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夜初法 > 第一章 夜宵醉谈

第一章 夜宵醉谈


辛丑年八月初四,教师节。

虽然已入秋天,但明月市的天气依旧炎热。正午的太阳高悬,人身上裸露的皮肤稍微晒个几秒便如同火焰炙烤一般。

白天,除了为自由和生计奔波的外卖小哥四处奔忙外,大部分人都躲进了空调房内避这残留的盛暑。

龙鸣区鸡爪镇一家名为‘华莱宝’的美式快餐店门口,凌乱地停着三辆电动车,车上各自摆放有不同款式的蓝色蜂鸟箱子。突然,一阵略显刺耳的急刹,一位蜂鸟骑手赶到,他小心翼翼地摆弄好有点松动的电动车撑脚,拿起车把手固定架上的手机,快步推开‘华莱宝’的大门。

店内左拐往里走到底是厕所,厕所门口摆放着一张桌子,桌上胡乱地丢着杯子、瓶子、自制烟灰缸和一些零零碎碎。桌边已经有三个蜂鸟骑手落座,其中两个抽着烟,一阵吞云吐雾,另外一个像猴子一般蹲在椅子上刷抖音。

小镇的午餐高峰期一过,外卖单量骤降,有时候2小时都不见得能指派一单。每当这个时候,蜂鸟骑手们送完手上最后一单,便会陆续来到华莱宝休息。

周无咎进门后与店员笑着打了个招呼,便径直走到其他三位同事面前。

然后把手机往桌上一丢,对着其中一个戴黑帽和蓝白口罩的黑瘦小伙说:“朱总,今晚出发?”

‘朱总’朱晓东一听眼睛发亮,嘿嘿一笑道:“听周总安排!”

周无咎挑了挑眉毛,说道:“早去早回,夜宵一起安排上。”

“没问题周总,周总说了算。”

......

五点过后,天渐渐暗下来,等到六点,两人算算时间差不多,便戴上头灯和手套,提着桶,抓着抄网,骑上小电驴奔向海边。

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赶海,而是沿着海水灌进来与淡水河塘的汇合处,咸淡水的花地河里抓点青蟹,给今晚的聚餐添一道硬菜。

抓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沿着河道两边的高地走,看到有青蟹攀爬在水面附近的石壁上,直接用网兜一抄,成功率能到80%以上。

目的单一且明确的简单,也就意味着没有趣味,这片咸淡水的河塘,除了青蟹,其他的猛货很少很少,多的是小鱼小虾,偶尔可见几条漂亮海鱼,也无人中意它们。

忙碌了三个小时,桶里的青蟹已有差不多20只,足够几个人吃一顿的,于是周无咎和朱晓东收拾东西,打道回府。

......

小张饭店。

3号包厢内灯光明亮,点的十几个炒菜陆续端上桌子,抓获的青蟹采用了最原汁原味的烹饪方式,蒸熟摆在最中央。

“阿叔,啤酒给我们一箱。”

“好嘞!”

酒菜上齐,四人大快朵颐。

周无咎是真的饿极了,自顾自倒上啤酒,闷声吃菜。朱晓东夹了几筷子菜后点上一根烟,跟他的初中同学‘波仔’吹起牛。

这两人既是同事又是同学,关系熟稔的像块煮烂的肉。

聊的都关于女人,睡过的各种女人,没睡到的各种女人,自己的女人,别人的女人。

唾沫横飞的同时还不忘互相揭短,再加上另外一个年纪稍小的后辈小伙不停捧哏吆喝,一时间气氛就活跃起来。

说着说着朱晓东注意到一旁默默吃菜喝酒看手机的周无咎,仿佛局外人,于是举起酒杯凑过去,拔高声调道:“周总今晚辛苦,敬你一杯!”

周无咎端起杯子碰了一下,笑道:“朱总,同苦同苦。”

两杯酒一饮而尽。

波仔见此也来凑热闹道:“周总和朱总今晚抓蟹辛苦,我和涛子一人敬一杯。”

周无咎无奈又喝了两杯。

朱晓东的兴致很高,对着波仔说:“阿波,你看这里一个个不是有老婆就是有女朋友的,就咱们周总还单着,你认识那么多女的,不给介绍一个?”

波仔笑了笑,认真道:“可以啊,只要周总不嫌弃,我分分钟给安排上,只是我这边全是lkd,周总怕是不会要的。”

朱晓东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周无咎。

周无咎轻轻摇了摇头,笑道:“女朋友就算了,怪麻烦的,‘日抛’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朱晓东尖声道:“对对对,lkd就lkd,反正不结婚。”

波仔依然一副认真的样子道:“周总,真要吗?真要我就给你送来,但是我估计你不会喜欢的,都是那种不洁身自好喜欢瞎玩的。”

周无咎道:“我靠,那有什么意思,不要不要。”

一旁的涛子听到这里也插嘴道:“这样也好,老话不是说了吗?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

朱晓东白了他一眼道:“的确够老,阿波,你耍过多少次流氓,我这就报官把你抓起来。”

波仔不服道:“你情我愿的事情,谁管得着!”

周无咎点上一颗烟,缓缓道:“我倒是觉得,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才是耍流氓。”

几个人一愣,这种新鲜的观念他们闻所未闻,霎时来了精神。

朱晓东道:“为啥?”

周无咎吐出嘴里的烟,缓缓道:“你们觉得恋爱...或者说爱情的本质是什么?”

桌上几人,学历不高,对女人的态度也是表面恭顺,私下并不当一回事,毕竟他们上学是混子,提前离开学校之后又当过一段时间的小混混,坑门拐骗偷,小奸小恶不断,接触到的也都是此种环境下,摆烂圈子里的女性,所以对于女人,更倾向于一种兽欲,尊重之心全无。

而夜宵桌上谈爱情这种话题,对于他们其实是有些高雅过头的。

好在几人都有对象,也不至于彻底往烂聊。

朱晓东歪着头,一脸懵逼地道:“周总你不会是要作诗一首吧?”

周无咎白了他一眼:“滚!”

涛子是几人中唯一结婚的,他思索一下说:“荷尔蒙?”

周无咎点点头道:“话是没错,但不够根本。”

涛子问:“那什么是根本?”

周无咎认真道:“其实讨论这个话题的人,古往今来都不少,但从古至今都没有一个能让所有人都接受认可的一个答案,你们别急,这不是废话,我觉得由荷尔蒙引申而出的快乐原则,可以暂时定义为爱情的本质,但凡恋爱,无不追求快乐......”

涛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周无咎接着说道:“物质的快乐,就从大富大贵的人身上获取,精神的快乐,就从知识渊博或者技艺出众的人身上获取,至于灵魂的快乐,我觉得爱情还不够资格,也许美好婚姻带来的天伦之乐,才能够给予灵魂真正的快乐。”

波仔听到这里也来了兴致,插嘴道:“不对啊,这些快乐也可以从其他地方获得吧,比如我现在吃吃喝喝玩玩女人就很快乐,不需要爱情啊!”

周无咎哈哈笑道:“那肯定,我只是说爱情的本质,快乐才能称为爱情,要是在一起不快乐,你们说,这还能算爱情吗?即便是出于拜金之类的目的,那也是因为金钱能带给她或者他快乐,才建立起来的这一段关系。”

“有道理啊!”几人感叹道。

朱晓东拿起酒杯,对着周无咎敬道:“周总,今天怎么教书育人啦,赶紧喝一杯!”

盛情难却,周无咎只好皱着眉头再喝一杯。

“不对不对不对。”涛子突然摆手道。

几人疑惑地看向他。

涛子随意嚼了几下就把嘴里的肉咽了下去,然后急切道:“跑题了,还没说为什么以婚姻为目的的谈恋爱才是耍流氓呢!”

周无咎已经喝得满脸通红,他打着酒嗝缓缓道:“道理很简单,因为爱情和婚姻根本就是两码事,其中差别就像泥和水,爱情就是爱情,婚姻就是婚姻,爱情的结局根本不是婚姻,它只会是爱情圆满持续,或者破裂,而婚姻里也未必需要有爱情。”

“其中滋味,你们看了那么多小说电视剧,还有自己的经历,想必能咀嚼出一些来,所以我说谈恋爱的目的就只是谈恋爱,婚姻的目的就只是婚姻,这才是对各自彼此的尊重。”

涛子正要反驳,周无咎立马接着道:“我并不是说谈恋爱就不能谈结婚,恋爱结婚,然后婚姻美满,这当然值得任何人祝福,我只是说这是两件事,可以以某些道德准则或者约定俗成的规矩连接起来,但脱离开这些,这两个事情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事情,完全可以独立存在。”

涛子听到这些,笑笑没说话,只轻轻啜了一口酒。

朱晓东一直就没太听明白,跟个二愣子一样,张大嘴巴,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道:“周总,你家里是不是催你结婚了?”

周无咎哈哈大笑道:“没有没有,酒后胡言,兄弟们别多想。”

波仔若有所思道:“难道你没对象,想这么多这么透,怕是没有一个女人受得了你啊!”

周无咎猛抽一口烟,看着烟丝即将烧到过滤嘴,然后狠狠在盘子上摁灭,恨恨道:“我特么要的可多!”

......

酒足饭饱后一看时间,已过12点。几人各自收拾随身物品回家,涛子醉醺醺的拉住周无咎的手臂,嘴里说着含糊的话,大概意思是结婚彩礼什么的。

朱晓东与涛子住的近,他负责送涛子回家。波仔和周无咎有一段同行路,两人骑上小电驴,结伴而行。

月明星稀,虫鸣不止。

路上,波仔忍不住问道:“周总,最后那句话啥意思?”

周无咎道:“哪一句?”

波仔道:“就是‘要的可多’那句,感觉话里有话。”

周无咎摇头苦笑道:“一句愤世嫉俗的吐槽而已。”

波仔明白周无咎不愿意说,只能叹口气道:“你心事太重,这样不好。”

周无咎轻笑一声,右手一拧,电动车加速窜出,与波仔道别。

路很平坦,小电驴速度加到最大,风在耳边呼啸,虫鸣声都被压的声息全无。

行驶了五分钟,在经过一座围栏年久失修的桥面时,周无咎突然醉意上涌,眼前一阵眩晕,慌乱中方向一偏,连人带车一起冲进了河道......

一个并不繁华的乡下小镇,午夜时分的死寂马路,这种时候出一个没大声响的事故,结果自然是死透了。

沉底的尸体中飘出一缕青黑色半透明的奇特流体,融入夜空中,以极快的速度向上飞行,很快便消失于天际。

这一缕青黑色半透明流体,便是传说中灵魂的真实模样,凡人肉眼不可见,即便是最精密的科学仪器,也检测不到半分的能量波动,只能在事后才能模糊地依靠质量减少推测出它的存在。

灵魂在生命死后离体,穿越死者所在世界的次元墙壁,飞升进入灵魂隧道,最终回归起源灵魂海。

......


  (https://www.biqudu.com/48708_48708321/3012054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