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73章 目标73

第73章 目标73


“啊,  是沢田前辈。”

        伏黑惠也看到了漆黑的夜空中不断闪烁的明亮光芒,并离他们越来越近,亮橙色的火焰散发着令人心悸的热量。

        伏黑惠对这道热量再熟悉不过了,  几天前他才用咒力与之对抗过,  不过马上就会被陡然爆发的炎压压制住,那么拥有这种火焰的只有一个人——

        “您早就知道沢田前辈要来?”伏黑惠看向身旁正愉悦地哼着歌的五条悟,  对方一点也没有惊讶的样子。

        “不知道哦,  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不知道纲吉去哪里了呢。”顺手将瘫坐在地上的伏黑惠拉了起来。五条悟否定了他的猜测,  “不过来的真是巧啊,不然那个被附身的小子就要逃走了,  带着那种特级咒物逃走啧啧,  到时候老家伙们又要无能狂怒了。”

        伏黑惠缄默,五条悟这种状似庆幸的语气他是一点没相信,  刚刚明明就是故意放走虎杖悠仁的,怕不是早就算准了沢田纲吉会在这个时候赶过来。

        维持着身体飞在空中的状态,沢田纲吉扶住□□着半身失去意识的虎杖悠仁,满脸的惊诧。

        十分钟前他破坏了火山头咒灵的领域从里面逃脱了出来,  刚想继续趁胜追击时却发现天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完全暗下,  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和特级咒灵的战斗竟然耗费了那么长的时间。

        这时才恍惚想起还有任务在身,  坐新干线来仙台的时候就已经和伏黑惠商量好当天晚上要直接去情报里所指出的几个地点回收咒物,  沢田纲吉暗道不妙,  在这里耗费了那么长时间估计已经耽误了任务,  说不定伏黑惠看自己到现在还没回去以为是出了什么事。

        反应过来后沢田纲吉刚要拿出手机联系伏黑惠,却又被那个小狮子咒骸捏住了脸强行把他朝另一个方向带,  被迫前进了好几步,  沢田纲吉捏着咒骸身后的尾巴把它拽了下来,  有些对这个小家伙一言不合就捏脸的行为感到无语。

        咒骸此时却异常的兴奋,  在沢田纲吉手里还不安分,抬头向咒骸指着的方向看去,沢田纲吉发现那里好像是杉泽第三高校,他不久前才从那个方向过来,以为是失去踪迹的特级咒灵逃去了那里,沢田纲吉立刻朝学校飞去。

        然后就撞见了□□着上半身的虎杖悠仁。

        “咦?是沢田君?”

        脸上e的黑色像是符纹一样的痕迹渐渐消隐,沢田纲吉诧异地发现对方眼睑下的疤痕竟然睁开了一只眼,但很快随着他身上的黑色印记一并消失。

        虎杖悠仁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向沢田纲吉打了个招呼,紧接着闭上了眼,身体猛地向前倾倒。

        立刻收起心中的疑虑,沢田纲吉忙不迭地接过失去意识的虎杖悠仁,瞥见下面教学楼的天台上正朝自己挥着手的白发男人,沢田纲吉将虎杖悠仁的一只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带着他缓缓向下降落。

        “哼哼~十秒钟刚好。”五条悟慢悠悠地晃了过去,笑着迎接下降的两个人,“纲吉要是早来一分钟说不定就可以直接和那家伙交手了呢。”

        额头上的火焰熄灭,沢田纲吉退出了超死气模式,有些费劲地扶住虎杖悠仁努力不让他掉下去,听到五条悟的感慨下意识看向他。

        “那家伙?是谁?

        从善如流地接过失去意识的虎杖悠仁,五条悟刚要继续说些什么,而视线在触及到沢田纲吉脸颊右侧的一道明显的伤痕时他倏地顿住,一只手轻松扶住虎杖悠仁,另一只手抬起轻轻抚过沢田纲吉脸颊上的那道伤痕。

        “看来你失去联系的这几个小时里也发生了不得了的事。”五条悟轻笑了一声,意味不明道,“这个伤,是怎么回事?”

        沢田纲吉压根没察觉到自己受了伤,五条悟粗粝的手指不带什么力道地抚过脸颊上的伤口,这时他才感到一丝疼痛,眉头不禁簇起,他忍不住稍稍向后退了一步。

        立刻放下了手,五条悟转而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道:“待会记得去硝子那一趟,总之现在还是先把这小子的问题解决了。”

        说着五条悟掂了掂了臂弯挂着的虎杖悠仁。

        “虎杖君到底怎么了?”沢田纲吉终于忍不住问,“刚刚我见他浑身长满了黑色的奇怪印记,还有他眼睑下出现的眼睛——”

        话还未说完,五条悟冷不丁地打断了他:“纲吉怎么知道这孩子叫虎杖?”

        “啊,关于这个”沢田纲吉挠了挠头,自己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向五条悟提及虎杖悠仁的存在,恰好趁现在这个机会可以说明清楚情况。

        不过还有伏黑惠在场,沢田纲吉也只得简短地叙述了一下之前在杉泽第三高校附近偶遇了虎杖悠仁的经过,又提及了后面遭遇特级咒灵和它缠斗的情况。

        “所以一直联系不上前辈的原因就是您遇到了特级咒灵?”伏黑惠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他根本没想到这学校附近竟然还有特级咒灵的存在。

        “伏黑君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应该已经被它拖入了领域里,手机根本接收不到讯号。”沢田纲吉苦笑了一声,朝伏黑惠歉意道,“抱歉,这种时候还让你独自一人去寻找特级咒物,是我疏忽了。”

        伏黑惠没有太过在意,在他看来学校附近潜伏着特级咒灵和特级咒物丢失的危险程度几乎差不多,若是之前在和附身在虎杖悠仁身体里的两面宿傩缠斗的同时再多出一只特级咒灵的话,后果会是什么他简直不敢想。

        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鲜血,伏黑惠向沢田纲吉简要说明了在他失去联系的这几个小时里发生的突发状况,包括虎杖悠仁吞掉了被人拿走的那根手指。

        听完了全部过程的沢田纲吉瞠目结舌,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在五条悟臂弯里昏睡的虎杖悠仁,完全没想到对方接触咒术界竟然会是以这种契机。

        “哈哈,纲吉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吧,毕竟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吞下那种东西还能安然无恙活下来的人呢。”五条悟拍了拍挂在自己臂弯里的家伙的脑袋,看向伏黑惠问道,“那么~惠同学,请问目前的这个情况我们该怎么处理他呢?”

        被问话的伏黑惠沉默了一瞬,接着平静道:“根据咒术法则,即使他现在可能身为两面宿傩的容器,但也要被处以死刑。”

        听到“死刑”这个词,沢田纲吉的眼睛一跳,有些忐忑地看向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虎杖悠仁。

        关于咒术法则他多少也知道一点,其中死刑则是法则里最严重的一项处罚。

        沢田纲吉有些难以置信他不在的这几个小时里在虎杖悠仁竟然要直接被处以死刑,明明分离前他还是个要赶回去看望爷爷的普通高中生。

        “可是,我不想让他死。”话锋一转,伏黑惠坚定道,视线直直地看向五条悟。

        “欸~难道见到惠这副认真求情的样子呢~”摩挲着下巴,五条悟兴味道,“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所以这算私情吗?”

        “算私情。”没有多加犹豫,伏黑惠微微颔首,“所以无论如何,请您想想办法吧。”

        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弧度,五条悟觉得伏黑惠现在的这副模样非常有趣,他看向一旁正发呆神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沢田纲吉问道:“纲吉觉得呢?”

        被叫到名字的沢田纲吉回过神,他有些不明白五条悟为什么要问自己的意见。

        “因为纲吉也是这个任务的执行者之一啊,虽然你完美的错过了。”五条悟笑嘻嘻道,“还好老师我及时赶到啦,不然惠就要被两面宿傩揍惨了。”

        “虽然知道您是在关心我,但这种说法真的很让人不爽。”伏黑惠狠抽着嘴角。

        对此沢田纲吉只得无奈捂脸,倒是没有反驳五条悟开玩笑般的说辞,对方说的也没错,若是自己没有和那只特级咒灵缠斗了那么长时间,说不定就能赶到这里阻止这场变故,伏黑惠也不至于受了这么重的伤。

        “不这个任务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有很大的责任。”沢田纲吉叹气,接着斟酌着语气回答五条悟刚刚的问题,“至于虎杖君,伏黑君刚刚说的没错,完全没必要将他处以死刑,您刚刚也说了,两面宿傩并不是完全控制了他的身体,起码在吞下手指后他还保留了自己的意识不是吗?”

        听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五条悟似笑非笑道:“虽然你们之前见过一面,但总觉得纲吉很信任这孩子呢。”

        那是因为我在十年后看到了虎杖悠仁出现在了合照里,所以起码现在完全不用担心他会被处以死刑。

        默默在心里腹诽着,沢田纲吉也知道以五条悟的个性定是不会将虎杖悠仁交给高层的那些人任由他们处置,之所以问伏黑惠和自己的意见完全是这人的恶趣味,大概就是想看看他们两个人的反应罢了。

        “就算不问我们,五条先生心里不早就已经有了答案了吗?”沢田纲吉看向五条悟,“您认为呢?”

        见沢田纲吉将问题反抛给自己,五条悟露出了稍微有些困扰的神色,似乎对这件事很是纠结。

        “唔,既然是可爱的学生们的请求的话,那就交给老师吧!”

        语气突然高涨起来,欣赏完学生们的反应,五条悟满意地点着头,将挂在臂弯的虎杖悠仁轻松扛在肩膀上,“好了!先和老师回去吧,伊地知已经在外面等着我们了。”

        说完便扛着昏迷的虎杖悠仁直接从天台上跳了下去,全然不顾后面的两个学生。

        两个人早就习惯了五条悟这种自顾自的性子,也没急着去追上去,考虑到伏黑惠受了不轻的伤,沢田纲吉自觉地搀扶着他老老实实地走楼梯。

        “前辈没事吗?”伏黑惠问,“刚刚还和特级咒灵战斗了。”

        “没什么大碍,只是脸颊上有擦伤。”沢田纲吉摇了摇头,“倒是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如果我能及时赶来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听此伏黑惠摇了摇头,眼神闪烁了一瞬,“不关前辈的事,是我疏忽了,若不是能力不足,虎杖也不会吞下手指跑来救我。”

        伏黑惠语气平淡,但结合他刚刚回答五条悟的话,沢田纲吉也明白了他想要五条悟保下虎杖悠仁的原因。

        沉默了片刻,沢田纲吉安抚道:“五条先生会处理好的,你也不用太自责。”

        “嗯。”

        “对了伏黑君,之后回高专,实战训练的时候再加大点难度吧?”沢田纲吉突然转移了话题。

        “欸?”伏黑惠看向沢田纲吉,有些错愕。

        “总之,先努力变强吧。”沢田纲吉的声音里含着些许笑意,“说不定之后还要带着虎杖君一起。”

        沢田纲吉出乎意料的话语让伏黑惠安静了许久,但比起刚刚心里的焦躁和后怕,现在他要平静了许多。

        被沢田纲吉搀扶着向校园外慢慢走去,伏黑惠对他小声道:“谢谢前辈。”

        沢田纲吉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伊地知的车子早早就在校外待命,见五条悟三人走了出来,他终于松了口气,而在看到对方肩膀上还扛着一个不省人事的少年时又不由大惊失色。

        “五条先生?!这这这这这——”

        拍开伊地知抖个不停的手指,五条悟越过他直接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将昏睡的虎杖悠仁丢了进去。

        “别那么紧张嘛,伊地知。”五条悟轻松道,“总之先立刻回高专吧,这次惠他们可是带了个大麻烦回来。”

        五条悟这么一说伊地知更加惶恐了,但在五条悟极具压迫感的注视下他只得哆嗦着手回到驾驶座里。

        落在后面的沢田纲吉和伏黑惠也和他们汇合,小心将受伤的伏黑惠扶进车子里,沢田纲吉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靠在车子旁的五条悟,拿出了口袋里的那个小狮子咒骸。

        “对了五条先生,关于您之前给我的这个咒骸”沢田纲吉看着又安静下来变得和寻常玩偶一样的咒骸纠结道,“那时候之所以遇到了特级咒灵,就是因为这个小家伙突然出现了反应然后指引我去了咒灵藏匿的地方,所以它的能力其实是可以感应到咒灵的气息?”

        看着沢田纲吉手里捏着的那个咒骸,五条悟忍不住曲起手指弹了小狮子一脑壳,好像这样就能把轻微的疼痛感一起传递到沢田纲吉的脑袋上,

        沢田纲吉当然不会感到疼痛,手里的咒骸因为五条悟的动作圆滚滚的脑袋朝旁边一歪,更让它显得蠢萌无比。

        被取悦到的五条悟哈哈笑了起来,见沢田纲吉无奈的视线投过来时才认真回答起他的问题。

        “你猜的没错,这个咒骸的确可以感应到咒灵的气息,而且某些实力强大可以隐藏气息的咒灵也逃不过它的眼睛。”说着五条悟戳了戳咒骸的那双像是黑豆般的硕大眼睛,“考虑到纲吉是无咒力者,若是遭遇了能隐藏气息的咒灵的袭击这种棘手的事,带上这个小家伙多少也能帮上点忙。”

        “那它还能自动甄别咒灵的等级?”沢田纲吉又问,“那个时候它的眼睛里出现了‘特级’的字样,而且左边的眼睛里还出现了一串数字那个又代表了什么?”

        “只要是释放出咒力的咒灵它都能对等级做出个初步的判断,至于你说的那串数字”

        说到这五条悟顿了一下,随即语气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它能根据咒灵的等级粗略地换算出相对应的价值,也就是说若是你能祓除那只咒灵或者将它控制住交给「窗」,就能得到和那串数字差不多的酬金唔,姑且问一句,那时候咒骸的眼睛里显示的数字是多少?”

        沢田纲吉:

        五条悟的解释让沢田纲吉的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空白。

        数字其实就是祓除咒灵能得到的酬金?那时候咒骸的眼睛里出现了多少个零来着?

        他隐约记得好像是八个零——

        也就是说,自己其实刚刚和一亿巨款完美错过了?

        得出这个结论的沢田纲吉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紧接着他再次进入了超死气模式,额间燃起的火焰此时不安分地跳动着。

        “要去哪?”好笑地看着沢田纲吉脸上不断变化的神色,五条悟问。

        “把那个火山头再找出来。”沢田纲吉直截了当地回答。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187894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