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61章 闹脾气的小唯一

第361章 闹脾气的小唯一


半分钟后,盛管家拿着新鲜的小蛋糕过来,在每人右手边的桌侧摆下一块糕点。就要放到喻唯一手边的时候,孙嫂喊住了他:“海伦小姐说了,两周内都不能让小姐吃甜品。”

盛管家连忙拿回来。

喻唯一就那么看着那块香味浓郁的小蛋糕从她眼前溜走。

耳边萦绕着孙嫂那句海伦规定小姐两周内不许吃蛋糕。

海伦规定的吗?

海伦中尉是盛世手底下的人,她只会听令于她的主子。

盛世骗她。

趁着她孕期身体激素上升,脑子转得没有以前快的时候,故意拿了个麻袋套她。在她面前表现得那么好,她一口一个好老公地喊着他。

她还向林夏炫耀。

结果被打脸。

喻唯一不禁想起前几天的夜里,他怂恿她下楼偷吃蛋糕。等她走了,他应该就拨了海伦的电话,命令对方过来抓她的包。

人前,盛世:“下楼吃吧,想吃多少吃多少。”

人后,盛世:“罚她两周不准吃蛋糕。”

受不了这种委屈。

昨晚喻唯一躺在床上暗自骂了他很久,她原本是打算一夜不睡觉累死自己,好让盛世追悔莫及知道他错了。

然后。

她十分钟后就睡着了。“……”

-

孙嫂的话音未落,盛管家刚把蛋糕收回来,盛世就开了口:“没事,唯一一起吃。”

他让盛管家把小蛋糕放下。

同时,还把自己手边的那块蛋糕递到她手边,放缓嗓音哄道:“今天天气好,吃两块小蛋糕没关系。晚上测一下血糖,血糖稳定的话明天再——”

盛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喻唯一将碗里剩下的虾仁和面条都塞进嘴里。

连带着她不爱吃的菠菜也一口吞。

光盘了。

女人片刻不耽搁,拿起手边的新鲜玉米汁喝完,拉开椅子起身离开了餐厅。

看都没看那两块小蛋糕。

众人静止。

厅内仿佛能听见银针掉落的声音。

谁都没开口说话。

乐宝握着筷子,仰头望着喻唯一离开的方向,童言无忌:“喻姨好像不开心,这么温柔的喻姨都有人让她生气,妈妈为什么——”

温暖即刻捂住乐宝的嘴。

她用余光瞥了眼对面脸色难看的盛总。

直到盛世拉开椅子离开了餐厅,温暖才松了口气。她拿开捂在儿子嘴上的手,傻孩子,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蹦。

乐宝困惑。

他皱了皱眉头,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捂嘴。

下一秒,一块剔好刺的鱼肉放进他碗里。乐宝顺着男人的手臂往上看,看到傅承御那张斯文矜贵的脸。

爸爸好像有点高兴?

心情不错。

“乐宝,吃饭。”

“爸爸……”

林夏摸了摸坐在婴儿车里女儿的手,转头笑道:“乐宝,盛叔叔让喻阿姨生气了,所以喻阿姨不高兴。等会儿咱们出去放风筝,你可以多跟喻姨玩,你那么可爱,喻姨肯定会开心的。”

乐宝似懂非懂。

男孩抿了抿嘴唇,问:“是像爸爸惹妈妈生气这样吗?”

呃——

几人动作稍停。

林夏瞥了眼拿起水杯喝水的温暖,又看了眼斯文冷漠的傅律师。

没等她回答,就又听见乐宝说:“那完了,喻姨不会跟盛叔叔好了。爸爸让妈妈生气,妈妈现在都还没原谅他,妈妈说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爸爸的。”

“……”

众人不语。

餐厅里又寂静了半晌。

是温暖率先打破了这份宁静,她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转头与儿子温柔说:“乐宝,你吃饱了吗?”

男孩摇摇头。

她理了理儿子的衣袖,“恩,那你继续吃早餐,妈妈吃好了先离开,去后院草坪上准备等会儿要放的风筝,等你一起放风筝哦。”

乐宝点头。

收回落在妈妈离开方向的视线,男孩准备继续吃饭。他抬眸的那刻无意间瞥到身旁傅承御的脸,男人眉宇冷峻,先前那抹悦色不见了。

嗯?

爸爸之前心情不是蛮好的吗?

怎么忽然也不太好了?

就在乐宝疑惑的时候,傅承御起了身,他走前与儿子耐心说:“乐宝你继续吃饭,爸爸去后院帮妈妈拿风筝。”

“嗯嗯。”乐宝应着。

眨眼的功夫,坐无缺席的餐厅里只剩寥寥几人。

小泡芙喝完奶睡着了。

孙嫂帮忙推着婴儿车去了客厅。

林夏看了眼旁边的乐宝,这孩子很懂事,吃饭学习什么的都不用温暖操心。她夹了一块他爱吃的牛肉放进他碗里,“吃饭吧乐宝。”

“谢谢林姨。”

莫西故蜷起袖子戴上一次性手套剥虾。

作为围观群众,他开始说风凉话:“御哥看热闹不嫌事大,火上浇油故意让孙嫂去准备甜品糕点,果然把嫂子气走了。”

林夏喝了两勺浓稠的西米粥,她倒是觉得喻唯一发脾气很稀奇。

唯一很少生气。

她昨晚是想报复她,原本想的也只是让喻唯一和盛世拌两句嘴。照她对唯一的了解,对方是真的不会置气。

唯一是难得的好脾气,特别温柔。

林夏认识她至今也有十几年了,从来没有见过她明面上使性子,今天是第一次。

抽回思绪。

林夏低头看见白瓷盘里男人剥好的虾肉。

她偏头看向他,思索道:“这件事追根究底是你挑起来的,你把海伦的事告诉了我,我转告给唯一,唯一才会跟盛总闹脾气,然后傅律师添油加醋,虽然他在看好戏的过程中被乐宝无意中伤——”

“你说,你是不是在拉仇恨?盛总会轻易放过你么?”

莫西故背脊微凉。

不过,媳妇儿就在眼前,他无所谓。男人凑上前,大奶狗似的亲了林夏一口:“媳妇儿我只爱你,只要你高兴,我做什么都行。”

林夏推开他:“少拿你这副皮囊欺骗我。”

在浅水湾别墅那一周,他可不是这个样子。男人在凶的时候,武力值会增强十几倍,耐久性也是。

他就是在较劲。

也不知道喻唯一跟他说了什么,每次他都要弄到她哭着求饶才满意。

这边。

被林夏推开,莫西故又黏上去,嬉皮笑脸:“媳妇儿,爱你。”

林夏被逗笑了。

她笑着斜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亲吻。

两人浓情蜜意,丝毫没顾及到旁边还有个孩子。乐宝也不介意,男孩背过身,将电话手表中正在录制的音频保存下来,微信发给傅承御。

【乐宝】:“爸爸,学习。”

【乐宝】:“林姨最后亲了莫叔叔。”

孩子的世界很简单。

比如,乐宝觉得傅承御只要照着录音里莫西故的话去说,温暖就会像林夏那样笑容满面去亲吻他。

【傅承御】:“爸爸收到了。”

【乐宝】:“努力学习哦爸爸。”

【傅承御】:“好的乐宝。”


  (https://www.biqudu.com/48728_48728301/9743525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