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81章 目标81

第81章 目标81


“夏油君想先留在这里吗?”

        离开家庭餐厅与沢田纲吉他们分开后,  白兰看向身后垂着眼一脸若有所思的夏油杰。

        听见白兰的询问,夏油杰倏地抬起头,神情有些怔愣,  似乎没想到对方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欸~干嘛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很吃惊吗?”白兰眨了眨眼。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夏油杰多少知晓了这个叫白兰的家伙有着和自己生前的挚友极其相似的恶劣性格,  所以一时间他也无法判断出对方是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我自然是想留在这里的,毕竟还是挺在意那个占据了我身体的家伙。”摆起虚假的礼节性微笑,  夏油杰说道,“不过以我目前的状态似乎不能离白兰君太远吧?还是说我现在已经无法维持灵魂状态了?”

        想来想去还是这个理由比较靠谱,  被五条悟亲手杀死后自己还能以这种方式继续存在着本就是个奇迹,  夏油杰也早已做好了灵魂随时会消散的准备,  只可惜在这个时候到来之前他还没有抓出将自己的身体占为己有的家伙。

        “哈哈哈哈!夏油君还是太杞人忧天了啊!”见夏油杰竟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白兰觉得有些好笑,  “放心,  就目前来说你离灵魂彻底消散还有一段时间,就算有这个征兆,骸君也会尽全力把你的灵魂再塞到其他的身体里的,  等这边的事情都告一段落后就可以把你送去轮回啦。”

        听着白兰轻松到不行的语气,  夏油杰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说实话他也在白兰所在的那个世界待了有一段时间,基本了解了那边的大致情况,  虽然到现在他还会对那个叫死气火焰的力量很感兴趣,但也知道通过死气火焰的能力将灵魂附着在别人身体里的条件非常苛刻,而听白兰的语气这种事对他来说仿佛就是家常便饭,  可对夏油杰来说却充满了未知性和不确定性。

        思及与此,  夏油杰大概猜到了对方会突然提起这件事的原因,  迟疑了片刻,  他试探性地问:“突然提出这个建议因为沢田同学?”

        见夏油杰轻易猜出了答案,白兰也大方地承认了,“差不多吧,虽然纲吉君这边看似一切风平浪静,不过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太多了。”

        一提起沢田纲吉时白兰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一丝甜腻,令一旁认真听他说话的夏油杰有些感到不适。

        怎么回事为什么沢田纲吉身边的这几个家伙一个个都有种强烈的男同气息。

        说实话夏油杰有些恐这些人。

        因为就他这么长时间的观察来看,包括白兰和六道骸在内的好几个人都对沢田纲吉抱有莫名的执念,其中那个自称是世界第一杀手的家伙更是差点直接把“离我的人远点”这几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哦说起这个,刚刚他的挚友看沢田纲吉的眼神好像也有哪里怪怪的。

        明明才见过几次面,夏油杰不禁对沢田纲吉产生了深深的担忧,围绕在他身边的这几个家伙各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莫名其妙觉醒了诡异的男同雷达,夏油杰只觉得一阵胃痛。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留在这里。”正了正脸色,夏油杰爽快地答应了白兰的提议,“不过如果没有你的力量的话,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真的没问题吗?”

        “完——全没有问题~”白兰愉悦地笑了起来,“不如说当你可以完全操纵自己的灵魂后就暂时不需要我的力量支撑了,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放心地把你丢在这里。”

        右手抬起凭空撕出一道裂缝,白兰慢悠悠地将死气火焰注入其中继续道:“接下来我可能要长时间留在那边了,这边的动向就暂时拜托你了哦,现在也只有你可以尽快找到占据你身体的那个人了,虽然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对纲吉君下手,不过有某个超级麻烦的家伙在他身边,纲吉君被波及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白兰口里的“某个超级麻烦的家伙”,夏油杰立刻就知道他指的是谁了。

        和白兰的关系算的上是各取所需,夏油杰也有自己的考量,虽说现在危机四伏,不过他还是想继续留在这里,无论如何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到白兰他们,还有五条悟。

        两人在那天就此分别,以东京高专为中心,夏油杰直接在附近开始了游荡,以连咒术师和咒灵都看不见的灵魂状态暗自监视着一切。

        白兰之前说的没错,现在只有他可以在短时间里找到占据了自己身体的那个人,虽然已经是灵魂状态,但还是会和本属于他的□□产生一丝微弱的联系,而他正是靠着这点仅剩无几的联系成功找到了对方,还意外发现了他身边聚集的特级咒灵集团。

        另外几只咒灵似乎并不知道那个人其实是假夏油,只当他是一位来历神秘的诅咒师,因为抱有相同的目标所以理所当然地聚集在了一起。

        干脆监视起了对方的一举一动,夏油杰大概知晓了这几只特级咒灵的能力,唯有那个占据了自己身体的家伙,除了能自由使用咒灵操术外还看不出其他什么能力,也没有搞清当时他是通过什么术式占据了自己的身体。

        而让他感到有些不安的是,虽说对方看不见自己的灵魂状态,但那个人的视线偶尔有几次若有若无地落在他所藏匿的方向,有一次夏油杰都要以为对方发现了自己,但那人却又若无其事地收回了视线,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

        心里多出了一丝疑虑,夏油杰暂时没再继续紧盯着咒灵集团,因为担心美美子和菜菜子的近况,他时不时地会在她们之前常去的那家可丽饼店附近游荡,没想到真的遇见了那两个孩子,同样也意外地撞见了买完甜品准备回去的五条悟。

        而他也告诉了五条悟一个重要的信息。

        咒灵集团的其中一位,将在今晚对他发出袭击。

        眼前闪过那天听到这个消息时五条悟满不在乎的样子,夏油杰暗暗叹了口气,虽然他完全不担心特级咒灵会对五条悟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他却隐隐生出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回想起假冒自己的那个家伙若有若无投过来的视线,夏油杰有些焦躁,他还是无法确定自己究竟有没有暴露,若是对方再次故技重施,那么谁又会是他下一个目标?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进行一场友好愉快地交流吧~”

        一只脚踩在漏瑚不断翻滚的脑袋上,五条悟扯开眼罩的一角,露出眼罩下的一只六眼,嘴角勾起恶劣的弧度。

        而被五条悟突然从地下室瞬移带到这里来的虎杖悠仁有些惊诧地看着被五条悟踩着的那颗火山头,迟疑了半晌不确定道:“老师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奇怪的味道?”闻言五条悟弯腰凑近了漏瑚的脑袋,动了动鼻子,“唔,好像是有什么气味”

        蹲下身仔细嗅了起来,经常自己下厨的虎杖悠仁立刻知道了这个怪异的气味是什么了。

        “我知道了!是火锅底料!”虎杖悠仁恍然大悟,“而且还是牛油麻辣味的!”

        五条悟:啊?

        漏瑚:

        又想到了来之前的屈辱回忆,被五条悟殴打到仅剩一颗脑袋的漏瑚再次陷入暴怒,两边的火山口骤然喷发出两道浓烈的热流。

        有些惊讶突这颗然暴起的脑袋,五条悟脚下的力道加大,简单粗暴地直接用咒力进行压制,纵然漏瑚的怒气已经达到了顶峰,但悬殊的力量让他不得不偃旗息鼓,他被这家伙轰的只剩下一颗脑袋,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欸~竟然还有力气想反扑啊。”脚尖朝上使力将漏瑚的脑袋踢了起来,一下一下地像是在踢足球般,“那么,可以告诉我吗?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埋伏在这里,到底想做什么呢?”

        虽然早就提前知道了今晚会被埋伏袭击,但五条悟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准备套对方的话。

        即便输的如此彻底,但漏瑚依旧不愿透出任何信息,心里甚至已经做好了将在这里被五条悟祓除的最坏打算。

        “不说?”一只手直接抓住火山头,五条悟的那双苍天之瞳毫无遮掩地直视起漏瑚的独眼。

        触及到那抹令人战栗的冰蓝,漏瑚的独眼瞬间放大,眼前的视野已经消失,像是又回到了之前对方释放出的领域,脑袋已经停止了所有运行。

        “唔,我呢,也不是什么非常有耐心的人,既然你不说的话,那我只能使点特殊手段了。”

        右手的手指伸出,猩红色的球体在跳跃在五条悟的指尖之上。

        “啊对了,那天留在纲吉脸上的那道伤痕,也是你做的吧?”

        同时刻的高专——

        因为之前夏油杰告诉五条悟的那个情报,沢田纲吉有些担心独自一人去应战的五条悟,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查看下情况,这时从窗户那边突然传出一道声响。

        身体立刻紧绷起来,下意识看向窗户,沢田纲吉警惕地走了过去。

        手搭在窗户边缘,沢田纲吉刚要打开,与此同时窗户却从外面被人猛地拉开。

        被吓了一跳,沢田纲吉下一秒就要朝窗外那人挥拳,而在看清对方的面容时又倏地一愣。

        窗外的那人见沢田纲吉就站在窗前,看到对方脸上震惊空白的表情,他立刻展露出爽朗的笑意。

        “呦!好久不见,我来夜袭了!”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165578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