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77章 目标77

第77章 目标77


【“他还能坚持多久?”

        reborn的语气过于寡淡,  漆黑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躺在床上的那人胸口处几乎微不可查的起伏。

        几分钟前沢田纲吉还在他眼前抱头逃窜一副好不狼狈的样子,而这个世界的他却了无声息地躺在那里动也不动,若不是还能感觉到他传来的微弱呼吸声,  reborn真的很想使点特殊手段逼迫这个小鬼苏醒过来。

        “不好说,起码现在的他的身体机能一切正常,  但比起刚开始的那几天明显有了衰弱的趋势。”夏马尔面色凝重,  下意识想要掏出一根烟,  又想到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只得悻悻地放下了手。

        “我现在只能通过一些仪器和营养剂勉强让他的身体状态处于一个正常的阶段,  但这也只是暂时的,我无法一直用这种办法让他维持这个状态。”夏马尔的语气里不由带上了些许严肃,“当然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你们那边不赶紧完事把正主带回来,  这边的‘本体’能不能撑住也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  就算纲吉君那边达成了所谓的‘通关条件’,找不到罪魁祸首也只是无济于事吧~”白兰冷不丁道,  “就目前来说,真正的纲吉君被困在另一个世界里,这边的本体一直处于灵魂缺失的状态,即使我已经连接了两个世界的通道,但可惜gm关掉了纲吉君的权限,  也就是说,不先解决源头的话根本无法改变现状嘛。”

        “这个我当然知道,所以说啊,  这种事只有你们能去解决。”夏马尔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有些烦躁,  “我只是一个黑市医生,  就算我可以治疗666种疾病,  但可惜这小子得的根本不是物理上的疾病,你去找个幻术师过来可能都比我靠谱。”

        听此reborn不由挑眉,冷笑了一声,“你以为就没有幻术师赶在你前面去找人吗?”

        夏马尔缄默,也不再说话,他当然知道reborn话里的意思,彭格列十代首领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没有人为此大动干戈,别说沢田纲吉自己的守护者了,据他所知远在意大利的瓦里安那群人也开始有了动作,就是不知道彭格列十代首领被来历不明的人夺取了身体的这个消息能被封锁多久。

        不过既然是那个家伙的学生,必定是不会将沢田纲吉放在如此危险的境地上吧。

        夏马尔默不作声地看向倚在窗边的那位最强杀手,即使现在沢田纲吉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但这个人还是和往常那样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仿佛这种棘手的情况下一秒他就能迎刃而解。

        “你有办法了?”夏马尔突兀地问。

        视线从沢田纲吉苍白的脸上撤开,reborn垂眼思索了片刻,随即道:“倒也不是什么办法,只是想到了一个人,或许他有找到罪魁祸首的途径。”

        话音刚落,连白兰也来了兴致,立刻兴奋地问他那个人是谁。

        “伽卡菲斯。”reborn平静道,“或者可以直接叫他——”

        “川平”】

        “差不多就是这样。”简短地叙述完了那时的情况,reborn好整以暇地观察起沢田纲吉的反应,“如何,听到这些你作何感想?”

        有意隐去了沢田纲吉留在原本世界的身体正在缓慢衰败的情况,reborn暂时不打算把全部事实说出口,在没有百分比之百把握的情况下他是不会让沢田纲吉增加徒劳的顾虑。

        有些艰难地消化着reborn刚刚所说的所有情报,沢田纲吉只觉得大脑现在在发懵,他最开始本以为那天被拓麻歌子带到这个世界时自己的身体也会随之被传送过来,结果后来却被狱寺隼人告知有人占侵了他原本的身体,而现在那个入侵者被揭穿后就立刻跑路消失,自己的意识因为还停留在这个世界里,所以在原本世界里自己的身体,现在正处于沉睡的状态?

        花了点时间梳理清了这其中的关系,沢田纲吉长舒了一口气,面色复杂地看向reborn,“我以为在我回去之前,那个人会一直占据着我的身体。”

        “拙劣的演技都被揭穿了还能继续顶着你的身体招摇撞骗,那他的心理素质还真是强大。”reborn嗤笑着,语气里满是不加掩饰的嫌恶。

        啊,他记得那天狱寺隼人说起这件事时表情也是这样。

        沢田纲吉在心里腹诽着,又不禁好奇侵占了自己身体的那个人到底做了什么才会如此遭人讨厌。

        “不过既然他已经跑路,那我原本的身体应该没出什么问题吧?”沢田纲吉试探性地问。

        reborn瞥了他一眼,平静的面色没有丝毫起伏,他将手放在膝上交叉合拢,似笑非笑道:“你说呢?连夏马尔都被狱寺那家伙跑去意大利强行绑了回来,这家伙已经从黑市医生升级成了你的家庭医生。”

        “夏、夏马尔?”沢田纲吉诧异,“他不是说绝对不医治男性的吗”

        “是啊,所以每次为你检查完他都要用消毒液洗十遍手。”

        好吧,是夏马尔会做出的事。

        抽搐着眼角,沢田纲吉心道不愧是夏马尔,不过也很感谢他竟然放弃了自己一直恪守的宗旨。

        没再去询问自己的身体情况,沢田纲吉将重点放在了去找川平的这件事上,在代理战尾时声那个叫川平的人出现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所有人并解除了阿尔科巴雷诺的诅咒后就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了,作为从不轻易现身的“世界规则的监督者”,沢田纲吉完全没有想过对方会在这种事上帮到自己。

        “你已经找到他了?”沢田纲吉问,“不过那个人从你们的诅咒解除后好像就没有再出现过了”

        “已经拜托了尤尼,因为只有这孩子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毕竟同为纯种的地球人。”reborn说道,“在这之前你还是——”

        刚要说出的话倏地顿住,reborn抬眼望过去,发觉沢田纲吉正歪着头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表情中还带着些许困惑。

        “我说的还有哪里不明白吗?”reborn蹙眉,直觉对方看过来的视线有哪里不对劲。

        听此沢田纲吉只是摇了摇头,神色有些纠结,接着小心地问:“那个可能是我想多了,但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应该没必要把川平先生也牵扯进来吧?”

        闻言reborn挑了挑眉,示意沢田纲吉继续说下去。

        “或许是我多虑了,reborn你刚刚所告诉我的那些事呃,我是指,现在的情况真的已经发展到了不得不去请求川平先生的帮助了?”

        虽然reborn的语气和神态一切正常,但沢田纲吉直觉有哪里不对,从那天对方一声不吭地突然消失时他心里就生出了不太好的预感,即使现在又若无其事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带回来的情报似乎都在可控的范围内,可是心里不断生出的违和感在告诉他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恍然好像回到了代理战的那天傍晚,还未解除诅咒的reborn伸出小短手逼迫自己交出首领手表并让自己放弃这场战斗,因为那时的他并不认为自己能打败百慕大为首的复仇者们,也不想让他白白去送死。

        沢田纲吉清楚地记得那时reborn在面对自己的质疑时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暗光,就像现在这样,即便他掩饰的很好,但沢田纲吉还是捕捉到了一丝不对劲。

        空气忽然安静了几秒。

        面对沢田纲吉此刻的质疑,reborn依旧面不改色,只是看向他的视线里多出了几分惊诧,似乎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指出这种问题。

        “你的超直感总是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发挥作用。”reborn讽刺道,“不过很可惜,这次你的怀疑是多余的。”

        “欸?”

        抚摸着耳边卷曲的鬓角,reborn慢条斯理地继续道:“不要把到现在为止包括你在内的所有人做的事当成是无用功,仅仅因为寻求了川平的帮助就对你和你的同伴们之前的努力生出了质疑,我没有教过让你对自己,或是对别人产生这种不自信感。”

        漆黑的眼眸很好地隐藏在了帽檐投下的阴影中,reborn声音低沉,带着不容置否的威严和压迫。

        “还是说,你认为站在你面前的最强杀手,你的家庭教师,会任由让你困在这个世界回不去?”

        听着reborn最后像是在玩笑般的话语,沢田纲吉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明明否认了刚才自己的质疑,但不知为何,心里的茫然无错在这个时候愈发强烈,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撕裂着自己的身体,但又让他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杯子里的咖啡早已凉透,沢田纲吉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对方不在意地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缓缓开口:

        “是啊,我们一定会回去的。”

        繁华的东京街头到处充斥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两男一女的组合正呆呆地望着周围不断掠过的路人,和这里热闹的氛围明显格格不入。

        而就在半小时前,东京高专的最后一名一年级生与伏黑惠和虎杖悠仁成功汇合,这下所有的一年级生终于全部到齐。

        “我说啊。”褐色短发的女生开口,有些不耐烦地看向前面的那个白毛教师,“到底要我们在这里等多久啊?”

        钉崎野蔷薇,东京高专的最后一名新生,现在正和她的两位同级生一起傻站在这里等着五条悟给他们做所谓的入学指导,害得她只得暂时放弃了游逛整个东京城的想法。

        “从刚刚开始那个家伙就一直在盯着手机,脸上的笑容给人一种恶寒的感觉”钉崎野蔷薇忍不住吐槽,“不会是在和女朋友发简讯聊天吧?”

        “欸——五条老师竟然有女朋友??”虎杖悠仁一脸震惊。

        “你们脑补的太多了。”三人之中唯一一个还算了解五条悟的伏黑惠打断了另外两人的妄想,“而且我想他也根本不会交到什么女朋友。”

        钉崎野蔷薇立刻深有同感地使劲点头,显然非常赞同伏黑惠刚刚说的话。

        “咦?可是我觉得老师人蛮好的欸,应该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吧?”虎杖悠仁挠了挠头,不禁看向五条悟,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有不少视线正悄悄地盯着他看,其中多数是女孩子,不管怎么看五条悟都是人群里最吸睛的那个。

        怜悯地看了虎杖悠仁一眼,伏黑惠一脸深沉,“等你再和他相处一段时间就能了解他的本性了。”

        “喂喂,你们几个在说老师什么坏话呢?”五条悟悄声无息地贴了过来,双手分别放在伏黑惠和虎杖悠仁的肩膀上,“等很久了吗,要不要先帮老师去排下那边的队?那家的甜筒味道很不错的哦。”

        “所以说入学指导可以开始了吗?”伏黑惠明显不想帮他跑腿,“人不是已经到齐了吗?”

        “不不不,还差一个人哦。”五条悟冲他摇了摇手指,“我还叫了你们的前辈过来,正好他今天就在附近执行任务。”

        刚想问是哪个前辈,伏黑惠还未开口,另一边的虎杖悠仁却突然兴奋了起来。

        “前辈!是沢田要来吗?”

        五条悟笑而不语,默认了虎杖悠仁的猜测。

        见虎杖悠仁满脸兴奋的样子,钉崎野蔷薇凑近伏黑惠忍不住小声问:“那个沢田是谁啊?”

        “是二年级的前辈。”伏黑惠也有些高兴,语气里不乏带着些许尊敬,“而且是个非常厉害的前辈。”

        见伏黑惠都是这副样子,钉崎野蔷薇也不禁好奇这位前辈到底是有多高大威猛,既然是二年级的前辈,又被伏黑惠评价为“非常厉害”,那么他一定是——

        一分钟后,当看到五条悟亲密地揽着一个比她高不了多少的纤瘦少年走过来时,钉崎野蔷薇狠狠地沉默了。

        说好的高大威猛浑身充满肌肉力量的前辈呢???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173599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