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25章 纸月亮2

第25章 纸月亮2


你试着去拉动一个人,意想不到的是,规则守护者竟轻巧得不像人,重量和泡沫有得一拼。

        你震惊地望向宥光,他看懂了你的疑问,低声说:“他们是新生怪谈,不重。”

        规则守护者竟然已经变成新生怪谈了,原来人可以直接转化为怪谈,仅仅是一天的时间过去,就有这么多人被变成怪谈。

        整件事都让人无比震惊,你思绪复杂,头一次觉得自己还能活着真不容易。

        不过你注意到,宥光今天很愿意搭理你。

        虽然很多问题都不会回答你,但认识这么久以来,他今天说话的次数是以前总和的数十倍。

        你一手拉着一个规则守护者,拖到楼梯上时,规则守护者就消失了,消失的方式和宥光如出一辙。

        宥光把他们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你没有问他们被转移到什么地方,既然选择了相信,就不再怀疑。

        规则守护者诡异的样子看多了也就麻木了,相比起来,还是母亲的恐怖更胜一筹,你毫无心理障碍地在图书馆里跑来跑去,同时拽着好几个规则守护者扔到楼梯上,为了救母亲,你没有时间去考虑他们昨天还是人类这种事。

        反正成为怪谈之后,就不可能再是活人了。

        大概用了快四十分钟,你才满头大汗地把图书馆里的规则守护者“清理”完,宥光低头站在楼梯上,脸色也不太好,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你觉得他是因为转移了那么多次规则守护者,消耗有些大,看起来都没有平时那么恐怖阴森了。

        “宥光。”你站在楼梯下面,喊了他一声。

        他目光转向你,漆黑无比的眼瞳里映出你奔跑着靠近的模样。

        你张开双手,踏着楼梯朝他扑过去,想给他一个拥抱,向他道谢。

        “啪!”宥光忽然伸出手,手掌抵在你额头上,你没他手长,他伸直手臂抵住你额头的时候,你双手不管怎么扑腾都碰不到他的身体。

        像是敷了块寒冰在额头上,你整个脑袋都冻得发紧。

        你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宥光的手却还贴在你额头上。

        两人维持着这样的姿势至少有两三分钟,你感到尴尬气息蔓延到周围每一寸空间里,不停在心里提醒自己只有五岁这件事。

        五岁的孩子是不会尴尬的。

        只要你不尴尬就是他尴尬。

        但你的脸不可抑制地开始升温,如果有镜子,你一定能看清自己像个红番茄的脸色。

        “你的头好烫。”宥光突然说。

        你试图掩饰过去,一边伸手拉开他抵在你额头上的手,一边装作毫不在意地说:“有点热。”

        “你的脸像烫熟了。”宥光莫名有些好奇的样子。

        但现在你只觉得他话多,顺势主动拉住他的手,催促地问:“这里清空了,要离开吗?”

        你没敢看他,余光中宥光好像仔细地看了一眼你的脸,接着就恢复的平时那副阴沉恐怖的模样,牵着你在楼梯上迈出一步。

        这一次,你们出现在一栋教学楼里,宥光放开你的手:“教室里。”

        你点点头,拐进走廊,挨个教室查看。

        教室门牌上写着初中,课桌上摆放着摊开的书本,却空无一人,看起来这些学生是急匆匆离开的。

        你无意中往操场上望了一眼,发现操场上黑压压地站着许多学生和老师,顿时吓得后退几步,让护栏挡住身体,生怕被发现。

        他们绕着圈在操场上漫无目的地走动,成百上千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像蛇在地上爬动,带着背脊发凉的诡秘感。

        是城市里被规则怪谈影响的人,规则怪谈爆发的时候,学校里应该正在上课,看样子大部分学生和老师都没有幸免。

        还好你站在楼上,没有被他们发现,不然只能逃跑了。

        你贴着教室墙根,走进一间间教室,在某张课桌里发现异常。

        课桌里有一本包着人脸皮的书,五官一应俱全,眼睛呆呆地睁着,你试探着将它拿出来,捏在手里的触感滑腻腻的,极为难受。

        你将它捧在手里,那双发灰的眼睛忽然转动了一下,直勾勾地盯着你,嘴里涌出乌红浓稠的液体。

        “啊!”

        你吓了一跳,发出惊呼,将手里的人脸书扔了出去,砸在地上。

        教室外的操场上,如蛇爬行般的窃窃私语忽地一静,紧接着许多脚步声朝教学楼靠近。

        他们发现你了!

        你咬咬牙,强忍着恐惧和恶心捡起人脸书,快步跑出教室,奔向楼梯。

        楼下,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他们加快脚步,在楼梯上奔跑,只为了更快抓住你,将你拖入规则中。

        你甚至能透过扶手下的空隙,看到楼下狂奔而上的人群。

        他们跑得太快了。

        或者说,你跑得太慢了。

        从教室到楼梯上十几米的距离,你却跑得气喘吁吁,心跳不已。

        宥光站在向上的楼梯上,见到你出来的那一刻,便朝你伸出手。

        你边跑边抬起手,如同抓住希望,用力地去握紧他冰冷的手。

        他将你拉上楼梯,眼前景色一转,你们回到最初家门口的楼道里,被彩灯照得眼花。你扔开人脸书,瘫坐在楼梯上,大口大口喘气。

        恍然间,你听到身侧传来几声微弱的喘息,侧头看过去,只看到宥光阴冷的目光,他抿着唇,视线看向你身后。

        刚才喘息的声音不是宥光发出来的吗?

        你有些疑惑,正要问他:“宥光,你……”

        “宝宝。”

        身后突然传来母亲的声音,打断了你的话。

        你猛地回头看去,看到一袭白裙的母亲,她微微低头,光着脚站在家门口。

        母亲……没事了?

        “妈妈!”你飞快从地上爬起来,跑过去抱住她,将脸埋在她腰间:“妈妈,你好了吗?”

        “没关系了,辛苦宝宝了。”母亲摸着你的头发说。

        你抬头望着她,与她被黑发阴影遮盖住的双眼对视。

        那双眼睛可以安上各种可怕的形容词,但眼球表面的灰白色膜已经消失了。

        虽然不知道宥光是怎么让母亲恢复的,但你非常感激他,拉着母亲的手看向宥光,介绍道:“多亏了宥光帮忙,如果不是他,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母亲没有说话,宥光也没说话。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26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