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67章 目标67

第67章 目标67


“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和你见面。”

        “十年后的蠢纲。”

        reborn冷眼看着因为突发状况出现在这里的十年后的沢田纲吉,  神情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倒是对他刚刚脱口而出的那句话有些在意。

        和reborn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身旁的五条悟,当看到面前出现的和沢田纲吉有着如出一辙的面容的人时,  五条悟下意识就要叫出他的名字,可目光触及到那人颀长的身形和那张趋于成熟的面容,他又倏地愣住。

        面前的是沢田纲吉没错,但已经从少年变成了青年。

        “十年后的纲吉?”稍稍将鼻梁上的墨镜拉下来一点,  五条悟的六眼肆无忌惮地审视起眼前发生了巨大变化的沢田纲吉,  身体流动的气息和之前相比别无二致,  但却多出了点细微的变化。

        五条悟惊诧的声音让还在和reborn大眼瞪小眼的沢田纲吉终于有了点反应,  他慢吞吞地转过头,  视线触及到那抹惊心动魄的苍蓝色时,  沢田纲吉的神情出现了片刻的恍神,待他压下心中泛起的波澜,  只见这个许久未见面的白发男人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兴奋起来。

        “我懂了!这也是那个阿笠博士发明的什么神奇道具吧!”五条悟兴冲冲道,  “就像是时光机那样,  可以将人传送至任何时间线的世界!呀~科学的力量真是伟大啊。”

        “喂喂,这么说也太失礼了吧,  我是个正经的科学家,  可不会发明出那种违背常理的危险道具啊!”一旁的阿笠博士不满地抱怨着。

        说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  凑近江户川柯南耳边迟疑地问“不会是那个吧,就是那个把你们的身体变小的药”

        “可是那种药也不会突然把人的身体变大啊。”江户川柯南立刻摇头否定了对方的猜测。

        眼看这些人的猜测越来越离谱,沢田纲吉抽着嘴角,  只得把还被reborn拎着的罪魁祸首蓝波抱了过来。

        “没有吃什么奇怪的药,  也不是时光机啊,  说是时光机好像也没什么问题?”沢田纲吉摸了摸瑟瑟发抖的蓝波歉意道,  “不好意思,  我家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因为一些意外状况这个时代的我与十年后的我做了个交换,不过请不用担心,这只是暂时的,大概五分钟就能交换回来了。”

        沢田纲吉的声音似乎自带了安抚性,虽说气场已和这个时代的他大相径庭,但那张褪去青涩的面容依旧带着足以让人安下心来的柔和感。

        江户川柯南的确不再慌乱,可还是没太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

        “十年后的纲吉哥哥和这个时代的纲吉哥哥?”江户川柯南不确定的重复,“你们不是同一个人?”

        江户川柯南这个反应让沢田纲吉愣了一瞬,他扭头看向那边抱着臂不作解释的reborn,还有他身旁正肆无忌惮盯着自己看的五条悟,再联想起五条悟刚刚的反应,好像明白了什么。

        看来这个时代的自己还没有说明清楚情况啊。

        沢田纲吉无奈地摇了摇头,已经过去了十年的时间,这个时代的一些细枝末节他早已记不太清了,不过他也不介意将这个秘密告诉在场的所有人。

        考虑到时间问题,沢田纲吉捡起那个十年后火箭筒简短地解释了这个来自波维诺家族的神奇道具以及它的作用,接着又把火箭筒塞回了蓝波的爆炸头里,并拍了拍他的脑袋语重心长道“下次可不能再随便拿出这种危险道具了哦。”

        蓝波仰起脑袋眨巴着眼有些好奇地看着突然变得高大了很多的沢田纲吉,不过比起其他人他倒是接受良好,过去发生过太多次因为被欺负就钻进十年后火箭筒和十年后的自己交换的情况,所以他见过好几次未来的沢田纲吉,印象里那个时代的沢田纲吉经常会安抚着哭闹不停的自己,还会投喂几颗他没有吃过的口味的糖果,直到五分钟的时限结束,自己心满意足地被交换回去。

        再次与未来的沢田纲吉相见,蓝波的眼睛一亮,立刻抱着沢田纲吉的手臂对着他撒娇起来“这次还有糖果吃吗?未来的阿纲?”

        见这种时候这个孩子都不忘向自己讨要糖果吃,沢田纲吉无奈地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随身携带的糖果娴熟地塞进了蓝波的嘴巴里。

        “还有一块巧克力,去那边吃吧。”将蓝波放下,沢田纲吉把巧克力还有剩下的几颗糖都给了蓝波,满意地看着他抱着一堆糖果跑到了另一边吃起独食。

        娴熟的动作不难看出沢田纲吉对这种事已经非常得心应手。

        安静地欣赏完沢田纲吉从善如流的动作,一直抱臂不语的reborn嗤笑了一声,“你倒是宠他,无论十年前还是十年后都是这副老样子。”

        reborn嘲讽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深意,但很快被他掩饰了过去。

        沢田纲吉倒是没在意这个时代来自自己老师的嘲讽,他歪着头看向reborn,那双澄澈的褐色双眸里闪过若有若无的笑意,即使面对的是丝毫不知道收敛冷冽气息的最强杀手,沢田纲吉依旧是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小孩子还是要好好照顾的,而且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能让蓝波哭闹的原因百分之八十都是来自你啊,我亲爱的老师。”

        沢田纲吉慢条斯理说出的话让reborn眉头一挑。

        “明明都已经解咒了还喜欢捉弄小孩子嗯,这样也挺好,保持童心也是个不错的做法。”毫不畏惧地内涵起自己的老师,沢田纲吉状似无奈却又不难听出他语气里的咬牙切齿,“当然如果少把这种精力放在爆破彭格列总部上的话我会更开心的。”

        说罢便看向便看向正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的五条悟,轻易就捕捉到了对方墨镜后的苍蓝色,沢田纲吉的眼神终于有了些许起伏。

        “真是很久没见了悟先生。”沢田纲吉的语气中透着深深的怀念,目光在五条悟的那双苍天之瞳上停留了片刻,“您的六眼现在已经进化了吗?”

        五条悟已经听不见了后半句话,他的全部注意都被前面那个新奇的称呼吸引,他眨了眨眼,上前凑近了沢田纲吉,即使眼前这个人已经比他所熟知的沢田纲吉高出太多,但五条悟还是得微垂着头才能完整的将他印入眼中。

        “十年后的纲吉?”五条悟问。

        “是我。”笑眯眯地回应,沢田纲吉默不作声地比较了下自己和五条悟之间还是有些明显的身高差距,不禁有些郁结,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自己都要像现在这样仰着头和五条悟说话,这着实让他心情有些微妙。

        视线稍稍偏移,沢田纲吉暗自打量了下reborn,比起五条悟那逆天的身高,reborn解咒后的十年时间几乎没什么变化,起码自己和他站在一起还没有如此大的差距。

        这么想的沢田纲吉心情稍稍好了点,他总是喜欢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和自己的老师较劲。

        沢田纲吉自以为刚刚隐晦的视线隐藏的很好,而他此时暗自窃喜的表情却被reborn尽收眼底。

        reborn缄默,手隐隐发痒起来,他曾经设想过几次未来的沢田纲吉会是什么样子,已经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首领或者还是和过去一样优柔寡断没点长进,但现在做出这种想让人发笑的幼稚到不行的小动作是他没有想到的。

        经过这些年的相处reborn对自己的学生同样有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滤镜,他自信十年后的沢田纲吉足以具备掌控整个彭格列的实力,但看到现在他这副沾沾自喜的样子反倒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教育水平。

        这十年间自己到底把这个家伙教成什么样了??

        reborn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教育到底哪里出了问题,那边的五条悟像是看到了什么珍惜动物一样一个劲地盯着沢田纲吉不放,刚刚那声满含怀念的“悟先生”还在耳边旋绕,五条悟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要知道这个时代的沢田纲吉连“老师”都不曾叫过,现在升级成直接叫了他的名字,这种陡然转变的态度让五条悟的情绪肉眼可见地飘忽起来。

        甚至直接自动无视了名字后面的敬称。

        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条手帕,五条悟擦拭着眼角一副泫然欲泣的夸张模样,“太好了,纲吉终于肯叫老师的名字了,看来这十年间我们之间的关系终于有了不小的进展。”

        “不,这个称呼是当时您逼着我叫的。”沢田纲吉抽着嘴角,说是逼迫其实是对方撒娇强行让自己改变的称呼。

        想起了很久远的过去,沢田纲吉的目光柔和了下来,注视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十七岁遇到五条悟和二十七岁再次遇到他的心境完全不一样了,过去的自己在面对五条悟时对他更多的是尊敬,可时隔多年再看到他时心里涌出的却满是怀念和怅然。

        在熟识的人面前沢田纲吉似乎永远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五条悟轻易就看出了他的异样,心中闪过无数道思绪,五条悟嘴角的弧度不变,他抬手使劲揉了揉长高了很多已经变成青年的沢田纲吉的脑袋。

        “不错,能直呼其名对纲吉来说是非常难得的改变。”五条悟的声音满含着笑意,“看来之后纲吉也没有把老师忘掉呢。”

        五条悟话里的意有所指让沢田纲吉心头一跳,见对方此时的态度沢田纲吉立刻反应过来这个时代的时间线。

        压下心里的那点复杂的思绪,沢田纲吉无奈地笑了笑,“我还不至于这么健忘。”

        语毕他像是想掩饰着什么,转身又走向阿笠博士那边温声对他们解释起现在的状况。

        五条悟也不在意,只是继续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沢田纲吉宽阔了许多的背影,脑内不断回放他刚刚的反应,五条悟的嘴角还是和往常一样勾起若有若无的弧度,却没有人能看清此时他在想些什么。

        对于这种事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只不过今天因为一念之差就擅自跑来这里还看到了十年后的沢田纲吉这对他来说着实是一个不小的惊喜。

        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慢悠悠地后退了一步,五条悟双手插兜瞥了眼一旁安静的有些反常的reborn,本着自己心里不痛快就也要给其他人找不痛快的反派思维,五条悟耸耸肩若无其事道“有时候觉得东亚人的取名方式还真是先进,仅仅只是直呼姓后面的名字就会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亲密不少呢。”

        说着他歪着头看向的默不作声的reborn继续输出“不像某些海外人士,取个名还要装模作样地故意搞出个假名,不过两个名字念出来的感觉都和本人一样冷冰冰的不近人情呢。”

        五条悟意有所指的阴阳怪气终于让reborn有了点反应,他冷笑了一声,帽檐下的阴影使得他漆黑的眼眸愈加阴沉。

        “你是自动忽略了后面的敬称吗?”reborn语气嘲讽,“有时候还真是佩服你这种自嗨型人格。”

        “可即使带上了敬称纲吉也直接叫了我的名字了欸~”五条悟的尾音拉的很长,也不在意reborn话里的嘲讽,“看来十年后的纲吉君依旧好好地记住了我呢,这下我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听见这话时reborn的面色一闪而过了一丝异样。

        但他终究没有直接问出口,因为接下来沢田纲吉突然插进的一句话让他险些失去理智拔枪相向。

        “啊对了。”和阿笠博士他们解释完沢田纲吉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扭过头看向五条悟好奇地问,“悟先生的六眼应该是最近才进化的?那姑且问一句,这个时代的我应该没有答应您改姓呃,没有答应您和我姓吧?”

        话音刚落,整片空间都沉寂了下来。

        五条悟愣住,这件事他已经忘得快差不多了,旧事重提又被十年后的沢田纲吉突然提起,他一时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回应。

        而reborn在听到这一句信息量巨大的话时神色骤然沉下,他蹙起眉抬眼看向对面那个不自知说出蠢话的家伙,列恩已经收到指令爬到了主人的手腕上。

        “咦?”见这两人都是这副异样的反应,沢田纲吉一脸无辜地挠了挠脸颊,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暴露了什么。

        “啊这”沢田纲吉意识到他给这个时代的自己挖下了一个大坑,脑内闪过各种补救办法,他正了正脸色认真道,“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什么?解释在这种时候就开始想着培养十一代目了?”reborn冷笑,“不错,看来这十年的时间你的确是有了不小的长进,连这种违背伦理的事都能擅自做出决定。”

        ???不是你脑补的也太多了吧!

        沢田纲吉瞠目结舌,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人会脑补快进到他要违背伦理开始培养十一代目?笑死他要真的有这种神奇的想法怕是那位二十代目就要飞过来一枪崩了自己。

        难得出现了这么久的失语,沢田纲吉无比地佩服他家老师的脑洞,刚要开口为这个时代的自己辩解清楚时,十年后火箭筒的时效这个时候结束了。

        粉色烟雾再次弥漫开来,烟雾里的身形陡然缩小了不只一个号,被传送回来的这个时代的沢田纲吉被呛的一直在咳嗽,待终于能看清眼前的景象时他的面色倏地一滞。

        迎接他的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1473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