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诡秘注视:我的老婆是魔女 > 第四章:天胡开局

第四章:天胡开局


  [痛!这次我醒来之后又忘掉了一切,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的脑子已经快被吃没了,这次再不能成功的话我一定会死的......不,就算是成功我也会死,只是成功之后大概率只会死我一人。]
  [感谢爸爸,小时候送的日记本,现在竟然派上了大用场。]
  [我找到了曾经留下的东西,是我自己留下的后手,料敌先机,我特么真是个天才。]
  [原来不止我家里,其他人的家里也有那些东西,甚至基金会里面也有。]
  [花园里有一堆,但是它们不强,不如家里这些东西十分之一。]
  [我找到了一些线索,应该可以制裁它们,但是我的能力不够,我想寻求帮助,可是他们都说我疯了,就连妈妈和丽莎都说我是压力太大。]
  [为什么,为什么不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他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我,我只不过是想让大家都活下去,真是快把我逼疯了。]
  [我想到办法了,只要切开我的头,摆在互助会部长的的办公桌上,他们就会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我要死了,我的脑子里应该布满了沟壑,我......想尽我的一份力。]
  [希望你不要卷进去。]
  [不能说太多,不然它们会发现。]
  [还是写太多被发现了,多亏日记本才逃过一劫,感谢爸爸,我原谅你小时候坑我零花钱的事情了。]
  [互助会有内鬼!要凉了。]
  [我还活着,但也差不多要死了,他们不会让我活着的。]
  [我回家了,我知道我的话不会有多少人相信,它们在注视我。]
  [家里这些东西开始侵蚀我了。]
  [还不算痛,或者只是说是小痛,对我来说就像是15岁时索拉姐姐的jin致压迫,只会让我感到舒爽。]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妈的,成中痛了。]
  [脑袋快要炸了,身体正在承受千刀万剐的痛苦。]
  [痛,太痛了,不过你们只不过是在激发我的血性,我永远战斗着。]
  [就算吃掉我的脑子又如何,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花费掉这么多吃掉我,我还是赚的。]
  [血赚!]
  [舍生取义功千代,世人传唱陈书名。]
  .......
  [妈妈,我受不了了。]
  [对不起,我还是不够硬,这可能是我的最后一篇日记了。]
  [我叫陈书,是基金会的成员,如果事情真相大白之后,我希望获得一枚勋章,我不要死的默默无闻,我是为了大家牺牲的,大家要给我开追悼会,最好再给我打一个纯金棺材,抬着棺材在全城游一圈,让我感受一下英雄该有的待遇。对了,还要多给我烧一些美女,我喜欢那种只要金钱的纯粹爱情,如果大家还记得我,如果......如果大家都还活着的话。]
  黑皮日记到这里就结束,后面应该就是原身被抓到医院,然后慢慢在折磨中疯狂,陈书最后穿越接盘的事情。
  中间不过几个星期而已,记忆大多还没有消失,应该是到了医院之后,原身已经完全疯掉了的原因。
  陈书看着黑皮日记,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手里的笔记本此时也变成了烫手山芋。
  本来他以为捡了个大便宜,拿到了c级物品,谁特么知道原身身上还有这么大一个锅。
  这是一个人抗争的故事吗。
  陈书感到牙疼,按照日记里面的信息。
  还真是这样,原身好像真就是一个人在抗争些什么,那些东西貌似还挺猛的,不仅能在家里面搞原身,还可以在互助会安插卧底。
  并且身边的人都不相信原身。
  这也就能说明为什么陈书刚刚醒,就被王医生当疯子对待了。
  陈书脑海中快速思索,这件事躲是肯定躲不过去的,除非他从楼下跳下去,然后再来一次转生。
  但成功率,他持怀疑态度。
  最好的结果就是半身残疾,然后后半生和原身一样,成为一个别人眼中的疯子。
  而且还没有到拼命的时候。
  不过事情躲不过的,早晚的问题而已,那就只能想办法了。
  陈书又仔细的看了两遍日记,里面有两处很值得观察的信息。
  一个是日记中说的“她”,一个是互助会的卧底。
  结合一下刚刚的经历,陈书觉得这个“她”有可能是丽莎,而互助会的内鬼就很有可能是田副部长。
  这当然不是单纯靠脑子猜的,而是有证据的推导。
  如果丽莎单纯来看,是很正常的,但要结合刚刚秘药的事情和日记来看,就很可疑了。
  首先是结婚就很不合理,原身一个互助会普通的边缘人员,就算是接盘,也是接不到田副部长的侄女儿的。
  而且丽莎这么漂亮,接盘不会有人会觉得亏,反而会像古董一样,过手越多越吃香。
  谁会不想当一回枭雄呢。
  这是第一点。
  其次就是秘药,这东西听丽莎那种语气来说应该是长期喝的,一个普通家庭怎么承担的起秘药,至于田副部长给的这种可能性很低。
  陈书猜想,恐怕就算是田副部长自己喝都不会这么奢侈,上个床就搞秘药喝,这比镶钻鸡都贵。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也就是陈书最有力的一点怀疑。
  那就是逻辑闭环。
  如果一切成立,那么丽莎就是家里的“它们”,或者说和“它们”有关系。
  田副部长就是互助会里的内鬼。
  丽莎今天来找他就是为了观察陈书的反应,看看他还记不记得以前的事,免得事情暴露。
  这样一想,所有的事情都能说得通了。
  陈书磨砂着笔记本,所有的事情都对的上,但没有证据,一切都还需要去证实。
  有谁可以帮助他呢。
  周围的人应该都认为他是疯子,不会听他的。
  互助会的人不能信,如果田副部长真是内鬼,那互助会应该快成筛子了,找人帮忙等于自投罗网。
  陈书有些苦恼,这特么天胡开局啊。
  “砰砰砰!”
  门被拉的拍的砰砰作响,接着消停了一下,传来了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小薯,你好了吗,我来看你咯。”
  陈书跳了跳眉,将东西放好,打开了房间门,门外赫然站着一个相貌英俊,气质潇洒的男人。
  此时男人靠在门上,一脸骚气,咧着一口大白牙看着陈书,笑道:“小薯,你李哥来看你了。”
  ......
  求追读啊,没追读新人作者难出头啊。在这里给大家谢了(* ̄3 ̄)
  


  (https://www.biqudu.com/48714_48714341/75785959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