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463章 安排好孩子就没有牵挂了

第463章 安排好孩子就没有牵挂了


  -

  乐宝出院当天风朗气清,阳光明媚。

  入冬的榕城风大。

  从派出所出来,温暖拿着户口本,她低头看着后方崭新的页面,乐宝的身份证明。

  姓名:傅景渊。

  出生年月:2023年10月5号。

  他们中午去了IFS商场新开的一家玩具总动员联名店铺吃了饭,乐宝挑了几个喜欢的牛仔玩偶模型。

  因为承诺过孩子。

  所以,下午的时候温暖傅承御带乐宝去了就近城市的迪士尼乐园。

  看了巡演花车。

  玩了几个亲子类的游戏项目。

  离开前他们去了园区内的商铺,买了几个公仔和帽子披风。乐宝戴着跳跳虎的小绒帽,傅承御单手抱着他,温暖则站在傅律师身旁。

  任谁看过去,这都是高颜值一家三口。

  入园门口有人拍照。

  抓拍到了他们实时的照片,摄影师走上前,将几张照片赠给他们:“再见,欢迎下次再来玩!”

  照片里。

  温暖戴着星黛露的紫色兔耳发箍,正抬着头给乐宝整理他的小帽子。傅承御则抱着孩子,低头看她。

  前往停车区的路上,温暖扫了眼这两张照片。

  她问:“你要一张吗?”

  “嗯。”

  温暖就近把右手拿着的那张递给他,“这张?”

  傅承御:“好。”

  他一只手抱着乐宝,另一只手拿着乐宝正在吃的香奶爆米花。温暖见他没有空余,又问:“放你外套口袋里吗?”

  “放钱包吧,口袋比较浅。”

  “行。”

  温暖下意识伸手,动作自然娴熟地从他西裤口袋里拿出他的钱包。

  打开。

  习惯性翻开最内层的夹层,就看见里头躺着一张有点老旧的照片。gōΠb.ōγg

  她怔了半拍。

  抬眸望了前方半米外的傅承御。

  刚刚一扫而过照片的侧边画面,她就猜到了是哪张照片。温暖停在原地,捏住边角,将这张四寸的照片抽了出来。

  赫然是那年在玫瑰天堂他们俩的合照。

  温暖记得,当时经理把照片拿来,他说不需要,就留在餐馆。所以,在他去付款期间,他把照片拿走了……

  距今应该有十二年了。

  这照片他应该拿在手里看过很多次,以至于照片的四个棱角都软化了。

  人群熙攘。

  温暖许久没有动。

  晃神间,她又想起当年在F国的日子。她与傅承御订婚后入住兰园,养了一只可爱的小猫,那是她记忆里最轻松的日子。

  他爱她。

  迁就她。

  无论她怎么小吵小闹他都不会生气。

  那年冬天的大雪,她知道是他让吩咐人做的人造雪,她没拆穿,带着芝宝,跟他一起在院子里堆雪人。

  那段岁月里,她甚至忘记了威廉家族。

  直到哥哥寄来信件,她才幡然意识到自己正在往下沉沦。

  可是她已经抽不出身了,享受过被爱的感觉,说话句句有人回应,做事件件有人陪同,即便是晚上坐在阳台看星星打发时间这种小事,都不会让人觉得无聊枯燥。

  不孤单的滋味真的很好。

  “……”

  温暖回过神。

  她将这张老旧照片重新放回钱包最内的夹层里,而后把新的三人合照塞到外层。

  朝前追了十几步。

  走到傅承御身旁,将包放回他口袋。

  傅承御低头看她:“我明天要去一趟F国,预计三天后回来。”

  温暖:“下周一幼儿园有亲子活动。”

  傅承御应着:“嗯,能赶上。”

  -

  周日晚上。

  温暖在厨房准备做晚饭,乐宝则抱着一个盆子,坐在小凳子上摘菜。

  门铃声响起。

  女人用围裙擦了擦手上的水渍,走出厨房,到门口开门。

  尤金站在门外,手里还提着几盒新鲜的海鲜。

  “今天傍晚回的榕城,暖暖,给你带了一些三文鱼。”

  “不急,明天也可以送,晚上开车不安全。”温暖迎他进门,给他倒了杯水,“哥哥看起来心情不错。”

  眼里的笑意藏不住。

  尤金去厨房放下东西,出来的时候夸了夸正在摘菜的乐宝。小男孩礼貌抿出一个笑容,没吭声,继续低头撕小包菜。

  尤金折返客厅,才回她刚刚那句话:“我去芬兰办事,回来的路上听到F国的消息,据说代尊遭到袭击,重伤住院。”

  “行凶的人竟然是跟他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妻子,说是用军事六棱刀捅了他,这种情况想活下来很难。”

  闻言,温暖没什么表情。

  并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反而心里有些复杂。对于代尊,她是仰视且憎恨的。抛开家族仇恨,她其实很敬佩他。

  她想先过未来。

  代尊要么是结束总统生涯继续从商,要么是管理国家直至去世。

  她从来没想过,他会倒在秦木兰的刀柄上。一个盘踞了F国首都近三十载的资本财阀,不说轰烈落幕,但也不至于这样凄惨。

  可,事实就是如此。

  尤金又说:“可能是他太信任秦木兰,所以并没有任何反抗或是预防措施。现在他在F国的名声也差得一塌糊涂,这倒是间接抬高了正在大选的盛世的形象,盛总的民众选票一夜间暴涨了两倍。”

  温暖:“盛世是傅承御的好友。”

  同心同力。

  水涨船高,一方得势,另一方也会更强。

  尤金在沙发上坐下,他很轻松,似乎根本不畏惧这一点,好像他早就有了对付傅承御的办法,且是那种一定能成功的方法。

  “暖暖,我听说你带乐宝去上户口了。”

  “恩。”温暖不隐瞒,坦言道:“乐宝需要一个身份,他不能因为我永远都是黑户。傅承御对他很好,我打算在乐宝身体完全康复后,把孩子交给他。”

  “这些年,因为乐宝的存在,哥哥你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我会处理好这些事,不再给你们添堵。”

  尤金点了点头。

  思考片刻,他抬头看向温暖,道:“暖暖,他对你似乎旧情未忘。那么,你是不是可以有这个能力让他——”

  “我没有。”温暖拒绝了他的建议。

  她知道他的意思。

  就跟五年前代尊找上她,说她有这个能力拿到傅承御的一切。

  五年前,为了保全他而出卖他,甚至捅了他一刀。如今,说什么她也下不去手,也不想再去下手了。

  得知傅承御疼爱乐宝。

  看着这些天他对乐宝的用心,清楚明白他未来会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父亲,温暖就已经放心了。

  这些年她所牵挂的、日思夜想的,就是想为孩子找个安稳的靠山,让他平安长大。

  尤金注视着她,“你心里有他,不忍心下手了对吗?”

  温暖沉默。

  尤金也没再继续说,“算了,今天不谈这件事。哥哥帮你打下手,咱们晚上吃三文鱼刺身吧?”

  “恩。”温暖应着。

  男人率先起身去了厨房。

  温暖走在后。

  路过窗边时,余光扫到一个熟悉的车影。她停了一下,径直走到窗前,定睛仔细瞧了数眼,果然是那辆黑色的宾利车。

  就停在楼下。

  不知道停在那多久了。


  (https://www.biqudu.com/48728_48728301/9730326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