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23章 集体怪谈事件5

第23章 集体怪谈事件5


好在他们最终没有对你做什么,即便是规则怪谈察觉出你的异常,但只要你遵守规则,就不能拿你怎么样。

        你松了口气,胸口因为刚才太过紧张,隐隐作痛。

        照这样下去,你迟早练就一副“铁石心肠”。

        “嘭!!”身后传来一阵巨响。

        你回头看去,见刚才那辆红色小轿车半倾斜地撞在护栏上,车头瘪了,而挡风玻璃前面是被撞得飞出去的规则守护者,看起来像是规则守护者先趴在挡风玻璃上,将里面的人吓到才撞在护栏上。

        “嘭!”规则守护者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摔在地上。

        你瞪大眼睛,紧紧盯着他,他在地上蠕动,半天没爬起来。

        所在的队伍听到巨响,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前行。

        他们并非没有同情心,仅仅是因为不能违反规则,不能停下,不能脱离队伍。

        你听到他们窃窃私语。

        “呀,撞得好严重,人还活着吗?”

        “好可怕,呜呜呜我想回家,我要妈妈……”

        “咱们报警吧。”

        “快打急救电话啊!”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前面的人怎么还不停下,我们到底要去哪儿!?”

        是啊,到底要去哪里?

        所有人都不敢离开队伍,漫无目的地朝着某个方向,一直走下去。

        在动物园里的时候,最初的队列被分成三个队伍,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了。

        你一直困惑,规则怪谈想让你们这些人去到何处,但随着在路上行走,遇到的行人越来越多,队伍也变得越来越庞大时,你明白了。

        你们的目的,是像病毒一样扩散。

        随着加入的人越来越多,新的规则也在不断增加,只要新增和出发点完全无关或者相反的新规则,你就会指出来,虽然并没有什么用,新的规则还是会存在,但可以由此短暂地破除一部分怪谈,获得规则怪谈微末的力量。

        感谢母亲这五年来对你胆量和粗大神经的锤炼,以及宥光友情“快递”送来的红皮球,抱着它让你心里安定许多,有种宥光就在附近某个角落注视着你的感觉——即便这不是什么让人觉得美好的视线。

        否则即便是跑到队伍最末尾,你也没有勇气面对几百双眼睛投过来的目光。

        你始终在找机会逃走,但一直不敢跑。

        五岁的孩子跑得能有多快?

        你寄希于宥光会在某个楼梯上出现,将你救走,但这个想法是不切实际的,因为你现在走路走得要累垮了,也没见着他。

        大概……能用红皮球砸你一脑门让你清醒,就已经是他对朋友这个词做出的最大努力。

        他已经帮过你很多次了。

        你突然想起最初的第六条规则,高举起手来。

        【6不要突然停下,有事情举手报告领队老师。】

        过了一会儿,琪琪老师不知从哪里看到你举手,从人群里钻过来,轻声问:“宝宝,有什么事?”

        “琪琪老师,我身体不舒服,可以回家休息吗?”你紧张地等待她的答复。

        “哪里不舒服呢?”

        “浑身都不舒服。”

        琪琪老师打量了你一会儿。

        你脸色苍白,精神恹恹,额头上还有许多汗珠。

        她点点头:“可以,那你先回家休息吧。”

        你试探着停下脚步,脱离队伍,一步三回头。

        如果队伍里其他人有半点不好的反应,你就立马跑回去。

        这条队伍,已经有几千人了,黑压压一片,盘踞在街道上,像一条不断吞吃的贪吃蛇,走过地方的“食物”都沦为身体的一部分。

        他们暂停了步伐,转头盯着你。

        但好在不是那种面无表情的脸和可怕的目光,他们只是带着好奇和跃跃欲试,紧接着,陆陆续续有人和你一样,高举起手。

        “我脚痛,想休息。”

        “老师,我饿了,想回家吃饭。”

        “我想回去……”

        他们的声音始终又轻又低,上千人聚集,却让这条街道有种诡异的静默感。

        你松了口气,不管他们此刻有多诡异,你只想溜之大吉。

        路上你走得小心翼翼,怕遇到另外两个队伍后不由分说把你拖到队伍里去。

        时间快到下午,你才回到家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饿得前胸贴后背。

        早上去春游,下午逃回家,真是充实无比的一天。

        在冰箱里找到一些食物,囫囵填饱肚子,你很想知道外面情况如何了,但电视机之前因为某个怪谈的侵入,已经被母亲砸了。

        你只能坐在沙发上发呆,揉着手里的红皮球,额头鼓包隐隐作痛。

        母亲今天回来的比往常都早,也比往常更阴郁可怕,仿佛随时都在准备着毁灭什么,黑发将她整个脸全部遮住,白色长裙上沾染了许多粘稠的红色,一股股腥味散发出来。

        你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红色是什么。

        不过这一切都在进家门看到你在家后,平复下来,连粘稠的红色都迅速消失,像是被长裙吸收了一般,恢复如初。

        “妈妈!”你扑过去抱住她,冷冰冰的触感,你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外面好可怕!”

        她摸着你的头,黑发漏出一丝缝隙,露出她阴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你:“宝宝,我找了你好久。”

        “不要去外面,危险。”

        “我会带食物给你。”

        “嘶……”你倒吸一口凉气,母亲摸到了你额头上肿起来的包。

        她手指一顿,声音更加冰冷:“有人欺负宝宝?”

        “唔……是我不小心摔倒,磕到了。”你支支吾吾地说。

        把宥光卖掉的话,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那点友谊,一定会破碎吧。

        你转移话题:“妈妈,现在外面怎么样了?”

        母亲沉默了一阵,才幽幽说道:“要出事了。”

        连母亲这样的存在,都认为要出事情了。

        规则怪谈,难道真有那么强大吗?

        但若真的按照病毒扩散一样发展下去,不过几天时间,整座城市都会沦陷在规则之下吧……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264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