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76章 目标76

第76章 目标76


“reborn!”

        及时后退一步,  沢田纲吉有些不满刚刚对方说出的所谓的“投送怀抱”。

        “明明是你一声不吭地突然消失,现在又一声不吭地突然出现,话说之前你已经做过很多次这种事了吧,  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样考验别人的心脏啊!”

        听着学生喋喋不休地抱怨,reborn一反常态地没有开口反驳什么,  只是安静地听着沢田纲吉单方面的输出,  干脆抱着臂放松地倚在身后地栏杆上。

        一股脑要把心里所有的怨气都倒出来的沢田纲吉倏地顿住,他看向对面泰然自若的男人,对方一直在听着自己抱怨,但神色平淡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似乎是在纵容自己任性地发着脾气。

        沢田纲吉突然安静了下来。

        “怎么不继续说了?”见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  reborn抬眼看向他,  “看来我离开的这几天你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啊。”

        “怎么可能会没有感觉。”沢田纲吉闷闷道。

        片刻之间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沢田纲吉在心里纠结着自己刚刚的反应是不是有些过激了,而reborn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了一会。

        “现在冷静下来了吧?”reborn冷不丁地问,  “这里可不是你们高专,人多眼杂的地方你的一举一动都会什么人记录下来。”

        reborn意有所指的话让沢田纲吉下意识看向了身后,  果不其然在走廊的拐角处他隐约瞥见了一个身影,  也不知道那人默不作声地躲在那里听了多久。

        “好像是刚刚领我进来的咒术师”沢田纲吉的声音放低了不少,“那我们现在还要继续待在这里?”

        reborn瞥了他一眼,好像在嘲讽他“你现在才意识到吗”。

        将沢田纲吉带到了最深处的一间和室,拉开障子门,  reborn明显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闲庭信步地走了进去。

        沢田纲吉却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会,他之前也来过东京的监理部总部一次,  虽然没有参观过内部的全部构造,  但对这条路线还是有着些许印象,  这间和室不就是那次他与那位总巡查发生冲突的地方?

        似乎被人修缮过,和室里完全看不出之前被破坏的痕迹,而满是古朴风格的房间此时却摆了几个小沙发和矮桌,甚至还有咖啡机,与这间和室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不用看了,就是你之前揍了那个老家伙的地方。”reborn说道,“只不过现在这间房间被我征用了。”

        不错,很有reborn的风格。

        抽着嘴角,沢田纲吉走了进去,并关上了障子门。

        有些拘谨地坐在沙发上,沢田纲吉看着reborn自顾自地研磨着咖啡豆准备煮上一壶咖啡,这让他想起了很久之前某次在学校的接待室被云雀恭弥暴揍的经历,那个时候他也像现在这样悠闲地煮着咖啡甚至还烤起了年糕,全然不顾凶残的云雀恭弥对他们三人下手。

        这个人好像不管什么时候总是这副不顾周围情况沉浸地做着自己事的性子,但正是对方这种泰然自若的模样,让沢田纲吉觉得无比的安心。

        虽然突然出现在监理部让自己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但看他现在的这个样子,他消失的那几天应该是没发生什么吧?

        将煮好的咖啡倒进杯子里,房间顿时充满了浓郁的香醇气味,reborn还贴心地给沢田纲吉也倒了一杯。

        “欸?我喝不了咖啡的啊!”沢田纲吉立刻摇手,他是知道reborn的口味,意式咖啡不加一点糖,光是上次不慎喝了一口就让他的味蕾痛苦了好长时间。

        “所以提前准备了糖罐。”reborn指了指放在矮桌上的小罐子,又不由好笑道,“我说你,也差不多该适应了吧,之后若是成为一位合格的黑手党首领是会不可避免地要不断熬夜,咖啡作为提神工具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可以用浓茶代替,反正也很提神。”沢田纲吉反驳道,朝咖啡里放了四颗方糖,搅拌后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甜味总算冲淡了原本浓郁的苦味。

        对此reborn没再说什么,抿了一口自己的那杯咖啡,接着双腿交叠起来,隐入帽檐阴影下的双眸慢慢抬起,直截了当地看向坐在对面的沢田纲吉。

        下意识正襟危坐起来,知道这是要进入正题了,沢田纲吉不由自主地等着对方发话。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不对啊,明明是reborn突然失踪又突然出现,怎么说现在也应该是自己质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刚刚下意识的动作纯属是条件反射。

        刚在心里组织着语言,沢田纲吉刚要开口,却被reborn打断。

        “先说说你的事吧,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

        想说的话被抢先说出,沢田纲吉郁闷了几秒,随即只得认真回答,仙台的发生的意外情况,被拿走的特级咒物,包括虎杖悠仁的事。

        安静地听完了沢田纲吉的叙述,reborn面色不改,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的样子,只是在他提起十年后看到的那张照片时多问了几句。

        “所以你认为,那个吞下特级咒物的虎杖悠仁是完全无害的?就因为你在十年后看到的那张照片?”reborn问。

        reborn的问题让沢田纲吉斟酌了片刻,接着他回答:“也有这一部分原因吧,但不能说他完全无害,毕竟他体内还有一个诅咒之王,多少会有些影响不过我认为虎杖君靠自己可以克制解决这个问题,而且五条先生也已经为他与咒术高层做好了谈判,所以我也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提供一些帮助。”

        沢田纲吉的回答明显在意料之中,reborn却意味不明地哼笑了一声。

        “很有你风格的回答。”reborn慢条斯理地说道,“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你似乎只是为了十年后看到的照片才下了这个决定或许换种说法,若是没有那次的意外让你去了十年后看到那张照片,你又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果断地相信他?”

        “我想会的。”沢田纲吉没有多加犹豫,“十年后的那张照片只是一个契机,而且我也没有在从中改变了什么,没有我的话伏黑君也会尽全力阻止事情朝更坏的方向发展,我想五条先生也会这么做的。”

        端起杯子又抿了一口咖啡,reborn安静地听完沢田纲吉的回答,只是平静的面容出现了些许变化。

        “reborn?”见对方突然没了声,沢田纲吉疑惑地看了过去。

        “没什么,只是在想些其他的事。”reborn淡淡道,“不过听着你的回答,在这个世界里你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处事习惯和方式,虽然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就是了。”

        “——但是,唯一有区别的就是,你好像与这个世界本应该和你不相干的事物,产生了难以切割的联系。”

        “比如你看到的那张照片,被你保存了十年之久不是吗?”

        锐利的视线直直地看向沢田纲吉,reborn似是叹息般地继续道:“我想说的是,阿纲,现在的你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只是时间问题,那么在这仅剩的时间里,你要获得什么或者抛下什么,在你心里或许也该有一个答案了。”

        将杯子放下,发出的“咔哒”声让沢田纲吉恍然回过神。

        他不由自主地看向reborn,却看见对方漆黑的眼睛里透出了难以言喻的暗光,没有以往他熟悉的嘲弄或是轻蔑,而是一种令他感到胆寒的冷静。

        仿佛在这片小小的空间里质问着自己,到底该做出怎样的决定。

        很巧的是,对方问出的这个问题,和他之前的感到的那些迷茫渐渐重合了。

        只不过这种迷茫现在被reborn直白地指了出来,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可是目标一直没变不是吗。”沢田纲吉开口,“从我被带到这个世界开始,之后不管是白兰、骸,还是reborn你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找到我的目的都是很明确的,我不认为这会发生什么变化。”

        视线变得平静下来,reborn好整以暇地剖析起刚刚学生的回答,不得不说,这些年他的确成长了很多,这种问题都能回答的如此滴水不漏,连身为老师的自己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但正是因为如此,reborn比以往的任何时候还要更谨慎学生目前的状态。

        “那么请记住你今天的回答。”reborn缓缓道,“希望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能顺从本心。”

        “顺从本心”一词出现在reborn口中时让沢田纲吉不由有些错愕,因为他清楚地记得在十年后的世界里自己不慎落入了那人的怀抱中时,对方也说出了相同的话。

        “你笑什么?”reborn眯起眼看着沢田纲吉嘴角扬起的弧度。

        “啊!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诧异。”沢田纲吉说,“因为在十年后,reborn也说了差不多的话。”

        听此reborn哼笑了一声:“也就是说这十年间你一点长进都没有啊,不然十年后的我也不会说出相同的话。”

        “这么说也太武断了吧!”沢田纲吉想反驳,但又找不出反驳的点。

        不过这个“顺从本心”到底指的是什么

        沢田纲吉将这个疑问压在了心底,暂时不再去过问,他看向reborn继续道:“我这边的情况都已经差不多说完了,现在该你说了吧,那天你突然消失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立刻回答,一反常态的,reborn的面色冷凝了下来。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180905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