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39章 找朋友7

第39章 找朋友7


吃完午饭,  下午的美术课被班主任挤占了,用来开临时班会。

        一年级二班的班主任是数学老师,一名四十多岁的女性,  她留着短发,  表情总是很严肃,班上的同学都怕她。

        小学生的班会多是安全教育课,这节也不例外。

        “我们这次要说的问题,已经叮嘱过很多次了,  不仅是我在说,你们的家长也天天在和你们说,  但就算念得你们耳朵起茧子,  我今天还是要再说一遍。”

        班主任上来就直奔主题:“不要相信陌生人,  任何陌生人说的话都不要相信。今天我在这里跟你说的,不止是陌生大人,  还有陌生的小朋友。

        不要因为陌生小朋友跟你们一样大,就放下戒心,去和人家做好朋友,  你连人家家庭住址、爸爸妈妈是做什么的、在哪个地方上学,什么都不知道,  人家伤害你了,骗你了,  你上哪里去找?”

        “你们想想,  如果陌生小朋友和人贩子是一起的,人贩子指使陌生小朋友来找你们玩,和你们做朋友,  跟你们说‘我知道一个特别好玩的地方,  我们一起去吧’,  把你们往偏僻的地方带,你们跟着一起去,到地方就被人贩子抓起来,卖到山里面,找不到爸爸妈妈,饭也吃不饱,天天饿肚子。”

        班主任说得严厉,底下的小学生听得也是脸色逐渐惶恐。

        见达到效果,班主任趁热打铁,又叮嘱了几句,突然话锋一转,说:“昨天赵成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吧?”

        “知道。”同学们纷纷回应。

        “赵成就是被骗了,才认识一两天,跟别人当好朋友,他好朋友骗了他之后,拍拍屁股跑了,找不着人。还好赵成人没事。不止是他,隔壁一年级三班的胡丙也是被好朋友骗了,整个人精神不好,受到很大的打击,你们……”

        班主任说到这里,看到你举起右手,下巴点了点你的方向,示意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说了。

        你站起来问:“老师,赵成和胡丙的好朋友骗了他们什么啊?”

        她严肃的表情微顿,沉思片刻,才回答你:“具体骗了什么我没了解,但肯定是对赵成和胡丙很重要的东西。你别打岔,我们的重点是不能相信陌生人。”

        “哦。”你只好坐下。

        班主任讲了十来分钟注意安全的事项,回到讲台端起保温杯喝了口水,语气缓和许多:“六一儿童节快到了,学校当天会组织节目表演,你们想不想看?”

        小学生们顿时兴奋起来,大喊道:“想!”

        “那你们想不想上舞台表演啊?”班主任难得露出微笑。

        小学生们熄了声,睁着大眼睛支支吾吾望着她。

        读幼儿园的时候,他们过六一儿童节都是吃吃喝喝玩玩就过去了,怎么成为小学生后还得表演节目?

        “学校会组织一部分节目,但另一部分节目得同学们参与,每个班级都得准备一个节目,有兴趣可以到音乐老师那里报名,下节就是他的课,他会详细跟你们说一下。”

        班主任说完,让你们安静自习,心满意足地拎着保温杯走了。

        “咦,我都不会才艺,我不要去报名,你呢?”同桌小声问你。

        你小声回他:“不强制的话我也不去。”

        “嘿嘿,咱们俩就在下面看他们表演。”同桌憨憨一笑。

        你也笑了笑,把已经好得差不多的右手从绷带里拿出来,取出家庭作业,趁这个时间飞快写完,同桌也在写,时不时看你一眼,对你写作业的速度羡慕得眼睛都要红了。

        “宝宝,你作业写得好快,我每次回家都要写到天黑。”

        你安慰他:“你不要分心做别的,写起来就快了。”

        写作业是门技术活。

        这节课下课后,你跑到前排座位找陈媛媛,她正埋在作业本上捏着橡皮擦使劲擦掉写错的字。

        “媛媛。”

        她抬头看你。

        “你可不可以去帮我问问,今天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不是一年级三班的胡丙出事了?”

        “好啊,但是我这道题一直做不出来……”陈媛媛苦恼地抓着头发。

        你凑过去一看。

        作业本上:9+7-8=?

        “这道题答案是8。”

        “为什么是8啊?”

        “因为9加7等于16,16减8就等于8。”这种小学生题目对你来说毫无压力。

        但陈媛媛脸上的表情却越发茫然,眼睛仿佛变成了蚊香眼:“我还是不太懂……”

        周萌见你们两人凑到一起说话,走过来看了看,非常有底气地说:“我来教你。”

        她竖起自己和陈媛媛的手指头,让陈媛媛按照题目一根一根地数手指,陈媛媛数完手指,心满意足地理解了这道数学题。

        她高兴地扔下作业,拉着周萌跑出教室,帮你打听“情报”去了。

        直到上课铃声响起,两人才匆忙跑回教室,回到座位上,陈媛媛回头看着你,扬了扬作业本,又将头转回去了。

        你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音乐老师提着小音响进教室,他是名二十多岁、戴着眼镜的男人,头发梳理得很有型,抹了不少发胶。

        他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教你们唱歌时也很温柔,班上很多同学都非常喜欢上音乐课。

        他慢吞吞放下音响和书本,面带微笑看着学生们,声音温润:“同学们好,班主任应该和你们说过六一儿童节每个班级都要准备节目的事情了吧?”

        “有想参加节目的同学吗?举个手让我看看。”

        举手的小学生寥寥无几。

        你们班的同学都挺低调。

        音乐老师点点头,示意举手的同学可以放下手了,脸上笑容加大,温和道:“有很多同学对参加节目不太热情啊,但是老师已经决定好,这次咱们全班同学要一起参与节目,每个人都必须参加,不能缺席。”

        不少同学目光突然呆滞地看着他,他没忍住,哈哈笑了两声,连忙手握成拳头抵在唇前,掩饰地咳了几下。

        “咳咳……我打算教你们跳舞,到时候班上所有同学都要上台一起表演,所以需要好好排练一下,以后体育课、美术课、音乐课都暂时用来排练。”

        “先让大家熟悉一下舞蹈音乐。”音乐老师开始调试他的小音响,给你们播放音乐。

        欢快的音乐在教室里响起。

        “宝宝。”

        “宝宝!”

        和你隔着一个空位的女同学突然小声喊你。

        你疑惑地看过去,她朝你伸手,递给你一个纸团,并且语速飞快地说:“陈媛媛给你的。”

        纸团是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的纸,原来陈媛媛刚才是要给你传纸条的意思。

        打开纸团,上面写的是文字加拼音的组合。

        【上午是三班的胡bing出事了,和赵成一yàng,他爸爸妈妈已jing把他带回家了。】

        你始终觉得,在操场上看到的那名没有嘴的男孩就是胡丙,这件事和小熊脱不了干系。

        音乐老师讲了一些关于跳舞的知识,表示下次上课再教你们排练跳舞,今天的课程就全部结束了。

        放学后,你和猫灵走在路上,思索着六一儿童节送宥光什么礼物好。

        就算是怪谈,他也是小孩子啊。

        小孩子就该过儿童节。

        皮球不能送得太频繁,否则就没有意义了。

        思来想去,你都没什么好主意,回到家里,母亲清理了你身上因为被缠住不断滋生出来的力量。

        “宝宝,张嘴。”她俯身,看着你缺失的门牙。

        新的门牙冒出一个明显的白色小尖尖。

        母亲若有所思,看向你其他牙齿,低声问:“所有牙齿都会掉光吗?”

        “都会换掉。”你觉得她用词有些不对,听着心里毛毛的,试图纠正。

        母亲不说话了,盯着你的牙齿,像个雕像一动不动。

        你却站不住,想起宥光,便和母亲说:“妈妈,我想去找宥光玩。”

        她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点头:“去吧。”

        你打开门,来到彩灯常亮的楼道里,站在楼梯上喊:“宥光,你在吗?出来玩呀!”

        喊了几声,他都没出来。

        去哪里了?

        你疑惑,准备转身回家,等会再来看看。

        不料刚一转身,额头撞在一堵冰冷有弹性的“墙”上。

        “哎哟!”你捂住头,抬头一看。

        是宥光。

        他不知道在你背后站了多久,你一回头就撞在他胸口上。

        宥光嘴角翘起,森冷的脸上露出得逞的表情。

        他是故意的。

        幼稚鬼。

        你决定反击,往前一步,站在和宥光同一台阶上,站直了身体,伸手在自己头顶比划两下,又用自己的高度去比宥光。

        比起幼儿园的时候,你已经长高许多了,即便宥光站在高你一级的台阶上,你也只是撞到他胸口。

        现在站在同一高度,他只比你高半个头。

        你一直在长高,而宥光没有,你们身高的差距逐渐变小,等到明年……

        “宥光,我很快就会比你高了。”你露出得意灿烂的笑容。

        宥光翘起的嘴角立马被抚平,目光幽幽地侧头看你。

        你笑得越发开心,露出豁口的牙齿都不在意。

        作为小孩子,真的很在意被好朋友超过身高这件事,尤其是好朋友还表现得这么欠揍。

        于是宥光别过脸不理你,身影变淡,缓缓消失。

        “诶等一下,不要走。”你连忙拉住宥光的手。“我有话跟你说。”

        “六一儿童节要到了,你有没有喜欢的东西?”

        宥光定定地看了你一眼,扒拉开你的手,直接消失了。

        你隐隐约约地,好像听到他“哼”了一声。

        “宥光,宥光!”

        你怎么喊,他都不肯再出现。

        怪谈小孩真是不经逗啊。

        尴尬地摸了摸脑门,你只好先回家。

        新的一天,学校里又出事了。

        事情发生的很早,还在读早自习的时候,三年级一名女同学趴在桌子上,老师怎么喊她都没反应,直到老师意识到不对,才发现她心跳早已停止。

        你们学校旁边就有警察局,在报警和拨打急救电话后,警察来得更快。

        老师让你们待在教室里,好好读课本,但你没办法再坐下去。

        这件事和小熊有关系吗?

        “小熊可怕传闻”已经传遍了一年级,二年级的学生也有所听闻,他们不会去碰莫名出现的玩偶,但更高年级的学生对此怎么看待,并不清楚。

        以你目前的能力,对抗怪谈都难,更别说想救下别人。一直以来你都安慰自己能力不足,只是个一年级的小学生,没办法做更多事情。但越来越糟糕的事情发生,还是让你很难受。

        三年级在四楼,你借口肚子疼要去上厕所,跑去了四楼。

        四楼的学生都被赶到操场上去了,只有警察、校长、和老师在。

        你偷偷摸摸跑到教室外面,从窗户往里看,警察和老师等人都在教室后面,一名八岁左右的女孩子躺在地上,紧紧闭着眼睛,脸色灰败得可怕。

        警察检查尸体后,面色凝重,问:“什么时候发现死亡的?”

        “早读的时候,就十分钟前。我怎么叫都没反应,一碰她身上,一点体温都没有,凉得吓人,也没探到呼吸……”地中海的中年老师不停在裤子上擦手心冒出的汗。

        他咽了咽口水,神色有点犹豫,欲言又止。

        警察问:“想起什么了?说出来。”

        旁边的校长也满头大汗地催促他:“有什么事情你都说出来,该咱们学校承担的责任,学校都会承担,绝不推卸,但孩子是猝死还是其他意外,总得给家长一个交代。”

        中年老师吞吞吐吐地说:“当时我就觉得不对……以前我家里老人去世,人刚死的时候,身上还有体温,体温是慢慢散去的,不会那么凉,但她……我记得清楚,她今天上学还迟到了几分钟,当时……当时她脸色就不对,我让她赶紧进来,还问了她身体是不是不舒服,她说……”

        “说什么?”

        “她说,心口空荡荡的,还问我特别奇怪的问题,说心脏可以给别人吗,人没有心脏会不会死。”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心脏不能给别人,人没有心脏就死掉了。她当时特别紧张,说最好的朋友问她要心脏,承诺会和她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她就同意了,问我能不能反悔。我让她赶紧回座位读课文,不要胡思乱想。结果……没过几分钟,我发现她趴在桌子上,想叫她起来,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

        周围人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小孩子的确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但他们也懂分寸,这类问题可能会问爸妈,但不会问老师。

        教室里围着尸体的人只是觉得很奇怪。

        教室外偷听的你,却感到阵阵毛骨悚然。

        如果这件事还是和小熊有关,那么……眼睛、嘴巴、心脏,它接下来还会要什么?

        “这件事先不要外传,家长问就说死因还在调查。”警察嘱咐完,打了通电话,听意思是让人把女孩尸体带回去检查。

        挂电话的时候,随意观察了一下四周,进而发现教室窗口外面探出一颗小学生的脑袋。

        那颗小学生脑袋是你的。

        被发现了。

        你瞪大眼,头一缩,贴着墙根拔腿就跑。

        被逮到肯定会被好几个老师轮番批评的!说不定还会在星期一的升旗仪式后,把你拎到台上去,当着全校点名批评后罚站,从此成为小学生和高年级里的大名人。

        太可怕了。

        所以说,一年级的小学生真的很难办啊。

        你年龄太小,身高有限,教室里不管是哪一个大人,想追上你都很容易。

        你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楼梯,一边跑一边喊:“宥光!宥光救命!”

        现在只能求助于他了。

        跑得太快,在楼梯上往下跑的时候,你有时候一步一阶,有时候一步两阶三阶,这已经是你的极限,但步子却越迈越大,已经收不回来了。

        眼看着你就要踩空滚下去,一只苍白的手从旁边探出来,揪住你衣服后领,把你从腾空状态拉回楼梯上。

        是宥光,他及时赶到,皱着眉看你。

        万幸,你需要的时候,他总是能听到。

        大人的脚步声逐渐接近楼道,来不及解释,你抱紧宥光的胳膊,语速飞快:“快快快走!”

        宥光拉着你,在楼梯上迈出一步。

        从楼梯上消失的那一刻,你隐约看到听到某个大人疑惑的声音:“不见了……小孩子这么能跑?”

        “呼……呼……呼……”你瘫在不知名的某处楼梯上,像破风箱一样喘气。

        心跳得飞快,惊吓值满分。

        有的时候,生活里的事情真是比怪谈还要可怕。

        刚才其实可以使用“忘记”的能力,但教室里有七、八个大人,都使用一次“忘记”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大的消耗,如果体力不够,谁知道会不会透支身体,你还是小孩子呢,以后想身高长到一米八,万一因为透支身体而长不高,哭都哭不出来。

        宥光在一旁冷眼看着你喘气,语气冰冷:“我再晚一步,你所有牙齿都要摔掉。”

        你忍不住摸了摸嘴,感到害怕。

        已经摔掉一颗牙了,剩下的牙齿你希望它们脱落的时候能够温和点。

        见宥光一副生气的样子,你笑着说好话:“还好有你在,来得太及时了,不然我肯定一颗牙齿都不剩,像个没牙的老爷爷。”

        宥光别开脸,不想看你。

        但他的神色缓和了些许。

        你见他没那么生气了,连忙乘胜追击,问:“你喜欢什么,我想送你儿童节礼物。”

        “我不是儿童。”

        你好奇地问:“那你几岁了?”

        宥光的年龄,你一直是以他体型猜测的,但显然怪谈和人类不一样。

        宥光沉默片刻,才说:“不记得。”

        “以前的事情,都一样,不记得,不用记。”

        这让你不知道说什么好,往深了询问不好,安慰也不对,天被聊死了。

        宥光不说自己喜欢什么,送礼物这事得你自己自力更生。

        稍微休息了几分钟,你让宥光送你回学校,你是借口肚子痛跑出来的,还得回去上课。

        回到教室里的时候,你发现赵成回学校了,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部位还是那对黑色纽扣,纽扣染上了血迹一样的鲜红,周围的同学有些怕他,都特意避开他。

        上课的时候,班主任进来宣布学校放假三天,也没说什么原因。

        但肯定和三年级学生的死亡有关。

        同学们高兴地收拾书包走人,段寅拿着兔子玩偶来问你,要不要继续交换几天,他很喜欢兔子玩偶。你答应了,只好让金发洋娃娃在你书包里再待几天。

        你边收拾书包,边打量后桌赵成,低声问他:“赵成,你不是要回家休息几天吗?”

        他缓缓转动脑袋,那双纽扣眼睛一点点对着你,折射出诡异的光。

        “我要找到它……”

        “谁?”你只是试探,没想到他真的会回答。

        赵成表情呆滞,嘴里喃喃说:“找到它,我的好朋友。”

        “背弃诺言的好朋友,一辈子的好朋友……我要把它带走,永远……”

        声音忽高忽低,听不真切。

        你皱了皱眉,他看起来不太正常,但在你的感觉里,还是人类,不是怪谈。

        赵成突然起身,朝教室外走去。

        他没带书包。

        你跟了上去,隐隐觉得,这一切该结束了。

        他踏上通往三楼的楼梯,缓慢前行,然后是四楼。

        他进了一间教室,在里面四处打转,嘴里喃喃说着什么。

        这里是四楼,三年级所在的那一层,而这间教室的隔壁,是女生死亡的教室。

        你以为教室里应该没有学生停留才对,三年级的学生更早被老师疏散。

        但教室的角落里,站着一名背对你们的男学生。

        他的背影有些眼熟。

        你没有靠近,等他转过身来,一点点露出面容……

        一张血红的脸!

        你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两步,稍做镇定后才看清楚,那是一张下半张脸不断滴落鲜血的脸,几乎和耳朵相连的缝合线将他下半张脸横着缝起来,代替了嘴的存在,他此时正一开一合努力张开“嘴”,皮肉被扯得裂开,才因此流出鲜血。

        是一年级三班的胡丙,也是你昨天在操场上看到的那名男孩。

        他昨天就被带回家了,不知道怎么出现在学校教室里的。

        胡丙的注意力不在你身上,挪动着脚步,和赵成一样,在教室里打转,寻找某种东西。

        这让你恐惧减少许多,注意到胡丙“嘴巴”一开一合是在说话。

        声音有种形容不出来的古怪。

        “就在附近,我感受到了……”

        “别躲了,我要找到你了,我的好朋友。”

        “我看见你了哦……”

        你现在教室门口,看着赵成和胡丙在教室里寻找。

        他们应该在找棕色小熊。

        小熊会在这间教室里吗?

        你看得出神,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背后……怪怪的。

        猛地回头,身后不知什么时候,悄然站着一个人。

        是一名八岁左右的女学生,她比你高出一个头,脸色灰败得可怕,睁开的双眼泛着白,如同死鱼的眼睛,微微鼓出来。

        她面无表情地站着,没有看你,又好像在看你。

        周围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臭味。

        像肉开始变质的气味。

        她的脸你很熟悉,不久前才看到过,当时她躺在冷冰冰的地上,闭着眼睛。

        当时她是一具不会动的尸体。

        你狠狠打了个寒颤,往旁边连退几步。

        但愿她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退开了,你才看清楚,她的左胸腔有一个洞,那里面空落落的,原本应该存在的心脏不翼而飞。

        她没有理会你,在你让开路之后,也走进教室,游荡寻找着。

        他们始终没找到小熊。

        你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赵成、胡丙、那名女学生,都忽然抬头看向你。

        你察觉到什么,低头看向脚边。

        一只棕色小熊静静躺在你脚边,你没察觉到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小熊在你眼里变得很可爱,你突然很想把它捡起来,就像嘴馋肚子饿却没钱的时候,在地上看到一百块钱一样渴望。

        它在对你使用怪谈的能力。

        “抓住它……”胡丙用古怪的发音对你喊,更多鲜血从他撕裂的伤口流出来。

        “别让它离开!”赵成大吼。

        女学生则伸长了手:“把它给我……”

        他们缓缓靠近,似乎怕惊动了小熊,让它逃走,便再难抓住了。

        又或许,他们无法抓住小熊。

        但显然,你可以。

        你可以帮助他们结束这一切。

        深呼吸一口气,你弯腰去捡小熊。

        “……宝宝。”

        你隐约听到宥光的声音,他在叫你,很遥远。

        教室里没有楼梯。

        捡起小熊后,你便明白了一切。

        它说,它和你是最好的朋友。

        它说,它愿意一辈子陪伴你。

        它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抛下你。

        你可以无比信赖它,你们坦诚心意。

        它说,作为好朋友,它为你付出一切,你得为它做点什么。

        比如……交换你的躯体。

        你不由自主地想要去答应它,但经历多个怪谈的你,好歹是被吓大的,怎么会轻易让它得手。

        你对小熊使用“忘记”,哪怕这个能力的效果只能在小熊身上维持两三秒钟,也足够了。

        它忘记你,怪谈能力自然就会中断。

        它无法借助你的身体逃离这里。

        你大步奔向赵成、胡丙、女同学三人,他们一齐朝你伸出双手,六只手挤在一起,用力地抓住棕色小熊。

        “……找到你了,我背信弃义的好朋友……”

        赵成扯掉它的眼睛。

        胡丙撕开它的头。

        女同学撕碎了它,把棉花一样的内芯全都掏了出来。

        你仿佛听到哀嚎求饶,再仔细听,不过是布料被扯开时发出的撕裂声罢了。

        ——

        【怪谈收录】

        【找朋友】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敬个礼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再见!

        那么……作为好朋友,你能为我做些什么?

        我喜欢你的眼睛,我喜欢你的声音,我喜欢你的聪明,我喜欢你的活力,我喜欢你的心跳……

        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好朋友呀:)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8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