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75章 目标75

第75章 目标75


虎杖悠仁就这么顺理成章地转学到了高专,  即将和伏黑惠一起成为一年级的学生。

        五条悟对这个新生很是上心,亲自办理了他转学的所有手续,知道他的亲人刚去世不久,  贴心地留出了几天的时间让他处理好仙台这边的事。

        对入学东京高专这件事虎杖悠仁没有什么异议,  也坦然接受了五条悟那时的提议,  他并不惧怕死亡,在他看来什么时候死亡根本无所谓,反正也只是时间问题,既然他的死亡是有意义的,那么或许就可以实现爷爷临终前告诫自己的那句话。

        虎杖悠仁不管对什么事都抱着极其乐观的态度,  甚至觉得诅咒之王与自己共享一个身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同时他对即将涉入的一个未知领域有着极大的好奇心。

        终于处理好了这边所有的事,虎杖悠仁最后看了眼自己和爷爷生活了近十五年的狭小住宅,  最终锁上门离开了这里。

        五条悟早早就在外面等待着他。

        “久等了!”握紧背包的肩带,  虎杖悠仁跑了过去,  “这几天真是麻烦五条老师了,一直在帮我处理善后这些事。”

        说完虎杖悠仁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也知道其实这几天五条悟在东京和仙台之间往返了好几次,  除了帮他办理转校手续外还顺带处理了那天晚上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故,据他所知因为咒灵的袭击学校里的好几处地方都被破坏的非常严重,至于五条悟用什么方法摆平的就不得而知了。

        还有一件让虎杖悠仁感到高兴的事,  那天被牵连的一个前辈现在已经恢复了意识,  再观察几天若是没什么意外的话就可以出院了,  这下虎杖悠仁终于可以了无牵挂地离开仙台这个地方。

        领着虎杖悠仁朝伊地知停车的地方走去,五条悟询问道:“真的已经全部准备好和我一起去东京了?再在这里多留几天也是可以的哦。”

        “没关系,  我都准备好了!”虎杖悠仁立刻回应,  “不如说我很期待能去东京,  我还是第一次离开仙台呢。”

        “哈哈,不错不错,要继续保持这种乐观的心态哦。”五条悟很是满意虎杖悠仁现在的状态,“不过要考虑清楚,去了高专后你所面对的一切都将发生翻天覆地地改变,若是不做好心理准备的话小心轻易就丢掉性命哦。”

        把五条悟说的话当成是危言耸听,虎杖悠仁不在意地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也不会这么干脆地就答应对方的提议。

        见虎杖悠仁脸上毫不掩饰的坚定神色,五条悟轻笑了一声,也不再继续试探什么,“ok~老师知道你的答案了。”

        伊地知的车子停在那里已经很久了,五条悟和虎杖悠仁一起坐进了后座,见那两人都系好了安全带,伊地知松了口气,发动车子驶离了这里。

        “等待会回高专见了校长后你应该就可以顺利入学了,加上你,这下一年级就有了两个学生,惠终于不用孤单了~”五条悟笑着道。

        “咦?加上我只有两个学生?”虎杖悠仁愣住,“也就是说只有我和伏黑等等,沢田不也是高专的学生吗?”

        “他是高专的学生没错,但纲吉是二年级生,是你的前辈哦。”

        “欸???”

        虎杖悠仁睁大了眼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个比他还要矮上一点的娃娃脸少年竟然是他的前辈?!

        “你很惊讶?”五条悟好笑地看着虎杖悠仁夸张的反应,“纲吉竟然没有和你提起过啊。”

        “他只说了自己也是高专的学生,但没想到竟然还是我的前辈”虎杖悠仁喃喃道,“怎么说呢,感觉外表完全看不出来啊”

        对这点五条悟和他一样深有同感,“是吧,谁能想到外表一副人畜无害样子的纲吉竟然会是你们这些学生中揍人最疼的那个呢!”

        五条悟开始向虎杖悠仁滔滔不绝地叙述起沢田纲吉自加入高专以来所做的一系列英勇事迹,虎杖悠仁听得入神,眼睛看不断有星星一样的光芒冒出,五条悟所描述的沢田纲吉是他从未了解过的。

        听着后面两个人越来越高涨的讨论声音,目不斜视开着车的伊地知不禁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以前他载着五条悟和沢田纲吉的时候也只是听着五条悟一个人的声音攻击,而现在这位即将入学高专的虎杖悠仁同学,话唠程度竟然完全不逊于五条悟,他的耳朵仿佛在经受着立体环绕声的摧残。

        救命,没有比多了一个能捧场五条悟的人还要更可怕的事了。

        远在另一处执行任务的沢田纲吉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感冒了?”听见动静的禅院真希看了过来,咒具下的咒灵还在徒劳地挣扎着。

        “没有,就是鼻子突然有点痒。”沢田纲吉摇了摇头,“大概是有人在背后谈论我吧”

        这次的任务由他和禅院真希共同执行,因为需要祓除的咒灵数量较多且都分散在不同的地方,为了提高效率才决定他和禅院真希分头行动。

        “你的那个隐形眼镜还真是方便,那些试图脱逃藏匿起来的咒灵根本无所遁形啊。”禅院真希不由感叹,这次他们之所以能结束的那么快还是因为沢田纲吉的那副隐形眼镜,直接将这片区域里的咒灵全部揪了出来,一个不剩。

        “是挺方便的,不过范围再扩大的话就没法再继续追踪了。”沢田纲吉说,“任务里的咒灵全部祓除完毕了,现在要回去吗?”

        将咒具小心收好,禅院真希拿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时间,“嗯,走吧,正好肚子也饿了。”

        两人一起朝车站走去,因为任务地点是分散的,所以就没让辅助监督一起跟过来。

        “啊对了,关于那个马上要转学到高专的新生,你已经见过他了?”禅院真希突然问。

        “虎杖君吗?之前在仙台的时候已经见过面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五条先生就会把他带回高专了。”

        沢田纲吉看了眼手机,恰好十分钟前五条悟发了条讯息给自己,说他已经带着虎杖悠仁回东京了。

        “真想见见啊,两面宿傩的容器不知道和惠比起来怎么样,希望这次能抗揍一点。”禅院真希对即将成为他们后辈的新生还挺感兴趣的。

        话虽如此,他们这些二年级生再好奇也暂时无法立刻就回高专去见见那位新生,自从升入二年级后外出的任务越来越多,他们能留在高专的时间也很少,每天睁眼就是任务闭眼也是任务,而且根据「窗」最近同步过来的情报,从今年开始四溢的诅咒比以往监测到的还要多出几倍,每天因咒灵造成的事故层出不穷,他们这些二年级生被迫提前体验了快节奏高强度的工作。

        对此沢田纲吉表示接受良好,自从晋升为一级咒术师后他所能接到的任务数量和难度等级飞跃了不只一个层次,得到的酬金也越来越可观,比起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时的窘迫境况,现在他已经离最终的目标越来越近。

        沢田纲吉偶尔也设想过如果那一天真正到来的话会是怎样,自己若是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又会怎样。

        那时在十年后的世界看到的那张藏在相框后面的照片,是不是代表着未来的自己也在时不时地怀念着这里所经历的一切呢?

        身后那人倏地安静了下来,禅院真希疑惑地扭头看过去,却见走在后面的沢田纲吉正垂着眼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你怎么了?”停下脚步,禅院真希蹙着眉,“不会是累到了吧?”

        想想也是,虽说今天的任务是由她和沢田纲吉搭档,但在此之前对方已经祓除了好几只一级咒灵,他们这些二年级生里沢田纲吉的出任务的次数最为频繁,有时候禅院真希也会对他几乎要和五条悟持平的工作强度感到诧异,不太懂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拼。

        刚要说让他赶快回去休息,沢田纲吉却迅速恢复了正常,面上和往常一样露出柔和的笑容。

        “没什么,刚刚只是在想些其他事。”沢田纲吉说,“这种程度我还没有感到累,现在好歹还有喘息的机会,比起五条先生的工作量我们还差得远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和那个家伙真的是怪物级别的劳模。”禅院真希抽着嘴角,“悟那个家伙就算了,你和我们一样还是个学生,小心别被高层的那些人pua了整天为他们卖命打工啊。”

        “没、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总之就是这个意思,虽然不知道最近为什么你会对监理部下达的任务照单全收,不过既然是你的话,应该有自己的理由吧。”说着禅院真希斜睨了沢田纲吉一眼,“如果你有不得不去做的事,那么我会举双手赞成,但如果哪一天突然撑不住了,别忘了要及时告诉我们啊。”

        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禅院真希的语气平淡到仿佛在叙述着什么稀松平常的事,“毕竟你的身边不还是有我们这群同伴在吗?当然了那个无良教师姑且也算吧。”

        沢田纲吉神色一怔,不由被禅院真希刚刚说出的话触动到。

        同伴没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这个世界里他的身边也聚集了如此多的同伴,也正是有他们的支持自己才离那个最终目标越来越近,若是日后这个目标真的实现,那也就意味着自己要将这里的一切都封存在原处,包括同伴。

        心里逐渐生出艰涩的感觉,沢田纲吉面上还是保持着笑容,朝禅院真希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会的。”

        和禅院真希分别,沢田纲吉没有和她一起回到暂住的酒店,而是转道去了监理部的东京总部。

        当然不是沢田纲吉主动要来的,他一向和监理部的关系很是微妙,之前发生的一系列的事自己早就把那些人得罪了个彻底,不过后来因为海外的咒术师联盟进驻了日本咒术界,这种剑拔弩张的情况才有了些许改善。

        原因自然是给自己套了个身份的reborn在其中运作了一番,导致监理部即使再怎么把沢田纲吉视为眼中钉也无法对他怎样,自那次在东京总部揍了那位叫德川的总巡查后,监理部就再也没来找过他的麻烦了。

        而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是因为今早远在京都的乐岩寺校长通过夜蛾正道联系到了自己,说请他务必要在今天去一趟东京的监理部总部。

        知道乐岩寺和reborn之间关系匪浅,以为是失踪多日的reborn终于有了消息,沢田纲吉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对方,和禅院真希完成任务后立刻赶往了东京总部。

        接待沢田纲吉的是一位年轻的咒术师,对方一看到他时面上就出现了不加掩饰的激动,眼神中透出的恭敬更是让他感到费解。

        “呃,可以先告诉我是谁把我叫过来的吗?”沢田纲吉忍不住问。

        终于见到了传闻中的沢田纲吉,年轻的咒术师内心难掩激动,他克制住了情绪,脸上摆出完美的笑容领着他进入了监理部。

        “其实是意大利咒术师联盟的里纳斯先生,他今早突然造访了监理部,说是要见您一面,您现在——”

        对方话还未说完,听到里纳斯这个名字时沢田纲吉立刻有了动作。

        他看到了走廊尽头的那个黑色的身影。

        那人似乎早就在等待着沢田纲吉的到来,视线触及到正朝自己跑过来的身影,他放下抚弄耳边卷曲的鬓角的手,缓缓向前走几步。

        好笑地看着对方急切冲过来的动作,他贴心地伸出手扶住险些撞到自己的沢田纲吉。

        “真是让人感动。”他似笑非笑道。

        “才几日不见就这么急着对你的老师投送怀抱了。”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180906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