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47章 温馨的家2

第47章 温馨的家2


那个男人。

        你皱了皱眉,  他不像怪谈。

        只是从猫眼里瞥见一眼背影,你不太确定。

        如果是人类的话,  从来没有哪个人类进到这一栋楼里来,  那个人来做什么?

        而且他手里有钥匙,如果是小偷,没必要穿得西装革履吧。

        你想不通,  目光看向对着门缝侧躺在地上的芭比娃娃,刚才应该是那个男人趴在门缝往房子里看,芭比娃娃的眼睛透过门缝与那个男人对视,  才将其吓到甚至逃跑。

        这么看来,  更偏向于西装男人是人类。

        比起这个,还有几个让你在意的点。

        1说第一条规则的时候房门为什么会自己关上?

        你目前拥有的规则怪谈能力,仅仅处于影响思维的阶段,  再由被影响思维的人类或是怪谈进行规则遵守行为,还没有达到可以直接影响现实物品的能力,这点你很清楚。

        2说出第二条规则的时候,芭比娃娃从你身上掉下去,  你之前在沙发上写作业,  芭比娃娃也在沙发上,可能是在沙发上的时候无意挂在身上,这勉强解释得通,  那么为什么会恰好说第二条规则的时候落下,  并且刚好眼睛那一面对准门缝,  把门缝外偷看的西装男人吓跑。这已经无法巧合能解释得通了。

        芭比娃娃很有问题,  但你怎么看它都是一个普通的商品玩具,  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而你拥有的规则能力不足以影响现实,  所以再次排除规则原因。

        排除规则的能力影响以及芭比娃娃的问题这两个选项,  只剩下一个最不可能的选项——这个房子里有一个无形的存在。

        那么,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规则成立后,是它从房子里面关上门,也是它碰掉挂在你身上的芭比娃娃,让芭比娃娃眼睛对着门缝,吓跑窥视的人。

        想到这一点,你顿时浑身都僵硬起来,连眨眼都变得酸涩,悚然感一阵阵从脚底窜到后背,再传至头顶,像过电一样,头皮阵阵发麻。

        它会在哪里?

        它什么时候进来的,它进来多久了,它是不是……正在背后看着你?

        你站在椅子上僵持半晌,心里不断预设各种可能,并预想好了多条不同的规则,只等着它对你出手时,能够迅速做出反应。

        十来分钟过去,你腿麻了,手麻了,脖子也酸了,其他什么也没发生。

        房子里静悄悄的,散发着平和温馨的气息。

        你浅浅呼吸,挪动身体从椅子上跳下,浑身紧张地注意周围每一个方位,仿佛家里每个角落都藏了“人”。

        家里好像不安全,但你也不大愿意出去。

        西装男人刚刚才逃走,你不确定他是否会折返回来,也无法确定那是不是另一个怪谈引你开门的手段。

        母亲最初告诉你房子里的规则,不能做的事第一条:给陌生人开门。

        你始终记得很深刻。

        时间又过去许久,房子里除了你,没有别的动静。你的恐惧逐渐平复,在屋子里来回走动,视线扫过每一处,观察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卧室的被褥上,光束中微尘缓缓上扬,像粒粒光点;客厅桌子上摆着你的水瓶,瓶壁温热,沙发上散落着作业本,翻开的练习册上答案写得满满当当;厨房里残留着煮玉米的香气,卡通图案的盘子整整齐齐叠成一摞;阳台上晒着你的衣服和鞋子;厕所里有你的毛巾、牙刷和洗漱用品。

        所有的一切都没什么不同,看起来和平时一样。

        半个小时过去,一则规则出现在你脑海中。

        【3居民楼内禁止发出声响。】

        这是一条自动生成的规则,实际上,在使用规则能力后,若是你没有撤除规则,并在半小时内没有新增加规则,那么每半小时,就会自动生成一条规则。

        若是发展到第十条规则时,还没有将规则撤除,将无法再撤除规则。

        算算时间,母亲快回来了,你主动撤除规则。然而撤除规则后大概十分钟,楼道里又有杂乱的脚步声响起。

        听起来,这次不止一个人。

        同时伴随着脚步声的,还有人们交谈的声音。

        “我说真的,骗你们是狗,等会我绝对不去开门了,你们谁胆子大谁去,钥匙在这。”男人说完,金属钥匙哗啦碰撞的声音响起。

        有人接过钥匙:“吴哥,我们肯定相信你,不然也不会这么多人陪着你一起上来了。这栋楼的房子闲置好多年,负责人让咱们这次必须把所有房子都整理统计上去,都是没办法,要不然谁愿意来。”

        他们一边讨论,一边踏着楼梯一步步往上。

        也有人疑惑:“有这么可怕吗?”

        “你说呢?八年前住户一周之内全部搬走,出了名的凶楼,白天住进来,晚上就抬出去,要不然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死不见尸!”

        “不见尸!”

        “尸……”

        说话那人刻意压低声音,但整栋楼里实在太过安静,他说的话就像被装了个小型扩音器一样,在楼道里不断回荡,无比诡异。

        杂乱的脚步声和讨论声猛地顿住。

        你站在门后,越听越心惊。

        但也仅仅是心惊罢了,对于这栋楼拥有的恐怖过去,竟然感觉不到大多惧怕。

        更让你在意的是,这群人是冲着你家来的。

        无论是哪种原因,你都不可能让他们进入你的家。

        楼道里安静了大约半分钟,才有人迟疑地小声问:“要不……这栋楼还是不收了吧?这种凶楼没人敢住,收了也没用……”

        “上面的人才不管这些。”有人深吸一口气:“走吧,别自己吓自己,咱们六个人呢,挨个开门看看情况,统计完就走,我不信有那么邪门。”

        杂乱的脚步声再次接近,这次外面的人比一开始紧张许多,放轻了脚步。

        他们快接近你家门口了。

        脚步声就在正对着家门口的那道楼梯上。

        那是你和宥光经常待的楼梯。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彩灯啊?”

        “还是通电的。”

        “有人住在这栋楼里?楼道里也挺干净。”

        外面的人发现不同寻常的地方。

        “吴哥,你最后去的是那家吧,302号房?说不定是有人悄悄住进去,刚才故意把你吓跑。”

        “如果真是这样,没什么好怕的。传闻说不定是夸大其词,现在造谣的人很多啊。”

        “大家不要自己吓自己,有人的话敲门就好了。”

        几声嘈杂过后。

        “砰砰砰!”

        房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敲响。

        你站在门后的椅子上,面无表情地透过猫眼看着门外的人。

        穿着黑色西装六个男人,他们或左顾右盼、或不以为意、或神色紧张。

        他们是人类。

        这一天,第二次有人类敲响你的家门。

        你现在完全可以肯定,半个多小时前,房间里除了你,一定还有另外的存在。

        当时西装男从外面打开房门时,房间里的扭曲、灰败都是源自于屋子里的怪谈。

        每次即将被西装男打开门或是窥视的时候,屋子里的怪谈就会做出激烈反应。

        它躲藏在屋子里,不愿意被人类发现。

        和躲在屋子里的你一样。

        你得拖住他们,直到母亲回来。

        门外六人敲了一分多钟门,拿钥匙准备开门,听到钥匙“哗啦”声时,你出声了。

        “外面是谁?”

        门外的人吓了一跳,很快反应过来,大声问你:“小朋友,你住在这里吗?”

        又有人问:“你一个人在家吗?”

        你回答:“我在等妈妈。”

        “叔叔是来登记房子的,你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我妈妈……”你感受到熟悉的阴冷正在接近。

        她刻意释放出自己的气息,安抚你。

        同时,你透过猫眼看到拐角处长发白裙的身影出现在视野尽头,立在六人身后,缓缓走来。

        你弯起嘴角,稚嫩的童声笑意吟吟:“不是在你们身后吗?”

        六人不解,神色各异,有人茫然看向身后,惊得瞪大眼睛,连忙拉住旁边的人。

        一个接一个地,所有人转过头去,被母亲的外表吓得心脏颤抖。

        有人强自镇定,声音发颤地问:“你、你是人是鬼!”

        母亲缓缓抬头,朝你的方向看了一眼。

        你仿佛隔着猫眼与她对视。

        你看到她露出来的半张脸对着几人展现出渗人可怖的笑脸,语气想装出人的语气,却因为太过平淡僵硬,说出来的话格外奇怪。

        她说:“我当然,是人啊~”

        “是和宝宝一样的,人类~”

        你的角度看不到那几人的脸色了,也不知道他们听了母亲的话会露出什么样的神情,只能从背影看到其中有两个人大腿抖得像在听音乐打节拍。

        即便母亲现在已经很像一个人类了,但她没有收敛气息的时候,还是会让人明显感觉到不同。

        光是那股浑身被包裹的强烈森冷感,就不是人类能够带来的。

        “我、我们来登记房子的,你们、你们房子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有人鼓起勇气,一边胡乱对着母亲点头哈腰,一边贴着墙飞快挪动脚步想逃走。他的同伴们也跟着想溜走。

        母亲沉默地看着他,脸上维持诡异的笑脸,没有任何表示。

        她想放他们离开。

        你察觉到母亲的决定,连忙开口喊:“叔叔等一下!”

        然而在你发出喊声后,他们直接从悄悄溜走变成逃跑,连滚带爬就要走。

        母亲脸色一变,诡异的笑脸换做冷漠的脸,几乎是瞬间便飘过去拦在几人前面,目光充满恶意。

        你提前伸出手指堵住耳朵,在一阵乱七八糟的尖叫过后,才松开手。

        你又一次见到,身为怪谈的母亲和其他怪谈的差距,即便是宥光,也没有像母亲这样能够不使用自身特性,就能够办到很多事情。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7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