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夜初法 > 第七章 陌生的家

第七章 陌生的家


“咳咳...”高迪一口气说完,不住地咳嗽。

“原来是这样。”周无咎摩挲下巴,挥手示意放高迪离开。

高迪如释重负,赶紧起身溜之大吉,因为走的过于匆忙,身形不稳下还在路上摔了一跤。

“这傻鸟。”宋少坤笑道。

“走吧。”周无咎起身拍拍屁股道。

“咎哥你先走,我们三个已经跟老师请过下午的假了,得趁着爸妈还没回家,去家里找找钱。”宋少坤道。

“你们自己没有积蓄吗?”周无咎奇怪道:“不收保护费?”

宋少坤摇了摇头,正色道:“我们虽然混,但不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家里又不是没钱,再说那跟乞讨没什么两样,太丢人了。”

“况且,一帮穷学生,没什么钱的。”

这话不禁让周无咎高看一眼,称赞道:“不错,还挺有原则。”

说是到家里找钱,其实周无咎清楚,无非就是偷父母藏的钱。不过周无咎可不管这些,偷自己父母的钱,那能叫偷吗?再说了,自己只是管他们借的,以后连本带利都会还回去,不会让他们吃亏。

“行,先谢谢你们了。”说完,周无咎独自离开,他其实蛮享受现在的校园生活的,算是弥补前世没当过校园混子的遗憾吧。

回到教室,黄羽凑到周无咎耳边神秘兮兮地道:“刚才你不在的时候,李璐璐来找过你。”

周无咎略感意外道:“她还敢来找我?”

黄羽哈哈笑道:“谁知道呢?不过看到你没在,她好像还挺失望的。”

“对了,她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什么话?”周无咎好奇道。

黄羽贱兮兮地笑道:“她让你放学之后到‘朱小姐奶茶店’里去,说你要是不来她就把你强吻她的事情告诉老师,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周无咎笑了,这种弱爆了的威胁,也就对付对付普通初中学生,就连黄羽都不当回事。至于周无咎,他只会理解成勾引。

“这小妮子看来是想要自投罗网啊。”

两人哈哈大笑。

宝瞻初中的门禁很严,请假的学生如果在上课时间返校,门卫都会通知班主任。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宋少坤三人一早就安排好小弟到点接应,把凑的7000块钱转交给周无咎,并让小弟转述一句话:剩下的3000元明晚之前补齐。

周无咎拿到钱,心里底气更足,毕竟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很多事情都不好办。除非展露异能,但事事都要展露异能的话,反而麻烦。他如果想多享受几天平静且肆意的生活,钱就是必不可少的。

“7000元,也不错。”周无咎心情愉快,“也许今天不用靠异能,也能把李璐璐小朋友拿下。”

“十四岁的妞,想想都美味。”周无咎笑道。

其实他觉得自己挺猥琐的,用30岁的心智,去套路初中的懵懂小姑娘。但是转念一想,这个世界本就不是以常理可以揣度的,而男人的好色乃是本性,更何况能力越强,对性的需求也就越强。

前世已经活的憋屈,这辈子获得异能从平凡中脱颖而出,若是还畏首畏尾、怕这怕那,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叮叮叮......”嘹亮的下课铃声响彻整个校园,整个校园开始喧哗起来,各栋教学楼很快便涌出成群的学生,他们背着沉重的书包,脸上却挂满自由和轻松的笑意。

  

周无咎与黄羽结伴而行。

“咎哥,你啥时候给我看看你的异能?”黄羽道。  

  

周无咎笑道:“急啥,一会儿找个没人的地方,我表演给你看。”

  

“好哇好哇。”黄羽兴奋地叫道。

两人刚走到学校门口,立即有一个穿亚麻色上衣,黑色直筒裤,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拦在两人面前。

她面带微笑,伸手过来抓周无咎的书包。

黄羽自然地退让到一边,显然是认出了来人。

“嗯?”周无咎不认识她,往旁边一步躲过伸来的手。

“阿咎,奶奶帮你背书包。”老妇人有些错愕,但又逼近一步来扯周无咎的书包带。

周无咎这才知道此人身份,无语吐槽道:“这么大了,还要奶奶来接。”

这话其实是对之前的周无咎说的,但奶奶误以为是跟她说,急忙道:“家里来亲戚了,是从城里来的,你爸爸在家里备好了酒席,怕你放学后贪玩不回家,所以让奶奶来接你。”

“我不去。”周无咎皱眉道。

“你这孩子,有吃的为什么不去,不听奶奶的话了?奶奶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宝宝乖。”奶奶用哄小孩的方式劝道。

“我真不去。”周无咎挣开老妇人的手,加重语气道。

可老人哪里能听进去一个小孩的话,依旧不停地伸手来扯,嘴上喋喋不休。

周无咎很烦,眼见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他只好叹口气道:“行行行,我跟你去,但你放手行吗?”

老妇人也不气恼周无咎的态度,但手依旧不松,周无咎只好取下书包交给老妇人。

“咎哥,那我先走了。”黄羽在一旁低声说道。

周无咎也只好跟黄羽告别,然后跟着老妇人一路前行。

走了大概15分钟,老妇人带周无咎来到一栋三层小洋房门口停下,洋房的院子里窜出一条大黄狗,亲昵地扑上来对着周无咎又抓又舔。

毫无疑问,这便是周无咎在‘爸爸’这方的家了。

“去,滚一边去。”老妇人急着把周无咎带进房间,踹了大黄狗两脚。

“你干嘛!”周无咎蹲下抱着大黄狗,对老妇人怒目而视。他前世养了二十几年的狗,对狗有着天然  的亲近感,自然见不得有人在面前伤害狗。

  

“不就是一条狗嘛!”老妇人嫌恶地道,转而又语气温和地对着周无咎道:“阿咎,快进去吧,亲戚们都等着呢。”

“以后不许欺负它。”周无咎警告道,他从梁佳妮那了解到这一家人的嫌贫爱富和自私品性,知道眼前的老妇人有多坏,才不会把她当作奶奶对待。

周无咎进门的时候,一楼客厅已经聚满了人。麻将桌被临时征用,作了牌九桌,有四个男人坐在桌的四方,正在聚精会神的搏牌,不时还大喝几声,想必是赢钱了。旁边的看客也跟着吆喝,看样子也有点跃跃欲试。妇女、老人和儿童则坐在沙发区,磕着瓜子聊天,面前是播放着却无人问津的电视剧。

“阿咎来啦。”有人看到老妇人进门,自然也就看到跟随其后的周无咎。

“嗯。”这里的人周无咎一个也不认识,只好装作淡漠地应道。

“这孩子,也不叫人。”老妇人数落道,“来,我带你认识认识。”

接着,周无咎就被迫挨个过去问好,什么七大姑八大姨,什么舅舅外甥阿姨表姐,反正根本不过脑,喊完就忘。

“好久不见,都长这么大了。”一位穿着时髦华丽的年轻妇人说道。

“阿咎,还认识姑妈不,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周无咎当然不认识,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

这位自称是周无咎姑妈的年轻妇人高兴极了,从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包道:“给你的,补偿这些年来的压岁钱。”

红包鼓鼓囊囊,老妇人正要拉着周无咎作一番礼貌推辞,谁知周无咎甜甜地喊道:“谢谢姑妈。”便把红包塞进了口袋。

年轻妇人更高兴了,拉着周无咎的手就坐到沙发上,开始说一些长辈对晚辈会说的暖心话。

“人到齐了,那开饭吧!”两个中年男子从楼上下来,其中一个眼神颇具威严的浓眉男人看到周无咎在场,便在楼梯上对众人喊道。

客人加上主人,共有15人,一楼的客厅因为摆放太多家具,酒席用的圆桌施展不开,便清理了三楼闲置的观影厅,作宴会厅用。

此时宴会厅已经布置妥当,一张足可容纳18人的圆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

“你们先吃,还有很多菜呢!”浓眉男人张罗着众人坐下,笑呵呵道。

“阿咎,你跟弟弟换个位置,坐到外边来,帮你阿姨上菜。”浓眉男人说道。

“上你大爷......”周无咎心想,“打扰老子泡妞,这笔账迟早跟你们清算。”

但他也不是小孩,至少心智不是,闹掰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就当是配合你们玩玩,看在大红包的面子上。”

周无咎走到靠近楼梯的位置,刚要坐下,楼梯下就上来一位容貌清丽的少妇,少妇端着一盘冒热气的蟹炒年糕,看到周无咎,嘴角咧开,露出一丝不自然的微笑。

“愣着干什么,你阿姨都端的累了,接啊!”浓眉男人对周无咎催促道。

周无咎只好接过蟹炒年糕,然后摆在桌子上的空余位置。

  

“良春阿哥,别对孩子那么凶。”时髦华丽的年轻妇人心疼道。

被叫做良春的浓眉男人,便是周无咎的爸爸了。而端菜的阿姨,就是周良春离婚后新娶的老婆,姓冷,单名芳。

“没事的,这孩子淘气的很,不教训不听话。”周良春不以为意道。

“光教训怎么行,你不怕孩子跟你结仇啊,得教育,这可是一门学问。”时髦华丽的年轻妇人道。

周良春笑着称是,但根本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https://www.biqudu.com/48708_48708321/3012038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