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449章 背叛

第449章 背叛


  听着上方男人平稳均匀的呼吸,温暖知道他睡着了。

  这些天他奔波在外,几次与死神交手,这样辛苦只是为了达成她的心愿。林助理说他事情一结束,片刻不耽搁,就连夜赶回首都。

  没休息过。

  坐了近十个小时的车,在中午时分抵达兰园。

  温暖缓缓抬起头,从下而上望向男人俊朗的脸。他清晰的下颚线,薄薄的唇,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睛。

  皮相好,骨相更优越。

  他是她光看照片就被惊艳过的人。

  温暖仰起脑袋,动作轻缓地朝他靠近,闭上眼睛,吻在他面颊上。

  -

  翌日。

  早餐过后,温暖送傅承御离开兰园。望着车影消失在林荫道尽头,她才转身回屋子。

  她与傅承御订婚以来,他没有任何隐藏。

  他的办公室和书房她进出自由,密码箱安全锁都是她的生日。可以说,他把他的所有都公示在她面前。

  这是他作为未婚夫最基本的诚意。

  代尊说她有这个能力拿到他这半生打拼来的一切,这一点不假。

  “太太。”

  “……”管家的声音令她回过神,温暖:“傅叔,我有点事要做,中午不必喊我吃饭了。”

  “好的。”

  温暖上了二楼。

  她没回客房,而是去了书房。

  书房室内不设监控,温暖轻车熟路地打开了好几个柜子,拿出里头的文件。她坐在傅承御的办公椅上,打开笔记本电脑,将文件内容归纳汇总。

  不出两个小时。

  她把他在f国内的私密活动全部整理清楚。

  目前还欠缺的就是他与华国榕城某资本集团的利益输送,她记得他会跟对方联系,有几次她看见他把那些资料放在保险柜里?

  书房面积大。

  文件资料更是浩如烟海。

  温暖从抽屉开始翻找,一路找过保险柜、密码箱以及台式电脑里的各项加密的文件,都没看见有关资本集团的任何东西。

  只能说。

  傅承御很看重对方,他把对方的资料隐藏得很好。

  她就算找到了文件,也得花不少时间去提炼汇总。代尊只给她三天时间,温暖只能加快速度不停地找。

  以至于没注意到窗外的汽车声。

  傅承御回了兰园。

  他进入玄关,换鞋的同时脱下外套,问:“小暖在哪?”

  傅管家:“太太在楼上。”

  男人应了声嗯,径直往二楼去了。

  林助理走在后方,管家及时拉住他,“先生这么快就处理好工作了吗?”

  “提前回家了。”林助理说,“太太刚生了病身体不好,先生担心她,所以打算把工作放兰园来做。”

  彼时。

  傅承御去了主卧,没看见温暖的身影。

  他又去了次卧。

  还是没找到人。

  沿着走廊往前走时,余光瞥到了书房门外的一抹毛茸茸身影,芝宝跳起来按下门把手开了门,而后溜了进去。

  芝宝一向只跟着温暖。

  看到这一幕,傅承御眉心稍蹙。温暖几乎不会在他离开家的时候进书房,其实就算她进去,他也不会说什么,他是准许的。

  今天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男人抬脚走了过去。

  在门口停下。

  借着门口展开的缝隙,傅承御看见了温暖的身影。她正在找什么东西,似乎是没找到,女人对着亮屏的笔记本电脑,眉心紧皱。gōΠb.ōγg

  她开了几个保险柜。

  其中摊开在桌面上的一份文件,是五六年前他协助盛世稳固国内市场时,处理的几个同行金融企业。

  他知道她在做什么了。

  傅承御没有推门走进去,停留了半分钟,他转身离开了。

  听见楼梯上的脚步声,看到男人去而折返,管家迎了过去:“先生。”

  “我出去一趟,不用告诉她我回来过。”

  “好的先生。”

  “……”

  傅承御这趟出门,一去就是一个下午,一直到晚上七点半才回来。

  第二天也如此。

  早出晚归。

  像是给足某人活动的时间。

  这天夜里。

  雷雨大作。

  温暖坐在客厅里,明天是周三,此刻液晶电视中正在播放天气预报,上面显示明日有一场大暴雨,是近期最大的一场雨。

  她还是没有找到那些资料。

  出神间,有灯光从窗外映照进来。温暖站起身,在玄关拿了把伞出了门。她走到院子口时,宾利车刚还停下来。

  傅承御下了车。

  如往常一样朝她走过来。

  他接了她手里的伞,把她带进伞下,倾斜着伞面与她一同往屋子里走,“说了下雨天不用来接我。”

  温暖:“你在外工作,我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做这些。”

  傅承御:“身体好点了吗?”

  温暖:“已经好全了。”

  两人先后进了家门。

  傅承御将湿了半边肩的外套脱下,给了管家,随后与温暖一起上了楼。

  主卧里。

  温暖盘腿坐在沙发上,傅承御洗完澡出来时,就看见她给芝宝梳理毛发。明天就是周三,离开f国的日子。

  他让她收拾需要带的物件。

  她说没什么要带的,把芝宝带上就好了。

  “……”

  察觉到目光,温暖抬头看过去。对上夜里傅承御的眼睛,她笑道:“看着我做什么?”

  男人收回视线的同时朝她走过去。

  在她身旁坐下。

  他握上她的手,握进掌心里,揉了揉她的指腹:“明天上午十点钟的飞机。”

  温暖点头:“好。”

  傅承御注视着她,镜片后男人眼神晦暗不明,他再次开口:“不过,我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汇总的资料还在书房左手边的密码箱里,明天早上得亲自送去律师所。”

  “小暖,你在家里等我。我处理完最后这桩事,就回来接你去机场。”

  “恩。”她应着。

  -

  深夜。

  屋外骤雨狂风。

  察觉到身旁的人已经熟睡,温暖睁开眼。慢慢掀开被子起身,轻声离开了主卧。

  房门合上。

  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傅承御没有动,他伸手触摸她躺过的地方,上面还有她的余温。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要离开f国。

  她是代尊的眼线。

  自始至终都是。

  他知道她在搜集资料,整理机密文件汇总拿给代尊。

  她出卖他。

  即便知道,傅承御也没有加以阻止。今晚更是直接把她要的资料制成u盘,好让她拿去交差。

  这几天他也曾奢望过——

  她会不会有那么一秒钟,真心实意地想跟他一起去别的国家,过属于他们俩的生活?


  (https://www.biqudu.com/48728_48728301/9730328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