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46章 温馨的家1

第46章 温馨的家1


你臭着一张脸往门外走。

        宥光站在楼梯上等你,  他看起来有点奇怪,不太好的奇怪。

        他紧紧盯着门口,看到你出来时,神情才变得松快许多。

        你正要观察他的变化,  他抬手递给你一个白色小笼子,  里面有个会动的活物,  仔细一看……是只白色仓鼠?

        “对不起,  我……”宥光停顿半晌,  才哽出一句:“以后不会躲开你了。”

        他声音有些嘶哑。

        你问:“你声音怎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他脸色变得更惨白,  如同白纸,左眼下的痣透出暗红色,  像一滴小小的血珠挂在眼下。

        宥光眨了下眼睛,看着笼子里的仓鼠,  低声说:“抓老鼠会让人类小孩生病,你以后抓它练习捕猎。”

        他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刻意回避。

        他把仓鼠和笼子一起交给你。

        接过的时候,  你看到他衣角有一块斑驳,  上面好像粘上很大一块污渍。

        污渍?

        像母亲和宥光这种怪谈,不会被普通的东西弄脏身体和衣服。

        你也从来没在宥光身上看到过脏东西。

        这很奇怪。

        抱着笼子,  鬼使神差地,你松开一只手去碰他衣角上的污渍……

        一只手忽然从上方伸下来,  在你碰到污渍之前,抓住你的手腕。

        你抬头看过去,是母亲。

        “妈妈?”

        她一半的脸被黑发遮住,  露出那半张脸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宥光。

        过了好半晌,  她才语气幽幽地说:“解决干净你的问题之前,  不要来了。”

        宥光抬眸看了你一眼,又很快垂下目光。

        “嗯。”

        母亲抓着你的手腕,要拉你回家。

        “怎么回事?”你被母亲拉走,不解地反复回头,目光看看母亲,又看看宥光。

        他们都没有回答你。

        “宥光?”你回头朝着他喊道。

        宥光抿起嘴角,眉眼微弯,对你笑了笑。

        他的五官是漂亮的,这样笑起来有种超脱年龄的清隽温柔,眼睛里落下细碎的光影,微微闪动。

        只是配上惨白的面容,和左眼下那颗越发红艳、像血泪一般的痣,透着诡异的阴冷邪气。

        他第一次这样对你笑。

        你心里却觉得难受、憋闷,喘不过气来。

        母亲关上门,将你怔怔看着宥光的目光阻断。

        他的身影在你眼中消失。

        “妈妈。”好一会儿你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问:“宥光他怎么了?”

        你有预感,肯定是不好的事情,你已经做好准备接受了,唯独忧虑的是这个坏消息有多坏。

        母亲面无表情地看着你,语气飘忽:“在我允许之前,不能和他再接触。”

        她很认真。

        你迟疑地点点头:“所以发生什么了?我很想知道。”

        母亲摸了摸你的头:“他身上很乱。”

        你不解。

        “他吞噬了其他怪谈。”

        “……什么!?”这是你完全意想不到的原因。

        母亲继续解释:“吞噬不同特性的怪谈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很少怪谈愿意这么做。”

        “那你上次……”母亲上次吞噬了由她制造出来的存在。

        “吞噬相同特性的怪谈,对我这种类型的存在来说,只是定期清理‘食物’。”母亲语气平静,说得轻描淡写,其中包含的内容若是换个人听了,恐怕早已吓得离她远远的。

        你只觉得了解母亲更多一些了,不过现在更想知道的是关于宥光的事情,你问:“宥光为什么要吞噬其他怪谈,会有什么后果?”

        母亲摇了摇头:“也许……为了变强吧。”

        “至于后果,看他的实力和运气。差的,特性消失。失去特性的怪谈,等同于死去;好的,在吞噬过程中改变特性,成为新的怪谈存在。”

        你张了张嘴,在原地呆了几秒,猛地跑到门边打开门,冲向楼道。

        “宥光,宥光!”你朝着楼道大声喊。

        彩灯照亮的楼道里只有你的声音回荡。

        往日里,只要你喊几声名字,就会悄悄出现在楼梯上的宥光,这次怎么喊都喊不出来。

        “我知道你在!”

        你用力踢了楼梯扶手一脚,扶手震动,发出嗡嗡闷响。

        “什么啊,你根本没把我当朋友,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一点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要做什么。”

        “宝宝。”母亲在后面喊你,声音缓缓:“为什么不听话?”

        阴寒的气息接近。

        你稍微冷静下来,意识到母亲会生气的可能性。

        不知道母亲生气的话,会训斥、揍你一顿,还是别的方式。

        不过你不打算尝试。

        你长长吐出一口气,看了空无一人的楼道一眼,转身回房:“因为和宥光是好朋友,我很担心,所以没有控制住自己。”

        “妈妈,从吞噬其他怪谈到产生后果,这中间需要多长时间?”

        “七天,或者一个月。”在不涉及到自己的情况下,母亲对于这方面的问题,你问什么,她都会回答你。

        第二天,作为六一儿童节后的假期,学校放假。而你没睡好,起得比较晚。

        母亲清理掉你身边滋生出来的黑暗触须,煮了玉米和鸡蛋留给你,就离开家了。

        你躺在床上发呆,快到中午才因为饥肠辘辘不得不爬起来啃玉米和鸡蛋。

        顺便拿几粒干玉米粒逗那只笼子里的小仓鼠。

        仓鼠是纯白色的,每次你凑近笼子盯着它看时,它就像傻掉了一样,一动不动,也盯着你看。

        猫灵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它现在摸清楚你出门的规律,上下学的时候接送你,其余时间经常不见猫影,不知道猫灵看到仓鼠会有什么反应。

        希望它们相处愉快。

        你不敢对仓鼠关注太多,免得看多了把它看死了。

        ——然后你继续发呆。

        实在是无事可做,电视在你读幼儿园的时候就坏掉了,连动画片都没得看。

        琪琪老师的书你在假期的时候都借来看过,离开幼儿园以后,你把所有书都还给琪琪老师了,也没书可看。

        你想了想,从书包里翻出几本科目的练习册开始写,因为已经六月份,这学期要结束了,练习册也没几页空白,很快被你写完。

        就在你百无聊赖的时候,突然听到楼道里有动静。

        是脚步声。

        原以为是宥光悄悄来看你,但你立马反应过来,不是他。

        他不会发出脚步声,更不会发出这种成年人穿着皮鞋走路的脚步声。

        谁来了?

        是人……还是其他什么?

        这个念头刚产生,楼道里的脚步声停下来。

        脚步声很近。

        你屏住呼吸仔细听。

        “咔……咔……”

        细微的金属碰撞声音在门口响起。

        似乎是……有谁用钥匙插丨进你家门口的锁眼里,尝试打开门。

        门好像快要被打开了。

        你从沙发上站起来,紧紧盯着门口。

        “咔哒。”

        一声轻响后,门把手紧跟着被扭动。

        “吱——”房门被人从外面缓缓推开,发出老旧又奇怪的声响,似乎还有些卡顿、难以打开,和你平时开关门时灵活崭新的门轴完全不同。

        黑暗灰败的色彩染上房门,缓缓朝着四周墙面蔓延。

        与此同时,你感觉到整间屋子都在震颤、颠簸,天花板、家具、墙壁、甚至是地板都像线条一样弯曲扭动起来。

        你站立不稳,身体差点随着房子一起颠簸甩动,还好及时抱住沙发的一角,才稳住身形。

        此时缓缓被推开的房门,竟像是一张怪物的嘴,狰狞地咆哮,那嘴越张越大,要将整个房子吞噬进去。

        你心跳得极快,门外到底是什么存在,你看不到,但很明显,不能让外面那东西进来!你飞快念道:

        “本楼居民入住规则:

        1未经住户允许,不得擅自打开住户房门。”

        规则成立。

        “啪!”房门狠狠关上。

        你注意到,房门是自己合上的,像是有人站在屋里从里面往外推门,而不是外面的人拉着门合上。

        但房子里只有你,你抱着沙发一角,沙发距离门有五米左右的距离,根本不可能有人从房间里面推上门。

        你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门被关上后,所有颠簸、抖动都逐渐平复下来,那些从房门被推开时刻起,蔓延出来的灰败颜色飞快褪去,很快消失不见,仿佛刚刚是你产生的错觉。

        “嘶……”

        外面的东西倒吸一口凉气,听起来像成年男人吃痛的声音。

        你离开沙发,搬了张椅子来到门口。

        刻意让椅子在地上发出摩擦声。

        你停下动作,仔细听门外的动静。

        没有声音了。

        你可以确定门外的东西没有离开。

        它还在门外站着。

        也许和你一样,正贴着门,专注地听门内的动静。

        也许你们紧贴着,只隔了一扇门。

        这个想法让你心头一颤。

        你的呼吸、你的心跳,此时格外的响,比所有东西发出的声音还要响,甚至有些吵了。

        也许它听到了,听得很清楚,但你听不到它。

        你垂着目光,忽然看到门缝处光影晃动。

        那是影子在动,先前影子是不动的,否则你现在也不会发现。

        门缝处的影子面积越来越大,那道影子像是迫不及待想从门缝里挤进来!

        你仿佛感受到一股来自门外的窥视,就在门缝处。

        房子里又开始颠簸扭曲。

        这次你有准备,反应更快:“2不得窥视其他住户。”

        规则成立。

        “啪嗒!”有什么东西从你身上滚落在地上,发出轻响。

        你低头看去,是宥光送你的芭比娃娃,金黄色的头发,粉色的裙摆,洋娃娃侧躺在地上,面朝门缝,一双红色眼睛正对着门缝外面。

        “啊啊!”

        门外传来两声男人的惊叫和杂乱的碰撞声,紧接着是下楼时慌乱的脚步。

        你连忙爬上椅子,从猫眼往外看。

        只来得及看到楼道拐角处一个背影。

        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的背影……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7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