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53章 雨天诞生的怪谈3

第53章 雨天诞生的怪谈3


那个年轻男人被变成怪谈了。

        一个和雨水怪谈截然不同的新怪谈。

        它在雨中漫无目的地前行,  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背影逐渐远去。

        而雨水怪谈还在附近,  它没有离开,  似乎也不打算离开。

        它在窥视你,等待机会。

        如同你和母亲在观察它一样。

        周围零零星星还有三五个打着伞路过的人,它甚至可以再挑选一个猎物,  当着你的面挑衅。

        两名结伴而行的女孩打着伞经过你和母亲,为了避免踩空或是受伤,  她们都淌着水前行。

        其中一名打着棕色条纹伞的女孩突然停下脚步,  你紧张地去看她举着伞在积水中的倒影。

        “我好像踢到什么东西。”女孩疑惑地看向同伴。

        你松了口气。

        已经大致了解雨水怪谈的特性,  你不想再看一场酷刑默剧了。

        “踢到石头了?”同伴问。

        “不像。”女孩摇摇头,挽起袖子弯下身在浑浊的水里摸索:“有点软……摸到了!”

        她用力提起来,  伴随着哗啦水声,从积水里提起来一个旧公文包。

        同伴皱眉:“捞起来干什么,  快扔掉,  脏死了。”

        “里面很多东西诶,可能是别人不小心掉的,你帮我拿下伞。”

        “真麻烦。”同伴嘴里这么说,  却还是伸出一只手去帮女孩拿伞。

        你放下心来。

        只要不是一个人打着伞与外界分隔,雨水怪谈就无法与她们建立联系。

        女孩一手提着公文包,  一手打开。

        “好像都是工作资料……里面还有本画册诶!”女孩有些惊讶,就着打开的公文包,  稍微将画册拉开一点,  从斜面的角度瞄了几眼。

        “画得真漂亮,  可惜被水打湿了。”她将公文包重新拉好,  说:“肯定是别人不小心掉的,  不能再泡回水里了,  咱们找个地方显眼的地方放着,方便人家回来找。”

        “就你好心,下这么大雨,能往哪放。”同伴嘟囔着,将自己的雨伞用肩膀和脖子夹着,把书包拉到前面来,从最里面夹层里摸出一团塑料袋,把最外层的塑料袋打开,递给女孩:“喏,用塑料袋把包遮起来挂树枝上,免得再被雨淋透了。”

        女孩接过后,同伴整理了下手里剩下的一团塑料袋,慎重地放回书包夹层。

        你隐约看到那团塑料袋里好像层层包裹着一团钱。

        这真是朴实古老又能有效存钱的钱包。

        女孩和同伴找了处树枝,把公文包挂上去,很显眼,如果丢失者回来寻找,肯定能第一眼看到。

        可惜,他回不来了。

        “妈妈。”你抬头看向母亲。“可以让我拿着伞吗?你站得远一些,我想引它出来。”

        以身做饵。

        你不想拖下去,没有意义,反而会让更多人被雨水怪谈变成新怪谈。

        它窥视你却不肯出手,一个原因是因为你没有达到建立联系的条件,另一个原因是母亲在你身边吧。

        “很危险。”母亲不肯将雨伞给你。

        “对于其他人来说很危险。”你认真地说:“对我来说,就算不能破除,也有很多种方法阻止它伤害我。”

        母亲盯着你不说话,你说得有点道理,但还不能说服她。

        你只是一名不知道什么时候满了六岁的人类小孩,脆弱无比。

        看来你得证明一下,你的确是有把握才会这么做。

        “它是什么样,我们已经见过了。

        它想和人类建立联系需要达成多重条件,必须是雨天、地上有能够形成倒影的积水、打着伞沉浸在自己思想中的人。

        它出现后,如果我没有找到方法破除它,妈妈可以干扰它,不让它继续伤害我。雨水怪谈虽然不会被抓到,但也会暂时逃开,只要你一直守着我,它就没有机会把我变成新怪谈,直到被我想出破除的办法。”

        你顿了顿,抬头望着母亲:“妈妈别忘了,我身上还有你的力量呢。不过,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我想自己破除它。”

        破除雨天怪谈,才能获得它的能力。

        对于为什么能够和新诞生的雨天怪谈产生共鸣这件事,你很在意。

        你只是名普通人类而已,感受到怪谈的新生、并短暂产生通感一样的共鸣,这种事情怎么看都很奇怪,一定有什么原因。

        假如这种共鸣产生发生第二次、甚至第三次呢?

        母亲和宥光固然能够保护你,但你也想自己拥有力量。

        “小心。”母亲弯腰,把红伞递给你。

        “我在旁边看着你,别害怕。”她抬手轻抚你的额头,冰冷的手指擦去你额角的汗珠,你才发现刚才看那场“默剧”竟然冒出这么多冷汗。

        “嗯!”

        你坚定地点点头,撑着红伞选了个方向淌水前行。

        你时不时就会盯着水中的倒影,又抬头看向伞的顶端,偶尔再东张西望一下看向缀在身后的母亲,根本没办法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样不行,太紧张了,得让精神放松下来。

        你环顾四周,看到左侧有一道楼梯,楼梯有几阶被淹在水里,更多的露出水面,楼梯上方的道路因为地势高,完全没有积水。

        站在那个位置,应该能够放松许多。

        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潜意识里给人一种“踏出积水范围就能逃生”的感觉。

        再加上,楼梯可是宥光的地盘呢,就算他不在,也会觉得楼梯上是可靠安全的。

        你埋着头走向楼梯。

        红伞在浑水中的倒影是深红色的,只要低头看着倒影,就会看到红伞将你整个人牢牢禁锢其中,外界的所有事物都被红伞阻挡。

        周围的声音不知何时开始变得遥远。

        耳边只有雨水打在伞面上的声音和淌水声。

        像催眠一样,让你一点点沉入自己的世界。

        你无心关注其他。

        你好像在思考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思绪松懈、飘远、放空。

        这种感觉其实很舒适。

        孤寂、却又轻松,伞下的方寸天地里只有你,只剩下你,你可以放下一些负担、一些来自外界的目光与琐碎,观望自己的心灵和精神。

        但同样,这很危险。

        你太过专注,忽视了外界。

        危险悄然降临,而你毫无所觉。

        你察觉不到水中的倒影里,伞下多了一团黑雾般的阴影。

        遥远的外界,似乎有人在喊你,是熟悉的声音。

        你略微分神,再听时,又什么都听不见,只有哗啦啦的雨水落在伞面上,密集又畅快。

        思绪再次沉溺,你体会着这种远离喧嚣的孤寂。

        头顶的雨伞里,伸出一只漆黑的小手。

        你看着雨滴落下,向前缓缓迈步。

        伞面下被黑雾充斥,又一只漆黑的手伸出来,抓住伞柄,奋力地冒出头,想与你的头顶相触。

        你淌水的脚抵住了什么东西,动作顿了顿。

        很硬,像水泥或者石块。

        你抬了抬腿,踩到边缘。

        是台阶,楼梯的台阶。

        你抬头,看到一道楼梯在眼前,几阶台阶泡在积水里,更多的露在水面之上。

        似乎到达目的地了……你的思绪飘回了一些,皱了皱眉,刚才太过专注,差点忘记重要的事情。

        握伞的手变得奇怪。

        那只手和雨伞连在了一起,无法松开伞,也不能移动,无论朝那个角度或者方向移动都不行,这只手像是被做成了拿着伞的雕像,雕像是一个整体,自然不能活动。

        你想抬头往伞顶上看看,但隐隐有一个接收危险的直觉告诉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即便看到了也不能阻止事情发生,你放弃抬头看看的想法。

        你另一只手还能够活动,抬手去摸索雨伞,想将雨伞合上试试看。

        在雨伞怪谈对年轻男人下手的时候,你就很想这么做。

        但无论那只能够活动的手怎么在头顶上方摸索,都摸不到任何东西,雨伞像是消失了一样。即便是顺着伞柄往上摸,也摸不到伞面,更别提合上雨伞。

        你想起雨水怪谈覆盖在伞面下的黑雾,也许是那玩意在作怪。

        摸不到就算了,另外想办法。

        不用太过担心,母亲会帮助你的。

        怪谈和怪谈之间也有很大差别,有的怪谈只要找出特性,就能轻易破除,即便是最弱的普通人也能办到。

        有的怪谈,却将特性中的缺点层层隐藏,需要用一些特殊的能力将伪装剥开,才能击中缺点。

        你试着关注雨伞之外的状况,站在原地绕了一圈,竟半个人影也瞧不见,连母亲都消失了。

        耳边只有雨水的声音。

        你有些心慌,但很快镇定下来,母亲不可能就此消失,也许她就站在你旁边,是雨水怪谈蒙蔽了你的视线。

        “雨天用伞规则。”你发出大概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

        普通的方法不能解决怪谈,就得运用一些能力了。

        你斟酌着如何建立规则,一字一顿地说:“1请勿两人共用一把雨伞。注:两个怪谈或者一个人一个怪谈也不可以,必须做到一人一伞。”

        规则成立。

        你握着伞柄的手出现明显的拉扯感,握着伞的手松动一瞬,紧接着又与伞柄连为一体,如此反复。

        水中倒影也不断荡起波纹,伞下的阴影忽重忽浅。你站在第一阶楼梯上许久没动,不可能引起水波纹,但水里的倒影却震荡不止。

        雨水怪谈在和你建立的规则对抗。

        它在规则的影响下要离开你的伞,但本身不甘心放弃你这个猎物,因此不断拉扯。

        规则的力量似乎不足以让它直接离开,仅仅是对它有一些影响罢了。

        若是能力足够强大,将不必遵守规则。

        你很清楚这一点。

        规则的力量只有在群体越多的地方使用,能力才越强大,否则很容易被击破。差点忘记重要的事情。

        握伞的手变得奇怪。

        那只手和雨伞连在了一起,无法松开伞,也不能移动,无论朝那个角度或者方向移动都不行,这只手像是被做成了拿着伞的雕像,雕像是一个整体,自然不能活动。

        你想抬头往伞顶上看看,但隐隐有一个接收危险的直觉告诉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即便看到了也不能阻止事情发生,你放弃抬头看看的想法。

        你另一只手还能够活动,抬手去摸索雨伞,想将雨伞合上试试看。

        在雨伞怪谈对年轻男人下手的时候,你就很想这么做。

        但无论那只能够活动的手怎么在头顶上方摸索,都摸不到任何东西,雨伞像是消失了一样。即便是顺着伞柄往上摸,也摸不到伞面,更别提合上雨伞。

        你想起雨水怪谈覆盖在伞面下的黑雾,也许是那玩意在作怪。

        摸不到就算了,另外想办法。

        不用太过担心,母亲会帮助你的。

        怪谈和怪谈之间也有很大差别,有的怪谈只要找出特性,就能轻易破除,即便是最弱的普通人也能办到。

        有的怪谈,却将特性中的缺点层层隐藏,需要用一些特殊的能力将伪装剥开,才能击中缺点。

        你试着关注雨伞之外的状况,站在原地绕了一圈,竟半个人影也瞧不见,连母亲都消失了。

        耳边只有雨水的声音。

        你有些心慌,但很快镇定下来,母亲不可能就此消失,也许她就站在你旁边,是雨水怪谈蒙蔽了你的视线。

        “雨天用伞规则。”你发出大概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

        普通的方法不能解决怪谈,就得运用一些能力了。

        你斟酌着如何建立规则,一字一顿地说:“1请勿两人共用一把雨伞。注:两个怪谈或者一个人一个怪谈也不可以,必须做到一人一伞。”

        规则成立。

        你握着伞柄的手出现明显的拉扯感,握着伞的手松动一瞬,紧接着又与伞柄连为一体,如此反复。

        水中倒影也不断荡起波纹,伞下的阴影忽重忽浅。你站在第一阶楼梯上许久没动,不可能引起水波纹,但水里的倒影却震荡不止。

        雨水怪谈在和你建立的规则对抗。

        它在规则的影响下要离开你的伞,但本身不甘心放弃你这个猎物,因此不断拉扯。

        规则的力量似乎不足以让它直接离开,仅仅是对它有一些影响罢了。

        若是能力足够强大,将不必遵守规则。

        你很清楚这一点。

        规则的力量只有在群体越多的地方使用,能力才越强大,否则很容易被击破。差点忘记重要的事情。

        握伞的手变得奇怪。

        那只手和雨伞连在了一起,无法松开伞,也不能移动,无论朝那个角度或者方向移动都不行,这只手像是被做成了拿着伞的雕像,雕像是一个整体,自然不能活动。

        你想抬头往伞顶上看看,但隐隐有一个接收危险的直觉告诉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即便看到了也不能阻止事情发生,你放弃抬头看看的想法。

        你另一只手还能够活动,抬手去摸索雨伞,想将雨伞合上试试看。

        在雨伞怪谈对年轻男人下手的时候,你就很想这么做。

        但无论那只能够活动的手怎么在头顶上方摸索,都摸不到任何东西,雨伞像是消失了一样。即便是顺着伞柄往上摸,也摸不到伞面,更别提合上雨伞。

        你想起雨水怪谈覆盖在伞面下的黑雾,也许是那玩意在作怪。

        摸不到就算了,另外想办法。

        不用太过担心,母亲会帮助你的。

        怪谈和怪谈之间也有很大差别,有的怪谈只要找出特性,就能轻易破除,即便是最弱的普通人也能办到。

        有的怪谈,却将特性中的缺点层层隐藏,需要用一些特殊的能力将伪装剥开,才能击中缺点。

        你试着关注雨伞之外的状况,站在原地绕了一圈,竟半个人影也瞧不见,连母亲都消失了。

        耳边只有雨水的声音。

        你有些心慌,但很快镇定下来,母亲不可能就此消失,也许她就站在你旁边,是雨水怪谈蒙蔽了你的视线。

        “雨天用伞规则。”你发出大概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

        普通的方法不能解决怪谈,就得运用一些能力了。

        你斟酌着如何建立规则,一字一顿地说:“1请勿两人共用一把雨伞。注:两个怪谈或者一个人一个怪谈也不可以,必须做到一人一伞。”

        规则成立。

        你握着伞柄的手出现明显的拉扯感,握着伞的手松动一瞬,紧接着又与伞柄连为一体,如此反复。

        水中倒影也不断荡起波纹,伞下的阴影忽重忽浅。你站在第一阶楼梯上许久没动,不可能引起水波纹,但水里的倒影却震荡不止。

        雨水怪谈在和你建立的规则对抗。

        它在规则的影响下要离开你的伞,但本身不甘心放弃你这个猎物,因此不断拉扯。

        规则的力量似乎不足以让它直接离开,仅仅是对它有一些影响罢了。

        若是能力足够强大,将不必遵守规则。

        你很清楚这一点。

        规则的力量只有在群体越多的地方使用,能力才越强大,否则很容易被击破。差点忘记重要的事情。

        握伞的手变得奇怪。

        那只手和雨伞连在了一起,无法松开伞,也不能移动,无论朝那个角度或者方向移动都不行,这只手像是被做成了拿着伞的雕像,雕像是一个整体,自然不能活动。

        你想抬头往伞顶上看看,但隐隐有一个接收危险的直觉告诉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即便看到了也不能阻止事情发生,你放弃抬头看看的想法。

        你另一只手还能够活动,抬手去摸索雨伞,想将雨伞合上试试看。

        在雨伞怪谈对年轻男人下手的时候,你就很想这么做。

        但无论那只能够活动的手怎么在头顶上方摸索,都摸不到任何东西,雨伞像是消失了一样。即便是顺着伞柄往上摸,也摸不到伞面,更别提合上雨伞。

        你想起雨水怪谈覆盖在伞面下的黑雾,也许是那玩意在作怪。

        摸不到就算了,另外想办法。

        不用太过担心,母亲会帮助你的。

        怪谈和怪谈之间也有很大差别,有的怪谈只要找出特性,就能轻易破除,即便是最弱的普通人也能办到。

        有的怪谈,却将特性中的缺点层层隐藏,需要用一些特殊的能力将伪装剥开,才能击中缺点。

        你试着关注雨伞之外的状况,站在原地绕了一圈,竟半个人影也瞧不见,连母亲都消失了。

        耳边只有雨水的声音。

        你有些心慌,但很快镇定下来,母亲不可能就此消失,也许她就站在你旁边,是雨水怪谈蒙蔽了你的视线。

        “雨天用伞规则。”你发出大概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

        普通的方法不能解决怪谈,就得运用一些能力了。

        你斟酌着如何建立规则,一字一顿地说:“1请勿两人共用一把雨伞。注:两个怪谈或者一个人一个怪谈也不可以,必须做到一人一伞。”

        规则成立。

        你握着伞柄的手出现明显的拉扯感,握着伞的手松动一瞬,紧接着又与伞柄连为一体,如此反复。

        水中倒影也不断荡起波纹,伞下的阴影忽重忽浅。你站在第一阶楼梯上许久没动,不可能引起水波纹,但水里的倒影却震荡不止。

        雨水怪谈在和你建立的规则对抗。

        它在规则的影响下要离开你的伞,但本身不甘心放弃你这个猎物,因此不断拉扯。

        规则的力量似乎不足以让它直接离开,仅仅是对它有一些影响罢了。

        若是能力足够强大,将不必遵守规则。

        你很清楚这一点。

        规则的力量只有在群体越多的地方使用,能力才越强大,否则很容易被击破。差点忘记重要的事情。

        握伞的手变得奇怪。

        那只手和雨伞连在了一起,无法松开伞,也不能移动,无论朝那个角度或者方向移动都不行,这只手像是被做成了拿着伞的雕像,雕像是一个整体,自然不能活动。

        你想抬头往伞顶上看看,但隐隐有一个接收危险的直觉告诉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即便看到了也不能阻止事情发生,你放弃抬头看看的想法。

        你另一只手还能够活动,抬手去摸索雨伞,想将雨伞合上试试看。

        在雨伞怪谈对年轻男人下手的时候,你就很想这么做。

        但无论那只能够活动的手怎么在头顶上方摸索,都摸不到任何东西,雨伞像是消失了一样。即便是顺着伞柄往上摸,也摸不到伞面,更别提合上雨伞。

        你想起雨水怪谈覆盖在伞面下的黑雾,也许是那玩意在作怪。

        摸不到就算了,另外想办法。

        不用太过担心,母亲会帮助你的。

        怪谈和怪谈之间也有很大差别,有的怪谈只要找出特性,就能轻易破除,即便是最弱的普通人也能办到。

        有的怪谈,却将特性中的缺点层层隐藏,需要用一些特殊的能力将伪装剥开,才能击中缺点。

        你试着关注雨伞之外的状况,站在原地绕了一圈,竟半个人影也瞧不见,连母亲都消失了。

        耳边只有雨水的声音。

        你有些心慌,但很快镇定下来,母亲不可能就此消失,也许她就站在你旁边,是雨水怪谈蒙蔽了你的视线。

        “雨天用伞规则。”你发出大概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

        普通的方法不能解决怪谈,就得运用一些能力了。

        你斟酌着如何建立规则,一字一顿地说:“1请勿两人共用一把雨伞。注:两个怪谈或者一个人一个怪谈也不可以,必须做到一人一伞。”

        规则成立。

        你握着伞柄的手出现明显的拉扯感,握着伞的手松动一瞬,紧接着又与伞柄连为一体,如此反复。

        水中倒影也不断荡起波纹,伞下的阴影忽重忽浅。你站在第一阶楼梯上许久没动,不可能引起水波纹,但水里的倒影却震荡不止。

        雨水怪谈在和你建立的规则对抗。

        它在规则的影响下要离开你的伞,但本身不甘心放弃你这个猎物,因此不断拉扯。

        规则的力量似乎不足以让它直接离开,仅仅是对它有一些影响罢了。

        若是能力足够强大,将不必遵守规则。

        你很清楚这一点。

        规则的力量只有在群体越多的地方使用,能力才越强大,否则很容易被击破。差点忘记重要的事情。

        握伞的手变得奇怪。

        那只手和雨伞连在了一起,无法松开伞,也不能移动,无论朝那个角度或者方向移动都不行,这只手像是被做成了拿着伞的雕像,雕像是一个整体,自然不能活动。

        你想抬头往伞顶上看看,但隐隐有一个接收危险的直觉告诉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即便看到了也不能阻止事情发生,你放弃抬头看看的想法。

        你另一只手还能够活动,抬手去摸索雨伞,想将雨伞合上试试看。

        在雨伞怪谈对年轻男人下手的时候,你就很想这么做。

        但无论那只能够活动的手怎么在头顶上方摸索,都摸不到任何东西,雨伞像是消失了一样。即便是顺着伞柄往上摸,也摸不到伞面,更别提合上雨伞。

        你想起雨水怪谈覆盖在伞面下的黑雾,也许是那玩意在作怪。

        摸不到就算了,另外想办法。

        不用太过担心,母亲会帮助你的。

        怪谈和怪谈之间也有很大差别,有的怪谈只要找出特性,就能轻易破除,即便是最弱的普通人也能办到。

        有的怪谈,却将特性中的缺点层层隐藏,需要用一些特殊的能力将伪装剥开,才能击中缺点。

        你试着关注雨伞之外的状况,站在原地绕了一圈,竟半个人影也瞧不见,连母亲都消失了。

        耳边只有雨水的声音。

        你有些心慌,但很快镇定下来,母亲不可能就此消失,也许她就站在你旁边,是雨水怪谈蒙蔽了你的视线。

        “雨天用伞规则。”你发出大概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

        普通的方法不能解决怪谈,就得运用一些能力了。

        你斟酌着如何建立规则,一字一顿地说:“1请勿两人共用一把雨伞。注:两个怪谈或者一个人一个怪谈也不可以,必须做到一人一伞。”

        规则成立。

        你握着伞柄的手出现明显的拉扯感,握着伞的手松动一瞬,紧接着又与伞柄连为一体,如此反复。

        水中倒影也不断荡起波纹,伞下的阴影忽重忽浅。你站在第一阶楼梯上许久没动,不可能引起水波纹,但水里的倒影却震荡不止。

        雨水怪谈在和你建立的规则对抗。

        它在规则的影响下要离开你的伞,但本身不甘心放弃你这个猎物,因此不断拉扯。

        规则的力量似乎不足以让它直接离开,仅仅是对它有一些影响罢了。

        若是能力足够强大,将不必遵守规则。

        你很清楚这一点。

        规则的力量只有在群体越多的地方使用,能力才越强大,否则很容易被击破。差点忘记重要的事情。

        握伞的手变得奇怪。

        那只手和雨伞连在了一起,无法松开伞,也不能移动,无论朝那个角度或者方向移动都不行,这只手像是被做成了拿着伞的雕像,雕像是一个整体,自然不能活动。

        你想抬头往伞顶上看看,但隐隐有一个接收危险的直觉告诉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即便看到了也不能阻止事情发生,你放弃抬头看看的想法。

        你另一只手还能够活动,抬手去摸索雨伞,想将雨伞合上试试看。

        在雨伞怪谈对年轻男人下手的时候,你就很想这么做。

        但无论那只能够活动的手怎么在头顶上方摸索,都摸不到任何东西,雨伞像是消失了一样。即便是顺着伞柄往上摸,也摸不到伞面,更别提合上雨伞。

        你想起雨水怪谈覆盖在伞面下的黑雾,也许是那玩意在作怪。

        摸不到就算了,另外想办法。

        不用太过担心,母亲会帮助你的。

        怪谈和怪谈之间也有很大差别,有的怪谈只要找出特性,就能轻易破除,即便是最弱的普通人也能办到。

        有的怪谈,却将特性中的缺点层层隐藏,需要用一些特殊的能力将伪装剥开,才能击中缺点。

        你试着关注雨伞之外的状况,站在原地绕了一圈,竟半个人影也瞧不见,连母亲都消失了。

        耳边只有雨水的声音。

        你有些心慌,但很快镇定下来,母亲不可能就此消失,也许她就站在你旁边,是雨水怪谈蒙蔽了你的视线。

        “雨天用伞规则。”你发出大概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

        普通的方法不能解决怪谈,就得运用一些能力了。

        你斟酌着如何建立规则,一字一顿地说:“1请勿两人共用一把雨伞。注:两个怪谈或者一个人一个怪谈也不可以,必须做到一人一伞。”

        规则成立。

        你握着伞柄的手出现明显的拉扯感,握着伞的手松动一瞬,紧接着又与伞柄连为一体,如此反复。

        水中倒影也不断荡起波纹,伞下的阴影忽重忽浅。你站在第一阶楼梯上许久没动,不可能引起水波纹,但水里的倒影却震荡不止。

        雨水怪谈在和你建立的规则对抗。

        它在规则的影响下要离开你的伞,但本身不甘心放弃你这个猎物,因此不断拉扯。

        规则的力量似乎不足以让它直接离开,仅仅是对它有一些影响罢了。

        若是能力足够强大,将不必遵守规则。

        你很清楚这一点。

        规则的力量只有在群体越多的地方使用,能力才越强大,否则很容易被击破。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6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