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6章 要啥啥没有,普信第一名

第26章 要啥啥没有,普信第一名


顾北城。

榕城大学校草级帅哥。

孙夜雪公开的男朋友。

男人从走廊端头走过来,他每一个目光都落在喻唯一脸上,眼神鄙夷还带着几分轻蔑的嘲讽。

离近了。

顾北城低头看她,指责道:“夜雪的参赛珠宝作品是你画的,你故意抄袭国际大师eva未发表的画作,让夜雪公然蒙羞。”

他说的是陈述句。

在表述事实。

她是16岁高考上的大学,成绩出来那天孙夜雪很生气,说她这个病秧子竟然能考这么好,提前被录取。

孙夜雪拽着她的头发,从二楼一路拖到一楼客厅,命令孙宅的佣人不许给她饭吃。

大冬天将她赶出门。

恰逢那晚顾家的人来孙家拜访,为了自保,她从后院溜了出来,倒在顾家人面前,逃过了这一劫。

上大学后顾北城明里暗里很照顾她。

也知道她有珠宝设计天赋。

当时喻唯一有过动容。

想着:祸不及子女,顾父做的事,不牵连顾北城。

喻唯一做了很多心理建设,翻来覆去想了很久,卸下防备打算和他做朋友。谁知第二天去学校,就在教学楼楼梯旁,看见顾北城亲吻孙夜雪。

那一幕让喻唯一觉得很恶心。

这就跟,你的朋友亲吻了常年欺负霸凌你的人是一个道理。那后,喻唯一再没跟顾北城说过一句话,没给过一次眼神。

他和所有欺辱她的人一样。

他们都是霸凌者。

-

对于顾北城的质问,喻唯一没有说话。

她也没看他。

女人转了方向,准备从他身旁绕过,刚迈开脚,她面前的路就被他挡住了。顾北城横在前边,又说:“你记恨我,可以报复我,为什么要连累夜雪?”

“就因为当年我选了夜雪没选你,所以你就一直恨她?让她身败名裂在圈子里出丑,让她被外界的人耻笑?”

“喻唯一,夜雪是你的亲姐姐,你的嫉妒心未免太重了吧!就算你把夜雪拉下水,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

他在狗叫什么?

噪音盘旋在喻唯一脑袋顶,熏得她耳朵不舒服。

女人从包里拿出手机。

顾北城垂眸,就看见她葱白的指腹点击在屏幕上,进入拨号界面,连续按了三个数字:

——1、1、0、

下一秒她拨通了电话。

将手机放到耳边,就那么冷淡地说:“您好,麓山北路387号红梅山庄会场厅,有不法分子对我实施侵犯,意图实施暴力,麻烦您尽快来。”

闻言,男人瞳孔一滞。

顾北城伸手就要去抢她的手机。

喻唯一及时闪躲,可是没想到他会使用蛮力,她一时没站稳被他甩到墙面上。

“唯一!”

争夺间他失手推了她一把。

顾北城整个人都怔了,本能要去扶她。

女人及时扶住了墙面,她背对着他,没看见他脸上的神情。喻唯一稳住重心慢慢站起来,没转头,抬起手给他看了眼还没拨出去的电话界面。

随后迈开步子往前走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身影便消失在无人的走廊上。

顾北城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失神良久。

他兀地轻笑了几声。

不知道是在讽刺喻唯一,还是在嘲笑他自己。

她对他已经惜字如金,见了面连半个字都懒得跟他说。不想和他周旋,就拨了个假电话,给他瞥了眼手机界面,就目不斜视地走了。

好像他在她眼里就是垃圾。

她连见一眼都觉得脏。

他最初认识她,是在孙家宅院。四年前的那个隆冬,她冻得全身僵硬倒在院子小道上,是他把她抱起来,即刻送去了医院。

顾北城动心了。

他对她很好,事事想着她。进入大学后,尽心尽力地护着她。

可是她就跟没长眼睛似的,从来都看不见他的好,每次都非常冷淡,不愿意跟他做朋友,不接受他的示好。

人都是有傲骨的。

何况他还是个男人。

于是——

有一天早上他特意选在她进学校必经之路,在她上楼的前夕,卡准时间亲吻孙夜雪。他知道她看见了,他就是要做给她看。

让她吃醋。

让她嫉妒。

让她回过头求他。

事情却没往他预料中发展,那天之后她连半个字都没再和他说过。他受不了去堵她,喻唯一就当着他的面给安保拨电话。

他一直在找她喜欢过他的蛛丝马迹。

直至#孙夜雪c刊抄袭#事件曝光,那天晚上他高兴得一夜没睡。

他知道喻唯一的功底,也知道大学四年孙夜雪所有的论文刊物、珠宝设计产品都出自喻唯一的手。

爆出抄袭,一定是喻唯一有意这么做的。

说明她记恨孙夜雪。

记恨的理由是什么?

难道不是因为他选了孙夜雪,没有选她吗?说白了,喻唯一还是喜欢他的,她只是在生气,气他和孙夜雪做了男女朋友。

其实。

只要喻唯一服个软,回来求他,他可以立马和孙夜雪分手,与她重修旧好。

“叮——”

顾北城手机铃声响了。

屏幕上郝然显示‘孙夜雪’三个大字。

看到这个名字,他就很烦。男人不情不愿地接了电话,放到耳旁,那头的声音就砸了过来:“你去哪里了!不是说今天晚上陪我吃饭吗?!”

答应了跟孙夜雪吃饭。

得知喻唯一参加了这个饭局,他就在中途调转了车子方向,连忙赶到了红梅山庄。

他就是想问问她,是不是因为嫉妒才陷害孙夜雪。

谁知道没问出结果。

还差点把她推倒。

顾北城平复了心情,缓了许久才找回平常的声音,“你自己吃吧,我暂时有事不过去了。”

“你什么意思啊顾北城!”

“你现在也看不起我了是吗?像圈子里其他人那样,觉得我抄袭事件败露,脸上无光想跟我分手是不是!”

“好啊,顾北城分手就分手,你别后悔!”

换做是以前,顾北城会哄她。

今晚他心情不佳。

没这个耐心跟她周旋。

男人眉心蹙起,对着那头说了句‘随便你’便挂了电话。


  (https://www.biqudu.com/48728_48728301/9743559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