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夜初法 > 第三十五章 有一种颜色

第三十五章 有一种颜色


7月29号中午,告别宴会在落雷庄园举行,鲁遁邀请了在学院内歇脚的高级魔法师和一些担任要职的院内高层前来赴宴。

如果以魔法等级来判别的话,宴会中的魔法师除了周无咎和孙婷以外,最低都是B级魔法师。

宴会厅在餐厅最里的包厢内。

此时总共27位魔法师,两边各十三位,按照魔法等级和职位,依次落座。

鲁遁高居主位,左手边是学院院长戴齐明,右手边是一位身穿淡金色魔法袍,胸口绣着两柄微型利剑的魔法师。

从其中的魔法袍的颜色可以很明显看出,左边的是修行四象魔法的魔法师,而右边则是修行五行魔法的魔法师。

周无咎和孙婷坐在左边一排的最末尾,两人之所以能参加这种级别的宴会,是因为都天赋极高,并且有一位高级的魔法师作为导师。

周无咎的导师是鲁遁,而孙婷的导师则雷霆战队的队员——A级风系魔法师单艺琳。

单艺琳在鲁遁休假之后,与李亮亮和徐烈临时招募队友出了一次任务,在任务中因为李亮亮的胡乱指挥,导致整个队伍损失惨重,新招募的队员也是一死一重伤。

为此单艺琳找李亮亮理论,李亮亮却觉得是因为新来的太弱,并不把这次任务的失败归咎于自己,单艺琳也因此与他起了冲突,心灰意冷之下,得知鲁遁在睚眦魔法学院,就带着同样看李亮亮不爽的徐烈一起找了过来。

徐烈因为不是魔法师,所以在外面等候。

宴会的菜肴准备的极其丰盛,各种高品质的魔兽料理,还有许多禁区才盛产的奇珍异果。

鲁遁作为这次宴会的东道主,笑着举杯道:“这次叫大家来吃饭,也没什么别的目的,就是好久不见了,难得有机会,就聚在一起吃个饭,联络联络感情,另外顺便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新收的小徒弟。”

说着他把目光投向周无咎。

周无咎闻言站起身,对着宴会上的各位前辈魔法师,鞠了一躬。

“诸位前辈好,我叫周无咎。”

在场众人都是人精,哪里不知道鲁遁这是在告诉他们,以后多多关照这位小徒弟。

于是纷纷称赞道。

“不错,小伙子前途无量。”

“鲁大人多久没收徒了,小学弟你可要加油哦,别给你师父丢脸。”

“丢什么脸,我可听说他是双超天赋,没准又是一个新的S级魔法师。”

......

“鲁遁。”淡金色魔法袍的魔法师举起酒杯笑道,“亮亮在你那里怎么样,我可是扛着很大压力才把他介绍给你的,你也知道,咱们夏国天宫的两位首席魔法师,如今已经闹到什么地步了,前不久他还打电话给我,要我跟你们保持距离。”

“咱们两兄弟什么关系,那可是生死之交,轮得到外人来指手画脚?”鲁遁毫不客气地说道,言语中透着霸气和不屑。

“你这家伙。”淡金色魔法袍的魔法师摇头失笑道,“这话你就关起门来说说得了,可千万别在外边说,那两位天灾的怒火,你我都吃不消啊!”

“叶青城小子,你那两把剑是干什么使得,怕他个球!”戴齐明双眼一瞪,花白的长胡子也是跟着颤动。

“院长,我哪能跟您比啊,您自己就是荣誉SS级魔法师,还教出了周天灾,整个华夏,除了那一位,谁敢动你?”淡金色魔法袍的魔法师叶青城无奈道。

“那是。”戴齐明捋着胡子得意笑道,每次提到周鼎,他就非常高兴。

那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好了,这些不开心的事就不说了,今天的宴会上,没有什么五行四象,都是一个学院的兄弟,都是抗击魔兽的英雄,大家喝酒!”说着,鲁遁仰起头,杯中酒一饮而尽。

众人也纷纷干了。

宴会在一派和谐的氛围下结束,散场后,鲁遁对周无咎开放了迅雷庄园的进出权限,然后与单艺琳和徐烈一起离开了学院。

“无咎同学,一起去看电影不?”孙婷与周无咎目送鲁遁一行人离开,突然转头问道。

“不了。”周无咎一愣,摇摇头道,“我还有点事情。”

“那好吧。”孙婷有些失落道。

周无咎虽然也察觉到孙婷的情绪,但是他可没工夫管这些,跟杨旻敏三个月没有联系,他可想死她了。

他今天早上拿到手机之后,立马给杨旻敏打电话,可是她挂断了,他又发短信,没有回应。要不是鲁遁嘱咐有一场重量级宴会,他恨不得立刻拔腿就去找杨旻敏。

不过,就这么直接去找她,真的好吗?

周无咎突然有些犹豫,上次挂断电话的时候,杨旻敏还在生气,而之后自己又是三个月联系不了她,这其中的误会,恐怕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的清,也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哄好的。

周无咎仔细思考着,最后决定双管齐下。

学员卡还有600多万,他去睚眦大厦疯狂购物,按照杨旻敏的尺寸买了很多衣服鞋子,还有名牌包包,最后又在魔物商铺,买了一只价值80万的紫金石手镯。

这些只是物质上的,还不够表现诚意。

周无咎在最后一次电话中知道了杨旻敏喜欢说唱,于是伏在练功房卧室的书桌上,苦思冥想,终于写下了一篇rap歌词,他打算拜托DB酒吧的歌手,编个曲,然后亲自唱给杨旻敏听。

DB酒吧的歌手是一位叫丁遥的青年,周无咎把写的歌词递给他,丁遥认真地看了三遍,然后挠着脑袋道:“周哥,你这用词很丰富,不过要搞成rap,不太容易啊!”

“你尽量吧,我对这个是实足的门外汉,也就随手写的,不懂你们那些专业的套路。”周无咎道。

“好吧。”丁遥抿着嘴唇点点头。

只见歌词赫然如下:

嘿,girl,everything    you  know,im  sorry。

so

接来下你会听到一些串串,是我周专门为你创作的段段

女娲造人,她用了一些泥巴,遇水即化,我真的对不起她

为此我苦思冥想怎么去补偿,想破了天找女娲来帮忙

补天补天,不甜不甜

葡萄吃了一颗酸的你吐在蚊帐,我为你把菩提老祖摁在地上

秦始皇焚书坑儒没说对不起,我火烧了阿房宫没人敢说有问题

孟姜女哭倒长城约有800里,跟我周的悔过之心它远远不能比

嘿,baby

七点半我吃了一颗一颗感冒药,这药效来了实在实在困的像只猫

你说你洗澡,我等你敷完面膜时间已经不太早

接起语音电话,有一搭没一搭,嗯嗯啊啊,嗯嗯啊啊我真的想叫你爸爸

爸爸

爸爸我错了,我错了爸爸

爸爸我错了,没有下次了

跟你电话聊天,我怎么可以敷衍,就算魔兽天灾来了,我也不能在你面前跪舔

嘿,baby

i  love  you  forever!

rap的编曲与流行音乐或者摇滚相比是十分简单的,所以没花多少时间,丁遥就把录制好的曲子交给了周无咎。

“谢了,兄弟,回头请你吃饭。”拿到曲子周无咎听了一遍,觉得很不错,于是开心地道。

“哈哈,饭就不必了,能被魔法师称呼一声兄弟,这辈子值了。”丁遥笑道。

周无咎与丁遥告辞后,回到庄园打开音乐播放器,配合歌词联系了几十遍,这才满意地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去找杨旻敏。

至于为什么是提着,而不是放入乾坤袋中,等到了地点再拿出来,那是因为思维惯性,而且周无咎觉的提着才更显诚意满满。

打开电梯门,周无咎兴冲冲的一路疾跑,跑到杨旻敏公寓门前,还没等周无咎扣响房门,门内居然传来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周无咎疑惑地把耳朵贴在门上,静静听着,时间仿佛静止了,而他的心逐渐沉入底谷。

门内的声音,呻吟声夹杂着偶尔的尖叫,还有肉体与肉体的冲撞声,毫无疑问,有人在里面行男女之事。

凭空的,周无咎感觉有人在他头顶戴了一顶帽子,帽子的颜色是绿色,油亮的绿色。

周无咎没有敲门,而是直接对着房门施展魔法。

“轰趴!”

整个房门被炸了个大洞,大洞周围的复合门板,更是龟裂开来。周无咎直接一脚踹在残破的门上,把门踹的往前飞出,重重砸在地板上。

而他则是快步走进门内。

只见入眼处一地的衣物,内衣,胸罩,男性的内裤和T恤。

而床上,是两个一丝不挂的男女,女人正是杨旻敏,她正惊恐地看向周无咎,想要从床上爬下来,而她身上的男人则是死死按住她的双腿,不让她行动。在明知闯入者是一位魔法师的情况下,他依旧毫不畏惧,挑衅地看着周无咎。


  (https://www.biqudu.com/48708_48708321/3011941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