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65章 一个惦念了很多年的人

第365章 一个惦念了很多年的人


这几天喻唯一都收到了这人发来的信息。

起初对方说要告诉她一个秘密。

喻唯一以为是电信诈骗,果断把对方的号码加入了黑名单。今天她又发来信息,没有多余的废话。

先是点明了她和盛世的身份。

随后言说盛世心里有人。

单说这一句喻唯一是不信的,但她提到了瑞士的雪场。确实,盛世每年都会去一趟瑞士萨斯费雪场,是爱好也是习惯。

喻唯一拨了私家侦探的电话。

将这人的号码发了过去。

不多时,侦探传了调查结果过来,查到了那人的ip地址,是在f国境内,但无法确定是位于具体的哪个州区。

同时,电话卡实名认证的资料也传了过来。

机主名字是:“盛曼。”

全球几十亿人口一定会有重名的人,但看见这个名字,喻唯一就知道是盛家的二小姐,盛世的小姨盛曼。

代尊落马,盛世当选后,她就没去多管盛曼的事。

对方中了慢性毒药。

且被许特助派人送去了f国地区的监狱,铜墙铁壁的大牢,周围还有那么多狱警把守,她跑得出来?

-

傍晚。

橙黄的夕阳染红半边天。

糕糕跟着喻唯一下楼走出庄园,在院门口等。约莫等了八九分钟,听到汽车声慢慢离近,视线里装入最新款的古斯特车子。

车子停稳。

车门打开,率先映入喻唯一眼睛里的是男人笔直的腿,然后再看见他高大的身形。

西装革履的样子矜贵内敛。

他目光落在她身上,朝他走过来的同时喻唯一向他走去。离近了,盛世先一步伸手搂住她,把人带进怀里。

上班最大的欣慰就在此刻。

忙了一天回来,远远地就能看见妻子和糕糕在院门口等。

盛世把人圈紧又握着她的手,捏了捏她肉肉的手指头,两人并肩往家里走,糕糕迈开小短腿立马跟上。

走路的过程中,盛世的目光没从她身上离开过。

很明显。

她有点不高兴。

盛世低头凝着她白净的小脸,“怎么了老婆?海伦晚上又让你吃菠菜了?”

“没有。”

“那是桂花糕?我买了,许良拿着呢,等会儿回屋子里——”

“盛曼逃跑了你知道吗?”喻唯一打断他的话,抬头望他。从男人冷静的眸子里,她看出了答案。

他知道盛曼跑了,但是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

能理解。

毕竟她现在是孕妇,首要的事情就是安心养胎,其他的事不用多管。但是,盛曼那些短信内容让她有点烦。

质问他吧,感觉不太合适。

空穴来风的一番言论,她和盛世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这么点信任都给不了他吗?这样轻易地被盛曼搅乱夫妻间的关系,不值得。

可是不问吧,喻唯一又觉得心里复杂。

在她思考犹豫的过程中,头顶上方传来男人沉缓的嗓音:“嗯,我知道。上周的事情,正派人在抓她。”

“这件事瞒着你,是不想让你操心这种琐事。盛曼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不值得你来费心,我可以把她解决好。”

“……”

喻唯一抿唇不语。

她想起他们俩结婚一年后,第一次双人出行前往瑞士滑雪,盛曼也上了飞机去了瑞士,对方还带了个曲姿试图挑拨她和盛世的关系。

盛曼之所以有把握能挑动盛世的心弦,大概就是知道他对瑞士萨斯费雪场情有独钟。

也就是所谓的白月光情结。

她记得当时问过他,他说他曾经是在雪场遇到过一个特别好的女孩子,对方给与过他精神上的鼓励,所以他每年都会去瑞士。

思绪游离间,两人先后进了屋。

喻唯一陪盛世前往餐厅吃饭,她坐在他身旁,时不时给他夹点菜。

饭后,盛世去了二楼书房。

临时有工作要处理。

喻唯一在院子里散了会儿步,回屋上楼洗了澡。从浴室出来时,余光瞥见墙上的钟表,显示当地时间19:45分。

盛曼说,她会在今天晚上八点钟之前告知盛世有关当年那个女孩的事。

她说女孩没有死。

她知道女孩的行踪。

喻唯一倒了杯水没有喝,几秒钟后又将水杯放回原位。她拢了拢身上的浴袍,离开了主卧,沿着走廊往书房方向走去。

沟通是解决一切矛盾的最佳方法。

与其待在房间里想太多,不如直接询问事件当事人,看盛世怎么说。

喻唯一走到书房门口,抬起手刚握住门把,这才发现门是虚掩着的,应该是许特助刚进去不久,没关上。

里头人的交谈声从门缝溢出来。

鬼使神差地,喻唯一停了手上的动作,站在门外没动。

屋内。

待盛世结束完视频会议,关闭led投影仪后,许特助才将一个文件袋递上去,道:“先生,调查清楚了,是蒋世曜派人救走了盛曼。”

总统大选前夕,蒋世曜败北。

由于蒋家在f国盘踞时间久,根基比较深厚,没有办法再当时完全铲除对方的势力。这一年多时间来,蒋家日益削弱,即将退出f国的历史舞台。

许是想做临死前的最后挣扎。

不甘心就这么失败,想重新得到总统的位置,所以蒋世曜找上被关在监狱大牢里的盛曼,毕竟她跟盛世是有血缘关系的亲眷。

许特助:“先生,文件袋里的东西是盛曼寄来的。她说里头有些是您少时的物件,还有就是您当初在萨斯费雪场见过的那位小姐的资料。”

“盛曼联系了我,她说她知道那位小姐如今的位置。她想跟您做交易,只要您把解药给她,并且放她平安离开f国,她就把那位小姐的信息告诉您。”

“目前咱们不能确定的就是,盛曼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傅承御:“无论真假,盛世都会出手。毕竟,那位滑雪技术极好的小姐,当年那匆匆一瞥的身影闯进盛总眼里,就在盛总心里扎根了。”

闻言,盛世审视的冷眸朝他扫过去。

傅承御不在意,道:“你别急着否定我,那个女孩子在你心里是什么份量你自己清楚。反正,绝对不轻。”

“盛世,若是此番真见到了那位小姐,你会不会移情别恋?”

许特助:“可是,太太怀孕五个多月了。”

傅承御佯装沉思,“嗯,所以出于责任和义务,盛总应该会选择喻小姐。但是这样的话,白月光的地位会不会更重了?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盛世横了他一眼,厉声道:“有病就去死!”

男人拉开椅子起身离开。

眉宇间戾气明显,许特助眼尖提前挪开了步子。他挪到傅承御身旁,小声说:“傅律师您何必开先生的玩笑。”

圈内人都知道盛世对唯一的感情。

更别说他们这些亲近的朋友,那可是亲眼见着他们俩踏过千山万水,涉过百劫千难,花了近七年时间才得偿所愿安稳过日子。

什么白月光。

比起太太差远了。

傅承御挑眉,完全不在意。谁让盛世总拿着温暖来刺激他,好不容易抓到机会占到语言的上风,他肯定要嘴盛总几句。

“咯吱——”

书房的门忽然开了。

刚走到房门前,正准备开门的盛世停了步子。门外喻唯一的身影兀地撞进了他眼睛里,女人正仰头望着他。

她说:“盛曼给我发信息,说你有一个惦念了很多年的人。”


  (https://www.biqudu.com/48728_48728301/9743525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