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15章 盛世出车祸

第115章 盛世出车祸


他偏头看了眼正在敲字回复信息的喻唯一,笑道:“嫂子,你朋友声音真好听,说方言都能说得这么悦耳。”

喻唯一抬头看了他一眼。

随后在回复林夏的信息里加了一句:“有人夸你声音好听。”

【勤奋小作家】:“谁呀!谁这么有耳光?”

【喻唯一】:“阿世的朋友。”

【勤奋小作家】:“盛总的朋友是不是跟盛总一样长相优越?有钱且超级大帅哥的那种呜呜呜?”

作为莫氏集团的继承人,莫西故确实有钱。

最年轻的影帝,即便是他的黑粉,也是这么评价的:“可以说莫西故演技垃圾,但不能昧着良心说他颜值低。”

【喻唯一】:“是的,有钱也帅。”

【勤奋小作家】:“(色色舔屏)/表情包/”

-

半小时后。

车子抵达锦绣庄园。

占地面积庞大的私人庄园,中西合璧的建筑,住宅是浪漫的中世纪城堡,而长廊过道又是古典东方十步一景的园林。

环境优美。

绕湖铺就的大草坪更是辽阔。

看到面前的景象,最先浮现在喻唯一脑海里的就是:“很适合放风筝。”

喻唯一坐在苍穹的梧桐树下晒太阳。

等盛世过来。

期间庄园的女佣端来水果和茶点,喻唯一吃了两颗蓝莓。约莫过了半小时,入口迟迟没见那辆古斯特进来。

喻唯一进微信拍了拍盛世的头像:“阿世,你下高速了吗?”

没回复。

最上方也没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换作平常,她的信息只要发过去,盛世就会秒回。无论何时何地,他在干什么。

另一边。

莫西故叉腰倚在长椅旁,他再次询问了庄园管家,对方说盛总还没到。

搞什么?

去ifs买一盒桂花糕要这么久?

是了。

盛世昨天并没有出差,他在盛太集团办公室住了一晚,做好了他觉得没有瑕疵的皮卡丘小风筝。

今天上午就约好,他去榕城大学接喻唯一,盛世则直接驱车去锦绣庄园。

路上对方发信息说去趟ifs买桂花糕。

这个点了,买十盒桂花糕也该到了,怎么还看不见人影?

在莫西故要拨盛世电话的前一秒,林局的电话先拨了进来,对方声音颤抖:“莫少,盛总出车祸了,您赶紧来医院!切记不能——”

告诉盛太太。

这五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莫西故就挂了电话。

林局:“……”

-

二十分钟后。

榕城医院。

病房里。

林局和莫西故站在床尾,再次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喻唯一,莫西故脑袋耷拉下去。

林局:“盛少被送上救护车,失去意识的前一刻说的就是不要让他太太知道。说盛太太胆子小,她会害怕!”

“莫少啊莫少,我话都没说话你就挂了电话,转头跟盛太太说了……”

莫西故将头低得更深。

当时听到盛世车祸的消息,他整个人都慌了。毫无理智可言,转头就跟坐在榕树底下的喻唯一说了这件事。

只见女人蓦地站起身。

美眸圆睁。

脸色逐渐苍白,沉默着瞳孔失去焦点,呼吸不上来晕了过去。

安静的室内只有输液管液体的‘滴答’声。

莫西故精神双重压力。

急救室那边还没传来盛世的消息,喻唯一面色蜡白了无生机躺在床上久久没醒,她要是出点什么事,他这辈子良心都过意不去了。

视线里,床上的女人指尖颤动。

莫西故立马跑了上去,“嫂子你醒了?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我嘴太快了,嫂子你都不知道你晕倒后全身发冷,瞳孔涣散,吓得我浑身发抖……”

真怕她就那么没了。

先前知道喻唯一身体不好,病态孱弱,如今亲眼见着,背脊都是凉的。

这边。

喻唯一胸口压抑沉闷,醒来时视线模糊,听声音也听不太清。

耳边响起忽远忽近的嘈杂声。

意识回笼。

她撑着纤细的胳膊从床上坐起来,没看清床边的人,就问:“阿世人呢?”

“世哥他——”

“盛少还在急救室里。”林局回复。

恰逢此时,病房的门从外边打开,穿着白衣的护士说:“莫先生,盛先生的手术已经结束,人已经平安转入隔壁病房了。”

闻言,喻唯一掀开被子就下了床。

起身时重心不稳,踉跄了几步,她扶了一把床沿,跌跌撞撞往病房外跑去。

“嫂子你还在输液……”

莫西故怔了半晌。

他定定地看着她手背上的输液针孔穿破静脉血管,从白皙的肉里穿出来,然后在她下床离开的时候,挑破血肉和创口贴掉了出来。

几滴红色的血从针尖滴落。

隔壁。

“盛先生目前没有生命危险,手臂骨折擦伤。撞击产生轻微脑震荡,具体情况还要看盛先生醒后的状态来评判。”

“什么时候能醒?”莫西故问。

“麻药过后就能醒了。”医生说。

喻唯一站在床边沉默不语,神色清冷,苍白的脸色衬得人更加疏离。

没人敢和她搭腔。

缓过那阵虚晃模糊的劲儿,喻唯一脑子清晰了。她光脚走去门口穿了双拖鞋,然后抽了张纸巾擦拭手背针孔处蔓延出来的血渍。

之后便拉开椅子坐在床边。

一言不发。

房间里也安静得有些压抑。

不知道等了多久,平躺在床上的男人有了苏醒的迹象。喻唯一起身往前走近,伏地身子喊他:“盛世,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男人睁开眼。

他比预估的时间要醒得早。

也就是说,麻药还没散。

喻唯一注视着他,视线里,男人眼神没有焦点,眸光晃动,神色恍惚。

俨然没了平日里霸道狠厉的样子。

像个呆瓜。

穿着病服显露病态的呆瓜。

医生这时提醒,“盛先生麻药还没散,意识恍惚,神志不清。”

喻唯一听着,温柔轻声喊他:“盛世,我是唯一,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眼睛里倒映出女人精致的容颜。

盛世目光定格在她脸上,看了一遍又一遍。

就在喻唯一以为他清醒了,要跟她说什么的时候,男人忽然坐起身,伸手抱住她的腰,脑袋靠在她怀里,委屈自责:“对不起老婆,我把你给我买的衣服弄破了——”


  (https://www.biqudu.com/48728_48728301/9743550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