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54章 雨天诞生的怪谈4【以及令你震撼的宥光】

第54章 雨天诞生的怪谈4【以及令你震撼的宥光】


“2下雨天,  怪谈使用黑色的伞,人类使用红色的伞,如果看到其他颜色的伞,  请务必销毁。”

        规则不成立。

        或许条件有些苛刻,并且太偏向于你。

        规则得是公正的,  至少表面上需要公正。

        你顿了顿,  重新说:“2下雨天,  怪谈使用黑色、白色、黄色、绿色的伞,  人类使用蓝色、紫色、棕色、橙色的伞,  如果看到其他颜色的伞,  请务必销毁。”

        规则成立。

        说新规则的同时,你反复回想雨水怪谈的特性,想尽快破除它。

        毫无疑问,  雨天和雨伞是它和人类建立联系的根本,缺一不可。

        你不可能让雨天消失,  只能从雨伞入手。

        “咔……咔……”你的红伞伞骨发出几声脆响,  雨天怪谈被规则影响,  差点做出销毁的行为,又很快止住。

        水面的倒影震荡得更激烈。

        有效果,  但还远远不够。

        你抑制不住地想毁掉红伞,规则也同样在影响你。

        就在这时,  你余光中看到黑雾蔓延至红伞边沿处,  将红伞伞面里里外外都层层包裹住,原本的红伞从外观看来,立马变成了黑伞。

        水面倒影平静了许多,  反而是你胸口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疯狂想逃离这柄“黑伞”。

        规则里,  黑伞是怪谈使用的。

        雨水怪谈顺应这条规则,把红伞变成黑伞来反击你,它的智力比预料中更高。

        已经成立的规则无法单条废除,你强忍着不适,能够活动的那只手也握住伞柄,顺着伞柄悄然向上。

        “3请勿将身体任何部位伸到雨伞外。”

        规则成立。

        在念出第三条规则的时候,你毫不犹豫地对雨水怪谈使用“忘记”,并且连续使用几次。

        忘记规则。

        忘记猎物。

        忘记现在的处境。

        第三条规则生效,雨水怪谈之前聪明地用黑雾将红伞里里外外覆盖,把红伞变成黑伞,这使得它“身体”一部分暴露在雨伞之外,必须收回黑雾。

        黑雾收回,黑伞就变回红伞,违反第二条规则。

        再加上“忘记”的能力作用在雨水怪谈身上,一套组合技打下来,雨水怪谈先是处于“忘记”状态的短暂迷茫,紧接着被规则反复排斥。

        水面的倒影不止是震荡、甚至开始变形、抽搐。

        你制造出一个攻击雨水怪谈特性缺点的机会。

        它现在的状态就像刚睡醒,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左推搡一下,右推搡一下,稳不住身体。

        趁此机会,你用那只能活动的手顺着伞柄往上摸,果然摸到了红伞的开关。

        好机会。

        你拉着开关,猛地合上红伞!

        “咔哒。”

        开关发出一声轻响,红伞被收束起来。

        雨水怪谈被雨伞捕捉。

        它依托雨伞而生,雨伞竟能够做它的牢笼。

        这一刻,世界仿佛再次与你建立联系,所有遥远的声音、被阻挡的视野,都重新拉近,回到你的身边。

        “啪、啪、啪……”

        连雨声也大了许多,滴滴豆大的雨水砸在脸上。

        你张开嘴,缓缓吐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

        腿一软,面朝下跌向楼梯。

        刚才连接使用能力,对你的消耗太大了,身体承受不住,一旦放松下来就想进入休眠状态。

        只不过这样朝着台阶摔下去的姿势,该不会又要磕掉一颗门牙吧,顺便还要灌两口污水……

        你意识清醒的最后一刻,看到一双惨白的手伸过来,抱住了你。

        恍然间,你看到一颗点在眼下的红痣,鲜红无比。

        你沉沉睡去。

        轻轻晃荡,像躺在摇篮里,有人缓缓拉着摇篮,屋外下着雨,滴滴答答、几缕冷意渗透进来。

        你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不知道睡了多久,第一眼看到的是长长的头发。

        过了好几秒,你才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趴在母亲背上,因此才会感到摇晃和冷意。

        她背着你,淌水往家的方向走。

        雨还在下,只是小了许多,落在雨伞上发出零散的声音。

        雨伞?

        你抬头看向头顶上方,是一把蓝色格纹的雨伞,母亲一手打着伞,一手扶着背上的你。

        红伞呢!

        你连忙探头四处看,发现束紧的红伞被母亲挂在你的雨衣上才放下心。

        “宝宝,醒了。”母亲轻声说。

        “嗯。”你还是疲惫得很,脑袋趴回母亲背上,打了个哈欠:“醒了。”

        你嘟囔着小声问:“妈妈,这把蓝色的伞是哪来的啊?”

        母亲带你出门的时候只拿了一把红伞,但现在多了一把蓝色格纹伞。

        “借来的。”母亲顿了顿:“他求我不要还。”

        你沉默了。

        母亲的背没有温度,不够宽厚,但很安稳。

        你趴在她背上,想多待一会。

        “妈妈,这只怪谈怎么还没被我破除。”

        “需要达成一些条件。”母亲解释道。

        “还要什么条件啊?”

        你已经在想破除雨天怪谈后能够获得什么样的能力了,可惜它还被“关”在红伞里,没有为你的成长贡献出力量。

        母亲没有回答,她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妈妈。”你又喊。

        母亲应了一声。

        “宥光是不是来过?我睡着之前好像看到他了。”

        “宝宝抵抗怪谈的时候,他来了。”

        “我还以为是错觉呢……”你抬手摸了摸上嘴唇,庆幸道:“他保住了我第二颗门牙。”

        第一颗掉落门牙的位置已经长出一半的新牙了,如果当时你摔在台阶上,运气不好磕到嘴,说不定不止磕掉旧的门牙,新长出来的牙齿也磕掉的话,你只能满世界寻找能够让人长出牙齿的怪谈了。

        想想就很可怕。

        母亲却突然说:“他太贪心了。”

        “贪心?”你没懂母亲在说什么。

        是说宥光吗?他做了什么?

        “宥光,不止吞噬了一只怪谈。他很不稳定,不要靠近他,会伤害你。”母亲这样回答。

        你不明白,宥光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碰他,但我可以给他写信吗?”

        母亲淌水前行的脚步停下,雨伞阴影下,她的头缓缓转动180°,脸朝着趴在她背上的你,阴沉的目光直勾勾与你对视。

        说实话,你真的被吓得怔了一下,反应过来这是母亲的脸,突然揪紧的心脏才逐渐平复跳动。

        “宝宝,某些怪谈擅长蛊惑人心。”她在警告你,提醒你。

        你与她的目光对视,没有闪躲:“宥光不一样,他帮了我那么多,还救过我,如果他想伤害我的话,早就那样做了,我相信他。”

        母亲沉默片刻,才微眯双眼,幽幽说道:“他不止吞噬一个怪谈,被影响特性、还有思维。在到达结果之前,他的特性、思维,都是战场。”

        你骇然,不敢相信宥光的内心变成另外一副模样。

        这让你想起母亲异常的那一天,那天她不受控制地将你当做猎物,将力量降临到你身上,大概也是这种情况。

        所以说宥光到底在折腾什么啊!

        “妈妈,如果我想帮他,有什么办法吗?”你斟酌着语句,手指捏着母亲垂在背上的头发,小心翼翼地说:“我们是好朋友,我不想轻易放弃他。”

        母亲没说话,她盯着你看了良久,才将头缓缓转回去,继续淌水朝家的方向前行。

        你不记得昏睡了多长时间,现在天蒙蒙亮,你和母亲距离回家的路程大概有十来分钟。

        这期间,母亲一直沉默。

        你好几次想再问问,但张了张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才能说服她。

        进入单元楼,经过楼道的时候,母亲停下来,看了眼楼梯上的纸盒和里面的作业本。

        你也看过去。

        笔被夹在作业本上面,你记得离开的时候,你只是随手把笔扔回纸盒里。

        这说明宥光来过,他还用了笔。他给你回信了。

        你按耐住去打开作业本看他回信的想法。

        还趴在母亲背上呢,刚刚母亲才和你聊过宥光,转头就做这种事简直是在挑衅家长。如果你是母亲,也会狠狠教训这种小孩的。

        到了门口,母亲将你放下来,你摸出钥匙开门,母亲突然说了一句话。

        “提醒他的一切。”

        “什么?”你推开门,同时回头疑惑地看向母亲。

        “怪谈吞噬后,已经是赢家,消亡是因为遗忘,遗忘自身的特性、经历、甚至名字。”她认真地向你解释。

        你明白过来,母亲在回答你之前的问题。

        她同意你想帮宥光的想法了,并且告诉你应该怎么做。

        “好!”你露出大大的笑容:“我记下来了,谢谢妈妈!”

        “不能接近他。”她提醒你,一边迈步往家里走。

        “好!我不会碰他的。”你跟在后面。

        “不能跟他走。”

        “妈妈,我不会的。”你回答得坚定无比。

        “不能去他约定的某些地方。”

        “记下来了!”真的记下来了。

        房门关上。

        半个多小时后,你轻轻打开门,头上顶着浴巾,头发还湿漉漉的,探出头来往楼道里四处张望。

        回头朝房间里喊:“妈妈,宥光没在,我去拿作业本!”

        说完就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往楼梯跑,蹲下身从纸盒里拿出作业本和笔,准备回家看回信。

        结果起身一抬头,就看到眼前台阶上站着一个人,直直地盯着你。

        “哇啊!”你难得被惊吓出声,吓得一抖,作业本和笔掉在楼梯上。

        旋即才发现眼前站着的人是宥光。

        他冷着脸看你,但嘴角难以控制地往上翘。

        “你吓死我了!”你不满地冲他大喊,但很快你就发现——

        “你怎么长高了!长高这么多!!!”

        你瞪大眼睛,高分贝的声音难以彰显内心的震惊。

        记得上一次见面,你和宥光的身高只差半个头,你的头顶和他耳尖齐平。

        但现在,你竟然只能达到他胸口的高度!

        宥光已经脱离小学生身高,走向初中生,而你,还是个标准的一年级小学生!

        可恶!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6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