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26章 纸月亮3

第26章 纸月亮3


双方沉默着,似乎只愿意和你交流。

        你不明白怪谈之间是如何交流的,又是何种关系。

        宥光看了看你,捡起楼梯上的人脸书,消失在楼道里。

        “宥光!”你忽然注意到他眼睛外蒙着的那层灰白色加深了,想喊住他,他却消失了。

        转眼看到红皮球静静地待在楼梯角落里,你将皮球抱在怀里,担心宥光的状况。

        原本他眼睛泛灰的情况就很明显,帮助你的过程中,好像加深了这种症状。

        你已经将他当做很重要的朋友了,不想他出事。

        母亲拉着你回到房子里去,她此时看起来像是完全好转了,你拉着她的手,问:“妈妈,你你怎么突然……突然变成那样,我好害怕,宥光说‘它出现了’,它是谁?”

        宥光没有回答你的问题,母亲这里也许会有答案。

        “别怕,你不会有事。”

        “可是我很担心你还有宥光,它到底是谁?妈妈,我想知道。”

        母亲顿了顿,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声音幽凉:“它在那,是不能被提起的存在。”

        你顺着她的视线抬头,只看到阴沉的天空上,灰蒙蒙的云层。

        “它出现的地方,就是我们走向终结的地方,人类不会受到影响。”

        虽然还不明白母亲所指的“它”是什么,但她的话让你心头一紧,连忙攥住她的衣角:“一定有办法,你不会有事的!”

        母亲低下头,长长的头发有几缕发尾垂在你头顶,痒痒的,她安慰你:“不要担心,最危险的时间度过了,之后几天躲开它的光就没事了。”

        光?

        你一愣,看向母亲刚才望着的天空,突然想到昨晚有些不同寻常的月亮,和洒落下来的幽凉月光,难道“它”指的是月亮吗?

        “是月亮的光吗?”你直接问了出来。

        母亲缓缓点头。

        “被光照到,会怎么样?”

        其实你从母亲的状况里已经知道一部分答案,却还是想了解得更清楚。

        只有了解得更清楚,才能做得更多,万一宥光和母亲同时出事,连该怎么做都不知道。

        你不想再体会一次绝望。

        “僵硬,不能动,被它汲取能量,直至消散。”

        母亲的回答让你毛骨悚然,被那种月光照到,连尸体都不复存在。

        希望宥光不会有事。

        现在的时间大概在中午一点,你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在冰箱里找到面包和牛奶填饱肚子,母亲说要出去给你带食物回来,你连忙阻止了。

        “这几天哪里都不能去,我会很担心的!”

        你拉着母亲的裙子不准她离开,她拿你没办法,只好待在家里。

        你跑到卧室,找来钉子和铁锤,翻出好几套床单被套,把床单被套一层层钉在窗户上,最后拉上窗帘,外面的阳光一丝也透不进来。担心不够保险,还打开衣柜,让母亲晚上待在衣柜里,以免被月光照到。

        做完这些,你把椅子搬到楼道转角处的小窗口下面,踩在椅子上,用剩下的床单被套,把小窗口蒙得严严实实,光全部被挡在外面,又拿来几顶雨伞,撑开放在楼道里。

        如果宥光没有地方躲藏的话,还能到这个地方来,希望这里能够安全地庇护他。

        还有猫灵,也不知道它怎么样了,希望猫灵只是预感到有危险,提前躲起来了。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月亮升起。

        今晚的月亮比昨晚更大,低矮了许多,泛着惨白的光。

        你坐在客厅,守在窗户前望着月亮,不敢打开卧室门查看母亲的情况,怕将月光也带进去。

        月光洒在你身上,将肤色变得惨白,你觉得有些冷,裸露在外的肌肤冰凉得没有一丝温度。

        每错开一眼,再望向月亮时,你就觉得它好像变大了一些。

        起初以为是错觉,但半个多小时后,月亮明显大了一圈,你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月亮,半隐在一栋高楼后面,有半栋高楼那么高。

        这轮月亮不仅惨白、巨大,还如同一张薄薄的纸挂在天空,盯得久了,便一阵阵地寒毛直竖,无法长时间直视。

        你披着条毛毯,趴在窗台上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阿嚏——!”你打了个喷嚏惊醒过来,才发觉气温骤降,冷得有些反常,手指都冻僵了。

        抬头看向窗外,却只见一片惨白。

        定睛细看,才看到远处几栋高楼,高楼后的天空上挂着一个巨大无比、如同白纸剪出来的月亮,大得能占满整个窗口外的风景,充满压迫感。

        纸月亮上每一丝纹路,都如同山脉沟壑。

        只是站在家里看着,心底便不可抑制地升起恐惧感。

        与纸月亮的巨大比起来,远处几栋高楼就像小孩子的积木玩具,平日里坚固无比的存在,好像能被轻易摧毁、压倒。

        你突然明白蚂蚁第一次看清人类时的感受。

        纸月亮里像是随时会钻出巨大无比的怪物,你心擂如鼓,拉上窗帘,不敢再看。

        “阿嚏!”

        你又打了个喷嚏,连忙裹紧毛毯,摸摸额头,有些发烫,从电视柜里翻出上次发烧时候母亲给你吃的药服下。

        希望这次不会再发烧,母亲老是去外面抓来的那个医生怪可怜的。

        你躺在沙发上,把毛毯重叠起来盖在身上,总算感觉多了一些热度,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再次睡着了。

        昨晚你就没睡好,今晚就算心里充满恐惧担忧,也扛不住了,五岁的身体强烈要求充足的睡眠。

        第二天。

        你睁开眼睛,对上一双黑漆漆没有半点光的眼眸,凉悠悠的发丝落在你脸上。

        “早上好,妈妈。”你声音有些沙哑,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冒了,好在没有发烧。

        母亲直勾勾地盯着你,回道:“早上好,宝宝。”

        你咧开嘴笑了笑,希望这样的生活不要改变,昨天发生在母亲身上的事情,简直是一场噩梦。

        “妈妈,我想去看看宥光怎么样了。”

        你跳下沙发,捡起红皮球跑出家门,看着被彩灯照亮的楼道。

        “宥光,你在不在?”

        他没出现。

        你往楼梯上走了几步,边走边问:“你还好吗?”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263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