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80章 目标80

第80章 目标80


三天后的清晨,  沢田纲吉突如其来地收到了虎杖悠仁的死讯。

        那时沢田纲吉刚好结束了一个紧急的夜间任务,天还没亮就回到高专短暂地歇息了一会,睡醒后正打算去食堂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恰好撞见了刚好也从宿舍出来的伏黑惠。

        明明前几天才见过面,  但此时的伏黑惠却一副颓丧的样子,脸色阴云密布,  状态明显不对劲。

        以为是他们一年级的任务出了什么问题,  沢田纲吉立刻担忧地询问伏黑惠到底发生了什么。

        伏黑惠沉默了许久,  而说出的回答却让沢田纲吉的面色空白了一瞬。

        “藏匿在少年院里的咒胎孵化成了特级咒灵,  虎杖为了救我们,  自愿和两面宿傩交换了身体控制权,  然后两面宿傩他”

        不想再回忆昨晚的惨状,伏黑惠强迫自己冷静地叙述出具体的情况。

        有些艰难地消化着突如其来的噩耗,  沢田纲吉难以相信前些天还和他们开开心心凑在一起吃蛋糕的虎杖悠仁竟然会在少年院里丢了性命。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过了许久沢田纲吉突然问:“昨天的任务,  五条先生也在场吗?”

        “没有,  伊地知先生把我们带到少年院后就在外面等待了,  因为最开始的任务是救出被困在里面的几个学生,  但谁也没想到那时候咒胎会突然进化成特级咒灵。”

        闻言沢田纲吉点了点头,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伏黑惠片刻,  见他身上的伤大概已经找家入硝子治疗过了,  他拍了拍伏黑惠的肩膀,让他先好好休息几天,  随即便冲出了学生宿舍。

        立刻拿出手机拨出了熟记于心的号码,沢田纲吉朝医务室的方向走去,  情绪有些焦虑起来。

        电话那头响了两声后就被接起,  接着便传来五条悟带着愉悦笑意的声音。

        “早上好~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打电话过来呢。”

        “五条先生!”沢田纲吉语气急促,  “关于虎杖君的事,他——”

        打断沢田纲吉略显激动的的声音,五条悟那头的语气依旧没变,“惠已经告诉你啦?”

        “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总之先过来找我吧,我在硝子这,是医务室底下的解剖室哦。”

        挂断电话,沢田纲吉刚刚还焦虑的情绪逐渐平息下来,原因无他,五条悟刚刚明显带着愉悦轻松的语气告诉他事情也许并没有那么糟糕。

        而在地下解剖室里看到□□的虎杖悠仁正和五条悟谈笑风生时沢田纲吉还是狠狠地沉默了。

        怎么说,前一秒他的脑内还在不断回放刚刚伏黑惠对同伴不幸丧命表现出的颓丧样子,结果下一秒虎杖悠仁竟然就真的起死回生,还□□地坐在病床上和五条悟闲聊,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啊!是沢田前辈!”

        虎杖悠仁注意到了解剖室里又多出一个人,当看到是沢田纲吉时他面上一喜,立刻抬手想向他打招呼,而又突然想到自己现在还是光着身子的状态,下意识就拿过刚刚家入硝子为他准备的t恤遮住了身体。

        “这种时候你倒是觉得害羞了?”家入硝子无语地瞥了他一眼,刚刚这个家伙还完全不觉得光着身子有哪里不对。

        “嘿嘿,的确是忘了嘛,谢谢家入老师的衣服!”虎杖悠仁立刻穿戴整齐。

        有些困惑地盯着虎杖悠仁看了许久,见他真的安然无恙后沢田纲吉终于松了口气。

        “纲吉来的可真快啊,刚挂了电话才五分钟吧?”五条悟笑着道。

        “因为给您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好就在学校。”沢田纲吉走了过去,注视着虎杖悠仁迟疑道,“真的没事了?”

        闻言虎杖悠仁立刻举起右臂向沢田纲吉展示他鼓起的肌肉,“完全没问题!请前辈放心!”

        见状沢田纲吉总算彻底放下心,想到刚刚碰到的伏黑惠,立刻就要拿出手机。

        “既然没事了,我联系下伏黑君让他过来吧,他刚刚还——”

        话音未落,一只手伸过来拿走了沢田纲吉的手机。

        “悠仁死而复生的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其他人哦。”五条悟的声音难得带上了点严肃,“在大家都以为悠仁已经死在少年院的情况下,利用这种信息差,可以最大限度地为悠仁争取到充分的时间。”

        五条悟简单这么一提沢田纲吉立刻就明白了他的用意。

        但这种做法未免过于冒险,沢田纲吉张了张嘴刚要再说些什么,却又止住了。

        一看就知道这并不是五条悟的临时起意,或许他一早就预料到虎杖悠仁并没有真正的丧命,不然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想出对策,虽说虎杖悠仁才入学没几天,但以五条悟的性格是定然不会让学生就这么白白地送命。

        被沢田纲吉如此信任的五条悟嘴角勾起一道弧度,他将手搭在虎杖悠仁的肩膀上神秘兮兮地对大家道:“而且你们不觉得让一个大家本以为已经死去的人突然死而复生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再看到他们震惊到不可置信的样子这种事超有趣的啊!”

        “”

        沢田纲吉和家入硝子还有一直充当背景板的伊地知齐齐沉默下来,唯有虎杖悠仁一人对五条悟这个奇葩到离谱的提议感到非常有趣,并兴奋地猜测之后大家看到他死而复生时会做出怎样的表情。

        冷漠地将像是在说相声的师生二人赶走,家入硝子让虎杖悠仁先去医务室躺好待会她会过去再给他做次全身检查,而现在因为五条悟任性的想法她还要头疼关于虎杖悠仁的报告该怎么修改。

        “那个啊,你照原来那样写就行了,不用做什么修改。”五条悟不在意地摆摆手,“反正之后我还要拿着这份报告去找那些老家伙算账呢。”

        走在前面的沢田纲吉听到这句话时回头看向他,“您是说,少年院发生的意外和他们有关?”

        “唔,放在以前或许我会这样认为,不过现在嘛”

        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五条悟轻笑了一声,“他们也不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再做出这种明目张胆的事了,不过呢,我刚好可以利用这件事不得不让他们认下这个责任。”

        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恶劣,五条悟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那群老家伙们捏着鼻子互相扯皮的丑态了。

        看着上司这副明显在打坏主意的可怕模样,伊地知默默地离他远了点,只祈祷待会五条悟不要把自己丢去监理部汇报情况。

        “既然您已经有了对策那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不过比起这个,之后要怎么安置虎杖君?”沢田纲吉问,“如果要暂时向大家隐瞒他还活着的事实,那不能让他现在就回高专吧?”

        “悠仁的话我之后会有安排,你就不用担心啦。”五条悟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啊对了,比起这个,你知道我昨天遇到谁了吗?”

        “?”

        见状沢田纲吉好奇地凑了过来,五条悟抬眼向前看去,伊地知因为怕被他支使去监理部所以提前溜了,他也不在意,揽着沢田纲吉的肩膀神秘兮兮地笑了起来。

        “我昨天遇到了杰哦,就是那个差点被你送进局子里的夏油杰,上次我们才在家庭餐厅见了一面。”

        距离那次的会见已经过了有一段时间,但五条悟一直没有忘记那时看到已死的挚友以灵魂状态再次出现在眼前时的震撼和不可置信,虽然当场就已经接受了这个不可思议的事实,但他还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冷静下来。

        “欸?夏油先生?”沢田纲吉诧异,他记得那天在家庭餐厅见完面后对方就已经和白兰一起离开了,怎么又会和五条悟遇见?

        “那家伙在闲逛啦,恰好被我撞见了。”五条悟叙述起昨天的情况,“竟然尾随他那两个养女,啧啧真是太变态了。”

        反正本人也不在现场,五条悟干脆直接正大光明地黑起曾经的挚友,“这么久没见这家伙的眼睛感觉更小了,刘海也是越来越奇怪。”

        五条悟:好怪哦再看一眼。

        结果就被夏油杰发现了。

        当时夏油杰也只是担心他收养的那两个养女近况如何,所以驻留在了之前她们常去的那家可丽饼店前,没想到真的看见了全副武装躲避追捕的两个女孩。

        听着五条悟绘声绘色地叙述起昨天偶遇夏油杰的情况,沢田纲吉的嘴角不断在抽搐,这个时候他突然无比地同情夏油杰,人都死了还要在灵魂状态下被迫接受来自五条悟的人身攻击。

        就夏油杰的眼睛到底有多小和他的刘海到底有多怪这两个问题五条悟能长篇大论个没完,不知疲倦地吧啦吧啦了半天,最后他终于解答了沢田纲吉的疑惑。

        “其实那天在家庭餐厅会面之后他一直留在这里了,就在不久前才找到了当时占据他身体的那个家伙的线索。”五条悟说,“然后呢,又告诉了我一个很重要的情报~”

        顿了顿,五条悟的嘴角咧开一个嚣张的弧度,活动起双手发出骨骼相撞的“咔哒”声。

        “那天和你在仙台激战的特级咒灵,今晚会埋伏在高专附近准备对我下手。”

        被五条悟念叨了半天的夏油杰正满脸疲倦地看向那边正聚在一起吵的不行的特级咒灵们。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晚就是那个叫漏瑚的特级咒灵准备袭击五条悟的时候,但为什么在这种紧急的状况下,这些家伙竟然还能其乐融融地凑在一起吃火锅???

        哦不对,其乐融融的是另外两个人,只有漏瑚独自在那无能狂怒脑袋不还断冒出灼人的热气。

        然后就是面部有缝合线的咒灵用筷子夹起了一片牛肉丢进了漏瑚脑袋顶端的火山口里,另一边那个占据了夏油杰身体的家伙又丢了一碟蔬菜进去,拿着筷子慢条斯理地搅拌起来。

        是的,这个咒灵集团现在正惬意地吃着火锅,至于那个锅,则是漏瑚的脑袋。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前不久才被沢田纲吉暴揍的火山头咒灵漏瑚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猛地站起身对他的同伴怒目而视,连脑袋里的汤汁都溅出来不少。

        “欸~可是你现在的这个状态不用来煮火锅实在是太可惜了。”面部有着缝合线的特级咒灵真人咬着筷子眼巴巴地看着从漏瑚脑袋里冒出的热气,“反正现在还没有恢复,趁现在赶紧造福大家不是很好吗!”

        “滚蛋!你把我当什么了?!”

        漏瑚怒不可遏,脑袋里被他们灌入的火锅汤汁熏得他头疼,他简直不敢相信这群混蛋竟然真的敢把自己当成是煮火锅的工具。

        提起这件事漏瑚就会陷入暴怒,自从上次在仙台和那个会使用火焰的人类小鬼战斗后他的脑袋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似乎是那时从对方手里喷发出的火焰直接从脑袋火山口灌入了的缘故,直接使他的这个部位无法再喷出火砾虫,还无时无刻地会冒出因为热气产生的泡泡,简直滑稽至极,他甚至能感觉到脑袋里到现在还残留着那时将他释放出的领域完全摧毁的恐怖火焰。

        虽说暂时没怎么影响到自身的实力,但那时屈辱的感觉至今还让漏瑚耿耿于怀,一直在想办法找到那天给了他重创的人类然后准备找回场子。

        不过让他更憋屈的是,这些家伙竟然直接拿他的脑袋当成是加热火锅,搞了一堆食材回来一股脑倒进了火山口里,因为脑袋自带加热功能他们甚至不需要加热水,就这么和普通人类一样围着他吃起了火锅。

        “不用这么生气,你的脑袋很快就可以恢复了。”名为羂索的咒灵有条不紊地将煮好的蔬菜夹到自己的碗里,“对了,你觉得牛油麻辣的底料会不会味道太重?下次试试菌菇底料吧。”

        真人:“好主意!”

        漏瑚:

        看着那边又开始吵成一团的咒灵们,夏油杰默默移开了视线。

        可恶,好饿啊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165578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