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假如时空穿越者去了霍格沃茨 > 第6章 邓布利多来接人咯

第6章 邓布利多来接人咯


“霍格沃茨的人怎么还没来”已经是七月中旬了,诗麦尔和汤姆熟了些,虽然知道汤姆在通过自己来了解魔法世界,但是也无所谓,他本来就应该知道。

        “别着急,猫头鹰还没来呢。”诗麦尔说,她把手上的戒指放到阳光下看着。现在是纯净的白色。这是她的时空穿越器,完全变红的话就会瞬间抽离这个时空。

        “那是什么?”汤姆注意到那枚戒指。“噢,这个是,我家人给我的最珍贵的东西。”诗麦尔感觉把戒指戴到大拇指上,现在小小的她只有大拇指能带牢那枚戒指。她害怕汤姆对这枚戒指感兴趣,这是她的秘密。

        汤姆看了两眼就没看了,嘟囔着“真好,你还有可以留念的东西。”“什么?”诗麦尔有点没听清,更多的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其实诗麦尔跟汤姆相处一段时间后也发现了他的一点变化,至少有时候真的会跟正常小孩子一样了。“没什么。”汤姆又去摆弄他盒子的东西了。诗麦尔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又多了几样小玩意。

        “汤姆,你以后做什么事可以带上我吗?”诗麦尔试探性的问。“为什么。”汤姆把盒子盖子合上后推到了桌子最里边,盒子上面就是一幅画,一幅海浪冲刷着礁石的风景图。“嗯我也想收集宝贝,而且你好像知道很多好玩的地方。”诗麦尔小心翼翼的说。

        汤姆脸色变了变,把盒子放回了衣柜里,又转过身来对着诗麦尔冷着脸说“我收集这些不是宝贝,或许是别人的宝贝,但是在我这里就是垃圾,至于你说的好玩的地方”汤姆嘴角抽了抽说“对我来说确实是好玩的地方。”诗麦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大概知道那些东西不属于汤姆,只是他在孤儿院的“战利品”,但是她没有经历过汤姆被孤儿院的小孩欺负的事,因为她一来就跟汤姆走得近,大家也连带着觉得她是怪胎了自然不会招惹她。尴尬的氛围在两人中漫延开来。

        突然,一只猫头鹰狠狠地撞在了窗户上。两人好像瞬间被惊醒似的,诗麦尔看清了猫头鹰嘴里叼着的信封,兴奋的说“汤姆!你的信来了!”汤姆就在窗边,他马上打开了窗户好让猫头鹰飞进来,诗麦尔看得出他也有点急不可耐。

        猫头鹰进来后就乖乖的站在窗沿上,嘴里叼着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前面两个人。“噢它好可爱噢,也许它是想喝水了。”诗麦尔用手捧了一些水杯里的水给猫头鹰,猫头鹰把信放在桌子上就欢快的啄食着诗麦尔手心里的水,喝完后它转身就飞走了。

        汤姆摸着那封信,突然意识到什么说“怎么只有一封,你的呢?”怎么可能有我的,笨蛋。诗麦尔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嘴上还是说“噢可能我,嗯我被忘记了,你知道我是一个小人物不足挂齿,不过没事的,我还有机会。”“什么机会?”汤姆问“你说好要和我一起去霍格沃茨的。”“我会的我会的,相信我汤姆。”突然诗麦尔看到了院子里有个人走了进来了一个长胡子长头发的人,她认出来了那个人就是年轻时候的邓布利多!她在书上见过。

        诗麦尔迅速的说“汤姆,你等会只要给要带你走的人说这里还有个女孩会魔法就行了,我就在旁边听着,时机一到我就出来。”汤姆略带失望和愤怒的脸上这才好转了一点,他凶凶地威胁诗麦尔到“你最好是。”诗麦尔知道他这样不是真的威胁,揉了揉他的头,但是他好像受到了惊吓一样。听到楼梯上传来交谈的声音,是院长夫人在说话。诗麦尔迅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而汤姆理了理头发,手里捏着那封信,紧张的坐在椅子上。

        “你好,汤姆。”邓布利多说着走上前伸出了手。

        “您好。”汤姆礼貌的说。诗麦尔把耳朵紧紧的贴着墙壁偷听着,她听到汤姆这样的回答心中不禁暗喜,至少他听进去了自己的话,没有浑身带刺。

        邓布利多拉了根椅子坐在汤姆旁边说“我是邓布利多教授。”好像忽然看到他手里的信一般说“看来猫头鹰比我快些”。“是的先生,我刚刚才收到这封信,这是我第一次收到信件,但是我还没查看里面的内容”汤姆彬彬有礼的说,将信件放在桌面上,细心的将褶皱抚平。

        “没关系孩子,这是一封录取通知书,霍格沃茨是一所专门为具有特殊才能的人开办的学校,一所魔法学校。”邓布利多看着他,更多的是审视。

        “魔法?”汤姆轻声重复道。“不错。”邓布利多说。“是的,不错,我很早就意识到我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所以院长她才会讨厌我,因为我有各种各样的能力。”汤姆压低声音说,想让声音尽可能平静但是内心的波动使他面色泛红,有点过度兴奋。

        “你有什么样的本领呢”邓布利多说,忽略了那些汤姆为自己洗白的话。但是汤姆也没有在意,有点得意的说“我不用手碰就能让东西动起来。我不用训练动物就能让它们听我的话。”以及他想让谁倒霉就让谁倒霉。这点他很克制的没有说出来。自我暴露过度不是一件好事。“我早就知道我与众不同。先生。”他的双手有点不听使唤的颤抖,兴许是太兴奋了

        “对,你的想法没有错。”邓布利多说,他收敛笑容,目光专注地看着里德尔,“你是一个巫师。”

        “是的,我是巫师,您也是吧。”汤姆看着前面这个人。“是的。”邓布利多说。

        “可以证明给我看看吗。”汤姆立刻说道,有些急不可耐“嗯,院长夫人讨厌我,我得知道这是不是她的一个把戏,因为她可以用这个理由把我送到疯人院去。”

        邓布利多扬起眉毛。“如果,按我的理解,你同意到霍格沃茨去念书——”“我当然同意!”汤姆立刻说。

        邓布利多从西服上装的内袋里抽出魔杖,指着墙角那个破旧的衣柜,漫不经心地一挥。

        衣柜立刻着起火来,又一挥,火焰消失了衣柜却完好无损。

        汤姆看看衣柜,又看看邓布利多,然后,他指着那根魔杖,表情变得很贪婪。“先生,我从哪儿可以得到一根这样的东西呢?”

        “每个巫师都会有的。”邓布利多说,“你那衣柜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钻出来。”果然,衣柜里传出微弱的咔哒咔哒声。汤姆第一次露出了惊慌的神情。“把门打开。”邓布利多说。

        汤姆迟疑了一下,然后走过去猛地打开了衣柜的门。挂衣杆上挂着几件破旧的衣服,上面最高一层的搁板上有一只小小的硬纸板箱,正在不停地晃动,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里面似乎关着几只疯狂的老鼠。

        “把它拿出来。”邓布利多说,汤姆把那只晃动的箱子搬下来。他显得不知所措。

        “那箱子里是不是有一些你不该有的东西?”邓布利多问。

        汤姆第一次用一种不属于乖巧的有礼貌的目光看着邓布利多。“是的,我想是的,先生。”他最后用一种干巴巴的声音说。

        “打开。”邓布利多说。

        汤姆打开盖子,看也没看地把里面的东西倒在了他的床上。是一堆平平常常的玩意儿,其中有一个游游拉线盘、一只银顶针、一把失去光泽的口琴。它们一离开箱子就不再颤抖了,乖乖地躺在薄薄的毯子上,一动不动了。

        “你要把这些东西还给它们的主人,并且向他们道歉。”邓布利多平静地说,一边把魔杖插进了上衣口袋里,“我会知道你有没有做。我还要警告你:霍格沃茨是不能容忍偷窃行为的。”

        汤姆脸上没有丝毫的羞愧。也不再伪装,仍旧不友好地盯着邓布利多,最后,他用一种干巴巴的声音说:“知道了,先生。”

        “在霍格沃茨,”邓布利多继续说道,“我们不仅教你使用魔法,还教你控制魔法。你过去用那种方式使用你的魔法,我相信是出于无意,但这是我们学校绝不会传授、也绝不能容忍的。让自己的魔法失去控制,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是你应该知道,霍格沃茨是可以开除学生的,而且魔法部——没错,有一个魔法部——会以更严厉的方式惩罚违法者。每一位新来的巫师都必须接受:一旦进入我们的世界,就要服从我们的法律。”

        “知道了,先生。”汤姆又说道。

        他把那一小堆偷来的赃物放回硬纸箱,收拾完后,他转过身来,毫不客气地对邓布利多说:“还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我没有钱。”

        “那很容易解决。”邓布利多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皮钱袋,“霍格沃茨有一笔基金,专门提供给那些需要资助购买课本和校袍的人。你的有些魔法书恐怕只能买二手货,不过——”

        “在哪儿买魔法书?”汤姆打断了邓布利多的话,谢也没谢一声就把钱袋拿了过去,正在仔细端详一枚厚厚的金加隆。

        “在对角巷。”邓布利多说,“信封里有书目和学校用品清单。我可以帮你把东西买齐——”

        “你要陪我去?”汤姆抬起头来问道。“那当然,如果你——”

        “我用不着你,”汤姆说,“这就涉及到第二个问题了,这里还有个人会魔法。”他漫不经心的说,又观察着邓布利多,想从他脸上看到惊讶的表情。

        在事情没有发展的更糟糕的时候,诗麦尔站出来了。事实上她从汤姆不再伪装开始就开始担心并在门口随时候命,等待着汤姆提到自己。

        “是我,是我教授。”诗麦尔一个箭步冲到两人身边,对着邓布利多用食指指着自己说“还有一个人会魔法,是我,我也是巫师。我的名字是诗麦尔”邓布利多见前面这个小女孩这样莽撞,笑了笑说“这么说,你也跟里德尔证明过了?”诗麦尔想了想自己和他的初次相遇说“额,算是吧,先生,我能去霍格沃茨吗?”

        “当然”邓布利多很容易就感受到诗麦尔身上魔法的气息“你和里德尔是朋友吗?”诗麦尔看向汤姆,而汤姆则看着窗外,好像并不在乎他们的对话一样。“当然,我们是一类人啊。”诗麦尔说。“好吧好吧,不过我得回去跟学校说明一下,顺便去看看登记表怎么回事,怎么会漏掉一个小女巫呢。”邓布利多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件,和一袋钱说“我想你应该需要它们。”诗麦尔接过,发现信封上的名字已经改成自己的了。

        “耶太好了我能去霍格沃茨上学咯”诗麦尔拿着通知书开心的转了一圈。“你对魔法世界很了解吗?诗麦尔”邓布利多看着眼前这个手舞足蹈的女孩问,诗麦尔停下了脚步说“呃,先生,你怎么这么问呢”她可害怕自己露馅了,她其实并不打算对邓布利多隐瞒自己是时空穿越者的事,因为她知道邓布利多是个极聪明的人,但是也绝不是现在暴露。“因为里德尔好像因为你的原因,知道了魔法世界许多的事。从来没有一个麻瓜世界长大的孩子不跟我对于巫师世界的事问东问西的,除非他已经知道很多了。那你知道去破釜酒吧的路吗?”邓布利多笑盈盈的问诗麦尔,诗麦尔面露难色说“呃,其实我是前不久才到这边来的,不如你问问汤姆吧,他比较熟悉。”诗麦尔指了指依然看着窗外发呆的汤姆。以为他真的在发呆,过去拍了拍他说“嘿汤姆,邓布利多教授找你有事。”

        邓布利多告诉了里德尔从孤儿院到破釜酒吧的具体路线,然后说道:“你准能看见它,尽管你周围的麻瓜——也就是不懂魔法的人——是看不见的。打听一下酒吧老板汤姆——很容易记,名字跟你一样——”

        里德尔恼怒地抽搐了一下,好像要赶走一只讨厌的苍蝇。诗麦尔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连忙把手勾在他肩膀上说“哎呀站久了好累啊,借我靠一下”

        邓布利多把椅子让了出来,诗麦尔不得不把手臂从汤姆身上放下来,尴尬的笑着坐到了椅子上,一边发出尴尬的笑声一边说“呵呵,呵呵,这多不好意思。”

        邓布利多继续问汤姆说“你不喜欢‘汤姆’这个名字?”

        “叫‘汤姆’的人太多了。”汤姆嘟囔道。然后他似乎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又似乎是脱口而出:“我父亲是巫师吗?他们告诉我他也叫汤姆里德尔。”

        “对不起,我不知道。”邓布利多说,声音很温和。“我母亲不可能会魔法,不然她不会死。”汤姆不像是在对邓布利多说话,而更像是自言自语,“肯定是我父亲。那么——我把东西买齐了之后——什么时候到这所霍格沃茨学校去呢?”

        “所有的细节都写在信封里的第二张羊皮纸上。”邓布利多说,“你九月一日从国王十字车站出发。信封里还有一张火车票。当然你的也有。”邓布利多看着向诗麦尔,诗麦尔对邓布利多摆出ok的手势。

        里德尔点了点头。邓布利多站起身,又一次伸出了手。里德尔一边握手一边说:“我可以跟蛇说话。我们到郊外远足的时候我发现的——它们找到我,小声对我说话。这对于一个巫师来说是正常的吗?至少,我没听她说过这件事。”她当然是指的诗麦尔,这时候诗麦尔正坐在椅子上撕自己手指上的死皮,当然也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

        “很少见,”邓布利多迟疑了一下,说道,“但并非没有听说过。”他的语气很随便,但他的目光却好奇地打量着汤姆的脸。两人站了片刻,男人和男孩,互相凝视着。然后两人松开了手,邓布利多走到了门边。

        “再见,汤姆。再见,诗麦尔。我们在霍格沃茨见。”“拜拜”诗麦尔大力挥动着手臂,汤姆则站着不说话。

        等诗麦尔亲眼看着邓布利多幻影移形离开后,对汤姆说“汤姆,你是蛇佬腔。”“因为我能和蛇说话吗?”汤姆小心的撕开信封一边说“嗯,这样的人很少。你一定是新生里最特别的。只是你怎么要那样对邓布利多教授说话呢。”诗麦尔也拆开了自己的信封看了起来。“他不会喜欢我,他看透了我,继续装下去也没意义。”汤姆快速看完了一遍信封,又整齐的把它们装好。


  (https://www.biqudu.com/48712_48712187/9224373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