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4章 不要得罪唯一,盛世会咬人

第24章 不要得罪唯一,盛世会咬人


-

“你们听说了吗?设计院那位被誉为学校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设计师孙夜雪,参加国际珠宝比赛被爆出抄袭大神eva。”

“抄袭eva的作品,她怎么敢的啊!我看了外网爆出来的对比图,那简直是一模一样,就差直接复制粘贴了。”

“有什么不敢,她是惯抄了好吧?前段时间刊物那边才爆出她c刊论文抄袭,紧接着就是参赛作品抄袭,我都怀疑她大学四年所有的研究成果和设计作品都不是她自己做的。”

“更好笑的是学校才对,这几年把她捧上神坛天天吹捧,设计院的那群教授们也带着她对外炫耀。原本今天校庆要隆重表彰她,谁知东窗事发,副校长连夜修改演讲词哈哈哈!”

喻唯一安静地走在林荫小道。

周围都是鄙夷的议论声。

孙夜雪昔日被捧得太高,自己也得意忘形,屡次在学校欺辱同学,所以一朝大厦倾,当初受过气的人都会去落井下石踩她一脚。

穿过风雨广场,喻唯一走向礼堂。

刚准备从通风口上楼,在楼梯拐角处就被人从后方拉住了。

“喻唯一!”

“是你陷害夜雪,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对不对!”

过道人不多。

四周空旷,背后女人凌厉的声音格外刺耳。

喻唯一偏头侧眸往后看,就看见韩婉儿那张嫉恶如仇的脸。她和孙夜雪是好友,自然一个鼻孔出气。

她动了一下胳膊。

对方抓得太紧,喻唯一没抽出来。

盯着韩婉儿的脸,喻唯一神色冷清道:“圈内韩家的小姐,就这点素质吗?”

“露出狐狸尾巴了吧!”

“平日里对着夜雪那么乖顺,一口一个姐姐地喊着,好像多听话似的。实际上一肚子坏水,装模作样黑心肝!”

喻唯一将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来。

她注视着她。

韩婉儿被她盯得有点发毛,以前她不是这副样子,柔柔弱弱谁都能骂她两句,而且她从来都不敢还嘴。

今日换了副面孔。

看似羸弱,却让人背脊有点凉。

韩婉儿本能往后退了两步,“你、你干什么!”

喻唯一收回视线,淡淡道:“其实有一个办法能救孙夜雪,就看你能不能为她牺牲。”

“什么办法?”

“你和她同在设计院,互为挚友。你帮她把罪名顶了,将论文和设计作品抄袭的名头都揽到自己身上,她不就没事了吗?”

“你疯了吗喻唯一!我替夜雪揽罪名,那我不就身败名裂了?你是夜雪的亲妹妹,你怎么不帮她顶罪,孙家白养你这么多年!”

喻唯一目光落在她脸上。

上下打量了一眼。

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过道,往楼上去了。

女人最后那个无声的表情仿佛在说:“装什么闺蜜情深?名头没落你身上你才能站在道德制高点指点江山,但凡触碰到你的利益,还不是躲都躲不及。”

像是被戳到了痛处。

韩婉儿气急败坏,追上去就要找她要说法,“喻唯一你别走,你把话说清楚!刚刚那是什么眼神,你也配对我阴阳怪气!”

“我是韩家的二小姐,你不过是孙老爷的外甥女,一个无父无母的病秧子也敢跟我蹬鼻子上脸,谁给你的脸!”

女人的咒骂声不停。

喻唯一走到二楼楼梯口,拿出手机打算喊保安。就在她打算拨号的时候,后边没声音了。

她垂眸往楼下看了一眼。

韩婉儿也不见了人影,没有追上来。

这倒是新奇。

平时她和孙夜雪在学校横行霸道,看谁不顺眼,上去就是两巴掌。韩家和孙家都入股了榕城大学,校领导也都暗中偏袒,两位大小姐可谓是顺风顺水。

喻唯一没再理会,收起手机往礼堂方向去了。

与此同时。

楼下,过道走廊上。

韩婉儿正要去找喻唯一算账,刚迈开大步走了一级台阶,就被人从后方给拽了出去。

放眼整个榕城,谁敢对韩家小姐动手?

“谁啊!”

她扭头往后看,见到学校安保的脸,韩婉儿气疯了,“你敢拽我?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我们韩家是学校的股东!”

路过的几名同学看了眼热闹。

又不敢多看。

纷纷低下头快步离开了。

安保拽着韩婉儿,将她拉出走廊,没了女人的身影,尖锐的嘈杂声消失,耳根子静了。

这边。

走廊端头。

副校长双手攥在身前,站在一旁,望着前方的男人,“盛少,保安会把韩同学送上车,司机会带她回韩家的。我们也会如实告知韩老爷,给予韩同学警告处分。”

“警告处分?”

闻言,副校长不知道哪个词说错了。

他很是紧张。

额头上都有冷汗渗出。

盛氏一族在榕城盘踞多年,作为榕城首富家族,老太太去世后家产就落在盛世身上。榕城大学最高级别校董,自然也是他。

大少爷很少来学校。

也不参与高层领导的决策,偶尔有重大事情,校长会联系他。

今天校庆。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兴致,忽然就来了。四位副校长你推我,我推你,最后扔骰子决定胜负,他这个点数低的输家大冤种,只能认输过来接待。

就在副校长惶恐不定的时候,盛世说:“开除她。”

“什么?”

副校长怔了。

他茫然地抬起头,“可是韩同学她父亲……”

盛世侧眸,冷厉的眸光落在他脸上,“韩振华若有异议,让他找我!”

副校长:“……”

男人走后,周围空气都回暖了。

气压也升高了。

副校长擦了擦脸上的汗,随即给韩老爷去了一通电话,将事情说了一番。

韩振华问:“开除婉儿的理由是什么?”

副校长照实答:“盛少没有说理由,大少爷今天破天荒来学校参加校庆,下楼就撞上韩同学对着其他同学破口大骂,可能是坏了他的好兴致,所以……”

原以为韩振华会咬着不放。

谁知。

他说:“你照办吧,把她开除也好,免得她惹出祸端连累我。”

副校长:“……”


  (https://www.biqudu.com/48728_48728301/9743559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