啊这。”

        古里炎真不由愣住,这才后知后觉十年前的沢田纲吉发生了什么,他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沢田纲吉也不在意,只是在心里腹诽着不管是过去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好像永远摆脱不了欠下巨额债款的魔咒,不过那个彭格列赤字又是怎么回事?

        思绪歪到了别处,沢田纲吉刚想再问点什么时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现在已经到五分钟了吗?”沢田纲吉问。

        看了眼房间墙壁上的挂钟,古里炎真点了点头,“如果从我开始敲门的时间算起的话,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

        听此沢田纲吉无奈摇头,看来他的猜想成真,十年后火箭筒果然又出了问题。

        那么或许自己恰好可以趁着这个时候问问其他人十年前的自己是如何还完了八亿八的债款回到原来的世界?

        思及于此沢田纲吉立刻看向古里炎真,目光里满是闪闪发亮的期冀。

        “可以告诉我吗,十年前的我是通过怎样的方法还完八亿八的债款的?”沢田纲吉满怀期许地问,“如果是炎真的话一定知道的吧?”

        古里炎真在这种时候诡异地沉默起来,目光在与沢田纲吉的陡然亮起来的眼睛对视起来时他像是被烫到般迅速移开了视线,接着他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连开口的声音都透出一股不自然。

        有点糟糕他已经记不清上次被沢田纲吉用这种眼神注视着是什么时候了。

        “对不起事实上我也不是很清楚。”古里炎真苦笑着,“因为那段时间我恰好和爱迪尔海德他们一起去了意大利,等我们得到消息的时候纲吉君已经被你的守护者们带回来了,而我只知道你是被外来的入侵者带去了别的世界,虽然之后我也参与了那场与入侵者的战斗,但那八亿八的债款好像没听纲吉君提起过?”

        古里炎真的回答让沢田纲吉有些泄气,最关键的信息竟然也无法在这个时候获得吗。

        见沢田纲吉这副泄气的样子,古里炎真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刚要再说些什么却听见窗外响起一阵不轻不重的敲击声。

        两人听见这声动静时齐齐向窗外看去,在看到外面突然冒出的一个人时又不禁愣住。

        首领办公室的窗户是一面采光很好的巨大落地窗,外面柔和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时会给人一种非常舒适的惬意感,但当外面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青蛙头时这种惬意就变成了惊悚。

        “弗、弗兰?”沢田纲吉认出了那个青蛙头,正是瓦里安的雾守,同样也是六道骸的弟子,弗兰。

        绿发少年也注意到了里面的沢田纲吉和古里炎真,而在看到过分年轻的彭格列十代首领时,他面无表情地“啊”了一声,随即手触碰着透明的玻璃,他的手竟然穿过了玻璃,接着整个人正大光明地穿过落地窗进入了办公室里。

        沢田纲吉瞠目结舌地看着弗兰过于熟练的动作,你们术士竟然还能穿墙的???

        大概是沢田纲吉震惊的视线过于明显,弗兰歪着头注视了他一会,随即像是要撇清关系般立刻解释:“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me啊,这是me的师父教的,因为这种事他干的最多了。”

        说到这他顿了顿,隐晦地瞥了眼站在沢田纲吉身边正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古里炎真,他思绪一闪,又接着道:“毕竟厚脸皮到用幻术随意溜进首领办公室甚至是首领卧室的也只有me的师父了。”

        沢田纲吉:???

        古里炎真:

        弗兰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出了巨大信息量的话,沢田纲吉冒出满头问号,而古里炎真的面色却猛地一沉,表情克制地抽动着。

        “不过现在出现在这里的boss的boss似乎是十年前的呢。”弗兰走了过去,没什么精神气的眼睛里此时透出了一点兴奋的光亮。

        “太好了,既然是十年前的boss,那me好好和您控诉下那个妖怪凤梨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极其自然地凑近和自己年龄相仿的沢田纲吉,弗兰继续用他那毫无起伏的声音嘲讽着自己的师父。

        “妖怪凤梨头?”沢田纲吉面色怪异,“你说的不会是骸吧?”

        “不然嘞,只有他才会对那种发型感到引以为豪吧。”弗兰面无表情道,“啊,不过我没有任何内涵师父的品味的意思,请不要误解哦。”

        然而弗兰刚为自己辩解完,下一秒他脑袋上硕大的青蛙头套上冒出了三个窟窿,紧接着便出现了三叉戟尖锐的顶端。

        古里炎真早有预感地拉着沢田纲吉后退了一步,目光凛冽地看向弗兰身后。

        被戳中脑袋的弗兰面不改色地“啊”了一声,抬手攥住头套上冒出来的三叉戟,扭过头瞥向身后那团逐渐显现的靛青色雾气。

        “果然还是装模作样地跟过来了啊,师父。”

        靛青色雾气中的身形显现出来,那人垂下的一缕深蓝色长发无风自动着,手腕一甩轻松将插在弗兰青蛙头套里的三叉戟抽了出来。

        “kufufufu真是一会不看紧你就擅自溜了过来,你这个罪魁祸首。”六道骸语气嘲讽,看着弗兰脑袋上的头套似乎在思考下一次该戳那个位置。

        被自己师父威胁的弗兰不在意地“切”了一声,接着从善如流道:“我这是在帮你解释啊师父,不然之后你就一辈子都别想偷偷溜进首领的卧室了。”

        额角成功爆出青筋,六道骸抽着嘴角,手里的三叉戟再次蠢蠢欲动起来,他看向弗兰身后的那两人,而在看到面容过于青涩的沢田纲吉时他脸上阴郁的表情顿时一滞。

        “十年前的沢田纲吉?”六道骸语气讶异,似乎没想到十年前的沢田纲吉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呃骸,你、你好。”沢田纲吉有些迟疑地向他打着招呼,“因为一些意外,我来到了十年后的世界,不过十年后火箭筒应该出了点问题,所以现在还没有回去。”

        六道骸摸着下巴审视起沢田纲吉,面前这个青涩的少年他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了,今天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这里着实让他有些不适应。

        面前的这个沢田纲吉应该还未完全接手彭格列,眼睛里澄澈的亮光带着看到自己时的好奇和惊讶,这种目光是这个时代的沢田纲吉的眼睛里几乎看不到的了。

        低垂的异色眼瞳描摹着面前的少年,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柔和了一秒,紧接着又立刻被讽意代替。

        “果然是你,古里炎真。”不算友好地瞟了眼沢田纲吉身旁的古里炎真,六道骸嗤笑一声,“趁着外面的骚乱就趁机溜到了这里,也只有沢田纲吉那个愚蠢的家伙会对你如此不设防了。”

        听着六道骸说出口的讽刺话语,弗兰莫名觉得一阵牙酸。

        而被嘲讽成“愚蠢的家伙”的沢田纲吉抽了抽嘴角,好像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的六道骸都会这样不留情面地讽刺自己。

        同样被语言攻击的古里炎真没做出什么特别的反应,他抬手放在沢田纲吉的肩膀上平静道:“如果没记错的话,雾守先生现在应该是被禁止出入首领办公室的,而且造成外面那场骚乱的不正是您本人吗?”

        “所以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沢田纲吉终于忍不住问,“之前就想问了,关于彭格列的财政赤字还有那十亿账单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沢田纲吉的疑问让其他三人陷入了诡异地沉默,六道骸更是可疑地移开了视线。

        而作为他唯一的弟子,弗兰很贴心地向沢田纲吉解释了其中一起事件。

        “起因是这样的,库洛姆小姐本来是想邀请师父参加下周的彭格列守护者聚会,师父当然是无情地拒绝啦,然后库洛姆小姐就委屈地表示大家都是首领的守护者为什么不能聚集在一起呢,接着师父还是那副老样子嘴硬地说‘我从来没有承认自己是沢田纲吉的守护者我想要的只是夺取他的身体罢了的这种话’。”

        弗兰用他那毫无起伏的声音还原着当时的情况,全然不顾身旁那人越来越黑的脸色。

        “后来呢,偶然路过的me恰好听到了这句话,于是为了不让库洛姆小姐伤心,就拿出了录音机循环播放了me一直珍藏的一段语音。”

        六道骸暗道不妙,立刻就要捂住弗兰的嘴巴让他闭嘴,然而已经迟了——

        “那一瞬间,我看到光也不一定——”

        声情并茂地说着录音机里的那句话,弗兰挺直腰板继续朗诵起他录下的那几段话,直到六道骸捂住他的嘴巴。

        听完全部的沢田纲吉面色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这几句话让他想起了很久远的过去,反应过来时他惊恐地看向弗兰,“为什么你会知道???而且还有录音?!”

        “啊,关于这个,因为师父他在休息的时候喜欢在自己制造出的幻境里散步嘛,而且经常会重放刚刚的那个画面,就是他侵入boss的梦境的那段,有一次me想试试新招式时就不小心窥探到了,于是就机智地录了下来。”

        “师父恼羞成怒地追杀我时凑巧误伤了要回去的长毛队长,于是两个人就打了起来,那座庭院完全被炸毁,最后还是这个时代的boss出现制止了这场冲突,而且还发了好大一顿脾气呢。”

        弗兰绝不承认他现在的心情极其幸灾乐祸,在六道骸的地狱指环亮出来的同时,他迅速穿过落地窗冲出办公室,逃走前还不忘给沢田纲吉留下最后一句话——

        “因为me的师父经常惹boss生气,为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me决定让boss好好感受一下口是心非的师父的心意,不要太感谢我哦。”

        回应弗兰的是六道骸释放出的庞大火焰。

        瞠目结舌地看完这对师徒如同相声般的表演,沢田纲吉比较震惊的是六道骸竟然会反复回放那次的梦境相遇,这人是多有事业心,连在梦里都不忘复习那次的“夺取身体宣言”。

        不过弗兰刚刚说的光又是什么?

        永远届不到的沢田纲吉满头雾水,而听到外面响起巨大的动静声时他恍然回过神,着急着就要冲出去制止他们。

        要是放任不管任他们肆意破坏的话那收到的就不只是十亿账单了!

        沢田纲吉一点也不想给这个时代的自己添麻烦,而在即将冲出去的一瞬间时古里炎真拦住了他。

        “交给我吧。”古里炎真轻声道,“要是之后十年后火箭筒的时间结束你突然被传送回去,那么回到这里的纲吉君可能会被误伤。”

        说完古里炎真便燃起大地之炎,利用重力飞了出去。

        一人留在凌乱的办公室里,落地窗现在已经完全碎掉,沢田纲吉轻易就能看到外面打起来的师徒二人,还有赶过去制止的古里炎真。

        不过等他想起古里炎真的能力是什么时他心里一紧。

        开玩笑要是对方真的彻底解放了重力的能力那就不只是破坏庭院的程度了!

        预想到后果的沢田纲吉表情扭曲起来,等他也要进入超死气模式冲过去时却被古里炎真释放的重力球体强行吸了过去。

        暗道不妙,沢田纲吉拼命与重力抵抗挣脱开束缚,身体在空中解除重力时却猛地向下坠去。

        没来得及燃起火焰重新飞起来,因为他突然落入进了一个不算温暖的怀抱。

        稳稳地接住从天而降的沢田纲吉,那人轻笑着注视着落入自己怀中错愕的少年。

        “你该回去了。”低垂着眼眸,他缓缓开口,“虽然这个时代的你已经差不多改掉了优柔寡断的坏毛病,但作为过去的你,处事决定时不要考虑的太多了。”

        “顺从本心吧。”

        话音刚落,一阵粉色烟雾突然袭来,完全包裹住了沢田纲吉的身体。

        十年后火箭筒的时间失效了。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15745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