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43章 六一“特别”放送4

第43章 六一“特别”放送4


舞台上,  老太太被扯断手臂后没有发出任何痛呼声,她只剩下右手,右手上还挎着篮子。

        她把篮子放在地上,  从篮子里拿出一把菜刀,  没有看母鸡,  反而将目光转向观众席。

        那种诡异的注视又来了。

        她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在乎断掉的左臂,弯起嘴角,  笑眯眯地说:“我得宰了这只可恶的鸡,你们喜欢喝鸡汤还是吃红烧鸡块?”

        她企图和台下的观众们互动。

        无人应答。

        观众席还有许多人,  消失的尖叫只是少数,  但即便是心再大,  也无心再看台上的“表演”。

        老太太脸上慈祥的笑容逐渐消失。

        “咯咯咯!”母鸡扑腾着翅膀大叫几声,将舞台上横冲直撞乱跑的小黄鸡拢在羽翼下,做出保护的姿态。

        母鸡叫声尖利,  动作夸张,  非常刻意。

        就像是……在吸引视线看过去。

        这的确符合舞台表演的标准,  吸引观众的目光。

        老太太做的是同样的事情。

        或者说,从这个怪谈出现最初,就在竭尽所能地吸引观众目光。

        怪谈的特性,和它们的行为模式有关联。

        它需要被观众注视。

        忽然。

        “找到电筒了!同学们镇定,  不要慌!”有老师高声喊道。

        与此同时,  观众席亮起一束光。

        一名女老师手持电筒,电筒光束扫过观众席的学生,许多学生缩在凳子上,  或是几个人抱成一团,  或是捂着头蹲在地上。

        座位已经乱了,  有没有少人根本看不出来。

        看到女老师手里的电筒,许多人心里稍稍安定,但下一秒,女老师凭空消失,手电筒“啪”地落在地上,滚动几圈,光束停在几名学生身上。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怔住。

        而舞台上,再次打开一盏灯光,光束投射下去,照在一只新出现的小黄鸡身上。

        小黄鸡傻愣愣地站了几秒,忽然转过头对着观众席“咯咯咯”大叫,并试图跑下舞台。

        每当它快要跑到舞台边缘时,它就会消失,再次随机出现在舞台某个位置。

        如此折腾几次,小黄鸡不再跑了,站在舞台上瑟瑟发抖。

        观众席的众人因为小黄鸡的缘故,被吸引视线,紧盯着舞台上。

        “老师消失了,是不是变成小鸡了?”有学生语气紧张地问。

        “呜呜呜……好可怕,我不要变成小鸡,变成小鸡会被吃掉……”

        会堂里许多学生在哭,哭得很小声。

        舞台上,与母鸡对峙的老太太握着菜刀朝母鸡冲了过去,母鸡为了护住拢在翅膀下的小鸡们,没有逃走,被一刀狠狠砍在身上。

        “咯咯咯!”母鸡发出惨叫。

        台下的观众忍不住看向舞台上。

        紧接着又一刀砍下,母鸡叫得越发凄惨。

        舞台上获得了更多的视线。

        大量小鸡从翅膀下跑出,叽叽喳喳四处逃窜,几乎要布满整个舞台。

        观众席几乎所有小学生的注意力都在舞台上,即便捂着眼睛不敢看,也在仔细地听舞台。

        老太太发出大笑,母鸡扯着嗓子惨叫,数不清的小鸡叽叽喳喳。

        极尽癫狂。

        这个怪谈,它到底想要什么?

        舞台上这一幕持续了足足有十分钟,台上的小鸡早就跑不动了,一只只瘫在地上,但老太太还在砍那只母鸡,大笑和惨叫不止。

        期间,舞台上不断出现新的小鸡,观众席的学生在逐渐减少。

        如果持续这样下去,所有学生都会变成小鸡。

        你试着做出一些举动,至少因为被母亲的力量纠缠,舞台怪谈暂时无法和你建立更多的联系,不能把你也变成小鸡。

        你对舞台怪谈使用“忘记”,让它忘记观众。

        但没什么效果。

        但愿你的另一项能力“规则”能起到作用。

        你组织了一下语言,对着舞台大声念诵:“会堂表演规则。

        1不可以伤害观众。”

        舞台上,老太太动作顿了一下,继续用刀砍母鸡。

        她本就没有直接伤害过观众,哪怕是变成小鸡的观众。

        “2午夜之前,请勿熄灯。”

        几秒后,漆黑褪去,外面的阳光照进来。

        有了光,恐惧从人们心中驱散些许,哭声少了很多。

        这时宥光牵着你的手晃了晃,你疑惑地朝他看过去,惊悚地发现,他另一只手里抓着老太太被抛飞出来的断手。

        先前听到的窸窸窣窣声,就是断手发出来的。

        它想接近你,强行和你建立联系,被宥光抓住了。

        那只断手不停扭动手指,攀向你。

        你鸡皮疙瘩落了一地,胃中翻涌,顾不得继续念规则,连连摆手:“扔掉快扔掉!”

        宥光举起断手,蓄力,朝舞台方向用力扔出——“嘭!”

        断手砸在老太太身上,落在地上。

        老太太给了一个眼神就不再理会。

        你同时念出第三条规则。

        “3在儿童观众前禁止出现血腥暴力等画面。”

        你在试探规则的限度。

        舞台上已经血腥暴力了,这时候再指定规则,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

        这条规则会因为无法生效而不成立,还是如何呢?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舞台上竟然出现了马赛克!

        断手、老太太的伤口、刀以及被砍伤的母鸡,都被蒙上一团灰色,灰色下面的血腥暴力全被遮挡住了。

        你看得叹为观止,忍不住侧头问宥光:“怪谈还会打马赛克吗?”

        宥光看着舞台的表情也带了几分诧异。

        显然没见过这种操作。

        你只好念第四条规则。

        “4表演结束后,请勿带走任何观众。”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舞台怪谈目前为止做的事:演出,吸引观众注意力,抓观众上台。

        除了过于疯狂血腥以外,和正常舞台表演顺序相同,直到现在,老太太和母鸡不停重复最后的动作,像是在等待什么。

        你想起一句话。

        掌声总在谢幕时响起。

        你松开宥光的手,试着给舞台掌声。

        老太太停下动作,看向你。

        她的表情变得舒缓许多。

        母鸡也停止惨叫,翻身从地上爬起来。

        有效果。

        “同学们,快给这场精彩的表演鼓掌!”你大声喊。

        起初没人鼓掌。

        毕竟怪谈这种事情,除了早已习惯的你,大概没几个人能承受得住。

        你只好精准点名。

        “一到六年级的同学,你们的掌声呢!”

        掌声这才稀稀拉拉的响起来。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鼓掌,只是照你说的去做了。

        舞台上,老太太拿着刀和母鸡一起,躬身谢幕。

        它们化作一个小小的光点,飞向你。

        你抬手,接住了这粒闪着微光的小礼物。

        这是一点未消耗殆尽的能量,融入你的身体。

        舞台上遍地的小黄鸡逐渐消失,观众席里许多学生和老师凭空出现。

        “啪嗒!”

        灯灭了。

        整个会堂再次陷入黑暗。

        【怪谈收录】

        【耀眼的舞台】

        或许你记得那些未曾实践过的梦想。

        或许你也想万众瞩目。

        我捕捉到许多被丢弃的梦想,将它们放在最热闹的地方,让梦想的执念在人群中疯狂,然后消亡。

        它们需要掌声和支持,虽然它们的表演残缺又古怪。

        注:一切皆为梦想,力量耗尽就会复原。

        你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和宥光坐在舞台踏步梯上,观众席的小学生们坐得整整齐齐,没有哭泣和混乱。

        舞台上只有主持人站着,周围没有别的物体。

        你还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还记得那个舞台怪谈,但又好像是经历了一场过于真实的梦。

        “宥光。”你迷茫地问:“我刚才睡着了吗?”

        “没有。”

        你明白了。

        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过的。

        经历“梦境”的,不止你一个。

        会堂里所有人都做了同一个梦。

        观众席的小学生们或窃窃私语,或高声喊叫。

        “我做了一个噩梦!”

        “我也做了一个梦,梦里你变成小鸡了,还在舞台上面乱跑呢!”

        “啊!?我就是梦到我变成小鸡了,好可怕,我一直喊救命,喊不出来。”

        “我也是!我只会鸡叫,像这样‘咯咯咯,咯咯咯’!”

        “为什么不是‘叽叽叽’?”

        “不知道,可能我比真的小鸡大。”

        “我们做了同样的梦诶,好神奇,我梦里还有个老婆婆,拿着刀杀鸡呢。”

        “我也是我也是!”

        “妈呀,我梦到大家的梦了,我要回去告诉妈妈。”

        学生们互相交流做梦感想。

        “诶,我梦里你一直哭,你没事吧?”

        “我吓死了!”

        “不要怕,我会保护你!梦里我都在安慰你喔~”

        “我知道啦。”

        他们兴致勃勃地讨论一些细节。

        周围的老师却面面相觑,细思极恐,聚在一起商量。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真的做了同一个梦吗?”

        “应该是梦吧……”

        “太怪了,我现在全身发冷。”

        “必须重点和校领导反映一下这个事,肯定得做点什么。我出去打个电话说一下,你帮我看着点我班里的学生。”

        “好。”

        你看到一名老师按着小灵通键盘,匆匆走出会堂。

        遇到这种事情,很难用意外或者巧合解释过去,这个世界的人会怎么做呢?

        陈媛媛和周萌跑过来关心你,表示对“梦境”里的血腥产生了心理阴影,你安慰了她们几句。

        至于彭迪,他站在班级同学里眉飞色舞说着什么,手舞足蹈地比划。

        看来刚才的“梦境”,对他来说就像看凹凸曼一样,不存在心理阴影。

        虽然经历了“梦境”,但儿童节的节目还是要继续进行,一年级一班的学生们站到台上,合唱一首儿歌。

        陈媛媛和周萌回到班级座位上。

        你整理着身上的小蜜蜂服装,也要开始准备下个节目和同学们一起上台表演了。

        “宝宝。”一直沉默着的宥光突然喊住你:“你的好朋友,很多吧。”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7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